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閃11/雙司令塔/不鬼]《攜手》

  -   這樣默契十足,卻關係惡劣的倆人真的可愛爆。

  -   無腦小甜餅,就我自己碼給自己爽一下Xd

_

「哈!鬼道同學,我們的天才攻擊策動者喲。」

不動明王勾著嘴角,是那樣熟悉的、嘲諷似的弧度。他稍微傾身,銳利的眼神直直刺向鬼道有人。

「你能不能別感情用事啊?只不過被勾起一點不太美好的回憶罷了,就開始自顧自地鑽牛角尖。」他態度輕蔑地笑著聳肩,「哎,還不如讓我上場呢!真不知道教練的眼睛有什麼問題。」

「不動!你……!」鬼道有人瞪大了眼,護目鏡背後的赭色眸子裡裝滿被看穿的驚愕和不被尊重的怒氣。

當然,他知道自己現在應當專注在如何破解敵隊的策略,而不是為了一點小事和隊友爭執——如果和這種人也能稱得上「隊友」的話。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即使不動明王態度相當惡劣,他還是精準地指出了自己的缺陷。

鬼道有人眉頭蹙得死緊,吞下滿腔不滿,沒有回嘴。

「我?我怎麼?」不動明王哼笑,「怎麼不說話了?」

「……我不想跟你廢話,不動。」鬼道有人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才壓下心頭的紛亂繁雜,「我的情緒我會自己處理,不勞你費心。」

「啊啊,這樣啊?」

——才怪呢。

不動明王看著鬼道有人走到一旁補充水分,才收起嘲弄,換上嚴肅的表情。

雖然他和那傢伙向來不對盤,但不知怎地,他總能很簡單就摸透對方的思緒。同時,也理所當然地很容易看穿那傢伙的心事。

就像現在,那傢伙因敵隊某個人卑鄙的心理戰術,輕易被挑撥了心情,完全失去平時的冷靜。即便其他隊友沒發覺,他在一旁坐板凳時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動明王忽然有些煩躁。

照理說看對方不高興應該是自己的快樂才是,怎麼反而心裡愈發愈堵呢?

真是怪了。

沒花多少時間思考,不動明王為了履行「讓自己爽快才是最重要的」這項宗旨,踏著慣有的隨意的腳步往鬼道有人走去。

那傢伙正在和隊長圓堂守說話,大概是在討論上半場的狀態,以及互相道些鼓舞激勵的話。

——切。隊長啊,你還不知道你家隊員正在強顏歡笑呢。

不動明王又掛上那抹嬉皮笑臉,走到兩人身旁,不顧鬼道有人明顯的拒絕和不悅,藉口把鬼道有人拉到一旁。

圓堂守本就格外擅長洞悉自家隊員的狀態,妥妥是個當隊長的料,怎麼會沒發覺友人的不對勁呢?他朝走到角落的兩人的背影看去,露出放心的笑容。

他知道,那兩個傢伙有他們的一套相處方法,是最能理解彼此的人。既然此時旁人多說什麼也沒用,不妨試試以毒攻毒吧!

「不動,你到底還有什麼話想說?」鬼道有人口氣欠佳。他就想不透,不動明王今天難道是心情不好麼,怎麼頻頻要找自己麻煩?

「喂喂,我可是看你可憐,大發慈悲想幫你一把。鬼道同學那麼不領情啊?」不動明王沒等對方回應,語調正經下來,繼續接著說:「我說,你太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方才那種戰術,若是平時的你一下子就能找到破解點。這次心神不寧,連犯了明顯的疏漏都不知道……哎算了,不談這個。說說具體策略吧,我目前想到了大概的雛型……」

他的目的並非是給對方破除心結,就實際層面來說,他認為當務之急是贏下這場比賽。況且心裡的事急也急不來,他又不是什麼心靈導師。於是,他決定不如來個強強聯手,運用彼此過人的聰明才智想出策略來取得最終勝利,強硬地伸手把深陷回憶障蔽裡的鬼道有人拉出來。

「……我知道了。」鬼道有人遲疑片刻,才說:「我跟你說說我的想法……」

他見對方沒打算找碴,並且似乎有那麼微小的一點點意圖想來……嗯,安慰?不太對,他不過是難得地、吝嗇地稱讚了自己一句。打氣?更不可能了,他光是想到這個詞和不動明王的臉擺在一起,就被自己雷得一個外酥內嫩。他想,大概只是對方的好勝心驅使吧!不能眼睜睜看有自己在內的隊伍落敗。

他給出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答案,感覺舒坦多了,也不再彆扭,和對方討論起戰術來。

反倒是不動明王說著說著,莫名地感覺有點尷尬。兩人平時心平氣和對話的經驗少之又少,現在忽然少了彼此間的爭鋒相對,他感到不太習慣。

雖然如此,但他必須承認,這真的是個美妙的經驗。

兩人的溝通毫無障礙。有任何想法,只要簡單向對方描述幾句,就能一點就通。他不得不說,鬼道有人和他在戰術和頭腦上真的相當合拍。

然而,他並不知道,對方也正有一樣的想法。

_

這場比賽,靠著後半場的優秀戰術,閃電日本隊逆轉得勝。

回程的巴士上,向來水火不容的鬼道有人和不動明王居然破天荒地坐在一塊兒,著實把佐久間嚇了一大跳。

外頭的天空浸在黃澄澄的夕陽餘暉裡,似乎呼應著贏得勝利的喜悅,格外的艷麗美好。

而最後一排嚇壞眾人的兩人,正肩並肩地,湊在一起盯手機螢幕。

——在漫長人生中,能遇上知己實在難能可貴。

鬼道有人看著對方手機裡,兩人為檢討戰術而正播放的比賽錄影畫面,腦袋裡不合時宜地冒出這段話。

他忍不住抬眸看了對方一眼。不看還好,一看就撞上了對方同時也正看過來的,那雙盛滿矛盾情緒的眼神。

兩人皆是一愣,齊齊轉開頭,片刻後又轉回來。

耳機傳來為獲勝隊伍慶祝的喝采聲,他們在彼此的眼裡都看見了一點笑意。

「還不趕緊表達一下感謝?」不動明王拉下耳機,笑著挑眉,「要不是我出手相救,我們內心纖細又敏感的鬼道同學現在就這能孤零零承受悔恨了。」

在比賽中短暫卻充實的對談後,鬼道有人對於對方的惡言已經免疫。就好像——雖然這比喻可能有點不恰當——不小心瞧見桀驁不馴的猛虎也會像小貓咪一樣追著毛線球轉,之後聽聞虎嘯時只會想起老虎玩毛線球的可愛模樣。

「是,真的必須感謝你。」鬼道有人輕笑著拿下耳機,而後嘆息道:「最近我的確被很多事情煩心,導致在場上被別人輕而易舉地利用了心理,是我的疏忽。」

「哦?不如現在說說?」

「想聽?」

「沒,我只是好奇,會拌住堂堂鬼道有人的困擾是什麼無聊的小事罷了。」

「啊啊,這樣啊。那你就繼續保持你旺盛的好奇心吧。」

「蛤?喂,你這傢伙……」

……

不遠處,閃電日本隊的宿舍已經出現在視野中,在暗下的天幕裡張開雙臂,歡喜迎接凱旋歸來的戰士。

end.

/108.10.20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