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載著流星的人(3)

 

            一回到家,紀唯就看見玄關放著一雙黑色高跟鞋。

            她緩緩吐一口氣,換上室內拖鞋,往其中一間房走去。

            一名女子坐在梳妝台前化著妝,聽到有人敲門,她轉過頭,看見站在門邊的紀唯,嫣然一笑︰「寶貝,回來啦?」

            紀唯瞧瞧她的髮型跟裝扮,納悶︰「今天怎麼這麼快就下班了?又要去約會了喔?」

            「是啊,媽媽今天提早下班,四點多就先回來了。」她站起身,朝女兒招招手,「女兒,妳來看看,媽媽這樣打扮可不可以?」

            紀唯放下書包,走到母親面前仔細端詳,點頭,「不錯啊,但我怎麼沒看過妳這件洋裝?又是沈叔叔買給妳的喔?」

            「對啊。」任母微笑,轉回鏡子前撥撥剛才吹捲的髮尾,「這件洋裝很貴,我叫他不要送,他卻執意要送給我,怎樣都拒絕不了。」

            「真是個幸福的女人啊。」紀唯坐在母親的床上,從鏡子裡望著她,「不過,這次穿得這麼正式,是要去哪裡吃?」

            「是妳叔叔的朋友,他開了一家飯店,裡頭附設的餐廳很有名喔,沒預約通常吃不到呢。」語落,任母又說︰「對了,唯唯,妳也快去準備吧。」

            「啊?準備什麼?」

            「妳沈叔叔說,希望今天妳也可以一起去吃飯,大家聚一聚,所以這次他特地訂了『四個人』的位子,媽媽就是在等妳回家一起過去,來,快去換衣服吧。」  

            聞言,紀唯先是呆愣,最後將手放在腹上,吃力地說︰「那個……可是媽,我今天可能不太方便耶。」

            任母回眸,發現女兒臉色不佳,訝異問︰「怎麼啦?身體不舒服嗎?」

            「嗯,我今天練完社團,發現那個來了,現在不太舒服,有點痛。」

            「妳這孩子,生理期的時間也不注意一下,還硬要跑步!」任母忍不住念,神情一憂,「那現在這樣要怎麼辦呢?」

            「媽,妳去啦,妳也知道我那個來的時候很容易拉肚子,我怕飯吃到一半會一直跑廁所,這樣到時不只我糗,妳也很糗,對叔叔更是不好意思,而且我現在其實已經痛到根本什麼都吃不下,妳不要擔心我,自己去吃吧,幫我跟叔叔說聲不好意思。」

            任母望著女兒,見她仍是一副痛苦模樣,也只能嘆息︰「好吧,那妳就好好在家休息,不要到處亂跑,櫃子裡還有治經痛的藥,等等去泡來喝,如果還是很痛,再打給媽媽,知道嗎?」

            「好,我知道,妳快去吧,叔叔應該已經到了,不要讓他等太久。」

            任母點頭,拿起包包要走出家門時,又回頭叮嚀了她幾句,直到送母親離開,關上門的那一刻,紀唯這才終於鬆一口氣。

            她慶幸自己幸好有問,不然什麼都不知情就跟母親去吃飯,最後一定會吃到胃痛,消化不良。

            聽到汽車發動的聲音,紀唯稍微拉開窗簾一瞧,母親已經坐進一台黑色轎車裡,沒有多久,車子便消失在視線中。

            她回房間要將制服換下,經過母親房間時,不自覺又停下腳步,往房內一瞧,之後又走進去,望著裡面的梳妝台。

            想起母親方才坐在這裡的身影,白皙的皮膚,纖細的後頸,因為保養得宜,讓她即便已經四十二歲,經過打扮,看起來仍像剛滿三十歲,加上母親有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笑起來的時候,連年輕人看了都會融化,也因此,紀唯從小就經常被身邊的朋友說有一個美人媽媽,那些羨慕的眼光與讚美,她很早就習以為常了。

            梳妝台上放了一對珍珠項鍊以及珍珠耳環,是任母現在的交往對象去年送她的生日禮物,兩人初次見面時,也是在任母生日的那一天。

            任母的條件,讓她從年輕時就桃花不斷,就連到現在,身邊也依舊不乏有追求者,只是她和之前的對象在一起的時間都不長久,最短一個禮拜,最長一年,就這樣從紀唯國中一直到現在。也因為這樣,當蔡以鈞和楊心璦還經常對紀唯打趣說「可以從一堆叔叔們那得到禮物」時,她就忍不住開始擔心自己的價值觀,遲早會因為這兩個損友變得扭曲。

            然而事實上,並不是母親的每任男友她都見過,嚴格說起來,紀唯正式見過的也只有兩任,第一任是交往一年的那位,第二任就是現在交往的這一位,若不是任母滿意,並且有意想跟對方長久走下去,她就絕不會輕易讓女兒跟對方見面,也因此紀唯見過的對象,都是與母親在一起較長時間的,自然不至於複雜到影響紀唯的生活。

            在得知任母與現今這任開始交往,紀唯甚至還跟兩個死黨打賭,篤定撐不過幾個月,不過死黨們就比較樂觀,認為可以撐到一年,沒想到結果卻完全跌破他們的眼鏡,任母與那位對象,轉眼間居然已經手牽手要邁進第三年了。兩位死黨還大力祝賀紀唯,認為這次任母的幸福有望,說不定很快就可以聽到好消息。

            紀唯站在梳妝台前,輕輕拿起母親的項鍊,看著一顆顆珍珠在檯燈下閃著潔白的光,最後不自覺陷入了沉思之中。

 

            晚上七點半,任家門口傳來車子緩緩行駛,然後熄火的聲音。

            盤著雙腿悠哉在沙發上吃零嘴的紀唯,聞聲立刻關掉電視,收拾零食,再把客廳的燈關掉,一溜煙衝回房間!

            一分鐘後,任母走進女兒房裡,並打開燈,走到床邊柔聲問:「寶貝,沒事吧?肚子還會不會痛?」

            「嗯,還是有一點,不過已經好很多了。」紀唯從被窩裡露出兩隻眼睛,聲音虛弱︰「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吃完飯了?」

            「妳叔叔說,妳身體不舒服,不放心讓妳一個人在家,所以吃完飯後,我們就直接回來了。」任母微笑,抽出手機按了幾個鍵,再拿到她的眼前,「來,跟人家打聲招呼吧,讓他知道妳已經沒事了,他真的很擔心妳,剛剛吃飯時還一直問妳的情況呢。」

            紀唯怔了怔,接過手機並移至耳畔,對方剛好接起,她嚥嚥口水,輕聲:「那個……沈叔叔,我是紀唯,不好意思,今天沒辦法和你們一起吃飯。」

            「沒關係,身體好一些了沒?妳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另一頭傳來渾厚且溫柔的嗓音,語氣裡也盡是滿滿的關心,讓紀唯頓時一陣心虛:「嗯,已經沒事了,抱歉,還讓你擔心。」

            「那就好,要好好保重身體知道嗎?下一次,叔叔再帶妳喜歡吃的涼圓去看妳。」

            紀唯低應了一聲,最後將手機還回去,卻又聽母親開口:「唯唯。」

            「嗯?」

            「妳會討厭沈叔叔嗎?」

            她瞧瞧母親,有些納悶,「不會啊。」

            「真的?」

            「真的啊,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任母露出鬆口氣的笑,「妳不討厭他的話,就好。」

            紀唯望著母親離開房間,不懂為何事到如今,母親還突然這樣問她,只是才這麼一想,她的腦袋立刻就出現一個念頭︰也許母親早就知道她是故意裝病的。

            她對著天花板發呆,隨即轉個身,將一旁的熊娃娃擁在懷中。

            任母的現任男友名叫沈昱彰,今年四十八歲,是一名律師,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任母,那時還是國中生的紀唯,是直到兩人交往將近一年後才見到他。

            她記得那一天,放學時在校門口看見一台黑色高級轎車,接著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從車裡走出來,對她揚起親切的微笑。

            那個時候,紀唯才知道,對方是瞞著母親過來看她的。

            他溫和有禮,個性沉穩,談吐優雅,在她母親的所有對象中,氣質算是特別出眾的。

            紀唯並不討厭他,相反的,對他的第一印象還特別地好。

            看著母親與他交往到現在,她從未反對,也沒有任何意見,她希望母親夠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對象,幸福地過完一生,因此對於他們的發展,她其實是樂見其成的,但是一想到「結婚」,想到未來他們可能會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紀唯的內心還是會有些拉扯。

            只不過,她也很清楚,會有這種感受,其實跟沈父並沒有關係,而是另有其它原因。

            畢竟對紀唯而言,這一次的情況,實在是有點太過「特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