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我坐在客廳沙發上,電視的亮光映在我身上。看見螢幕裡的那個男人,我不禁陷入一陣茫然。

      那個男人,叫做高鵬。

      經過幾年歲月的淘洗,高鵬從原本的歌手轉戰主持,現在已是幾個熱門節目的主持人,偶爾出幾張唱片,聽說最近還有要出演戲劇的打算。

      而電視螢幕旁,貼滿了照片。同樣是那個男人。

      我不曉得自己該對這個男人有什麼樣的感覺,厭惡、害怕、還是憎恨?明明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我甚至與他素未謀面。

      「天啊!是親愛的——七點了?」母親走了出來,對著電視螢幕大叫,急急忙忙跑到電視機面前,吃吃地望著他,「巧嘉,妳怎麼沒提醒我已經七點了?」她對著我說話,目光卻仍定在螢幕上。

      我沒有回答。

      「巧嘉,妳看妳看!——他手上戴的那隻錶,看到了嗎?」母親興高采烈地轉過頭,望著我,對我滔滔說道:「那是我送給他的——」

      我面無表情,「嗯。」隨意回答了一句,我站起身,想要走回房間。

      然而,我聽見電視裡的那個男人說了什麼。

      「趁著這個節目,我有件事想向電視機前的觀眾宣布。」男人略微羞澀地笑了笑,「我和一位女星正在交往,我和她商量過了,決定在這個節目上宣布我們的戀情。希望大家能給予支持……」

      我驚愕地扭過頭,瞪大雙眼,直直望向母親,試圖從母親的表情推敲出她此刻的想法——

      看著她呆滯而蒼白的面孔,我知道大事不妙了。

      真的不妙了。

      家裡電話很快地響起來,我想都沒想,直接把話筒拿起來,靠在耳畔。奶奶沙啞而著急的聲音傳來——我還沒理清她講了什麼,便急急脫口而出:「我會看好媽媽。」我說。

      奶奶嘆了口氣,「拜託妳了,巧嘉!」她頓了頓,又道:「我這老人家,要是青琳做什麼傻事,我也實在沒辦法攔她——」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遇到了這種髒東西呢……神明不願幫忙,真是老天作弄人——」奶奶說著說著,便又像往常那樣開始哽咽,準備大哭一場。

      我扶住額角,只覺得頭疼得厲害。

      奶奶每次一提到母親的病,總是三句話免不了大哭一場。

      我的母親,患有情愛妄想症。(註1)

      但不只是我的母親本人不相信,連奶奶也不願意相信——媽媽一口咬定自己的愛情是真實的,奶奶   則始終篤信著媽媽是被不好的東西纏身,於是終年尋求神明協助。

        「奶奶,您放心吧。我現在放暑假,我會好好看住媽媽。」  

      我搶在她開始嚎啕大哭以前,掛斷了電話。

      我的目光重新望向母親。電視機前的母親,一雙空洞的眼直直望著螢幕。那樣木然的神情,不禁刺痛了我的眼。她看起來瞬間又老了幾歲。

      愛情怎麼就這麼噁心又麻煩呢?我如是想著。

      如果戀愛會讓人變得這麼脆弱,那我一輩子也不會談戀愛的。

***

      這幾天母親安靜得不像話,一點也不像情人被搶走的淒苦模樣,反而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

      還記得幾年前鬧出高鵬和一個知名女星的緋聞,哪怕只是不實的謠言,母親也還是氣得哭了好幾天。

      現在這平靜的模樣又是怎麼回事?

      我站在廚房門口,出神地看著媽媽用刀子俐落地削下花椰菜梗。陽光灑落在她肩頭,微捲的髮尾映出亮棕色的色澤——高鵬喜歡這個髮色——我知道是假的,但媽媽是這麼告訴我的。

      鼻腔裡全是花椰菜那股潮濕的味道,我不喜歡,只能皺著鼻子,努力屏住呼吸。

      母親抬起眼來,看了我一眼,「巧嘉,妳有什麼事嗎?」她的語氣不善,想來,她也是知道我站在這裡的目的。

      於是,我也懶得拐彎抹角,說道:「看著妳,以免妳花椰菜切一切,切到自己手指。」

      媽媽似乎覺得很荒唐,笑了笑,「妳放心,我沒那麼脆弱。因為我知道,高鵬那樣說,只是為了要氣我。」

      我皺起眉頭,「妳……」

      「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他很沒安全感,總是害怕失去我。所以,他是為了讓我吃醋,才說自己在和別的女人交往。妳們都太笨了,沒看懂他眼底的心虛。」

      我抿住唇,頓時不知道該如何作答——高鵬在電視上坦承戀情時靦腆羞澀的模樣,媽媽竟然說那是「心虛」?

      我不發一語,不打算回應。我知道就算自己說出真相,母親也不會接受,可是我也不願順著她的話說,這是一股長在骨子裡的劣根性。  

      「所以我想出了一個好方法。」母親衝我一笑,接著又埋頭去削花椰菜,「……明天早上,我有個同事會來。以後我們就住一起了。」

      我的思緒被這句話猛然打斷,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一口氣哽在喉嚨,「什、什麼?誰?男生還是女生?」

      「當然是男生囉。」母親抬起頭,向我笑了笑,「不然怎麼讓高鵬吃醋呢?——既然他想讓我吃醋,那我也回敬他一點嘛,是吧?」

      母親說著說著,眼神卻突然黯了下來,「雖然我知道他只是要讓我吃醋,但我還是會擔心的。要是他真的跟那女人互生情愫怎麼辦?——既然如此,不如就測試他吧,要是連男人住進我家他都還無動於衷,那麼……」媽媽頓了頓,似乎是被自己的話嚇了一跳,一張臉霎時白了。

      最後,她扯出一抹笑容,「哎唷,絕對不會的。他那麼愛我。」

      我因為過於震驚,眼皮震顫著,「那,別人要和我們一起住……這件事,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

      媽媽抬起眼,很是困惑地看著我,「嗯?」她似乎沒聽懂我的意思。

      我深吸一口氣,壓抑自己內心的躁動——我也住在這間房子裡,為什麼有這樣的決定,卻沒有事先告訴我?

      雖然生氣,我卻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因為我知道,比起高鵬,在媽媽心裡,我什麼都不是。

※(註1)   情愛妄想症(Erotomanic   Type)

      又稱作被愛妄想症、戀愛妄想症等。

      患者會深信自己正在和某人戀愛或被某人暗戀,而該幻想對象可能與患者很少接觸或根本沒有交集。另外,幻想對象通常會是社經地位或其他客觀條件十分優秀的人士,如偶像明星、政府官員、公司高層主管等。但患者除了情愛方面,在日常生活中的行為舉止、思考邏輯等並無異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