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地獄公主篇(上)

    殘破不堪的城市中,少女佇立其中。

    任由雨水將她的身體打濕。

    在眼前的殘骸中,那個她深愛的少年就躺在她眼前,她想觸碰他,卻遲遲沒有伸手,因為她知道少年軀體傳來的溫度,會讓她無法承受。

    男人走到少女身邊,揭露少女不願面對的事實:「月華……他已經死了。」

    少女跪倒在地,顫抖的手好不容易觸碰到少年冰冷的軀體:「你……不能像復活我一樣復活他嗎?」

    男人搖搖頭:「不能。這是他的死期。」

    「為什麼是我?」

    少女不能理解。為什麼她被車撞死時,那個男人要救她,為什麼她深愛的少年為他們犧牲時,這個男人卻什麼也不做。

    「為什麼要讓我孤單一人!為什麼要詛咒我!」

    她不想死,可是她更不想孤單的活著,看著在意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為什麼偏偏是我……」

    男人注視著少女,露出憐憫的神情。現在他也只能對她說:「妳還會在見到他的,我保證。」

◎                                             ◎                                           ◎

    艾勒斯特學院,非人類的貴族學校。

    能就讀這裡的人,除非天賦異稟或者家世顯赫。

    其成立的宗旨,是為了讓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少爺小姐們,認知到何謂現實,何謂生存。

    弱肉強食是這裡的生存之道。

    「搞什麼啊!混帳!」

    即使在艾勒斯特這樣的貴族學校中,仍然免除不了不良分子的存在。

    一名少年被他們團團圍住:「這一點錢哪夠我們用啊!」

    「不好意思。我……我今天只帶了這麼多錢……」少年畏畏縮縮的向後退,直到背部抵住大理石製牆面無路可退。

    「你這混帳把我當笨蛋耍啊!」少年的頭髮被一把抓住:「你不是族長的兒子嗎!怎麼可能只有這些錢!」

    少年被摔出去,重重的跌到地上。少年雖然還稱不上帥哥,但臉還算賞心悅目,但挨了不良少年幾拳,如經即使是熟人恐怕也認不出來。

    「老大他真的是族長的兒子嗎?也太弱了吧!」

    「明天把你所有的錢交出來!」帶頭的不良少年對著他咆嘯:「否則我可不保證我會幹出什麼來!」

    少年連忙點頭。

    「媽的!真是廢物!」

    即使被霸凌,少年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目送不良少年大笑著走出他的視線中。

    艾勒斯特學院崇尚弱肉強食,霸凌是被允許的,即使求助老師也只會被漠視,甚至冷嘲熱諷。想要透過別人幫助脫離苦海不過是癡心妄想。

    少年全身上下都痛的不得了,他們下手絲毫不留情,沒有任何憐憫之心。

    少年從口袋中摸出一粒白色藥丸,將它一口吞下,才剛入口,毒性間片部全身,少年混快地失去知覺,毒性將他的生命力吞噬殆盡。

    正常人死去後,身體要過好幾天才會開始腐敗,但少年失去生命力的空洞軀殼,沒過幾秒便化為粉塵,消失在世上。

    那……

    站在粉塵旁的少年又是誰呢?

    死去的是少年,佇立在那的也是他,這樣不合理的事只有在少年身上才會發生。

    少年叫做凱,是不死族。所謂的不死族,正如字面上的意思一樣,不死族不會死,雖然和人類一樣會老會死,但不論死去多少次,都會一次又一次的重生。當然這世上世存在殺死不死族的方法的,但知道方法的人,用一隻手就能算出來。

    凱注視著他上一生的屍體,淚水突然湧上眼眶,他原本可以在家中享福的,被僕人伺候。

    然而這樣無憂無慮的日子被他父親的一句話打破:「你遲早會讓我們一族蒙羞的,我要把你送去艾勒斯特學院。」

    然後堂堂一位不死族族長的繼承人,被送來艾勒斯特,成為學生。

    世界不再以他為中心旋轉,他不再君臨一切之上。

    他才真爭體會到現實社會的殘酷,也體認到自己的弱小。

    不死族雖然殺不死,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強到破表的能力,在這所依個人能力決定一切的學校中,他不過是個廢物,再加上凱不會死,即使以殘暴的手段對付他,也不必擔心失手殺人,所以他才會成為不良少年的目標。

    他好想親手殺了那些不良少年,向他們復仇讓他們付出代價。

    但他沒有力量,他什麼也做不了。

    凱注視著的上的粉塵,那曾經是他屍體的東西,思索著要不要清理時。

    「好香……和那個人一樣……」一股寒氣呼到他脖子上。

    「嗚哇!」凱連忙往旁邊跳開。

    這所學院有不少吸血鬼,被他們當成食物殺死的學生並非少數。

    映入凱眼中的是一名年紀與他差不多的少女,頭髮和眼睛與他一樣都是黑色,但她的黑與凱不同,彷彿黑洞般深不見底,似乎只要多注視幾秒便會被吸入其中,冰雪般的肌膚如極地般冰冷,同樣是學生但卻沒穿著制服,反而穿著華美的中國唐朝服飾。

    她很美,即使凱內心充斥恐懼仍不禁讚嘆。

    她美得像藝術品,美的不切實際,彷彿從神話中走出來的女神。

    但他說不上為什麼,她令他畏懼,比霸凌他的不良少年更令他害怕。

    「你好香……」少女緩緩向凱逼近。

    「妳……妳是誰?」凱向後退想拉開與少女間的距離,但沒退幾步被便抵住牆面,無路可退。

    「恐懼……好香。」少女纖細蒼白的手伸向凱:「好想吃……」

    「住手!」

    少女愣了一下,伸向凱的手凍結在空中:「不行嗎?」

    凱用力地搖頭,他聽說吸血鬼有能力透過吸血,把對方變成只聽命於自己的血奴,他可不想成為別人的奴隸。

    「不論如何?」少女看著他的雙眼透露出飢渴。

    雖然很怕少女會惱羞成怒傷害他,但凱堅決拒絕。

    少女露出失望的神情,但她沒做出任何傷害凱的事。

    情緒稍稍緩和後,她才驚覺少女神情憔悴,看上去非常虛弱。

    「妳怎麼了?」雖然對她感到恐懼,但凱仍鼓起勇氣問。

    「沒什麼……」少女嘴中吐出冰冷氣息:「只是餓了。」

    凱不禁皺眉,雖然曾聽說學校提供給吸血族的食物不好吃,但至少不會讓他們餓肚子才對。

    「我不是他們……」彷彿看穿凱的想法,少女說道。

    凱這才想起少女先前的話,她是說他的恐懼很香,而非流竄於他體內的血,另外吸血鬼有白髮紅眼的特徵,她並沒有這種特徵。

    凱所知道的所有種族中,沒有一個種族是以恐懼食。

    「想要什麼?」少女無預警地發問。

    「什麼?」

    「交易恐懼和靈魂,你要什麼?」

    凱不能理解少女的話,然而他卻脫口而出:「力量……我想要力量。」

    他的話一結束,少女的唇冷不防地迎向他。

    少女的朱唇柔軟光滑,卻像直接親吻冰塊那樣冰冷,寒意由唇傳遍全身,全身都在發抖,這樣的嚴寒恐怕任何人都無法承受,但凱始終沒把少女推開,而是任由她吻他。

    過去幾個月累積下來的恐懼痛苦,被她從他的記憶深處抽出,這樣的經歷超越凱過去的任何經歷,恐懼和痛苦被抽出就像是被喚醒記憶,一次承受過往累積的一切,恐懼衝擊全身,凱已經無法承受,幾乎要昏死過去。

    直到那些恐懼經由他的嘴流入少女的嘴中,少女正在進食,將凱心中的恐懼吃得乾乾淨淨。

    「謝謝……」少女的唇裡開,填飽肚子的她看起來氣色更好,更美艷動人:「契約成立。我把我的一切給你。」

    凱楞了一下,這和他的要求不一樣啊!他要的是力量並不是她啊!

    「你有我的一切。」少女說:「抱括力量。」

    「我真的變強了嗎?」

    少女微微頷首。

    凱注視著眼前的少女,他心中的恐懼被吸乾以後她已經能正常地看著她:「可是我完全感覺不出來。」

    少女沒有回話,只是繼續盯著他。

    凱有種自己被詐騙的感覺,雖然生氣,但換個角度想,恐懼被吸走他也沒損失,少女也沒把他變成血奴之類的東西,沒有損失就是佔便宜。

    月已經到他頭的正上方,時間已經不早了,他得回宿舍去,才往宿舍的方向走沒幾步他便發現少女默默地跟在他後面。

    「妳跟著我幹嘛?」

    「我是你的人。」少女答道。

    凱想起少女剛才說的話,他們之間的交易。

    他用恐懼換取她的一切。

    凱嘆氣,沒換到力量,身邊反而多了一個拖油瓶,他實在想不到在他的人生中還有哪天可以比今天更慘的。

    既然趕不走她……

    「妳究竟是誰?」

    少女沉默了幾秒,朱唇才緩緩張開:「我叫月華。」

    「不……我是問妳是什麼種族。」

    名叫月華的少女偏頭:「這很重要嗎?」

    當然很重要!

    凱忍住自己想對少女咆嘯的衝動:「很重要……」

    少女用那彷彿能將一切吞噬的雙眼注視著他,仍然沒回答他的問題。

    「不能告訴我嗎?」

    少女輕輕點頭。

    看來她是鐵了心不跟他說了,天色也已經不早了,艾勒斯特的夜晚是非常危險的,很容易被閒晃的不良少年或是飢餓的吸血族盯上。

    凱拉著月華很快地跑回宿舍。

    「你有室友嗎?」月華突然問。

    「妳不知道嗎!我們學校是個人套房啊!」

    她搖搖頭。

    凱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這所學校,這算是常識性的問題吧!

    凱沒多做思考,他拉著她走進他的房間。

    他的房間與其說是整齊,不如說是乾淨的什麼也沒有,沒有書沒有裝飾,有的僅僅是床之類的生活必需品。

    「可以的話……」凱說:「別碰我的東西好嗎?」

    月華輕輕點頭,打量四周,逕自在他的床上坐下。

    見狀凱才放心地去浴室洗澡。

    他刻意將水量調到最大,讓強勁的水柱從他的頭上灌下,閉上眼讓先前的景象在他腦中回放。

    先不論他和月華的交易是否為真,月華是否欺騙他……

    月華確實將他心中所有的恐懼吸食殆盡。

    她究竟是什麼?

    拿起一旁的浴巾擦拭自己的身體,凱穿上衣服走出浴室,月華在她的床上陷入熟睡。

    他不禁著迷,她簡直是女神,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詞藻形容她。

    她的睡姿毫無防備,酥胸影約可見,白皙修長的雙腿更是毫無遮掩直接映入他眼中。

    凱下意識地吞了幾口口水,雙頰不禁發熱。

    他想起她在交易中,把她獻給他,因為自己已經是他的了,不論他對她做了什麼都是允許的,所以她才能像這樣毫無警戒的陷入熟睡。

    「再怎麼說……也太誇張了……」凱將視線移開,拿起桌上的手機,撥打通訊錄上的第一個號碼,打給他的父親。

    「喂?」才想一生她的父親便接起電話:「打來幹嘛?」

    「有點事想問你。」

    「哦?真難得啊!」

    「你知道……以恐懼為主食的種族嗎?他們之中有個叫月華的……」

    凱等待著他父親回話,但過了好幾秒,沒有任何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出來,凱連忙出聲打破恐怖的沉默:「喂?你還在嗎?」

    「你和月華很熟嗎?」

    「沒……沒有。只是聽說她的傳聞而已。」

    「那就好。聽著,千萬別接近月華!她不是你能掌控的東西!」

    「嗯。」

    電話掛斷。

    凱放下手機。

    月華的呼吸聲從他身後傳來,柔和平順簡直像是人類……

    「妳究竟是什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