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君悅飯店商務中心的會議室裡,坐滿了十幾個人,雷特因集團一年一度的董事會正在進行中,為首的雷特因集團總裁-雷逸鳴面無表情的坐在前方。

他的好友兼特助,君國華正在為其餘十位董事會成員作營運報告,同時進行董事會成員的改選。

原任的副董事長雷行國,也是雷逸鳴的大伯,首先針對董事會的新成員提出質疑。

「逸鳴,憑什麼十席董事和二席監事都有八位都是由你指派?你的股份全部加起來也不過只有21%而已!」他不滿自己的副董職務不保,不得已跳出來和這個越來越令人懼怕的姪子正面對峙。

雷逸鳴冷笑,「這就要感謝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們喜歡在外頭花天酒地,缺錢之下只好拿股票換現金。真不巧,我就是那個在後面撿這些股票的人。」

眾人一聽大驚失色,面面相覷,原來這陣子放出消息要高價收購他們手上股權的幕後指使者,竟然是他!

「要是我沒算錯的話,我手上握有的股份應該已經有71%,足夠把你們這些人全都趕出去。」雷逸鳴不留餘地的說。

「逸鳴,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我們,我們再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雷行國氣急敗壞的說。

他真是太小看這個姪子了,想不到他可以忍到今天!

聞言,雷逸鳴臉色更冷,「十七年前,當我和小妹的扶養權被法院判給市長那一天起,我就沒有任何親戚了。我可要感謝你們,若不是當年你們把我和小妹當人球踢來踢去,今天的我也不會這麼爭氣!」

「逸鳴,我們…」那群沒肝沒肺的黑心親戚們還想辯解什麼時。

雷逸鳴沉下臉,「董事會已經改選完成,除了新任董事會成員之外,其他的閒雜人等,請立刻退席,否則,我就讓保全進來趕人。」

哇,耍狠了!

那群黑心親戚們再怎麼說也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要是真的被保全趕出去的話,還要做人嗎?!

只好忍一時之氣,摸摸鼻子走出會議室,一群人另外找一個地方討論對策。

雷逸鳴看他們一行人如同鬥敗的公雞一般,垂頭喪氣的走出會議室,他閉上眼,長吁一口氣。

十七年了,整整十七年了,他總算等到這一天。

君國華無言地看著這位好友,知道他吃過的苦,對剛剛發生的事不置一詞,默默的支持他。

君國華繼續向新任的董事會成員報告未來一年的集團營運目標,直到會議結束前,雷逸鳴再也沒有發言。

雷特因集團創立於三十年前,由雷逸鳴的父親所創立,也許是時機和眼光使然,炒地皮起家的雷特因集團在房地產最高峰的時候,毅然決然的投入電子零組件以及光纖網路的開發生產,短短的十幾年的時間,雷特因集團迅速地由台灣在地的小公司發展成跨國的大企業,而雷家也由中產階級成為了人人爭相吹捧的豪門名流。

相當然爾,人一旦有錢之後,以前老死不相往來的親戚朋友就全都主動的送上門來。

中國人重視親情的天性,在雷逸鳴的父親身上展露無遺,他無私地和六位兄弟一起共享成功的果實。

可惜,好日子不長久,雷氏夫婦在一次出國考察的行程中死於飛機失事,讓當年只有十六歲的雷逸鳴和八歲的妹妹雷曉柔頓時成了孤兒。

雷氏夫婦走得突然,沒有預留遺囑,龐大的遺產完全沒有作任何的管理,在死訊傳回台灣的第一時間,就被雷氏的六個兄弟動了手腳,瓜分一空。

雷逸鳴當時天真的以為,一向對自己疼愛有加的大伯應該會很樂意伸出援手,收養他們兄妹倆人。結果,沒想到,卻讓他看足了人性的貪婪與不堪。

自從父母雙亡後,他的六位叔叔伯伯們開始避不見面,最後他才知道,父母的財產已經全都落入他們的口袋。

他和小妹從小養尊處優,不解世事,又身無恆產,爸媽死了之後,家裡的傭人領不到薪水,只留他們兄妹倆人在偌大的豪宅裡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

最後還是因為小妹一連餓了好幾天,在學校昏倒被老師發現,才通知社會局的人員來接他們暫時安置到寄養家庭,才恢復正常的生活。

在社工和法院的奔走之下,那些親戚們總算願意出面了,但是卻是想盡辦法要讓他簽下拋棄繼承,美其名是不想讓他繼承負債,事實上卻是想奪取他父親努力打下的事業,他雖然年紀小但不代表他是笨蛋。

沒有人知道,雷氏夫婦為兄妹兩人在海外所設的巨額信託,一旦他們年屆二十一才能動用,不然那六個貪婪的親戚一定全都爭著要領養。

後來,因為無人願意出面認養他們兄妹兩人,最後法院只好把扶養權判給新竹市市長,開始他們寄人籬下的生活。

他一度向自己青梅竹馬的女友家裡求援,結果更殘忍的是,她竟然老實的告訴他,她是因為他家很有錢才和他交往。

如今他變成孤兒了,而且一無所有,她家人也不會樂見他們繼續交往。

從那時候起,他就知道,這世界上他只能靠他自己,他恨過、他怨過、他萬念俱灰,在痛哭一晚之後,他抬頭挺胸面對現實,徹底的領悟到,沒有人會可憐他,也沒有人會幫他,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八歲的小妹要照顧!

十六歲的大少爺一夕之間長大,他發誓他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把爸爸的公司拿回來。

他拼了命的唸書,課餘掃地打工賺取生活費,十八歲考上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以及公費留學的贊助。

毅然決然的孤身帶著才十歲大的小妹出國唸書,除了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學業之外,他還要打工養活妹妹以及支付小妹在美國唸書的學費。

當同年齡的朋友都在忙著買好車、把妹、泡酒吧的時候,他正忙著打工賺錢!

靠著年輕力壯,他專挑最好賺也最辛苦的工作,好一點的像是數學家教,累一點的他還做過修路工人,甚至於到殯儀館去洗屍體他都幹過。

他最好的朋友兼工作的得力助手君國華,就是那個時候一起在殯儀館裏打工而認識,進而培養出革命情感的好兄弟。

那種沒日沒夜一天睡不到四個小時的瘋狂打工日子,只是為了讓他世上僅存的親人,也就是他的寶貝小妹,能夠過一點好日子。

還好,家逢巨變後,雷曉柔也變得早熟而體貼,他忙碌的日子都在妹妹貼心的配合與支持下,安然的度過前二年,一直到曉柔病倒的那天為止。

貼心的曉柔為了怕平日已經十分辛苦的哥哥操心,也怕影響哥哥的工作及學業,即使生病了發高燒都還忍住不說,一直拖到變成肺炎昏倒在家裡,才被他發現。

想起當年,他一個人抱著昏迷不醒的妹妹,在急診室外抱頭痛哭的那一刻,至今仍是餘悸猶存。

從那一天起,他也真正的體認到,報仇的事可以等,但是妹妹只有一個。畢竟,她是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他放棄那種沒日沒夜的打工生活,而選擇到當時美國最大的網路路由器公司專職當實習生。

事實上,以他在哈佛大學優異的成績及實習的表現,一直就有許多大公司找他去上班。

只是他當時滿腦子只想著要賺更多的錢讓妹妹過得更好,而婉拒了許多別人眼中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

雖然待遇不像之前打工那般優渥,但是也足以支付他們兄妹兩人平日的開銷,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照顧小妹,同時,也陰錯陽差的為他未來的復仇之路開啟了第一扇窗。

也許是否極泰來,他接到銀行通知信託基金的啟用,更讓他在生活上無後顧之憂,更是全力在學業上衝刺。

別人要花六年的時間才拿得到的哈佛碩士學位,他僅僅花了四年就拿到了企管與資訊科技的雙碩士。

為了留住他這個難得的人才,原本聘任他當實習生的網路路由器公司不惜砸下重金,除了美金百萬年薪之外,還願意全額幫他支付妹妹的學費,同時還配車、配股票。

誰說學歷不重要?

這時候就真的差很多!

也許是乃父之風,雷逸鳴對於商場的戰爭天生就有一種敏銳度,再加上哈佛大學的專業訓練,以及他寄人籬下和無數奇奇怪怪打工的經驗累積之下,他對於人事物都有一種獨特的判斷能力。

搭配他快狠準的魄力和六親不認的做事風格,他在二十八歲的時候就己經爬到權力的核心,成為最年輕的執行副總裁,也是唯一入主董事會的東方人。

也因此,在公司決定將投資版圖擴展雲端服務而欲設點到電腦代工製造重鎮的台灣,在評估投資入股的合作企業時候,他就提議公司入股雷特因集團,同時自動請調到台灣打前鋒。

除了他自己之外,沒有就只有他的死黨君國華知道,他真正提出雷特因集團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等待了十多年的計劃。

經過一番的投資評估之後,總公司認為十分可行,便積極和雷特因集團洽談投資事宜。

在台灣的雷特因集團,一聽見美國最大的網路路由器霸主和雲端服務的龍頭竟然想要和他們合作,歡迎都來不及了,那裡有想到要談什麼條件,二話不說就全數都依了這個美國來的大股東。

當美國派來的新任總裁上任的那一天,台灣的雷特因集團位於台北的內湖總部,所有的員工包括董事會成員,都在門口排隊迎接這位聽說是有史以來第一位也是最年輕的一位,能夠打入美國總公司成為董事成員的華裔總裁。

當雷逸鳴從車上走下來的那一刻,半數的人,當場有見到鬼的感覺!

因為,他實在是長得太像當年不幸在空難中過逝的雷董事長。

也因此,雷行國在當下就立刻認出來,雷逸鳴就是當年他們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麻煩精。

同時,也預見到他們的未來的日子不會好過。

雷逸鳴風風光光的回到了雷特因集團,花了五年的時間重整集團,耐心的一點一滴的把叔叔伯伯們的舊派勢力,在他們不知不覺中給盡數鏟除掉。

也因為他沉得住氣也忍得住委屈,讓那群狼心狗肺的親戚們誤以為他和他父親是一樣,對親戚狠不下心。

這就是雷逸鳴的目的!

放長線釣大魚,他的本錢就在於夠年輕,有的是時間跟他們耗,總要耗到他們對他完全沒有戒心為止。

果不期然,那些叔叔伯伯們慢慢的由一開始的戒慎恐懼,到後來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裡,仍是過他們逍遙的快活日子,一直到今天。

直到今日,他們被趕出董事會的大門,他們才知道,他們真正是低估了這個姪子的能耐,也低估了這個年僅三十三歲的小夥子有多能忍!

「阿鳴,我們現在要回公司嗎?」君國華送走所有的董事會成員後,出聲喊醒已經陷入回憶中的雷逸鳴。

雷逸鳴稍微思索之後,「我想先回家,看看曉柔最近到底都在忙什麼?」想到寶貝妹妹,他平時嚴肅的臉龐總算是柔和了下來。

君國華聞言也點點頭,「也對,我看曉柔這一年多來是越來越忙,三天兩頭就往外跑,我就想不通,讓她當個教畫畫的美術老師也能忙成這樣嗎?」

雷逸鳴嘆口氣,「曉柔生性內向,不太交朋友,所以當年才會讓她去學繪畫和藝術創作。」

皺著眉思索著,「回台灣的前幾年,看她跟在美國的時候也沒什麼太大的不同,一直到一年多前,她認識了一個新朋友,聽說叫什麼仙仙的,從那時候開始她就變了。」

君國華嚴肅的點點頭。

再怎麼說他也是和雷家兄妹一同共患難到今天的朋友,就跟一家人一樣,這世界上,他們兄妹倆人最親近的人除了彼此之外,就是他。

君國華贊同的附和,「嗯,這一年多來只要碰到曉柔,她說不到三句話就一定會提到仙仙,聽起來曉柔還滿崇拜她的,看來這個朋友對她的影響很大。可能比你這個當哥哥的,還要來得大喔!」

雷逸鳴並不是沒有察覺到這一點,無奈的回答,「是啊,要不是看曉柔過得越來越開心,越來越有自信,而且也沒有被人騙錢的跡象,我才沒有阻止她繼續交這個朋友。」

雷逸鳴自嘲地說,「還好不是交男朋友,不然,我這會兒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知怎麼的,光是聽到曉柔交男友的這個話題,就讓君國華打從心裡不舒服,下意識就想轉移話題,「你還是先為你自己打算。曉柔還小,而你呢?總該不會想要為了照顧這個寶貝妹妹,而一輩子打光棍吧!?」

雷逸鳴拿起公事包,用眼神示意他一起離開,和君國華邊走邊聊,「我對女人實在沒有什麼信心。」

一般外人只會以為,當年青梅竹馬的女友對雷逸鳴的背棄,讓他無法對女人輕易付出真心。

身為好友的君國華怎麼會不知道,說穿了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真正的原因除了雷逸鳴之外,就只有他才知道。

「你真的認為,你夢中的那個小仙女是真有其人嗎?」君國華嘆口氣,認真的問他。

聽到好友提起這件事,雷逸鳴沈默不語。

知道雷逸鳴不想談這件事,君國華換個方式問,「你何不試試和其他女人交往看看呢?」

他們走進電梯直奔地下室,上了黑頭車直驅雷逸鳴天母的住處。

雷逸鳴瞄了他一眼,「我有沒有試過你是最清楚的了,還需要問我嗎?」

君國華嘆口氣,他是知道…

以雷逸鳴一八五的身高,長年健身鍛鍊出來的精壯體格,以及遺傳到他父親那張帥死人不賠命的好長相,從唸書以來,身邊一直不乏倒追的女孩子。

只可惜,大多數的女人不是受不了他的工作狂,要不就是受不了他事事以妹妹為優先。

自他開始工作後,他的學歷、他的地位、他的多金,再加上成熟迷人的風采,使得倒貼的女人更是一籮筐!

不只是前幾項問題不斷的歷史重演,除此之外,就是曉柔不喜歡的、不欣賞的、皺眉頭的,一律出局!

所以雷逸鳴的戀情多半還沒開始就胎死腹中,就這樣不了了之。

再者,忙碌的工作和報仇心切,他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和女人談情說愛,更不用說,那些主動接近他的女人,大多是一群利慾薰心,想要嫁入豪門的淘金女郎。

最慘的是,從三年多前開始,雷逸鳴就莫名其妙的一直重覆夢見一位女人。

據雷逸鳴一次不小心脫口而出得知,那是一個美麗得攝人心魂的女人!

旁觀者清,君國華很清楚,雷逸鳴這三年多來連女人都不碰的原因,肯定是為了那個天曉得存不存在的「夢中情人」。

雷逸鳴看著君國華那付忽紅忽白變化多端的表情,相交多年,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禁失笑,好心情的開起玩笑。

「不知道是誰,以為我被女鬼纏身還請道長來收妖?」

君國華瞪了他一眼,又提那件事!

「還有,不知道是誰以為我慾求不滿,還找了個酒店小姐脫光光跳到我床上來?」

除了君國華還有誰。

「還有…」

「好,夠了。我不提,你也別提了!」

君國華沒好氣的打斷他。「我可是擔心你耶!怕你太久沒碰女人會轉性,哪裡還要大費周章的去搞那些花樣啊?!」

雷逸鳴拍拍好友的肩膀,「我知道!」

他嘆了口氣,「可有些事…真的是勉強不來。」

那種魂牽夢縈的滋味一點兒也不好受。

君國華聞言也明白,他這會兒可是親口承認,那個虛無飄渺的夢中情人有多重要了。

身為好友,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就這像被鬼迷走。

君國華至今仍舊相信,雷逸鳴是因為條件太優,所以被女鬼看上了!

「阿鳴,我也不是說一定要你趕快交個女友定下來。」君國華苦口婆心的勸著,「再怎麼說,一個正常的男人怎麼忍得住三年多都沒碰過女人,而且你還這麼年輕,就算路邊隨便搭訕一個一夜情的也好…」

雷逸鳴聽著君國華越來越不像樣的論調,真是啼笑皆非。

原本已經打算在抵達目的地之前要閉目養神的他,睜眼望向君國華的方向,認真的要叫他閉嘴時,卻不經意看見車窗外,站在前方十字路口的女子。

「停車!」雷逸鳴高聲大喊,讓司機踩了個緊急剎車,讓毫無預警的君國華差點撞歪了鼻子。

他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前,雷逸鳴就伸長手把門打開把他給推下車,同時丟了一句,「去問清楚路口那位穿金綠色上衣白裙的女孩,叫什麼名字?還有她的電話!快!」

君國華還有點暈頭轉,向就傻傻地往路口的女子走去,心想:不會吧!才說要在路邊搭訕,就真的派他來身體力行啊?

不過也好,總比他都沒興趣來得好。

君國華展開最有誠意的笑容,親切的向站在十字路口的女子問,「小姐,妳好,我們總裁想跟妳交個朋友,不知道妳貴姓芳名?可以留個電話嗎?」

只見這位女子沒什麼特別反應,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之後,酷酷的丟了一句話,隨即招了台計程車就揚長離去。

那廂在車上坐立不安的雷逸鳴,在把君國華推下車之後,馬上就後悔了。

他應該親自去問的,但是又怕連他都一起下車,到時候會把人嚇跑了。

所以就強自按捺衝下車的衝動,在車上等消息,然而眼睛片刻都沒有離開過那名女子。

是她!

真的是她!!

那雙靈活的大眼、圓潤的小臉、直挺的俏鼻、嫣紅的豐唇和白晳吹彈可破的皮膚,玲瓏有緻的嬌軀,那一頭烏黑如墨的大波浪鬈髮,就算閉上眼睛他都知道她的長相。

眼看著她竟然跳上計程車離去,而君國華只是呆呆的走了回來,他終於忍不住開門下車疾問,「你有問到嗎?她說什麼?她叫什麼名字?」

君國華看到一向冷靜的雷逸鳴竟然情緒如此激動,更是傻眼!

「呃,我跟她說,我們總裁想跟她交個朋友,請問她的大名和電話。」

君國華還有點反應不過來,愣愣的說,「結果,她竟然回我說:既然是你們總裁想跟我交朋友,那他不會自己來問嗎?」

君國華想想也很妙,語帶笑意的說,「她的回答還真是跟一般女人不一樣,害我不知道怎麼反應。一轉眼她就坐上計程車走了。」

雷逸鳴聽到原來什麼都沒問到,忍不住髒話脫口而出。

「Shit!我就知道,我應該要自己下來問的。Shit!」他懊惱的在車頂捶了好幾拳,把車子裡的司機嚇得皮皮剉。

尹國華看他連髒話和拳頭都出籠了,看來他是真的氣得不輕,趕緊出聲安撫,免得司機先嚇死。

「阿鳴,你冷靜點。不過就是個女人嘛!長得是不錯啦,可是比她漂亮的大有人在,待會再找一個不就好了…」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雷逸鳴揪住領子,惡狠狠的對著他大吼,「她不是什麼普通的女人!她就是那個出現在我夢裡面的女人!!」

這會兒尹國華真的傻了,傻到結巴,「她她她…」

「對,就是她!」雷逸鳴已經從懊惱變成了沮喪,「我夢了她三年多,結果好不容易她終於出現在我眼前,我竟然眼睜睜的看她從我面前走掉。」他雙手抱頭,喪氣的坐回車裡。

他頹喪的樣子,哪裡有大總裁的意氣風發?

尹國華手足無措的只好跟著上車,「阿鳴,你確定是她嗎?」

「……」

看來肯定是沒錯!

「嗯…那個…至少現在我們知道她是真實存在的人。」

君國華聊勝於無的安慰著。

「………」

看來他真的很嘔!

「阿鳴,那個…反正台北很小,今天碰得上她,說不定明天、後天又會再遇到她也說不定。」

君國華還在繼續掙扎,早知道她就是阿鳴的夢中情人,用綁的也要把她綁來,哪會呆呆的讓她這樣就跑了?!

雷逸鳴知道不能怪他,只怪自己,為什麼不第一時間就跳下車去攔人。

不過事實既然已經如此,再怎麼懊惱,人也都追不回來,什麼也都問不到,也只能認了!

只能再等下一次的巧遇。

雷逸鳴雙手環胸,雙眼緊閉的靠在椅背上,長嘆一口氣後,只冷冷地說,「開車,回公司。」

君國華聞言暗自嘆息,看來,今天大家都別想好過。

嗚…同事們,我對不起你們大家!

黑頭車一路默默向前駛,車上的氣氛是雷電交加,山雨欲來風滿樓。

雷逸鳴頭上的低氣壓強到快把整台車給壓扁。

君國華相信這個強烈低氣壓很快就會變成十級強烈颶風,橫掃雷因特集團的總部,屆時肯定災情慘重,民不聊生!

他只能默默的心中向上天祈禱:拜託上帝啊!菩薩啊!眾神啊!求求祢們,快讓那位夢中的小仙女再度現身在我們的大總裁面前吧!

他還不想死,還想多活幾年!

可惜,他祈求的不夠虔誠,這個十級強烈颶風整整刮了一個多禮拜都沒停,還波及到世界各地的分公司去了。

全部的一級主管、分公司總經理全都私底下向他求救,他們的雷大總裁幾日來比以往都還要來得犀利一百倍,以往的六親不認已經提高等級,到了死活不論的地步,他們全都被釘得滿頭包。

君國華這時才知道,雷逸鳴對夢中情人在乎的程度,遠遠超乎他的想像。

為了全體員工的身家性命安全,他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一個或許可以讓雷逸鳴開心一下的事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