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封

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漸漸習慣高中生活的我,唯一還不習慣的是....

總是圍在我身邊的同學們.......

他們似乎很好奇我的外觀與家事。因為我是德國人嘛,有著外國人的長相。

但,我什麼都沒對他們說,只是微笑帶過。過了幾個禮拜,他們大概學乖了吧,沒有再來問我事情。原本想默默在高中讀完三年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班上的人一直推薦我加入學生會,他們一再請求,我也只好說好。

選社的那幾天十分熱鬧。學校開放3天讓我們線上選社,一人可填6個社團。教室、走廊、操場,到處都可以聽到大家開心的聊著要選什麼社。老實說,我還是不太會用3C產品,於是班上幾個人便自告奮勇的說要幫我弄。當然,他們替我選擇了學生會。過了一個禮拜,結果出爐了。我還真的成功進學生會。

我也看到了學生會長,季浩威。

他跟他真的    很像。

可是個性卻是天差地遠。

跟季浩威比起來,他比較穩重。我不是要講季浩威什麼,只是個人的感想。

會長似乎很喜歡動物。據我觀察,他常常消失,不是去找動物就是躲在哪裡做某件事。而「跟動物溝通」似乎是真的,我親眼看到會長靠在窗口,跟一隻麻雀講話。

「小小櫻,你能幫我把這個拿給小黃嗎?事態緊急,拜託你了。」

他從外套內袋拿出一張小卡片,伸手遞給牠。牠用小尖嘴夾住,接著,飛走了。站在一旁的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叫他,當他轉身過來的時候,一震,然後說道:

「趙舒曼?」

「會長。你能跟動物溝通...?」

「...恩。能幫我保守秘密嗎?」他笑笑。

「當然。不過話說.....會長你沒事別在校園裡直接跟動物對話,我覺得很危險....。」汗顏。

「.......」

過了一會兒,會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來他聽懂了什麼。看到他那副表情,我便把當時聽到的全部說給他聽。

我剛講完不久,上課鐘響了。這節是下午最後一堂。會長只說了一句「放學後到學生會辦公室。」後,迅速走回自己的教室。

「舒曼德?很好聽的名字。我是瑞斯,格列佛.金.瑞斯。」

課堂上,我並沒有認真聽。我腦內一直是他。

「妳看起來不像這個國家的人啊....」

「...我是德國人,因為某些事而在這裡生活。」

「那某些事能和我聊聊嗎?我願意聽。」

我把我外觀不會變老的事情講給他聽。也跟他說出我(當時)的年齡。從頭到尾,他都認真聽著,雖然可能是我的錯覺。不過我還是選擇繼續說下去。

他聽完的第一句話是--

「妳很難過嗎?」

我點頭。我的確是很難過,畢竟,沒有人相信我。

夕陽餘暉漫步於樹林中。他那藍眼睛看著我,微微橙色反光映在他眼上。

「我相信妳呦。」

「....!」

「時間不早了,等一下會有軍隊來這裡搜索,妳先跟我到我家躲躲吧。如果可以的話,多說一些讓我聽聽。」

我說的差不多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聽的一臉滿足的他,將我們喝完熱可可的馬克杯拿起,把杯子浸在水槽裡。

「雖然外表是少女....不過妳已經100多歲了,對吧?」他笑笑。

「正確來說是169歲。」

「我正在思考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既然我比妳小很多,那我該不該用敬語?」

我便笑了出來。原來他會在意這種事。

可是這笑容沒有持續多久......我好像隱約聽到老師叫喚的聲音----

回憶便中斷了。

抬頭一看,老師用不耐煩的臉對著我說:

「放學後到辦公室來。」

是我不對,在上課時沉浸在回憶裡。

聽完了數學老師念念有詞的魔音,已經是下午5點21分。然而我卻記起.....我跟會長還有約,於是一路狂奔,衝去三樓的學生會辦公室。

結果我一開門,看到的是.........一隻烏龜和一隻麻雀。

牠們正在會長的辦桌上(似乎是在)吵架......。

「趙舒曼。先把門鎖起來,我怕有人會進來。」會長不知從哪冒出來,他指了指門。

「鎖門?」

「嗯。我想把我在秘密計劃的事情說給妳聽,然後----希望妳能加入。」

「我聽聽看吧--。」

「---首先,我先介紹這兩位。他是阿米,校園裡最年長的動物,其他動物都稱牠為長老。呀這一位是小辛,台灣中區所有樹林的掌管者。」

「似、似乎都是大人物呢......。」

「我們在討論該如何除去操場不尋常的磁場,只是.......」會長一臉無奈樣。

「只是...?」

「阿米和小辛牠們在比較地位高低的關係,從半小時前就開始吵了......」

我便看向桌上那兩隻............——

「嘎---嘎啊啊-啊!」

「啾啾!啾--唧-唔、啾啾啾----」

「嘎嘎嘎嘎!!」

「啾啾!」

「....啊嘎嘎-嗯嘎---咖!」

「啾!」

「嗯嘎嘎嘎嘎!嘎啊啊--------」

呃、我已經很努力的把當時的聲音,用國字記錄下來。後來會長有跟我解釋。覺得內容十分像小孩子在互罵,有點可愛。

等安撫完阿米和小辛,會長開始說明在操場上辦運動會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雖然有跟小黃牠們討論過該怎麼解決,但大家都想不到任何方法。於是找了兩位大師級的來想想辦法——

「你說要找土剝鼠幫忙?」

「嘎。嘎嗚嗚-嘎嗚嗯,嘎--嘎啊個嘎。」阿米點了點頭。

「因為牠們可以鑽到學校正下方,擺、擺放特製符咒?」

「啾啾啾,啾啾---。」

「咦,不一定有效?不過....我們可以試試看。那你有什麼想法呢?」

「啾啾.....咿啾啾!咿啾啾呀啾,啾啾啾-啾。」他揮了幾下右翅膀。

「照我原來的想法去實行...?可是......校方不同意那麼做啊。就算我用強硬手段,也是沒有用的吧....。」

「那個--會長」

「嗯?妳有任何看法嗎?」

「要不要試試看在校外舉辦運動會?雖然我這個提議不是很妥當,但我想可以再跟校方請求看看。」

「也許可行!不過小副應該不會答應吧,看他一臉不高興的,也許我真的是做錯了........」

「先試試,責任我來扛。」我的人生歷練十分豐富,這種小事,難不倒我。

有人說,高中就是要大玩特玩,不去嘗試許多事情,以後會後悔。其實我的年齡早就遠遠超過高中生,但我樂於嘗試,很多事情(除了抽菸喝酒吸毒偷東西犯罪之外)我都做過了。

隔幾天後,我帶著季浩威到各個班級遊說,全校大部分學生都非常熱烈響應。他們覺得在校外辦運動會很有趣,於是很樂意支持。

最後,校方終於同意了。

地點就選在學校斜對面的空地。空地比我們學校操場還大上好幾倍,不用擔心場地不夠。

全校師生找了幾天去布置場地。在地上劃線、架上一個個休息區、擺好籃球架和排球網,忙的不可開交。

運動會當天。

我參加了很多項目,除了讀書,我也很喜歡運動。看著會長打籃球的模樣,....我笑抽........原來他是個運動白痴。

「吶、妳為什麼知道了我的能力,卻不覺得怎麼樣,還這麼努力的幫我呢?」

「問我為什麼啊.....」

「為什麼勒---?」好奇好奇。

「我不想告訴你。」

「咦咦咦咦!!?....」

「以後會告訴你的。願意等答案嗎?」我對他笑笑。

他的答案當然是Yes。

對我來說,高中三年過的很快。當我們都成為大學生,我還是有在跟他聯絡。高三畢業典禮那天,他又問了我一次。

我只是回一句「現在還不是時候~。」

一轉眼又是十年。我做了跟我19歲當時所做的事一樣,開了一家服飾店,因為,我的興趣是裁縫嘛。季浩威則是去當騰英高中的數學老師,......他還是很關心學校的操場(笑)。

我們聯絡的次數漸漸變少。這很正常,因為彼此都有著各自的生活。

我還記得他的生日。在他28歲生日的時候,我約他一起到餐廳慶祝。

他答應了。

用完餐,我們到附近的河畔散步。

「我真的被妳嚇了一跳。」

「可不是嗎?」

「原來妳也有能力!」

「....我覺得這不算是能力。」汗顏。

「那......妳從15世紀活到了現在,不會孤單嗎?如果是我,我可能會受不了耶.....」

「--我曾經也有過這一段。看著身邊的人老去,我也做不了什麼.....可是....既然上天給了我這樣的方式活下來,我一定有活著的意義。於是在那之後,我嘗試了很多事,也幫助過許多人,這些,是令我快樂的。」

「那妳跟我在一起聊天,快樂嗎?」

「為什麼不快樂?」

「沒啦,問問而已。」

夜空突然下起了毛毛雨。我看向他。他沒有準備躲雨的動作。

「能告訴我妳真實的名字嗎?」沉默一會兒的他,開口。

「舒曼德,舒曼德.費恩。」

「名字很好聽。如果我叫妳的名字,妳會不會覺得奇怪...?」

「是有點不習慣而已。怎麼了?」

「費恩,.....我喜歡妳。以..結婚為前提,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當時的我愣住了。想不到他會向我告白。其實我對他也是有感覺的,但我拒絕了。

他仍不放棄,對我說了好多他是如何喜歡上我的,喜歡哪幾點...等等。我聽了,只是笑笑。

「我如果答應你,那我很久以後就要面對難過的事了。你想讓我難過嗎?」

「不想。那件事也不會發生。」

「?」

面前的他拿出一條手帕,開始擦起臉來。一開始我看不出什麼,但....到最後,他手上原本是白色的手帕,現在沾滿了土黃色。

之前看到他臉上的淡淡皺紋,都消失了。而面前那副臉,是我映像中,他高三那年的臉。

「我---好像也成為了跟妳一樣的人。」

「......」

「難道....妳不高興....?」

「不是......不是的...」

我當場哭了出來。算一算我一生哭的次數,多到早已記不得了。可是,這次是高興的眼淚。

當信寫到這裡的時候,我與他已邁入婚後第三年。

現在的我,很幸福。

遇到真正愛你的人,或許很困難,若是遇到了,就要好好珍惜。

我會珍惜的。用‘‘永遠’’的時間。

2012年9月26日,

舒曼德.費恩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