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取名額招募中|打造完美寫作策略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開門

手機鬧鐘響起,我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按掉鬧鐘,一如往常到廁所梳洗、換衣服,再平凡不過的早晨。

我出門前最後做的事,就是在大門旁的鏡子擦防曬,八月天一大早就猶如正中午酷熱,如果沒擦防曬不出一小時恐怕就黑了一階。

正當我將臉上防曬都抹勻時,門鈴響了。

相當常見的鳥叫聲門鈴在我家迴盪著,門外的人似乎很急,連續按了好幾下。

現在是早上八點,一大早的,會是誰?

我皺著眉頭在心裡想著。

忽然,背脊竄上一陣寒意。

「有人在家嗎?」

我被門外說話聲嚇了一顫,那聲音因為隔著門有些悶感,聽上去是個女的。

她又按了幾下門鈴,「陳小姐,你在家嗎?」

是我認識的人?

帶著點疑惑,我打開了門。

我家的門一共有兩道,第一道是實心的木門,上頭有顆貓眼可以看到外頭,第二道則是有一半柵欄的鐵門。

透過鐵門柵欄,我看見外頭的女人——

她穿著紅色和服,髮型和妝容像藝伎一樣。

她對我咧嘴笑:「可以幫我開門嗎?」

雞皮疙瘩瞬間立起,我立刻關上了門。

靠在門上,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整個人彷彿被自己的心臟撼動得搖晃著。

「陳庭文小姐,幫我開門——」

背後傳來聲音,語句中沒有一絲感情,並不是像電腦語音,而是單純沒有任何情緒。

「幫我開門。」

門外的人提高音量,她持續按著電鈴。

有股寒氣隨著她的聲音從我身後的門傳來,我不由自主打著冷顫。

忽然,耳邊傳來一聲氣音:「快點幫我開門。」

我尖叫一聲,嚇得離開了門板。

剛才那句彷彿是她對我耳語,我都能感受到她呼出的寒氣。

我大口大口喘氣,絲毫不能理解現在的狀況。

外頭的人是什麼?究竟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我幫她開門?

「幫我開門。」聲音又繼續傳來,我往後退了一步。

『嗶——』長按門鈴聲傳來,彷彿是鳥在歇斯底里尖叫。

接著——

「開門、開門、開門、開門、開門⋯⋯」

她機械式地不斷重複著同樣兩個字。

「啊啊啊——」

我全身上下都顫抖著,我想試圖嚇跑她於是朝著門大喊:「你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

「⋯⋯」

門外安靜了下來,悄然無聲,只有我心跳的聲音。

吸氣吐氣之間,我慢慢冷靜下來。

害怕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憤怒,歹年冬,厚瘋人,哪來的神經病一大清早擾民?家人都不管的嗎?

正當我鬆懈下來,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姐姐幫我開門啦。」

這聲音我聽了二十幾年,那是我妹妹的聲音。

我和妹妹沒有同住,但每次要來她一定會提前跟我說。

「姐姐你白癡喔,快幫我開門啦。」門外的人說著開始按了門鈴,近乎尖叫的聲音又再響起。

我顫抖著手慌張地拿起手機傳訊息給她:你在我家外面嗎?

我盯著手機螢幕等著妹妹的訊息,門外的人一邊持續喊著:「我東西很重,快點幫我開門。」

「快點,姐姐——」她拉著長音比起門鈴還要刺耳,簡直像是用指甲刮黑板讓人毛骨悚然。

額頭上滑下冷汗搔癢著我的臉,握著手機的手顫抖著。

『滋⋯⋯』

「啊!」手機震動嚇得我差點跳起來。

我連忙點開妹妹的訊息:「怎麼可能,你幹嘛問這個?」

倏地,畫面一閃,原本的訊息顯示被收回,跳出了新的訊息。

「對,我在你家外面,幫我開門。」

我看著手機螢幕傻了眼。

「搞什麼啊!」我低聲咒罵。

我抬頭向門看去,門外的人仍然按著門鈴叫喊我的名字。

跳閃的訊息究竟怎麼回事?外頭的人到底是誰?如果不是我妹妹為什麼可以模仿的這麼像?

我躡手躡腳靠上門朝貓眼看去。

只看了一眼,我立刻倒抽一口氣,往後退開。

鐵門不知為何已經被打開,門外的人和我妹妹一模一樣,只是兩隻眼睛彷彿透過貓眼直盯著我,一張嘴笑裂開來。

「姐姐幫我開門。」是我妹妹的聲音,但依舊沒有一點情緒。

我回過神,一個箭步上前把實心木門的鎖鎖上。

「你到底是誰!」我對著門大喊。

「我是你妹妹啊。」門外的人像在念經一樣,「快開門,姐姐。」

「你才不是我妹!我要報警了!」我說完,馬上就撥了110。

門外和剛剛一樣安靜下來,說話聲和電鈴聲都停止了,但我知道她還在外面。

等了幾秒,耳邊的手機聽筒一點聲音都沒有。

該不會是沒按到撥出?

我把手機拿下來看,螢幕是一片黑。

我皺著眉頭按下解鎖鍵,一點反應都沒有。

「沒電了嗎⋯⋯?」我著急地又按了好幾次,回應我的只有一片黑,「是怎樣啦。」

突然,電鈴聲又響起。

這次只響了一聲。

接著,『叩叩叩』清脆地三下敲門。

「有人在家嗎?」是個低沈的男聲,他又道:「我有接到報案,可以幫我開一下門嗎?」

警察來了?

我低頭確認手機,但螢幕依然只有黑色。

鄰居幫我報警的?

我還在思考時,門外又傳來警察的聲音:「陳小姐,麻煩幫我開門——」

不對,那不是警察。

那絕對不是警察。

我近乎崩潰地大喊:「你到底想幹嘛!」

「我是警察,只要你開門讓我確認一下就好。」

「你不是!」我大喊著,「我不會幫你開門,你滾!」

「⋯⋯」

我啜泣著,這才發現臉頰早有恐懼的淚水,門外安靜一片。

但我很清楚地感覺到,她還在外面。

「你不開——」門外的聲音變回第一個和服女子,這次她的聲音中有了譏諷語氣。

而且就在我耳邊:「其實也沒差。」

「啊啊啊啊啊!」

我猛地張開眼睛,從床上彈坐起來,整顆頭都是濕的,冷汗、淚水夾雜。

原來是夢,我一邊大口呼吸一邊想著。

這什麼怪夢也太可怕了。

『叮叮叮——』

「啊!」我被手機鬧鐘嚇得大叫出聲。

剛做了那種惡夢又被嚇到,我不由得朝手機發了脾氣,按掉鬧鐘後丟到床腳去。

「搞什麼⋯⋯」我一邊抱怨著一邊做例行梳洗。

換好衣服後我下到樓下去整理包包,最後到大門旁的鏡子擦防曬。

我從抽屜裡拿出鑰匙,正當手要扶上門把時忽然想起了剛才的夢境。

那女人的聲音、模樣都還歷歷在目,我不禁打了冷顫。

下班之後去廟裡收驚好了。我在心裡想著。

忽然,門鈴響了。

連續被按了好幾下,有如鳥的尖叫聲。

「幫我開門——」

我傻愣著。

門外傳來的聲音依舊不帶任何情緒。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可怕
2022-09-27 11: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超可怕><
2022-10-31 09:2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