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2.1 交換

 

[半年前]

權麗稍微整理一下她不到十坪的營業場所,雖然窄小但在她親手布置下顯得溫馨,整間工作室全部採原木家具,除了放了她的辦公桌椅,角落還擺著室內盆栽,為了使諮商的小動物和主人能夠放鬆心情溝通,特別訂製了耐抓的大地色系布沙發、沙發上披著彩色格子花紋小被單、兩三個可愛的狗骨頭造型抱枕,還有她專屬的紅色主人椅,電視、小冰箱一應俱全,搭配著鵝黃色的燈光顯得特別溫暖,若不是靠牆的木頭展示櫃上還擺著貓狗飼料罐頭、抓咬小玩具等等,一踏進門會以為是不是進到了佇立在大草原上的客廳,一種帶著天空雲彩的柔和感。

坐回自己的辦公桌,還得歸檔諮商過的資料和排定接下來預約的客人時間,一個人的工作室校長兼撞鐘啊,累是累但起碼做得比較心甘情願,回想起兩年前的她那才叫做地獄。

兩年前的自己恍如昨日,想死卻又極不甘心就這麼死去的心情到現在都還記得。

早已年過三十很久的權麗、原本以為可以順理成章地與交往近十年的男友結婚,甚至辭去原本還算不錯的工作,只為了跟著他一起到海外打拼,但女孩年紀越大心態越急是一定的,可是對結婚這方面男生卻沒有任何動作。

一開始是說事業正開始得好好發展、再來的推託是沒時間,更後來只是顧左右而言它,就算遲鈍、就算容忍也已經達到極限。

那天在門外的她聽見那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與其他人的對話,說留著權麗也只是方便而已、有沒有感情就不說了,分手只是怕傳出去不好聽會被說成負心漢影響他的事業形象,而權麗的個性就是不吵不鬧、又會打理辦事,留她在身邊就實際面來說就是"方便好用",更何況她年紀那麼大了要跑是能跑去哪?還有誰會愛她?...,男子說的每一句話不僅只是尖銳的戳刀而已,是言語的大砲將人擊得粉身碎骨。

從以前就大概知道男子就是一個只考慮自己的心情的自私鬼,把一切別人對他的好都視為理所當然,只是沒想到他會利用人到只剩殘渣的地步,而且那個被利用的人還是如此信任他的自己,不能說什麼,因為看起來就是自己傻得心甘情願。

權麗渾身抖到不行,不是氣憤、不是傷心難過,那是被人從頭到腳倒了一盆臭餿水般的難堪羞辱。

「我只是"方便"而已....」

究竟這些年把她當成什麼了?一碗泡麵、自備調味料和料理包?就這樣耽誤了她人生最美麗的十年,心中的恨再也說不清,權麗當下很快就決定馬上消失,她要從這個自私男人的世界裡完全消失、頭也不回,收拾僅有的衣物行囊、也不需要留下隻字片語,因為在決定離開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經不重要。

回國後的她並沒有馬上恢復生氣,沉淪一陣子是一定的,身上帶著這麼大口的傷誰能馬上痊癒?沒有工作、還為了投資自私男的生意而失去了大部分的存款,如此丟臉的景況能跟誰說?甚至連至親好友都全斷了聯繫,天啊這樣的遭遇幾乎擊潰了權麗,負面的想法、完全否定自己,覺得再也無法抬頭挺胸、再也笑不出來。

人啊,是很現實的就算自己不這麼認為,但在不知不覺中都嶄露無遺,他們樂於見到比自己過得更糟的人,如此才能比對出自己的生活好壞,從來都不是真正關心、只是引起興趣想談論而已。

回國後幾次與所謂的"閨蜜"見面後,她看到她們藏在臉上那種無法掩飾的喜悅。

『我們那時候都好羨慕妳喔,又不用工作、可以到處玩...』

『對啊,我們都還要付房貸什麼的,他已經自己開公司...』

『那以後無法托妳代買了...』

『哎呀,早就跟妳說了啊,反正就是這樣人生總會有不平的事嘛~不會一直那麼順遂...』

『欸,上次妳說的月子中心如何?價位大概落在哪?』

輕快的轉移話題,不顧那痛苦都還在權麗臉頰上的程度,這就是所謂的至親好友?就算認識很久的人她也做不出這樣的舉動,一場破碎的戀情好像也同時認清了人生中的其他事物。

"沒有朋友、沒有人在乎、年紀又一大把,再也不會有人愛我了..."

就在那天,連絕望都感覺不到的那天,權麗收拾好自己、也整理好唯一能留給父母的小窩,她不能在這死、可不能變成凶宅,帶著一只小包包和不會有人理解的心情坐上電車,到了距離城裡約一小時車程的黑冷山。

∞                   ∞                   ∞                   ∞                   ∞             

                             

黑冷山最著名的就是擁有一大片高聳蔥鬱的杉木林,那些直衝天際讓人敬畏的杉木圈住占滿了整片山區,一進到山區似乎就到了另一個世界,連空氣都轉變成帶著冰凍感的清新,杉木底下密密麻麻長滿各類奇異藤蔓與深色花草,為了爭取能曬到一點日光的時間而盡力向上攀升,整片杉林遮蔽天際成了動物們的堅實堡壘,不過毒蛇毒蟲也一樣不少就是。

黑冷山裡的某處還冒著一湖冷泉,哪時候出現的已不可考,它就這樣晶透冰瑩、帶著藍綠光彩靜靜地躺在森林裡最深處。常有傳說喝了湖水可以治百病又或說湖水可以洗去所有不好的記憶,各種神祕流言,不管如何因為地形關係黑冷山容易讓人迷走其中、失去方向,冒險進去的很多、幸運出來的人很少,林子裡百骨曝散、究竟有誰真找到了冷泉、又自在的飲盡也無從得知。

權麗是抱著只進不出的心態踏進黑冷山,一直以來就對黑冷山的神祕傳言很有興趣,更對傳說中的冷泉躍躍欲試,反正在心意已決下沒那勇氣吊死自己,就讓黑冷山收了她吧!

黑冷山入口處有片淺林營地和一排排的石椅,是城裡人來此大多的休憩範圍,很少人真的入山,今天營地裡完全不見人影,她腳步莫名輕快的經過這一排排石椅,這樣也好,再見了這個世界,她轉身揮揮手,身影埋沒在黑冷山的小徑上。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