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載著流星的人(4)

 

            「笨蛋笨蛋笨蛋!」

            去福利社的路上,楊心璦突然劈頭就是一陣罵,嚇得紀唯跟蔡以鈞愣住,蔡以鈞問︰「幹麼突然罵人?吃炸藥喔?」

            「當然要罵,紀唯,妳怎麼可以跟關旭彥說妳這禮拜六跟我們有約了呢?」

            「不然要講什麼?我那天本來就跟你們有約了啊。」紀唯滿臉莫名其妙。

            「他都主動開口邀請妳去看電影了,妳怎麼可以放棄這個好機會?應該說什麼也都要答應的啊!」

            「哇,還有這樣的喔?要是任紀唯真的因為他而爽我們約,我可是再也不會理她的,怎麼可以見色忘友?」蔡以鈞瞪大眼睛,相當不以為然。

            「紀唯好不容易跟關旭彥可以有更進一步的發展,偶爾見色忘友一下又不會怎樣,以現階段來看,當然是他們的事比較重要啊,白白浪費一個好機會,真是的!」

            「小璦,妳是存心想把我教壞嗎?」紀唯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我是在教妳沒錯,妳要記住,下一次絕對不能再拒絕他,不管他邀妳做什麼都一定要答應,知道嗎?」

            「這也太極端了吧?」蔡以鈞嘖嘖兩聲。

            面對楊心璦的叮嚀,紀唯只能尷尬地乾笑,走進人山人海的福利社,正要到櫃檯前,卻不小心與身旁的學生撞到了肩!

            「啊,抱歉……」紀唯眸一抬,下一秒整個人就僵住,而那個人也同樣詫異地望她。

            昨天早上才在走廊與他擦身而過,那頭金色頭髮,此刻搶眼到幾乎佔據紀唯的整個視線。

            他站在她眼前,最後慢慢張開了口,似乎準備跟她說話,然而紀唯卻已經一把拉住楊心璦往櫃檯前擠,朝老闆大喊要一包洋芋片。

            離開福利社後,他們回到教室走廊,紀唯馬上撕開包裝開始享用,吃得津津有味,沒有多久,蔡以鈞終於出聲︰「欸,任紀唯。」

            「幹麼?」

            「妳也躲得太明顯了吧。」

            她叼著洋芋片,佯裝不解,「你在說什麼?」

            「少裝了啦,剛剛在福利社看到人跟看到鬼一樣,以為我們都沒發現啊?」他直接從她的袋子裡拿走一片洋芋片。

            紀唯停頓一下,沒有回答,盯著在操場上打球的學生,這時楊心璦也湊到她身邊說︰「對呀,我看他好像很想跟妳說話耶,妳就這樣不理他,不太好吧?」

            「就是啊,好歹他也是妳未來老爸的──」

            「唉呀,好啦好啦!」紀唯打斷,蹙起眉頭嚷了起來︰「有什麼辦法?我就是不想跟他扯上關係嘛!」

            「人家也沒惹妳,妳就這樣一直躲著他,不怕他回家跟他爸告狀喔?」蔡以鈞問。

            「不然怎麼辦?我一看到他身體就自動想躲,控制不了啊!」

            「我大概可以理解紀唯的心情啦,媽媽男友的小孩就跟自己讀同一所學校,而且還是學長,再加上你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說過話,多少都會覺得尷尬吧?」楊心璦失笑。

            紀唯嘆一口氣,沒有應聲。

            雖然楊心璦確實點出了一些事實,但對紀唯而言,這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任母與沈父在一起之前,紀唯就已聽說對方有個大她一歲的兒子,即便兩人交往了,她跟沈父碰面的次數也依舊相當少,更別說見到他的兒子。

            對方有個兒子,紀唯並不意外,也不介意和對方的孩子認識甚至相處。早在讀國中時,她跟那個人就已經知道彼此的存在,也知道對方的名字,到現在兩人就讀同一所高中,紀唯自然也會好奇對方究竟長什麼樣子?又是怎麼樣的人?因此,在成為高中生的第一天,對於終於有機會見到沈父的兒子,紀唯心裡多少是有些期待的。

            他跟他父親長得像嗎?會不會也是一樣溫文儒雅?畢竟像沈父那樣個性沉穩又有紳士氣質的長輩並不多,有這樣的父親,說不定兒子也會有相似特質。

            那個時候,雖然對於母親和沈父是否會走到最後還不得而知,但若有機會和像沈父那樣的「學長」成為朋友,紀唯認為也是不錯的。

            帶著這樣的期待,紀唯開始了她的高中生活。

            就在某天下午的某一節下課,她和楊心璦及蔡以鈞三人一如往常在走廊聊天,沒多久突然聽到有人大喊:「沈佑嘉!」

            這一喊,讓他們三人瞬間一陣靜默,接著不約而同往樓下看。有四個身穿運動服的男學生站在一樓走廊,手裡還拿著籃球,似乎剛上完體育課。

            從那四人的交談中,紀唯最後發現那個名叫「沈佑嘉」的男生,有著相當醒目的金色頭髮,而且還有特別抓過,讓他們三人一眼望去,還以為看見了一頭獅子。

            那群二年級學長聊著聊著,開始互相搶對方的籃球,玩鬧到最後,沈佑嘉搶到籃球,開心地正要往走廊盡頭衝,沒想到一名同學追上去,竟不甚踩到第三人的腳,整個人直接朝沈佑嘉身上一撲,原本要抓住他的手也跟著滑到他腰際上,之後就「砰」的一聲,兩個人當場倒臥在地!

            接下來的畫面,讓在場的每個人都永生難忘。

            那位不小心絆到腳的同學,在跌跤的那一剎那,手就這麼順勢拉住前方人的褲檔,將對方的運動褲跟內褲一起扯了下來!

            當沈佑嘉光溜溜的屁股就這樣呈現在大家眼前,所有人先是傻掉,下一秒那群男生就紛紛捧著肚子瘋狂大笑,沈佑嘉也趕緊爬起來穿好褲子,滿臉通紅的朝害他出糗的同學吼了幾聲,接著就落荒而逃,消失在走廊上。

            在二樓目睹一切的紀唯他們,個個呆若木雞,連蔡以鈞原本含在嘴角的魷魚絲,也因為張開嘴巴而掉了下來。

            那個被脫褲子的學長,就是沈父的兒子--沈佑嘉。

            紀唯原先的想像跟期待,也在這短短幾秒鐘內幻滅,完全被摧毀。

            經過幾日觀察,她漸漸注意到沈佑嘉有幾個特點:活潑好動,陽光開朗,笑起來有些憨憨、傻傻的,說起話來也很無厘頭。

            他相當注重打扮,只要發現他,就可以看見他不時撥弄自己的頭髮,在經過玻璃門或是窗戶時,也會突然停下,從鏡面反射裡瞧瞧自身的儀容跟髮型。

            這樣的他,讓紀唯實在搞不懂他究竟是有自信,還是自戀?若忽略他那顆誇張刺眼的爆炸獅子頭不看,楊心璦認為他算是長得挺可愛的,尤其笑起來的時候,看起來就十分天真無邪。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讓他特別受學姊的歡迎,就算曾經發生屁股被看光的糗事,異性緣仍然不錯,偶爾還能看到他和不同學姊相談甚歡的身影。

            「欸,我講一個笑話給你們聽喔。有一天,小明問他的爸爸說:『爸爸,我是不是傻孩子啊?』結果爸爸回答:『傻孩子,你怎麼會是傻孩子呢?』,哈哈哈哈……」

            有一次,紀唯跟楊心璦走出福利社,就發現沈佑嘉背對她們,站在前方和一群同學聊天。

            當她聽到沈佑嘉說的那個冷笑話,忽然有一股衝動,想把手裡的汽水從他頭頂上澆下去。

            自此,對沈佑嘉的印象,紀唯就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

            一個讓她只想離得遠遠的──白癡王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