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天命

獨坐連綿山脈一隅的梅溪鎮環繞著河川秀色,得享與世隔離的寧謐。可若心懷淩雲壯志,又豈可屈就於巴掌大的村莊默默無聞、安穩度世?於是乎,剛滿束髮之年的男子紛紛進城求學,即便及笄的女子亦終日渴望嫁入京師,求得一世榮華。

臨近立春,冰雪消融粼粼泛著亮澤,日暮西山的光景秀絕江南,村民們皆是勞作過後無心欣賞,腳步順著唯一平坦開闊的林蔭路加快,前往的並非炊煙嬝嬝的自家平屋,反倒是聚集於鎮上鄉紳的府邸東籬,引頸一仰京城國師的風姿。

慕府內庭裏,管家沏好上等蒙頂甘露,遊刃有餘地指揮好下人準備精緻糕點後,便小步撩起書房的珠簾,恭敬地奉茶,遂安靜立於一旁,偷偷瞄向這位大人物的臉容。他心想,跟隨少爺多年,見過不少達官貴人,然今次千里請托才盼來的京官,可是長年為皇室命脈、蜀晉國運卜算的國師啊!

風塵僕僕趕路三日,又稍作休息半個時辰的老國師抿了一口茶,摒棄雜念後錦袖一揮,掐指一算,卻只見他濃眉漸皺,額間的褶紋交疊,鬢角滾落一顆汗珠。唯恐出現紕漏,他又從袖中取出坑紋分明的龜殼,丟入幾根銅錢,嘴裏默念禱詞後向東邊高舉搖三下,方擺低平放於桌案上。

端坐對面的慕承悠的心亦隨龜殼般搖上擺下,手心的濡濕染上了揉皺的衣角。幼年進城闖蕩的他志比天高,晃蕩到弱冠之年方與指腹為婚的鎮中女子成婚,入城恩愛兩年始得喜脈,然妻卻欲回梅溪待產,說道吸收靈氣有助於孩子更聰明伶俐。如今她懷胎七月,慕承悠前陣子憶起恩師結識當朝國師,便貿然請求為未來的兒女卜上一卦。可瞧現下國師的臉色有些發青,使他內心更焦灼幾分。

國師伸指輕敲殼上最深的凹紋,攥拳緊了緊又鬆開,拿起龜殼正欲倒出銅錢,可一觸及殼背,龜殼竟炸開碎裂,粉屑四濺,銅錢應聲飛出,一枚零落地插進床柱幾寸深。  

此時,侍女翡翠急急忙忙地推門而進,連行禮都忘了急促地道:「少爺,夫人要生了!」

慕承悠一聽,匆匆與國師說了幾句,把方才離奇之事暫別心頭,便與管家一道出去了。

老國師逐一撿起地上的銅錢,後稍運手勁拔出嵌入床柱的最後一枚,收歸袖裏。他轉身出門外一望,果真天邊紫雲翻滾,顏色詭異且愈漸深沉,不過一刻便蔓延至漫天的墨黑,掩蓋沉落的夕陽,橙光逐漸被吞噬微弱。他搖頭哀歎一聲便往東廂蹣跚走去。

早降的夜,嬰兒清脆的哭聲如銅鈴般響徹梅溪。

說也奇怪,滿月不足的嬰兒卻隨愈開嬌艷的春花夭折,也未知是男是女,而慕家只對外宣佈哀悼,卻沒舉行任何超度儀式便如趕集般回城。

老國師臨別時方幽幽道出卜算結果:「女子慕盈,卦象至凶,命不祥,近者招厄,親者不復。」

盈,滿也,意一生順途,功德圓滿。

然命中有劫,已非名箋勾勒的寥寥幾筆可抹去。

伸手不見五指的三更,北邊密林中只聽得耳畔湍急浪湧的水聲,管家手抱繈褓嬰孩,藉著溶溶月色視物,小心翼翼踩著嶙峋岩石,待確認四周無人後,便把熟睡中的嬰孩放入竹籃,從衣襟處取出跟隨他十年的平安命符放進錦布,復用滿佈老繭的手掩實了方安心吐氣。脫離頸上的符溫熱得使他雙手發顫,摸了摸嬰孩稀疏的髮,他無可奈何地張唇道:「但願這一道紙符保佑妳此去無虞。」

為人半世,他不信邪,可又無法解釋數週來府中異事。先是夫人莫名撞到桌角頭破血流,躺床一旬針藥兼施方勉強下地;後是廚娘、一杆丫鬟護院患上急病,受錐心之痛,四肢抽搐;更為嚴重的是少爺遭京城貶謫至荒蕪之地做芝麻官。

縱使安慰說盡,他仍無力阻礙少爺的決定。至今想起始終半夜心驚不得眠。

那時慕承悠眼底凝霜,看不出波瀾,只薄唇一抿說:「把她帶去山裏埋了。」

只是一介管家都忍不下心下手,何況有血親關係的少爺呢?可連日為夫人跟仕途的事他也幾欲癲狂,數夜將自己鎖於書房,也許只是一時衝動才作出殘暴的決定罷?

他無從置喙,勸說徒勞。若非親眼目睹數次少爺忍不住要握緊搖籃邊緣,眼裏猩紅血絲滿佈,手背青筋突起,似乎下一步便是掐死啼笑的嬰孩,他方掩了費舌的心思。

可他無法親手扼殺連反抗之力也沒有的嬰孩,衹得悄悄違逆命令。

此河匯去大江,離開梅溪,離開慕家,許能得一線生機。倘若安然無恙,得貴人好生供養,往後莫要再回來此處了。

幾番心潮翻湧,他眼眶泛淚,終鬆了手,讓那竹籃隨滾滾波濤北去,上下浮沉。

溪河會海,竹籃流離,遭一婦人拾起,思及府中無子,甚是歡喜,名其瑩,意如玉剔透,七竅玲瓏。夫見其遭棄之命途坎坷,甚殤,後加「生」,望其存活下去,怎料她不欲求生。

幾縷煙霧繚繞,滿室生香。

一隻冰冷中透著溫暖的手覆上她的額,青光流溢燃亮雅致一室。

暗夜中,他兀自啟唇:「汝生而逆天,命簿本不添一筆,紕漏原歸蒼天,可硬增名上,今後必命途多舛,本君贈妳長壽,望自珍重。」

「天道不許我活,我便該死麼?」迷蒙中,她淡淡嗓音逸出。睡顏依舊,眼眸未睜,卻口吐薰蘭。

男子身子一顫,沉思半刻道:「道於妳心,該由妳選擇。」

說罷化作薄煙絲縷散去。

==================

尾段文言慎重,可能寫文時想取《聊齋》之感,如果與前段有所不搭,請見諒QQ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