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雪中的一碗湯圓

      又是個吃不飽、穿不暖,還要挨罵的一天。

      眼前的雪不斷落下,提醒著她,該回家了。

      心情沉重不已,無奈只能向現實屈服。

      金髮女孩站起,看了一眼身旁的火柴堆,嘆一口氣拿起沉甸甸的籃子,拖著顫抖的雙腳踏上雪地。

      雖說她本該是亮麗的金髮,但已經一年沒洗的髮絲間夾雜泥沙,再加上昏暗的光線,使得乍看起來像棕髮。

      凍到發紫的腳掌踩在雪上,她低頭看了看雙腳。

      如果還有知覺,應該會很冷,她心想。

      女孩走在大街上,路旁從家庭窗戶透出的溫暖黃光照到女孩瘦弱的身軀,投出晦暗的影子。

      再一條街就到家了,要是永遠不會到有多好……

      這時一個小弟弟從她身旁出現,有意的用力撞了她的肩。

      「啊!」

      「哈哈哈,妳活該!妳這個沒媽媽的臭乞丐!」小孩邊說還邊做了一個鬼臉。

      「你……」女孩非常生氣,卻也沒辦法說什麼,因為那是不爭的事實。她只能站在原地指著小孩離開的方向生氣的跺腳。

      身後又傳來一陣腳步聲,接著女孩感受到肩上傳來一股暖意。

      「非常抱歉,妳還好嗎?都是我弟弟太幼稚……」成熟穩重的聲音從身旁傳來,是小孩的哥哥。

      他溫柔幫助女孩站穩,女孩不敢看他的臉,低著頭道了謝便匆匆離去。

      快步走到家門前,還沒開門就聞到濃濃酒臭味。

      深吸一口氣,強行將恐懼壓回心底最深處後打開門進到家中。

      酒瓶從昏暗的角落飛出,砸在距離女孩身旁不到十公分的牆上,應聲破碎。

      「為什麼這麼晚回來?錢呢?我的酒錢呢?」男人頂著雜亂的頭髮拿著酒瓶狼狽地坐在地上,正為所剩無幾的酒而發酒瘋。

      女孩掏出三個銅板,怯怯向父親伸出手,「……今天賺了這些錢。」

      「啪!」清脆的聲音響起,「妳到底怎麼賣的!是不是把錢藏起來了!妳這……」還沒來得及說完,男子就不勝酒力倒頭呼呼大睡了。

      女孩側著頭,閉著眼睛等待下一波痛覺來臨,發現沒有動靜之後慢慢的睜開雙眼,偷覷到父親已經睡著不禁鬆了一口氣。

      她將凌亂不堪的屋裡大略整理過後,安靜的繞過父親到角落睡覺去了。

      「今天真是幸運,不用被爸爸打,還遇到了一個好心的哥哥,如果我也有一個很會照顧我的哥哥就好了……」

      想著想著,慢慢地睡著了。

      「……劈啪劈啪」

      感覺才過了不到半小時,女孩就被一陣木柴燃燒的聲音吵醒了。

      她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這是哪裡啊?

      不看還好,看了嚇一大跳,直接驚聲叫了出來。

      這個地方完全不同於家中,家裡又小又破、常常漏水又不防風;而她現在置身於一間又大又溫暖的小木屋中,眼前的火爐燒得正旺,身下的沙發更是舒服得不像話。

      女孩還沒從驚嚇中緩過來又聽到了一陣腳步聲,一名年輕男子從樓梯上走下來。

      「妳醒了啊,睡得還好嗎?」

      女孩愣愣地看著男子。男子身材高䠷、四肢精瘦,白裡透紅的臉上有一雙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精緻的五官上,頭上頂著長度中等的頭髮,有點凌亂,卻不會讓人看了不舒服。

      而且,給她一種今天那個好心哥哥的感覺。

      她很快回過神來倏的站起身,警戒的與男子拉開一段距離。

      「妳別怕,我沒有要害妳的意思,我……我是來實現你的願望的。」說完,衝著女孩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我憑什麼信你?」

      「妳可以現在立刻入睡,睡著之後妳就會回到家了。相信我。」

      女孩心裡掂量著,反正回家也不比被拐好多少,至少這裡比家裡舒適溫暖多了。

      下定決心,女孩重新坐回沙發上看向男子,揮揮手,「算了,就這樣吧。話說,這裡是哪裡?」

      「妳是問時間還是空間?」男子笑得神秘,怪好看的。

      「……都說吧。」

      「說了可別嚇一跳,這裡是公元2021年大約在冬季的台灣,意思就是,妳,穿越了時空。」

      看著女孩一臉茫然,男子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沒關係,這些都不重要,我們時間不多了。」說完,就轉身示意女孩跟上。

      男子帶領女孩走在長廊上,說起來也奇怪,明明剛剛看起來不大的小木屋卻七彎八拐也沒有到盡頭。

      走了一段距離後,兩人來到一扇高達三公尺的門前。雖然樸拙,但這高度也夠女孩驚訝了。

      「歡迎來到,妳的衣櫥!」

      打開門,有各式各樣的衣服,上衣、褲子、裙子、洋裝,應有盡有。

      男子側開身讓女孩進入,「想要什麼就自己挑吧。」

      女孩毫不猶豫的挑了一件鑲了蕾絲邊的紅色小洋裝,是她之前在商店的櫥窗裡看過的,從沒想過有一天可以穿上它。

      「謝謝你!」她的心情好多了。

      男子又讓女孩洗了熱呼呼的熱水澡,終於洗滌掉泥沙的金髮格外美麗,一眼看去,女孩就像一個精緻的娃娃。

      男子又帶女孩來到了裝飾華麗的餐廳,卻端出了與餐廳風格反差極大的——一碗湯圓。

      「……這是什麼?」碗裡面裝了幾顆……石頭?

      「啊,妳沒吃過對吧!這是湯圓,而且是芝麻口味的喔!吃吃看吧。」男子坐到她對面,把碗又朝女孩推近了一點。

      女孩拿起一旁的陶瓷湯匙,很奇妙的感覺,輕輕巧巧的又漂亮。

      看著湯匙上的湯圓,原本以為會是對牙齒的折磨,沒想到一咬就破,還有飽滿的內餡不斷溢出。

      「這也太好吃了吧!」

      男子也為自己準備了一碗,邊吃邊開心的跟女孩聊著天。

      兩人都吃完就坐在餐桌前繼續聊天,女孩並沒有注意到在聊天的過程中,他們的碗已經憑空消失了。

      「妳的名字叫什麼?」男子在話題結束後問了女孩。

      「我沒有名字……很小的時候只有媽媽會叫我的名字,但已經十年沒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早就忘了。」

      「那我幫妳取個名字怎麼樣?」

      「好啊!」女孩一轉落寞的神情,滿心期待。

      「嗯……就叫金荷怎麼樣?因為妳的頭髮是金色的。」

      「嗯!真好聽,謝謝你!」說完,感激的給了男子一個大大的擁抱。

      「不客氣。」男子看見金荷開心的笑容,也欣慰地笑了。

      金荷在男子的懷中聞到了荷花香,是記憶中媽媽的味道。

      她從男子懷中抬起頭,問他,「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男子笑了,輕揉金荷的頭髮,「我叫許奕。」

      說完,看向某處愣了一下,隨即轉頭用溫暖的大手覆上金荷的雙眼,傾吐兩個字,「晚安。」

      「許奕!」女孩驚叫坐起,再度回到家中。

      瞄了一眼熟睡的父親及冰冷的家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拿起裝滿火柴的籃子走出家門。

      同樣的地點、同樣冷清的生意,女孩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景色。

      到底何處是夢境,何處是現實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唯一不變的,是眼前這片不斷落下的,雪。

      傍晚,女孩拿著一點重量都沒減輕的籃子走在路上,突然很想見到小男孩的哥哥。

      只是今晚沒有人來找她麻煩。

      平靜的夜晚,女孩卻醒來了好幾次,她回不到昨晚的夢境。

      她發瘋似的醒來又入睡,卻始終無法如願。

      難道昨天真的都只是一場夢境嗎?

      又過了麻木的一天,傍晚回家時小男孩又出現了。

      「哈哈哈,臭乞丐!」

      「我不叫臭乞丐!我有名字的,我叫金荷!」

      「略略略,臭乞丐!」小男孩視若無睹的跑走了。

      今天的夜晚特別冷,女孩的心底卻暖暖的。

      感覺,今晚可以見到他。

      父親不在家,不知道去哪裡跟朋友喝酒了。

      棉被蓋在身上無法發揮一點作用,女孩忍著寒冷含笑進入夢鄉。

      「……劈啪劈啪」

      在遙遠的彼端,金荷緩緩睜開雙眼。

      「許奕!」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