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活下去

北上回到在台北的家之後,宋品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關了很久的手機與自己高中同窗的朋友連絡。那個朋友是這幾年來在律師界裡赫赫有名的新星徐崴,起初宋品謙認為自己不會有需要徐崴替忙自己做事的一天,儘管當醫生最容易的就是出現醫療糾紛,他也都一直很小心的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再如何避免,最後還是走向了這條路。

宋品謙不甘心,非得要看著那畜生痛不欲生,他才能感覺重重打壓著自己的那股憎恨與無力感削減一點,這種作法也許有些卑鄙,可他從來也沒有認為自己是多正大光明的君子過。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是由一個聲線溫柔的女人接的,大概是當負責接洽的小姐。

宋品謙尷尬報上自己的名字讓其代為轉告後,半晌,才聽見另一道熟悉的嗓音。

「品謙?」

「嗯。幾天不見,有想我嗎?呵呵。」

沒一絲頭緒的以玩笑試圖緩衝自己的情緒,聽著的人卻沒有像是平常一樣冷冷的回了兩字去死,或是像面對騷擾般直接掛掉,而是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在無聊得甚至可以細數著那端平穩微弱的呼吸聲時淡淡詢問說:「怎麼了?」

無法控制的,宋品謙掛在嘴邊的笑容突然就像是被被狠狠拉扯著變得有些扭曲。

就這麼毫無預期的心中某部分的疼痛被牽動,蔓延成化膿的傷口。

可是硬是讓自己忍了下來。

「徐崴,記得你說過,你欠我個人情吧。」

「你說。」

聽完了他的要求後,徐崴沒有多少猶豫就答應了。

宋品謙懸著的一顆心也終於能夠放下。但是他還不能夠鬆懈,因為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很多。

品琴在新城市的升學問題、請假後累積延後的工作,勢必還得要多花時間才能夠讓這一切的生活重新踏上軌道。

這晚,他加班到了十點多才下班,離開前他做了最後一次的巡房。最後一間是尹向曦的病房。顧忌著這時間已經晚了,他輕輕推開了門,撲鼻而來的是一股類似於薄荷的香氣,讓他的腦袋暫時清醒了些。

然而,靜靜躺在病床上的尹向曦氣息平穩的像是睡著了,無暇的臉孔上儘管還有著一絲慘白,卻已不是初見時的死灰。

檢查儀器的正常運作,再低頭端詳手邊有關於尹向曦的在院記錄,翻了幾頁確定沒問題後,就準備轉身離開,誰知當他腳跟剛離地的瞬間,卻聽見一聲細微的嗚鳴聲。

宋品謙回過頭,撞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刺進全部的視線裡,睜開之後,專注的凝視著他的身影。

彷彿確定什麼,急於找尋。最後仍失望的,又沉沉落下。

「抱歉,吵到你了吧。」宋品謙溫潤著嗓子,歉意的說道。

尹向曦聞言,微笑著搖頭:「沒事。我本來就是個淺眠的人。」少年別開頭的時候,微斂下眉,如同蝶翅般的眼睫微幅顫抖。嘴角輕輕的揚高,露出一抹漂亮的弧度。

「你的狀況最近很不錯,應該很快就能出院了。」宋品謙悶了許久,最後禮貌上的告知著。

尹向曦不以為然的應了一聲,在兩個人都因為尷尬而雙雙沉默下來後,他啟口,輕輕的說:「宋醫生在這之前,好久沒來了呢。」

這下換宋品謙無法反應過來了。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尹向曦會注意到這個。啊、不過可能也只是單純的詢問一下而已。這樣一想,就可以了解了。

「家裡有點事情,不過已經都處理好了。」他淡淡地笑笑。

尹向曦會意的點點頭,「醫生的臉色很差,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了,好好休息哦。」

只是這麼說而已,宋品謙卻有些驚訝。可能一切都只是出於好意的提醒,一個隨口的鼓勵,可是卻讓他對這個人的印象,重新改觀。

宋品謙笑著道謝,要尹向曦早點休息,便離開了。

宋品謙的妹妹宋品琴一直都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子。然而自從宋品謙把她接到台北後卻開始發現妹妹的異常。

品琴的臉上不再有著表情遑論笑之類奢侈的表情,眼神總是無神的沒有焦距。說話也是總有一句沒一句。更多的時候,品琴甚至願意拿這些時間來發呆,花上大半天。

宋品謙知道爸爸的死亡對於妹妹的打擊絕對不會亞於自己。尤其他一直都知道妹妹跟爸爸的感情又是最好的。

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妹妹,這個時候就也跟自己是個男生並不懂女孩子更不能像平常的朋友找品琴聊天一樣的困難。

他煩惱。

尤其是當回到家,看見桌上擺著一碗還冒著熱煙的熱湯,以及品琴房間門下那一小點的光亮時,他的心情更是複雜的百感交集。

總是有很多人都會說,傷口是需要時間復原的。也許吧,真的是這樣。可是,如果痛無法消失呢。

宋品謙無法保證以後,但一直到現在,他仍覺得自己心中像是藏著一把刀,一次又一次來來回回的折磨著他。椎心刺骨。

但他知道一直活在已經成為過去的回憶裡,只會讓自己更加一無所有。他不得不逼著自己放棄再去想那些。他還有妹妹,還有媽媽。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