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2.

      我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睡眼惺忪地走到廚房裡。嘴裡乾得發澀,於是我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冰可樂,猛地往喉嚨裡灌。

      冰涼的感覺流過喉間,我舒暢地瞇起眼睛。

      同時,我聽見門被人打開的聲音。

      我探頭去看,只見媽媽正站在玄關,脫掉自己的高跟鞋。

      門沒有關,一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

      「巧嘉,妳起床啦?」媽媽看見我,露出一抹笑容。發現我的視線正定在後面那個男人身上,媽媽不疾不徐地解釋:「這是楚念軒。我的同事。」

      楚念軒向我禮貌性地點點頭。

      「嗨。」我隨便應了一聲,接著繼續把可樂灌進嘴裡。

      媽媽一愣,正色道:「妳那什麼態度?不可以這樣對客人。」

      我沒有說話,緊緊抿著唇,任由可樂的麻辣感在舌尖蔓延。

      媽媽嘆了口氣,朝著身後那個男人說道:「先進來坐吧。」

      「我先去趟廁所。巧嘉,妳好好招待一下念軒。」媽媽在「招待」二字加重了語氣,提醒我該注意自己的態度。

      男人走進客廳時,目光定在牆上那些照片,眼球轉了轉。

      我心跳一滯,忍不住仔細觀察他的反應。

      他目光並沒有停留很久,很快便轉向其他地方。

      我有些失望,同時也有些憤怒,莫名地躁動。

      「坐這吧。」手裡握著冰可樂,我的知覺已經麻木,我把可樂罐放到另一隻手中,用方才握著可樂罐的手去拍拍沙發,手心發麻。

      男人深沉地望著我,有幾秒的猶豫。

      接著,乾淨潔白的襯衫隨著他坐下的姿勢壟起些許皺摺。

      「喝什麼?水還是果汁?」我冷冷地問著,視線甚至不在他臉上。此刻我能感覺到可樂的味道在嘴裡甜得發膩。

      「……都可以。」男人如是答道。

      我嘖了一聲,將可樂罐放到桌上,推到他眼前,「那你喝掉它吧。」

      我能察覺他一瞬驚詫後,唇間浮出的依稀笑意。

      但我假裝沒看見。

      母親回來了,一看見桌上的可樂,忍不住念了幾句:「妳怎麼給人家喝可樂?」

      我摸摸鼻子,正要走回廚房,就被母親叫住:「對了。」她看著我,表情深不可測,「這就是以後會和我們一起住的人。」

      我點點頭,猶豫一陣,才悻悻然地回答:「……我知道。」

      男聲順著我的回答,在我身側響起:「請多多指教了,江巧嘉。」

      聲音如果有顏色,那麼這男人的聲音就像灰青色,從菸頭冉冉升起的那種顏色。

      男人從沙發上站起身,朝我伸出手。

      對於他這樣恭敬有禮的模樣,我心底有一絲憤恨,我瞪著他伸出的手,問道:「喂,這位先生,」我腦袋一熱,「你知道我媽的病嗎?」——還未細想,我便脫口而出。

      「巧嘉!」母親愕然地喊了我一聲。我渾身一抖,重新看向她。

      「……妳怎麼就一直說自己媽媽有病呢?我以為、我以為妳已經相信媽媽了——」媽媽既不解又憤怒地望著我,「好,妳可以不相信我跟那個人的感情,那沒關係,可是妳說我有病,這可是在汙辱媽媽啊……」

      我垂下眼瞼,一時找不到什麼適當的措詞去反駁。

      突然間,「嗯。」楚念軒面不改色,我愕然抬眼,只見他一雙深沉的眼緊緊盯著我瞧。

      模糊而朦朧的答案。不足以讓母親認為他站在我這邊,卻也不足以讓我明確明白他的意思。

      於是我盯著他,進一步質問:「你知道?」

      這次他沒有答話,卻用眼神說明了一切。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在極度無言的狀況下笑了出來,「哈,真是夠荒謬。」

      那男人的眼神,像是這麼說著——雖然知道她是這樣的人,但我還是愛她。

      我沒再理會他,逕自離開了客廳。

***

      那個電視上的男人會抽菸,媽媽是這麼告訴我的。

      所以,當我看見倚在陽台上的楚念軒手指間正夾著一根菸時,忍不住帶點諷刺地出聲:「是因為媽媽才抽的嗎?」

      聽見我的話,他身形一滯,轉過身來看著我。

      夜晚很涼,他披著一件薄外套,眼神平靜。

      「對。」他承認得很大方。

      「知道我母親有『情愛妄想症』,還愛她的原因是什麼?」我走到他旁邊,問得很輕。

      「妳怎麼知道我對妳母親……」「因為眼神。」我沒等他把話問完,果斷地回答。

      他微微一愣。

      「你看著媽媽的眼神,和媽媽看著電視上那個人的眼神,根本一模一樣。我知道那是愛。」

      「……噢。」他略應了一聲,把菸放到嘴邊,吸了幾口,然後一口氣徐徐地吐出。

      「你為什麼知道我媽有那種病?」我問。

      「……猜的。」他說,「我和妳母親共事很多年了,每天見面,多少也有察覺不對勁。我本來不確定是不是心理上的疾病,但聽妳今天那樣問,我多少也就懂了。」

      我看見眼前因為他吐出的霧而變得朦朧,同時鼻腔裡沁滿菸味。

      沉默半晌,他又問:「……那麼,妳不問我為何願意住進這裡嗎?」

      「用想的就知道了。」我望著煙霧消散後逐漸清晰的夜色,「因為你們口中的愛情啊。」

      我垂下眼瞼,嘴上說著嘲諷的話,卻一點也笑不出來。他似乎聽出我話裡的苦澀,沒有打斷我對母親的嘲笑。

      他似乎聽出我話裡的苦澀,沒有打斷我對母親的嘲笑。

      「妳說話的口氣,很不像高中生。」他望著我,意味深長地說道。

      「那又怎樣?」我撇撇嘴,「每天沉溺在這種噁心的小情小愛裡面,你們才不像是大人。」

      他似乎被我這句話堵得無話可說,沉吟一陣才緩緩開口:「……妳討厭青琳嗎?」

      「當然不是。」我抬起眼,看著他,「我幹嘛討厭自己的媽媽?」

      「可是妳的態度……」

      「竟然被你轉移話題了。」我瞇起眼睛,冷冷地望著他,「所以說,明知道得不到她,卻還愛她的原因是什麼?」

      楚念軒陷入了很長的沉默。

      「……沒有為什麼。」他說。

      「知道嗎?你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蠢得沒藥醫。」

      他似乎對我這句話感到很詫異。

      「愛情真是讓人變得盲目的毒藥呀。」我翻了個白眼,轉過身,緩緩離去。

      楚念軒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再開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