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當風吹向你

寒假結束了。

下星期就要開始上課,聖仁大學裡,已經從寒假的死寂中恢復生機,就連大樓旁的草坪,也冒出了好多株小小茸茸的蒲公英白花,這些擁有羽絨翅膀的種子,是希望的象徵,但我心不在焉地走著,春天啦春光什麼的,通通與我無關了。

「喲,白苡茵,妳來這裡做什麼?」

我抬起頭,眼前一雙黑色滾珠般的眼瞳,冷冷瞪著我。

是黃玉清——廣電系二年級學生,三個學期的書卷獎得主,我在學校實習電台「聖仁之聲」的同儕,上學期的最後一天,她在實習電台副台長選舉中,高票當選,票數是另一位候選人的六倍。

另一位候選人,出身應用外文系,卻肖想染指實習電台實際領導者的副台長大位,最後只得到可憐兮兮的三票,包括她自己投給自己的一票。

為什麼我這麼清楚?因為那位不自量力的候選人,就是我,白苡茵。

她和身旁的幾名同學,攤著大大的海報紙,上面寫著「聖仁之聲實習電台,新學期開播——」

該死!我明明要去研發大樓五樓應用外文系辦公室,雙腳卻自動把我的身體帶到上個學期天天報到的四樓,實習電台辦公室前。

見我愣在原地,黃玉清牽起一抹冷笑,「妳該不會忘了,妳已經從DJ名單中除名了吧?沒選上實習副台長就離開電台,這可是妳自己說的,想出爾反爾嗎?」

我想反唇相譏,卻發現我的好學妹,廣電系一年級的小愛也在做海報,她的同學阿任則是前胸後背各有一塊厚紙看板,頭上帶著小丑帽,他看起來像夾在三明治中間的飽滿漢堡肉——

實習電台同學們都知道選舉時另外兩票來自小愛和阿任,於是將重擔苦活都丟給他們以示懲罰,如果我說了什麼,小愛和阿任,就更像被我和黃玉清壓扁的三明治夾餡了。

我苦笑一聲,不再說什麼,自己淡出實習廣播電台前的人群,系辦也不去了,就是一階一階地踩著樓梯下來,又一步一步走出大樓,我握緊拳頭,在心裡對自己精神喊話——

白苡茵,不准哭,不准哭,大二上學期期中考後,妳的語言學概論不及格,但揭曉成績後進播音室直播現場節目,妳還是興高采烈地播了好幾首振奮人心的歌曲,和聽眾慶賀期中考結束,妳可以的,妳可以的⋯⋯

透過被淚水模糊的眼睛,我勉強看見一片水澤和成排的矮灌木,這裡是心誠湖,人煙罕至,我坐在冒著小白花的七里香旁,放心地任眼淚滑落。

期中考不及格,我還可以撐著不掉淚,是因為我還有最愛的廣播電台。

沒有廣播電台,我不知道,我白苡茵接下來的大學生活要怎麼辦?畢竟,我當初可是為了實習廣播電台,才進聖仁大學就讀的啊!  

這是我家所在的縣市,唯一有廣電系和實習電台的大學;我學測指考都沒上廣電系,硬是擠進應外系,然後申請傳播學程,好不容易在大一下學期進了實習電台,在大二上學期開始主持節目,還被票選為最受歡迎DJ⋯⋯

我讓眼淚盡情奔流,包包上一個紅色的護身符特別顯眼。那是我爸媽特別去新港天后宮求來的平安符。

『媽祖廟有順風耳,順風耳不就是管廣播電台的嗎?』老媽硬要我掛在包包上。

一想起老爸老媽在副台長選舉前,不顧自己身體的情況,排除萬難、舟車勞頓去嘉義新港一趟,我就更想哭了,不,乾脆哭出聲音好了。

我握拳朝天大喊,「順風耳!我白苡茵,沒有電台,該怎麼辦啦!千里眼!你能告訴我嗎!?」

灌木叢後突然傳來悉悉簌簌地聲音,我嚇了一跳,站起身探看。

一個深藍色大衣的男孩背影,抄著一個卡其色斜揹信差包迅速撤離湖邊,那人頭髮及肩,身形纖細,踩著白色帆布鞋的雙腿特別長,應該是本校學生無誤。

他轉身的一瞬間,我瞥見他的臉。

比一般男孩略小的臉,眼睫比我濃密,長長的眼睛,五官好精緻,但烏黑滾圓的瞳仁看來似乎並不開心——欸,這帥哥該不會被我的哭聲給嚇走了吧?  

草地上有一本小小的《雅思必考單字A-Z》,我撿起來,應該是那位同學落下的。

「欸欸,你的書掉了,同學,同學!」我用盡肺活量大聲喊,但那深藍色身影頭也不回,變得越來越小。我想拔腿追上他,但⋯⋯我講話超快,一分鐘內可以清晰地連續放送超過四百個字,跑一百公尺卻得花上三十秒,永遠是全班最後一名,比倒數第二名還多三秒,根本不可能追上這位長腿同學。

我翻翻書本,書本正文每一頁都劃線整整齊齊像沿著尺描過,重點用各色螢光筆標註,筆記的字體纖秀又整齊——好用功的同學,好想跟他修同一堂課,然後向他借筆記!

我翻到封底,「歷史四黃傑冰」,好啦,有系級名字就好辦,我拍拍書本上的草屑,對它說:「待會兒我拜託小愛和阿任在電台裡播出失物招領消息,別擔心,你很快就會回到主人身邊。」

「跟誰都可以講話,哪天妳邀請一盆盆栽當節目來賓,一個人唱個熱鬧的獨角戲也不奇怪。」

這是小愛對我的評語,不過⋯⋯黃傑冰⋯⋯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

我的手機鈴聲響起,我接起電話,是小愛!

「苡茵學姊!妳在哪裡?學務長找妳!」

「學⋯⋯學務長?誰啊?」

「學務長姓薛,叫薛悟方啦!」

「欸,學務長叫這名字嗎?感覺好陌生。」

「學務長是這學期才從業界挖角來的,妳知道嗎?妳有機會重回電台了!」

「為什麼?」

「我們系助教說,他把實習電台副台長選舉結果送到課外活動組,最後送到學務長那簽核時,被退回來了!他看到黃玉清的節目表,說她照抄上屆的,完全不思長進,學務長說要親自把實習電台帶起來,讓電台成為我們聖仁大學的招生利器。」小愛一口氣講完,一點也不喘。

「妳怎麼那麼清楚?」

「學姊,我可是活動的廣播電台啊!」

「學務長要整頓電台,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學姊,妳猜不出來嗎?他覺得黃玉清的節目規劃太爛,而妳的政見不比她差,決定重辦電台實習副台長選舉!他擔任過飛碟電台的DJ,還拿過廣電金鐘獎,廣播是他的專業欸!」

「這⋯⋯這合乎規定嗎?」

「黃玉清也是這樣嚷嚷,但是根據『聖仁大學實習廣播電台設置辦法』內容,電台設台長一名,新的學務長,就是新任台長,台長說了算!總之,妳快點到學務長辦公室找他的秘書就對啦!好像要交代妳們準備一些資料⋯⋯」

我看著包包上繫著的大甲媽祖廟平安符,難道,順風耳顯靈了?

「喂喂,學姊,有沒在聽啊?」

「小愛,學務長辦公室在哪裡?」

「行政大樓一樓!快!」

我將《雅思必考單字A-Z》塞進包包,一邊跑一邊擦眼淚,心臟跳得比我的步伐快,如果能讓我重回電台,我一定好好地做,好好地把我的聲音傳播到順風耳也聽不到的遠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