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E-2班的一課(1)

時間點:E-2班剛創立時,潮田琊10歲

出場角色:

1、自創角色:(1)潮田琊,(2)安藤伊人

2、原作角色:(1)殺老師

---------以下正文-------

我們,是實驗體。

負責的,是人體實驗。

驗收成果的,是20馬赫的章魚。

但我們不後悔,因為我們是自願參與實驗的。

為的是,追求自己的理想!

***

3-E班分成兩個班,一個是普通的END之E班,一個是EX班,字面上是特殊班,但也許用實驗班比較貼切。

但我們比較喜歡將這兩班分為E-1班和E-2班,1班是普通班,所以裡面只有三年級,而我們所在的特殊班,也就是2班,則是一到三年級都有。

兩個班卻只有一個老師,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表面上的班導,潮田渚,其實只有負責1班。

至於我們2班的老師,是一個據說早就被殺死的怪物,然而他現在卻好好的站在我們面前。

「所以說,章魚老師你是不是該去死了呢~?」潮田琊笑的十分燦爛,手裡還拿著對殺老師專用塑膠刀。

緊接著,在空中一瞬間出現了一大堆塑膠刀,並且被潮田琊以細小到只能以反光窺到的線操縱著,使普通的刺擊變得更多元了,無論是在方向或是技巧上。

「蠕嚕呼呼呼,潮田同學為師說過多少次了,要叫為師殺老師。」殺老師一邊躲著刀子一邊跟潮田琊講話,就憑那種程度他完全可以輕鬆應對。

「但是啊,老師你根本就是章魚,說不定殺死之後還能拿來做章魚燒喔?」見刀子無用,潮田琊將線固定在教室兩旁,使刀子飄在空中限制章魚的移動範圍,接著從身上的暗袋掏出了一些小型塑膠炸彈,往後跳了幾步遠後,直接往殺老師的方向扔,並瞬間引爆。

「扭呀?!」在前面的那隻章魚似乎被嚇到了,但這不妨礙他的閃躲。

被引爆的炸彈彈出了數百顆的對殺老師專用BB彈,雖然用的火藥量沒有很多,仍毀掉了講桌的一部分,連黑板的一半都殘留了爆炸的痕跡。

「又來?」某個遲到才剛進來的同學看到此景象只覺得好面熟,但也很快就回到了座位。

「潮田同學!為師之前不是說了不要輕易帶炸彈在身上!還有安藤同學你又遲到!」不意外完全閃過彈藥的殺老師重新出現在講桌前,對著兩名學生就是一番責備。

「當時章魚老師只有說過不能使用自爆式殺法吧?但是啊,章魚老師,這身體就算炸了我也不會死喔~幹嘛那麼緊張?」潮田琊把線跟刀子收回,然後仰視著比他高兩個頭的殺老師,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嘛嘛,我這不是等風波過去再進來嗎?每次都要等潮田同學鬧完才上課挺浪費時間的,我只不過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安藤同學倒是完全不怕病情發作中的潮田琊,直接把藉口推在他身上。

「就算是這樣為師也不允許……扭呀?!潮田同學你要做什麼?!」看著一步步走向安藤同學的潮田琊,殺老師開始緊張起來。

「做什麼?當然是把礙眼的雜物清除啊~」轉過頭看向殺老師,潮田琊亮出真正的刀子,似乎對安藤同學剛才的發話很不滿。

「同學互相傷害在這間教室是禁止的!」殺老師露出紫色叉叉的表情,雙手也比出叉叉認真地勸導潮田琊。

「我說殺老師,你直接打抑制劑不就好了?」絲毫不畏懼拿著真刀靠近自己的潮田琊,安藤同學無奈地看著還在堅持什麼的殺老師。

「但是,為師還是很希望同學能自己克服……」

沒有用的。

如果不打抑制劑,要他自己恢復正常是不可能的,目前有辦法自己從發病期恢復正常的實驗體,不到5%。

就算抑制劑會直接影響到實驗體的心靈,可不這麼做的話,等到他們真的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時,那樣的打擊只會帶給他們更大的心理傷害。

這不是你想看到的吧?殺老師。

「潮田同學,看一下這裡。」望著已經近在眼前準備揮刀的潮田琊,安藤同學拿出了一個懷錶。

「嗯?」果不其然,潮田琊的注意力被轉移了,他盯向那個懷錶。

「1、2、3!」安藤同學晃著懷錶,進行了一場催眠,而潮田琊在這麼近的距離很難不中招,不一會兒便倒了下去。

安藤同學接住了倒下去的潮田琊,扶著他將他移到了他的位置。

小小隻的真的很可愛呢……如果沒有發病期的毛病就好了……不自覺的摸摸對方的頭,從口袋裡拿出兩支抑制劑,幫對方打也順便打了自己。

但那是不可能的,凡是實驗體,都一定會有發病期,包括自己。

「安藤同學,你……」殺老師對安藤同學的行為感到有點驚訝,畢竟他上禮拜才剛發作過一次,用的是使對方自己去死的催眠,對象還是全班,當時殺老師都快嚇死了,趕緊用20馬赫的速度搶走安藤同學的道具才阻止了這場悲劇。

「現在別跟我說話……我怕忍不住……再次傷害你們。」安藤同學壓制著心裡深處的渴求,聲音聽起來已經沒有方才的輕鬆樣。

「這是好事呢,安藤同學比起上次有著很大的進步喔,為師很高興。」殺老師跟以往一樣,讚美了願意向前踏步的同學。

「高興個頭……這幾天練習時都忍到差點殺了自己……」安藤同學苦笑著,而聽到這番話的其他同學,都紛紛低下了頭。

忍耐,比死還痛苦,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

但一旦自殺,便會停止參與這場實驗的合約,到時候,又會回到原本一無所有的樣子。

好不容易有這個可以獲得重生的機會,誰也不想放棄,既然有抑制劑可以用,幹嘛還要靠自己克服?

就算發病時會對抑制劑產生極大的反感,那交給其他人幫自己打就好了,因為這也是合約上的規定之一。

那麼,當初為什麼還要進行這場實驗呢?

***

我們理應是,被這世界淘汰的人。

在座的各位同學,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都有著讓自己失去夢想的創傷。

就拿我自己當例子好了。

我是安藤伊人,38歲,原職業是一名小有名氣的魔術師,在各處或多或少都可以接到中小型的表演委託。

然而,跟我同個大學畢業的同學卻因為自己的事業十分不順而開始嫉妒起我來。

我當時沒什麼在意,卻發現在網路上有一個匿名者一直揭穿我的魔術手法,但我也只是笑笑,以前的手法被揭穿的話,就自己創新手法就好。

那個同學發現這樣的攻擊對我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於是挑了我一個大型表演的場子,準備加害於我。

我沒怎麼防備,因為我對任何粉絲都保持平等的態度,在表演完後都會一一幫他們簽名。但那次是大型的,表演會比一般類型的還累,人也比一般的多,所以就更不可能對粉絲有所警惕。

不料,他就混進粉絲裡,趁我毫無戒備的時候,突然衝出人群對我進行了一場深度催眠!

從此我再也沒醒來了,就這麼一睡睡三年,我知道我還活著,卻醒不過來,其實也就跟死了沒兩樣。

直到有股聲音傳了進來,問我想不想要擁有全新的人生?想不想要跟其他人一樣可以正常的生活?

想!當然想!要不是因為那個傢伙,我現在一定還在哪個舞臺表演呢!

於是那個聲音告訴我,他們正在進行一項人體實驗。

既然原本的身體跟活死人沒兩樣了,那何不使用新的身體?

他們這個實驗用軀體是用當初反物質秘密實驗的改良製作而成的,不僅可以讓身體不產生異變,而且還可以量產,只是需要有人讓它們「活」起來,也就是意識的連結及精神上的操控。

如此一來,不但可以讓那些成為活死人的人獲得新生,還可以從中獲得反物質運行的能量,更何況,因為只是意識的連結,還可以隨時切斷讓合作者回到原本的生活,實驗風險更是大大的降低。

當然,畢竟還是人體實驗,所以他們會徵求自願者,同時,為了避免有些人妨礙他們的實驗,一旦實驗體被判斷是人為毀壞,要嘛自費賠償,要嘛停止這項實驗的合作。

真是合情合理到了一個極致,只是,既然會同意這項協定,想必是不可能再回去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至於那個自費賠償,別傻了,除非家裡有錢,不然一定付不起。

就算如此,我還是答應了。

我想,其他合作者的狀況也差不多吧?都是一定要這麼做才能健全的活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這項實驗卻有個極大的缺點,而且,問題還不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