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封

致讀信者:

上一封信,是我目前最想說的。也是在我人生中的轉折。

接下來的信,我想把我所有經歷過的一切,寫下來。

在此之前,我把我一生中所有的筆記與日記本,都拿了出來。為什麼拿出來?呵呵,雖然我經歷豐富,但記憶力並不是特別好。

畢竟最早的筆記,都有五百年以上的歷史,它早已被時間侵蝕的破爛不堪。因此,我得非常小心的翻閱。

輕輕的翻著。我把內容讀過一遍又一遍。全部看完的我,莞爾一笑,那熟悉的笨拙字跡,喚起了我許多回憶。當然,對那個人的感受更加深刻。然後,我發現一件事,覺得有趣又好笑--我的文筆風格,隨著年代改變也跟著改變。這大概是我在社會科裡讀到的那些吧。例如我的第七本筆記本。

1541年1月19日,

神使我們誕生於這個世上

我們屬於這片廣大的土地

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生存著

偉大的王啊,別限制我們

我們應當擁有自己的權利

偉大的王啊........

1570年6月27日,

他的褐色髮絲浸在陽光下閃爍

美麗的肌肉線條上布滿著汗水

我在一旁偷偷看著

看著他認真的背影

我鼓起勇氣

手拿著一條浸過涼水的毛巾    走向前    呼喚他的名字

當他放下手邊的工作    高碩的身子轉了過來

他的藍眼睛像海洋般清澈透藍

那雙眼睛正看著我    他那英俊的臉正望著我

他的嘴角微彎    他正對著我笑.........

看這些內容的年代,大概是在文藝復興時期寫的。以「人」為主的世代。從1570年開始的日記本裡,大多都是寫他。每看一遍,對於他的記憶就更加清晰,彷彿,他就在我眼前........

先從我出生的時候開始說起吧。

1401年2月14日,我出生於歐洲的某個國家。那裡有很多山,因西風吹拂,常會降雨。

我的雙親都是商人。因為他們工作的關係,要乘船到別的國家販賣及採購物品,久久回來一次,於是將我託付給祖父母照顧。

祖父是一名漁夫,不過因三年前右腳長了惡性腫瘤,為了活下去,便去截肢。之後的祖父非常不方便繼續捕魚,但他十分堅持,自己一生都要靠捕魚維生,後來他去裝了義肢。雖然收穫量不高,但,他是快樂的。

我和藹的祖母是一位家庭主婦,家裡的家務事都由她一手包辦。當然啦,我也會幫忙。祖母教會了我許多事,烹飪、縫紉、繪畫、下西洋棋,還特地請了一位小提琴老師給我。

我很喜歡聽祖母說話。

她說,在她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家裡生活非常困苦,她又是家中長姐,負起了照顧弟妹的責任。劈柴、燒水、煮飯、照顧弟妹們....由於女性是被看的很低的,祖母她當時只會寫少少幾個字,會講的字、詞,基本上都是在市場裡學到的。

她說,祖父年輕的時候,還只是個負責製船的小夥子,那時候的他,沒有足夠的錢去買一艘自己的船。

他們是在市場相遇的。當祖父搬著好幾片木板,在擁擠的街道上走著,突然有一片木板滑了出來,在一旁買好食材,準備回家的祖母看到了這個場景,她趕緊跑上前,幫他扶了一把快掉落的木板。她笑著跟他說:「小心一點呀。」祖父看到她的笑容的同時,便愛上了她。

她說,找到一個對的人,也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若遇到了,就更應該珍惜。

她說,她想看著我慢慢長大,想讓我嫁給一個真正愛我的男子。想多活久一點,抱抱我的孩子。

我依稀還記得,祖母微笑的臉龐。

眼角有著少許皺紋,漂亮的淺灰色眼睛,小巧的鼻子,微微上揚的嘴角........

接著的記憶我便不敢再去想........

16歲那一年,3月中旬,我跟蘿絲還有尼可到山上採花。

我的祖母最喜歡花了。3月26日是她的生日,我打算做一個花圈送給她。然後我們三個預估下午4點會回到家。

在我到家前兩小時。住在隔壁的山羊鬍叔叔勞德,他那愛喝酒愛賭博的弟弟,因為昨天賭光身上所有的錢,憤而飲酒。他喝的酩酊大醉,走在路上搖搖晃晃的,此時在庭院曬衣服的祖母看到了他,那遙來晃去的樣子,多麼危險,不知道會走去哪裡。於是祖母走了過去,勸勸他回家休息。

誰知他一轉身,便是一拳揍去。

祖母瞬間被揍倒在地。地面是小石子路,她的手劃了幾道淺淺的傷,正當她要站起來,他竟開始對祖母拳打腳踢.......

將腳用力踢向她的頭部。

經醫生檢驗發現,那是致命傷所在。

4點12分。我跟她們在街上揮手說再見。手拿著自己親手編製的花圈,我很高興的走向回家的路上,嘴裡還哼著歌。

走到離家不遠的地方,有一名男子突然衝上來--我的堂哥,約漢。他哭著臉看我,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一開始他吸鼻,欲言又止。過了一分鐘後,他緩緩對我說明兩小時前所發生的事。

可是當時我只聽到了片段。

....祖母....打...傷痕.......頭.....死亡.........犯人......逃....。

這不是真的!!!!

我不相信!!!!!

我狂哭、吼叫,但願那不是真的.........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

花圈掉落在地。那時,約漢把哭的不成人形還猛捶他胸膛的我,抱住,那是他唯一能做的。

在那之後的我,消瘦非常多。

祖父為了多陪陪我,很少再出去捕魚。原本不太常講話的祖父,對我說了好多話、好多故事,我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都仔細的聽著。

他說,祖母的廚藝,令人驚艷。一向對下廚沒興趣的他,竟開始去問那幾道菜是如何學來的。祖母只回答他一句話:「每天不斷的嘗試吧。」,讓祖父不禁笑了出來。

他說,他這一生,只有三個願望。第一,自己能獨自養活自己。第二,如果有孩子,希望他(她)好好長大。第三,永遠陪在另一半身邊。祖父所希望的這三個小小心願,只剩下第三項...未能達成了。

聽到這,我搖搖頭,祖父,祖母一直都在我們的心中啊。不管在哪裡,她一定都會在我們心中的。

過了幾年,我們送走了祖父。

19歲的我,似乎不再是個孩子。我開始以拿手的縫紉為業,雙親得知後,給了我一些錢,我拿去買下街上的某塊地。開了一間叫做"時間蝶"的服飾店。

1428年5月8日早上8點多。當時我在儲藏室整理布料,聽見門鈴叮噹響的我,快速走了出來--是馬修,店裡的熟客。他每個月都會來這裡幾次,他的女兒似乎很喜歡我製作的衣服。

「德恩,妳還是這麼漂亮。」

「謝謝。怎麼突然這麼說?」

「八年了,我與我老婆臉上都有了淡淡的皺紋,女兒也長高長大了許多,妳的,卻始終如此白皙無任何皺紋,是不是時間沒有給妳加上痕跡?...呵呵,我開玩笑的。」

「應該是我沒什麼煩惱吧。」

「有可能。那,我要買這幾件。」

「7500元。感謝您的購買。歡迎下次光臨。」

這使我開始懷疑.....我怎麼了?

其實我也有隱隱約約查覺到。女孩子嘛,總是會常照照鏡子。八年前是我剛開店的時候,現在的我已經27歲,快接近30的年齡,為何我的臉還是和八年前一樣,毫無變化?

不只是臉,連我的身材、聲音,也沒有什麼改變。

接下來,我持續觀察之後的二十年。每一年站在同樣的地方、穿著同樣的衣服拍照。二十年後的我看著那20張照片,內心驚恐不已。最後只有一個結論--

我的外表不會老去。

這是個多麼令人震撼的消息。當時我有點害怕,只告訴幾個朋友,他們也早就發現我的異常,於是幫忙我去到處打聽。但不管怎麼問,沒人知道"這種現象"是什麼。甚至當成玩笑。

看著身邊的人漸漸老去,我越來越覺得......自己不適合待在這個地方。

為了避免客人起疑,我開始學習化妝。把自己畫老,也把聲音裝低。

不過還是瞞不了所有人。

當我實際年齡72歲的時候,我默默離開了我的故鄉。

2012年9月22日,

舒曼德.費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