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閉上眼睛 (所以「看著」眼簾(?))

「抱歉!但你的名字的確不在學生名單內。」話筒傳來女人不耐煩的聲音。

今時今日,這樣的「服務態度」的確不可取,但曉願只是鎖著眉,並沒有不滿,畢竟正常人被同一個問題追問十次,不耐煩是正常的。

嘆了口氣,彷彿從上星期六回家後,她便把一輩子的氣都嘆出來了。好不容易待到星期一辦公時段,便急不及待地撥通不同電話,查問選校事宜。

是的,曉願就是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今年十一....嗯...十二歲,早幾個月剛好是她的生日,所以是十二歲了。而十二歲的她,正經歷著每個香港小六學生必須面對的問題──升選中學。香港學制與其他鄰近地區的略有不同──沒有國中、高中的分別,只有一個長達七年的中學整合兩者。故此,進入某一中學後,如無意外,便將是「一待七年」,剛到「七年之癢」時,才把你放出來。所以在選校方面,曉願一直小心謹慎,希望能入讀一所名聲、排名等皆不俗的學校,好讓常年在外的母親放心。

「可是,我們已把你的資料直接交給教育局了。」班主任如是說:「我們也不曉得中間發生什麼事了。」聽到曉願突然提出的疑問,班主任的確是一頭霧水。

本以為選校事宜已全部辦妥,等著放傍日後便與小六小鬼道聲「再見」,順利完成整個學年,卻想不到突然收到王曉願的電話,最後在向學校行政部門弄清楚畢業生的升校處理後,班主任便建議曉願致電到教育局問一下,或會有所幫助。

接著,從早上十點多,曉願便開始一直撥打教育局的電話號碼。惜部門的電話卻像被人炸飛了一樣,一直忙線。好不容易接通了,卻已是一點多,接電話的大姐卻說負責人出外午膳了。

午膳了......曉願洩氣地坐在地上,看著牆上的掛鐘。沒有吃早餐的胃開始翻騰著,卻無半點食欲。把狗糧放到Ice的碗子後,便一直坐在沙發前的地板呆著,等待著教育局的領薪公務員用餐完畢。

看到小主人毫無用飯的意思,Ice便開始鍥而不捨地從雪櫃拖出食材。曉願不捨得罵Ice,她明白Ice對她的好。

從小到大,Ice一直陪在自己的身旁,沒有什麼朋友的曉願一直把Ice當作最好的朋友,甚至是親人。可是,不論曉願如何解釋,Ice也像聽不見般反覆地從雪櫃中拖出食材。見狀,曉願嘆了口氣,只好隨便煮了清粥。看到小主人乖乖煮食後,Ice才懶洋洋地躺在地板睡懶覺。

下午三時半,當教育局的電話終於再次接通時,卻又要等內部部門的調查及回覆。最後,直到五點半,卻得到了上面的答覆:「抱歉!但你的名字真的不在學生名單之中。」...接電話的小姐覺得這小女孩可能是暑假太閒了,才會做這樣的惡作劇。曉願緊張的說:「這怎麼可能,我的確把所有資料都呈交了。」電話筒的女聲說:「電腦已經逐一搜尋過了,你的資料並不在名單之內。」

「或者...是電腦資料庫出了問題?」在這個七月天中,曉願竟然覺得手腳冰冷。Ice睨望了小主人一眼,便慢慢走過去偎在她身邊,輕輕摩擦著小主人的臉,直到感覺她漸漸放鬆下來。

話筒的另一頭沉默了好一回兒,最後好像忍著性子說:「那麼,我會把問題再向上級交待,仔細檢查,或者你把個人資料留下,稍後會有同事聯絡你。」聞言,只覺事情或會出現一絲曙光,曉願連忙道謝,把自己的聯絡方法留下。

掛線後,曉願一頭倒進Ice的白毛中,輕輕抱著,嘆了口氣。眼角瞥見了被掉在牆角的黑色信紙。或者是發現了小主人的視線,Ice微微掙脫了曉願的擁抱,把信紙拉到曉願跟前。

黑紙、金字──標準的中文字,但字型卻有點奇怪,彷彿似中文,亦像英文,甚至是其他國家的文字。

曉願盯著那封信,薄薄的一張,寫了僅僅幾行字:

「致   世界各地將入學的孩子:

本人為亞蘭帝斯靈能學院校長,現特函通知,閣下將成為亞蘭帝斯靈能學院本年度一年級生。

如你因此函而恐慌,本人在此致歉,惟若當閣下願閉上眼睛,用心感悟,必能感應另一個國度的呼喚。本校願為閣下開啟世界之門,撥動心靈之瞳。

若需了解詳情,可致電予各負責   貴國教育事宜的部門。

願真理與閣下同在。

亞蘭帝斯靈能學院   校長」

簡潔莊嚴的句子,內容卻像惡作劇一樣。所以,昨天把信看過後,曉願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在意。卻正當她把信扔進垃圾桶的一刻,突然眼前一黑,若不是她及時扶住旁邊的椅子,便已直接倒地。

心...在狂跳...

用力按著瘋狂亂跳的心臟,曉願有一刻想嘔,下意識似是想把什麼吐出來。但剎那的刺痛卻掩蓋了其他感官,整個人失重倒在地上了,卻感覺不到任何痛楚,只有心臟似要撕裂一般。

腦海一片空白,這次發作得太突然。

望著天板,一切也變得模糊、不真實......閉上眼睛......

「吠!」好像...是很遙遠的聲音,直到一陣溫熱舐著自己冰冷的手指,曉願才稍微回過神來,自語般喃喃:「藥...Ice...藥...」一瞬間,身邊的溫暖消失了,客廳只有曉願躺著,大口大口地吸著氣......

然後,她看見了...自己的手無力地按在黑色信紙上,轉動著銀光的圓形圖騰。隨著圖騰的轉動,安寧的感覺慢慢從指尖滲透全身。像野獸般的心臟,如被平靜的銀光安撫了一樣,慢慢止息。

呼吸漸漸放緩──閉上眼睛,黑暗內一遍寧願,剩下朦朧的睡意。腦內只徘徊著一句話:「當閣下願閉上眼睛,用心感悟,必能感應另一個國度的呼喚」。

眼簾緊合著,她好像明白了...為什麼要閉上眼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