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現身

已經徘徊在警局門口大概一小時了吧?此刻她並沒有半點心思去記著時間的流逝,腦袋裡只是不停的盤算該用怎麼樣的說詞來說服警方、還能不被當成瘋子,該如何來說服警方即將要發生的謀殺案。

這是第三次逗留在警局門口,也注意到裡面走來走去穿著黑皮夾克的刑警,她猜想他可能也注意到門外奇怪的女子,為什麼呢?因為他正朝著她筆直地走過來,粗眉下深邃的眼神正上下打量。

『小姐妳要報案嗎?還是有什麼事?』

『我....』囁囁嚅嚅,不知道是否該實話實說,怕被人當作神經病給攆走吧。

12月裡夜的溫度已經直線下降、稍稍一捲起風就足夠讓人直打哆嗦,刑警拉高皮夾克的拉鍊、讓整個領子豎起來,然後從外套的裡口袋掏出一根菸點上,好整以暇地或是不耐煩地看著女子。

女子顯得有些緊張、搓了搓手把手縮進大衣外套哩,但仍禁不住發抖。

『妳來兩三次了吧?』吐出一口菸霧說著,身體傾斜靠著欄杆一派輕鬆姿勢。天啊會不會是遇到一個屌兒啷噹的警察?

『一般人沒事不會來警局門口觀光,家暴?車禍?還是騷擾跟蹤?』話倒是很節省的說著。

盡量使用著一般人可以接受、聽懂的句子,然後又莫名地壓低音量『ㄜ...都不是,只是我...我覺得有人快要被殺掉了...』話說出口的同時也發現刑警的眼神晃動了一下,似乎引起了他一點興趣。

他迅速地把手上的菸給捻熄『妳覺得?』

『嗯...我覺得...』

怯生生回應,事關人命實在不想因為個人的草率而讓另一條生命消逝。

『為什麼?』

『...因為我是寵物通靈師。』

『...因為妳是寵物通靈師?』

他挑了眉覆述一遍,那模樣其實比較像在說"因為妳早上沒吃藥吧?"

女子點了點頭,應該還可以有更好的開場白,但現在的她根本呈現腦死狀態,要再繼續說些什麼才行

『真的,請相信我。』結果出口的話那力道小到她自己都快聽不見。

吸了一大口菸後,他說『...這麼冷的天氣,我看妳早點回家睡吧。』

便把菸丟到地上踩熄,應該是打算打發她走了。

不行啊!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走到這一步

『等等..』

突然起了一陣風、風中送來不遠處的鈴鐺聲,就這麼叮叮噹噹地從喧囂車陣中刺入耳裡,頓時間女子一口氣上不來僵住了全身,接著她就這麼毫無預期的直直衝進了刑警的懷裡,並且順勢地拉上他的外套衣領將自己的臉埋進去完全遮住。

『小姐...妳...』

手也不知該往哪擺?但直覺告訴自己應該還不是要馬上推開的情形,張望了四周,馬路上熙來攘往如同平時景象,有一個帽T男牽著一隻比特犬慢跑路過,比特犬上的鈴鐺也隨著步伐叮咚作響,符合本市的規定啊,飼養猛犬者出門遛狗要帶鈴鐺提醒路人。

『七月十四、八月十八、九月十五、十月十一、十一月七號...七月十四、八月十八、九月十五、十月十一、十一月七號...』這位在別人懷裡莫名其妙的女士正喃喃不停的覆述這些日期,他扶住了女子的肩膀、頭歪了一邊側耳想聽清楚,這才發現女子渾身抖得厲害。

女子抬起頭來望向他、眼神充滿各種情緒,可能是害怕、或絕望與無助還噙住了很多的眼淚『十二月五號...十二月五號!!』

然後她環顧了一下、像觸電般彈開『第六個!...十二月五號,應該是在十二月五號...我只知道再過三天...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要救她啊...』就像著了魔般重複著說著這三天後的日期,究竟十二月五號會發生什麼?還沒來得及思考清楚,女子就像風、一溜煙不見蹤影。

剩下他呆愣在現場,腦袋裡忽然轟一聲乍響,好像突然了解這些日期的意義,他急急忙忙走進警局。

『李警官還不下班嗎?』坐在對面的菜鳥王太福輕輕敲了隔間板,露出一粒帶著微微笑意的頭。

『嗯...』只是虛應著。

李震雄翻動手上的偵查紀錄,手指準確地劃過那條連環殺人時間線、線上每一點、每個案發日期都仔仔細細地記載,他嘴裡覆誦著女子方才留下的日期訊息,而每一個時間點都準準確確的重疊在一起,但那是不可能的啊!

他手上那本偵查紀錄根本從未對外公開過,也基於偵查不公開原則、避免造成大眾恐慌並沒有向媒體透漏太多,更沒說確定這是件連環殺人案,雖然已有新聞評論節目斷然臆測、但警局方面並沒有承認,那麼女子又為何可以知道每個被害者的詳細死亡日期?還不是對外公布的屍體發現時間...

『王太福,你去調出門口的監視器畫面!』李震雄眼也沒抬,直接吩咐了新進的警員王太福,當然也沒看到他臉上的無奈。

『是現在嗎?...可是已經九點多了...』別說想下班了,連晚餐都還沒看到個影,肚子正餓著呱呱叫。

『現在,馬上。』他終於抬起眼看了菜鳥一眼,眼神堅定。

『是,李警官。』

這是重要的突破點,如果女子知道了不可能被外界知道的犯案訊息,要嘛是局裡有人洩漏,要嘛她就是共犯結構的一員!不管是哪個都非常可疑!李震雄對這本毫無進度的連環殺人事件終於有一條可靠消息而感到振奮。

『李警官,是要找哪個時段?』王太福看著電腦螢幕畫面、稍稍快轉,警局門口很難有啥異樣啊。

他起身繞到警員的辦公桌旁、微彎著眼神盯住畫面『就快轉到剛剛前一個小時。』

然後他們看到那個女子在警局前踟躕的模樣『可以放大、看清楚她的臉嗎?』

『距離有些遠、晚上光線不夠有點難耶。』但王太福還是試著拉進畫面、聚焦女子的臉『不行,她都低著頭...她是誰啊?』

然後是李警官的背影出現在監視鏡頭的左下角、點菸和女子攀談,然後是女子突然撞進李震雄的懷裡。

『呃...』王警員有些尷尬,是要切掉畫面嗎?還是要按停格?

『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個人是重要關係人,去搜查一下周圍的監視器有沒有拍到她的臉、還有她往哪個方向走,如果拍到臉就交給情資組比對。』

李震雄先用"關係人"這種模糊的說法來掩飾心裏真正想法,在任何事情都尚未確定前先放在心底最安全。

『關係人嗎?那她的名字是?』

忍不住拍一下王太福的後腦勺,真的是還太嫩耶『有名字還會叫你查嗎!!』

『對了,她說她的職業是"寵物通靈師",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什麼關聯?』

『咦!"寵物通靈師"?什麼啊?』好奇的瞪大眼,太妙了還真的有這個職業?不是就是唬弄人、騙錢的把戲嗎?

『監視器畫面剪一剪、send到我的手機。』

李震雄對他點點頭,就大步往警局門口走出去,他得去繞一繞碰碰運氣。

∞                   ∞                   ∞                   ∞                   ∞                  

他開著深藍色的小車從警局出發,已其為中心點開始繞、一圈圈往外擴散範圍,車窗開了條小縫,讓吸著的濃煙能和車外的冷空氣交換對流,思緒是紊亂的、他回想著那女子的面容表情,不太像是謊報或是真的精神狀況有問題,那是來自深層的恐懼,他看過太多次那樣的臉,通常都出現在重大刑案下的受害者家屬或者僥倖逃出一命的被害人臉上,裝不來也抹不去,那樣的驚嚇會刻在臉上一輩子也揮散不了。  

"叮叮"

手機訊息鈴聲響起,應該是王太福剪好了畫面寄過來吧。

李震雄將車順勢滑到路邊,又再點了一根菸、深深吸一大口,點開手機畫面重複觀看著,好像畫面中的女子會突然抬起頭來,讓他看個清楚。

『十二月五號啊...』距離現在還有三天,究竟.....誰會死?

同一時間,王太福收拾好桌面準備下班了,畢竟周遭監視器所屬的店家都關門了,是能找誰討去,這麼晚算擾民吧?明天再說、先回家吃泡麵比較實在啊,嘿嘿。

『王警員還習慣嗎?滿一個月了?』

說話的是重案組高俊泰組長,身材高大精壯、相貌堂堂人如其名,就算到了下班時間,衣領、袖口仍精緻的釦好,一絲不苟的個性嶄露無遺,而除了本局局長外大概整局的分組、警員都得聽他的,警員背地裡都稱他為"地下局長",就算局長也得敬他三分。

『是是..還可以。』王太福連忙站起身回應組長,雖然高組長笑笑的樣子像親切的大叔,但聽前輩們說他飆起來沒人攔得住。

『嗯,那快回去休息吧。』

高俊泰眼神掃過了王太福有點雜亂的桌面,方才印出的監視器裡的女子照片擺在最上面,他拿起端倪了一會兒。

『這是李警官要我找得,好像是他案子裡的重要關係人。』一五一十地說,照片裡的模樣依然不甚清晰、僅能微微辨識臉的側面。

高組長的眼神盪了一下,隨即恢復『嗯,辛苦了、下班吧。』拍拍王警員的肩膀,目送他走出大門。

那女子照片靜靜得躺在桌上,高俊泰再次拿起檢視、皺著眉頭,這一幕正巧被門外回身的王太福瞥見,李警官教他的第一課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他是聽進去了,但如果那個"任何人"是長官答案會不同嗎?高俊泰似乎是個不錯的長官,起碼從表面看起來整局的人心都向著他,等明年初局長正式退休後應該就是高俊泰接任、沒有疑問,嗯嗯應該只是關心屬下工作和好奇吧?

那為何李警官如此多疑?聽前輩們說李警官的未婚妻是在家門前被暴力殺害,死得時候是一屍兩命,完全性的復仇狙殺,至於是埋下什麼因而得到如此惡果?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不是噤聲不提、就是含糊未解,總之,之後的李震雄變得陰鬱多疑,雖然依舊是正直負責的好警察、但他不再快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