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3-E班的一課

「真的十分對不起!」

三分鐘之後,潮田同學鄭重地向我們鞠躬道歉。為什麼說鄭重呢?除了他以外,我還真沒看過第二個人用90°鞠躬禮……

然後潮田同學就頭低低的不敢看我們,可以感覺的出來他本身就挺自卑的,現在又鬧出這種事,肯定認為我們討厭他了吧?

至於人稱方面,則是在那些上千的細針莫名消失之後,從杉野同學和諏訪同學得知潮田同學其實是男的才改的。

只是……姓潮田、天藍色頭髮、偽娘……這相似度也太高了吧?簡直就像媽媽的縮小版。

我嚴重懷疑他跟媽媽有血緣關係!只不過,跟媽媽有血緣關係,那不就也跟我有血緣關係嗎?

「潮田同學。」正當我想問潮田同學一些事的時候,前原先叫住了他。

「是!」潮田抬起頭看著前原,一副已經準備好聆聽我們責備的樣子,此時的他,像極了一隻人畜無害的小動物,與之前的病嬌樣有著極大的反差。

「那些細針你從哪弄出來啊?而且還可以在一瞬間把它們弄不見!像在變魔術一樣,乾脆你以後去當魔術師好了!」前原打量著潮田同學,認真的思考這件其實不怎麼重要的事。

我就知道你這傢伙問的從來不是正經事!

「這個……它們不見不是我用的,不過我可以跟你講是從哪裡拿的。」潮田同學掀起自己的裙襬,從裙子內部的衣料裡抽出一隻針。

對,是裙子,聽說是因為潮田同學就算留短髮和穿著男生制服還是常常被誤認成女生,進廁所時總是會聽到尖叫聲,所以乾脆扮起女裝來。

然後全場靜默了。

經過那麼嚴密的搜查,竟然還有武器沒被搜到,你到底是多會藏!

而且原來你會有發病時的記憶啊!

「我下次會考慮直接扒光他。」諏訪同學得出了這個結論。

***

「所以那些針到底為什麼會不見啊?潮田同學真的不是你弄的嗎?」前原繼續不死心地追問,他的好奇心一向特別重。

不久後,我們開始上路,後來我們的決定是,去問問現任的老師當初那隻章魚是不是真的掛了,雖然新聞報紙網路各種資訊都有釋出章魚的死訊,但它可是20馬赫的章魚耶?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死了。

「嗯,不過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有發生過我丟出的刀子突然消失的事情。」潮田同學倒是不避諱以前發病時的事,「幸好有消失,不然就真的闖下大禍了。」他苦笑著,看來是真的無法控制自己的病情。

但東西怎麼可能會憑空消失呢?

「哈哈,結果到頭來還是得說說我們3-E班的七大不可思議嘛~」杉野同學爽朗的笑著,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翻了翻照片給我們看。

前原一聽到不可思議事件就興奮的跑過來看,磯貝同學雖然表面上不感興趣,但也有往這裡瞄幾眼。

茅野同學則是和諏訪同學繼續聊山裡的自然資源,似乎還有拜託諏訪同學能不能幫她去取一些食材。

「1、莫名消失或出現的物品。」那是兩張時間點只差0.001秒的比對圖,分別是細針出現和消失的時候。

等等……所以針出現時你其實在拍照?!我都已經這麼接近死亡邊緣了你還有閒情逸致拍照?杉野同學我記住你了!

「2、不知名的黃色液體。」照片上是一個很普通的書桌,但書桌上卻有一灘酷似黃色顏料的黏稠物。

「3、教室裡的章魚人偶半夜會自己動起來。可惜我沒有它動起來的圖片。」杉野同學攤手,這個他是真的沒辦法,畢竟鮮少人會那麼無聊半夜還去學校混。

「4、在討論八卦時會有被偷窺的感覺。這個一樣沒有圖片,兇手一直都抓不到。」

「5、教室後面櫃子上每天都會更換的世界各地紀念品。」杉野同學翻了幾天的圖,不僅每天的都不一樣,而且完全沒有重複。

「6、失蹤的東西在回來時總是被保養的跟新的一樣。有時候還會被改良,不過甜點跟A書例外,這兩樣失蹤了就回不來了。」跟第一點一樣是比對圖,只是時間上差了一小時。

「7、3-E班的設立目的。雖然說是為了促進主校舍同學的成績,但等一下你們應該也會看到,現在的3-E班,其實有2個班。」

杉野同學一次就把全部事件講完了,我們也到了山頂,也就是3-E班的所在處,如同杉野同學所說,真的有2個班。

途中我們還碰到了一隻熊,諏訪同學看到熊後突然拿起拳擊套跟熊PK,還擺出標準的拳擊手的姿勢,但事後她卻拿腦袋去撞樹,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到了!老師差不多已經出來找人了,小琊你要不要去躲一下啊?潮田老師生起氣來很恐怖的~」杉野同學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要可憐同學的意思。

不過我說啊……你們不是一夥的嗎?要被罵也是一起的吧?

只是……老師也姓潮田還真是巧啊,該不會潮田其實是大眾姓吧?

「免了,又不是沒翹過。」潮田同學倒是比想像中乾脆,只是他那一副乖乖牌的樣子竟然會常常翹課還是讓我覺得有點神奇。

「你們也是翹課的?」我彷彿可以看到前原的眼睛都亮了起來,你別總是在一些地方感到興奮啊!

「對啊~哈哈,我們陪他一起翹的。」杉野同學戳了戳潮田同學,「這傢伙發病起來危險度最高,必須有人在旁邊陪著才行。」

「我又不是故意發病的。」潮田同學把杉野同學的手拍掉抗議著。

「既然那麼嚴重怎麼不待在醫院裡治療?」磯貝同學雖然思考了許多可能性,但依舊對此感到疑惑。

「小琊如果待在醫院會直接殺死醫生護士吧?那豈不是更危險?像我們這種受過訓練的來阻止他的行動反而是比較好的選擇。」

「訓練?」我詢問著,這倒讓我感到好奇了,初中生受什麼訓練啊?

「對啊~暗殺訓練喔~」杉野同學以很普通的語氣講著驚人的事實,簡直就像是在說著天氣真好啊之類的事。

初中生受暗殺訓練?!這不就跟當初的3-E班一樣嗎?!

等等,暗殺……老師……潮田……這些東西彷彿都直接指向了一個事實。

「我說,那名潮田老師的名字是不是叫潮田渚?」不會真的那麼巧吧?

「是啊,赤羽同學認識?」杉野同學有點驚訝地看著我,似乎沒想過主校舍的同學會認識3-E班的老師。

「那是我媽……」我沒好氣地回他。

「潮田老師也是小琊的媽媽。」一旁的諏訪同學附和道。

「咦?!」於是我們全場的人都驚呆了。

***

「潮田同學和赤羽同學真的是兄弟啊。」經過一番確認後,我們得出了這個結論。

怎麼覺得說兄妹還比較適合……我看著潮田同學那嬌小的身軀和不符合性別的外貌。

「但你們怎麼好像都不認得對方的樣子?」前原對此感到深深懷疑。

「我不知道。」對於前原的問題我只能這樣回答。看來爸媽隱藏的事恐怕不止一件,得趕緊提升自己的實力了,不然永遠都無法從老爸那得到解答。

奇怪的是,那三個E班的卻不作聲,很明顯就是知道原因,但不想說的話也沒辦法,總不能拿刀子逼他們說吧?他們拿刀子的技巧說不定還比我強上好幾倍。

雖然不知道他們學暗殺技巧的理由是什麼,但我可以向他們學習啊!就這麼辦!

「對了,杉野同學,以後你們可以順便教我暗殺技巧嗎?」我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也要我也要!」前原你來湊什麼熱鬧!

「……你們要用來幹嘛?」杉野同學的眼神瞬間嚴肅了起來,然而這並不影響我的問話。

「我有一件事非做不可,前原他應該只是覺得好玩。」我沒有避開那樣的眼神,為的是讓對方感受我的誠意。

「怎麼這樣說嘛,我也是會好好學的!」前原聽到了我的話,不甘願地抗議著。

「我們會學只是為了要阻止小琊傷害他人,如果你們要拿去殺人的話我們是不會同意的。」諏訪同學突然插了話,看來這話題是不容許她旁觀的。

是不會拿去殺人啦,但我要學暗殺技巧的原因真的不太能講啊……

「小五月意外的很嚴格呢,明明剛剛還拿出植物圖鑑和放大鏡,像是學者一般專業的解說各種植物的特性。」茅野同學打趣著諏訪同學,看得出來她在憋笑。

茅野同學你們感情已經進展到可以直呼其名的程度了嗎?!

「小星別說出來啊!很丟臉的!」諏訪同學臉瞬間紅了起來。

「不教就算了。」無視掉這段小插曲,我果斷放棄追求下去。

我要暗殺老爸這種事怎麼可能講出來啊!

「赤羽你真的就這麼算了?」前原驚訝地望著我,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不然還能怎樣?苦苦哀求可不是我的作風。

「暗殺技巧我可以教,格鬥技就要請教杉野和諏訪了,他們學的只有暗殺的入門,但在格鬥上比我強。」潮田同學意外的開了口,這讓被點名到的那兩人著實嚇了一跳。

「只是跟我學的話,要有隨時被我突然攻擊的心裡準備。」他眼底盡是無法形容的認真,大概是怕他病情發作時會傷害到我們吧?

「小琊……不用勉強的……」杉野同學和諏訪同學擔心地看著潮田同學。

「沒關係,如果能幫上赤羽同學的忙,我無所謂的。」潮田同學淺淺地笑了,似乎已經對我們卸下了心防。

「可以的話我也能學嗎?只讓邱矢一個人學我不太放心。」磯貝同學考慮到各種狀況,覺得還是不能放任自家兄弟亂來。

「輝旭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前原像是受到打擊一般,語氣上帶著些微的難過。

就是因為太相信你了才不讓你一個人學的吧?

「我也想學!小五月會教我的對吧?」茅野同學看向諏訪同學,「女生總是需要學一些護身術啊~」

「真受不了妳耶。」諏訪同學嘆了口氣,「好吧,既然小琊都同意了,以後你們放學後就來這座山訓練,不准遲到。」她對我們大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就在我們這麼定下約定的時候,潮田老師……更正,是媽媽,他總算是找到了這裡,當然,也看到了我跟其他同學一起翹課的模樣。

媽媽微微嘆了口氣,但也只是滿頭黑線的以老師身分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罵了一遍後,便帶著主校舍的我們下山。

看來,以後的學校生活只會越來越有趣了呢,我很期待喔,所謂的暗殺訓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