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燭火>2023元宵賀文-天官賜福同人文

*私設歸小女子

*元宵賀文

「道長啊!新春好,還請仙樂太子繼續保祐村民平平安安啊!」菩薺村長樂呵呵的跟謝憐打招呼,按慣例給了一簍子的菜蔬。

「會的會的,村長的孫兒身體都好了嗎?」謝憐連聲道謝,關心起前陣子村長祈願的事。

「好多了,春節那會兒啊……」村長話匣子一開就沒完,說著路過郎中多妙手回春。

菩薺觀熱鬧起來,謝憐忙了一陣才得以喘氣。

「哥哥,香火不錯呢!」花城帶笑的聲音自灶房傳來,伴隨舂米的咚咚聲,還有戚容的咒罵聲。

「還是藉三郎的運氣,村民也有問起你。這是……」謝憐搬著三籮筐的菜蔬走到後院,順便看看花城正忙碌的事情。

花城只著中衣,拿著杵臼搗米,戚容在另一邊不情願的配合,谷子在一旁幫忙加水加米,同時督促戚容別偷懶,嘴裏小聲說不想爹爹又變不倒翁云云,聽著戚容覺得糟心,身體仍不聽使喚的勤勞作工。

「哥哥,今日是上元節,想說邀村民來一起作湯圓,讓大夥帶回去煮,咱們觀裡也一起吃。材料我請人去準備了,哥哥看著指揮便是,我們做。」花城邊說,邊朝四周一一介紹製作湯圓的流程。

冬末的早晨仍有寒意,整院子忙得不亦樂乎。花城牽著謝憐的手轉了一圈,還提到靈文、白錦、風信、慕情,甚至裴茗等人也會來,菩薺觀會很熱鬧等語。

謝憐耳熱心更熱,微仰頭看著青年樣貌的花城,見到額前還有汗滴,捏起袖子擦了擦花城的額頭,讓花城一愣,伸手就將謝憐摟進懷裡。

「我操了……」風信的出場語剛冒出來,很快便被清冷的嗓音阻止,「南陽將軍,您東西帶來了就去找白錦,別誤了時辰。」接著便是風信遠去罵罵咧咧的碎念,直到慕情出聲阻止。

不久,灶房飄出陣陣香氣,花城牽著謝憐往窗邊湊。見靈文平時拿筆的纖手,此刻揮著鍋鏟,一手下菜下調料,動作俐落不含糊,蓋上木製鍋蓋等待時,另一頭遞來一杯茶,靈文露出笑容說些什麼,白錦探頭在靈文額頭落吻。

菜餚在豬頭鬼的帶領下,由鬼市眾鬼端出擺好,不知從哪找來的大竹編籠罩住,圓桌四點由靈文貼上符,固定籠蓋。

「防止黑水在祭儀前偷吃。」花城湊到謝憐耳邊輕輕說,遠看很像咬耳,飛上謝憐耳根的紅霞坐實了這個臆測。

村民陸續進入道觀前的空地,遵循臭臉男與冷臉男的指示將各自攜帶的食物放上圓桌,再個自聚集閒聊,等候祭祀時辰。婦人帶著媳婦閨女移往後院,三姑六婆嘴動手也動,有人切粿巧,有人搓湯圓;小孩兒圍著雨師篁和半月煮糖,稍長的男孩子跟著裴茗和裴宿整理後院。

河流對岸是忙得像陀螺的引玉,以及愛當師兄尾巴的權一真,還有點著燈燭數量的朗千秋。

謝憐不自覺的將手緊緊握住花城,晶瑩的淚珠再也忍不住滑落。他想起了仙樂國的上元節。

仙樂國上元節的所有慶典,屬太子悅神最負盛名,但回到老百姓,這天家家戶戶擺菜拜元宵也沒落掉過,謝憐身為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太子,對這種平凡的祭儀卻有莫名的嚮往,還曾想過有機會能夠參與幾回。但,他永遠沒那個機會了。這樣的希冀經過千年百年,已被歲月及磨難沖刷黯淡,能盡一己之力滿足人間祈願便很好,自個的心願不值一提,也不需要。

花城卻雲淡風輕的,滿足了這塵封已久的心願,把心裡對自己人民的歉疚,一點一點的填起。

哪怕那些人是花城厭憎的,但因為是他愛樂的,所以他會幫他實現,呵護、疼惜、陪伴。

「哥哥,眼淚是珍珠,別流太多,這叫三郎如何是好?」花城擁抱謝憐,抬起謝憐的下巴,一吻一吻的親走鹹澀的淚珠。

心上人淚目著實令花城心酸,會讓他想起許多的曾經,無數淚已乾涸又無能為力的光陰,捧在手心裡的寶,他會繼續守護,直到灰飛煙滅的那刻。花城吻上他珍愛不已的唇,久久不能自己。

『太子殿下,點燈了。』白錦的聲音自通靈傳來,很快就不見蹤影。

「老裴,一萬功德。」靈文看著裴茗涼涼開口。

「傑卿,別這麼小氣,白錦可是花城主特許的人,他們再不來就錯過點燈了。」裴茗小步移動靠近雨師篁,在靈文的筆甩過來前,加入發蠟燭的隊伍。

寫著祈願的天燈冉冉上升,眾人與神官皆安靜目送燈火漸行漸遠。人們祈願新的一年風調雨順,神官們知道天燈不會抵達仙京,虔誠的心意卻能衝破阻礙。

送到各神官的案頭,送到靈文殿的山海中。

另一邊則放著水燈,讓孤魂能寄身於上得超渡的機會。謝憐跟著雨師篁放水燈,瞧向不遠處仰望天際的花城。

高牆墜下的小兒,戰死的士兵,熒熒飄飄的鬼火,戴面具的無名小卒,血雨探花絕境鬼王。

厲鬼化形,為愛成絕。

這世間有情者眾,或短促一生,或長情一世,凡人也好,神官也好,所求不同,為誰而矣。

「為你明燈三千,為你花開滿城,為你所向披靡。」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