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Mistletoe

洛子揚覺得,他的一生似乎都和榭寄生分不開。

洛子揚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四周的牆佈滿各式各樣的程式碼,看得懂一些,可大部分都看不出所以然來。

「這...是哪...」他茫然地站起身,喃喃自語。

他遲疑地踏出緩慢的步伐,在向前走的同時不斷地環顧四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放眼望去,這世界還是只有無窮無盡的數字與符號。

洛子揚不耐地停下步伐,眼前卻突然出現一個大屏幕。

他詫異地瞪著它,他得拼命抬頭才能勉強看到頂端。

一道強光閃過,螢幕上開始有了畫面。

洛子揚退後幾步,讓自己不必一直抬著頭。

現在他就像在電影院一般,等待一部未知的電影開始播放。

「哇...哇......」一個嬰兒呱呱墜地,伴隨著尖銳的哭嚎,還有大人們欣喜的聲音。

「是個健康的男孩,恭喜你們!」男子接過醫生手裡抱著的孩子,熱淚盈眶。

螢幕大得驚人,一點點的小細節在洛子揚的眼裡都清清楚楚。

在沒有人注意到的角落,一株榭寄生從他的宿主身上冒出小小的新芽。

畫面驀地改變,時間快轉到了十年後。

鏡頭跟著一個十歲的男孩,看著他在房間門口掛上榭寄生花圈。

冬天過去了,男孩的羽絨外套也換成了短袖短褲,可他掛在房門的裝飾卻還在原地。

洛子揚微微一笑,嘴邊一個若隱若現的梨渦甚是好看。

時間再次快轉,男孩現在是個大學生了,手裡抱著一疊原文書,在圖書館裡四處穿梭。

他似乎走得有點急,離開時迎面撞上了正好走過來的女孩。

女孩嚇了一跳,隨後蹲下替他拾起一本掉落的書,封面用英文書法寫著,Virology。

洛子揚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兩年後,聖誕節。

在榭寄生花籃下,他給她講了北歐女神弗麗嘉的故事,榭寄生之吻的故事。

她在他的唇上輕輕一點,然後羞紅了臉。

洛子揚笑著,耳尖悄悄地染上紅暈。

那是,他的女孩。

畫面再次快轉,接下來的畫面越來越熟悉。

他看到自己跟著教授在在實驗室忙碌,然後,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病毒學家,換他帶著學生進到研究室。

他看到自己穿著正式的西裝,站在身穿白紗的她面前,在大家的掌聲中給她戴上精緻的鑽戒。

他看到自己的論文得了獎,在眾多記者的環繞下,從容不迫的應對,可雙手仍不由自主地輕輕顫動。

他看到他們窩在溫暖的家哩,吃著耶誕大餐,他看到自己走出家門,笑著和她說,我等下就回來。

畫面戛然而止。

...然後呢?我去哪裡了?

洛子揚看著眼前的漆黑,知道自己似乎遺忘了甚麼,卻想不起來。

一種無力感充斥著他全身,一道強光突然侵入了這黑暗的世界,而他的身子驀地下墜。

再次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女子慌亂卻帶點欣喜的面孔。

「子揚!子揚,聽得到我說話嗎?」她喊著他的名字,抓過床頭的緊急按鈕按了下去。

洛子揚茫然地看著前方,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是了,他在醫院。

失去的記憶回到他的腦海,可他卻寧可不要想起。

他想起了那道刺眼的光和刺耳的剎車聲,再次感受到來自全身的劇痛。

我可能快死了吧。   他想。

所以,剛剛那是所謂的四度空間吧。

聽說在人快死的時候,有可能會進到那個空間,可以像個局外人一樣看自己的一生。

所以,我是真的快死了。

在他的病房充斥著很多聲音,醫生和護理師忙進忙出,還有她焦急地喊著他的聲音。

洛子揚覺得頭有點暈,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在失去意識之前,他盡力把頭轉向她,給了她最後一個微笑。

洛子揚的雙眼闔上,床邊的儀器發出嗶的一聲,上頭的折線不再波動。

在女子的哭聲中,窗邊一盆染上血的花籃瞬間褪色,原本的翠綠成了死氣沉沉的灰,剩下的一點色彩也只有艷紅的漿果和它沾到的點點血跡。

今夜,它和他,一同逝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