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能給妳的溫暖

月亮緩緩升起的時刻,世界一片寧靜,城裡的窗戶一扇扇的暗了下來,除了一扇窗。即使拉上了窗簾也難掩裡頭透出的微光。書桌前的少年正面對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苦苦思索。螢幕上閃爍著一串熟悉的ID,少年卻遲遲不想按下登入鍵。啪的一聲,他闔上了筆電,丟在一旁。轉身翻找著是否還有尚未完成的作業,結果卻令他大失所望「什麼啊?整本都寫完了啊?」拿著一本高等數學,反覆確認了已經沒有任何遺漏的題目,他嘆了一口氣「明天再去買一本好了」畢竟他沒有靈感的時候都用寫數學抒發,但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卡文卡的嚴重。也許是他一直處在萬人矚目之中,完全不知道「被霸凌」的感覺?總之就是一點都不知道要怎麼寫,結果上網查了不少資料卻越來越消沉,久而久之連稿子都寫不下去了。拿起手機,登入了聊天室的帳號,一顯示上線,趙熙川就追殺而來「喂學霸,這麼晚上線?還沒睡啊?你的稿子呢?」果然又是這個問題「我最近還是寫不下去……」才傳了沒多久,聊天室就顯示:「熙川編已將你的暱稱改為「都不寫稿交稿的作家慕修哲學霸」他挑了挑眉「這麼長?」不一會,熙川編的名字就成了「催稿狂魔熙川編輯」「不是我催,是你已經沒東西可以發了!粉絲們都在催更…」不理會編輯的牢騷,修哲換了一個頁面,修長白皙的手指飛快的打著字。不一會,各式各樣的限動回復佔滿了整個頁面「啊啊啊!是燕子大人」「燕子大人怎麼會沒靈感?」「這麼晚沒睡?」「什麼時候更新???」快速瀏覽後發現沒幾個回答他的問題,他嘆了一口氣。突然,有一個回復吸引了他的目光「想要找靈感?#靈感空間」下面付了一個網址,修哲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鬆了一口氣,也沒管那麼多就點進了那個網址。「想著需要靈感的事情繞著做事的地方走三圈?」看著手機頁面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修哲嘆了口氣「還要那麼多步驟啊?」但似乎也只能試一試這個辦法了。

依照頁面上的指示做了一遍,終於到了最後一步「坐在地上讓自己的所有心思沉澱嗎…大約三十分鐘?」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他將手機開了定時「要是失敗我也只能認了…」

「叮鈴鈴…」手機鈴聲響起,修哲睜開了眼,聲音中難掩失望「什麼啊,原來是假的嗎?浪費了好多時間」無奈地放下手機,躺到床上「還是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陌生的環境。漆黑的四周只漂浮著一串一串綠色的字母和數字「這是…程式碼?」明明應該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他卻看的見周圍的一切。修哲往四周走了幾步,嘗試理解這個地方。拐了幾個彎之後,他突然看見了一個人影。

稍凌亂的短髮配上溫和的圓臉,不但一點都不違和,反而還有些特殊的氣質。靈動的一雙眼睛裡充滿了舒適,甚至有些安逸。而正是這份安逸讓修哲嚇了一跳,明明處於陌生的環境,卻好似再也不想離開。他無意間慢慢的往女孩的方向走去。再靠近,他發現女孩應該是細嫩的手上卻有著一層繭,身上也似乎有大大小小的傷痕。再往前一步,熟悉的臉龐讓他想到了什麼「琦旻?你是魏琦旻嗎?」聽到聲音,女孩馬上轉頭看向他,眼中的安逸瞬間轉成了警戒,而在修哲甚至來不及感到吃驚之前,又迅速轉成了恐懼。「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進來的」她一邊說,一邊後退「我…我…馬上就走…不會弄髒你…你的東西…」說完,轉身就要跑。「欸!等下!」才剛說完,腦中忽然閃過了些什麼,一串編碼馬上擋住了琦旻的去路。「我可以控制這裡?…想像空間?」他好像懂了些什麼,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妳是魏琦旻沒錯吧?」他看著女孩的眼睛,想讀懂她不安的原因。女孩輕輕的點了點頭,用銀鈴般的聲音怯怯地說道「我…該走了…不然她們…」「她們?誰?發生了什麼事?」面對他的問題,女孩只是不斷搖頭並喃喃自語「我…她們…她們…」,急的眼淚似乎快要流下來。看到琦旻如此反常,修哲確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平時在班上,琦旻都是一個人,也甚少和別人說話或引起人注意。他也只是隱約聽說琦旻的家境不太好,母親在校門口做一些買賣好照顧她。自從魏爸爸自殺之後,她媽媽就一手扛起照顧孩子的責任,原先家境就不怎麼好,媽媽也是有病在身,醫藥費同樣是不小的開銷。也因此琦旻每天下課後都會在媽媽的攤子幫忙。「沒事,你跟我說,她們是誰?我不會跟她們說的」發現自己剛似乎嚇到了她,修哲放緩了語氣,試圖讓女孩冷靜下來並理解狀況。靜默了許久,琦旻只是看著他,而他也很有耐心的等她說話。

安靜了彷彿一輩子,琦旻才終於開口了「我說,可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眼中不再是剛剛的膽怯,而是說不盡的堅定「知道了什麼都要假裝不知道…而且不可以跟他們說。可以吧」「我答應你」修哲用同樣堅定的語氣回答她

得到承諾之後,琦旻娓娓道出了她的故事

「剛到這裡的時候我還不懂事,姚亞愛、李文欣、衛碧荷她們每天來找我聊天,約我去逛街。我還以為她們是因為喜歡我這個人才想和我當朋友的。結果後來我媽生病了,我請了一陣子的假。回來之後,發現一切都不一樣了。她們不知從哪裡得知了我家的事,四處散布謠言,說什麼我媽外遇我爸才自殺的…還說…」看著女孩的眼淚快要流下來,修哲連忙變出了一包衛生紙遞給她「說不下去就不要說了…」他也是人,看見她這麼難過,他也不忍心。「我沒事」琦旻擦了擦眼淚,繼續說下去「還說…我媽是因為外遇染上了病,我其實不是我爸的種…之類的。我當下生氣的跑去找她們理論『為什麼要這樣汙衊我?』沒想到她們居然動手打我,還說我這種髒東西被她們教訓是應該的…」

「所以她們就這樣持續的欺負你?」修哲驚訝的問道,那三個女生在班上算是十分活躍的,看不出來她們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後來,不是有一陣子你經常到我家的小吃店吃東西嗎,她們就說我趁著這個方式勾引你…叫我不可以再跟你說話,不然她們要帶人來砸我媽的店…」「所以你剛看到我才會那麼害怕?」突然之間一切都豁然開朗,修哲的腦中有一個想法慢慢浮現「我想…我可以幫你脫離她們的控制?」他問,畢竟看來這些麻煩有一半是他帶來的。「不…不用了啦…這樣太麻煩你了」她輕輕搖了搖頭

「叮鈴…」空中傳來了鬧鐘的聲音,修哲對她笑了笑「該起床了」而就在他準備離開時,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琦旻?我可以借用你的故事嗎?」「借用?」

當天早上,修哲一如往常地走進教室,原先打算和琦旻打聲招呼,沒想到她才剛往琦旻的座位走了幾步,姚亞愛就走了過來。「修哲~」這下他真的確定了有些什麼不對勁,但還是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露出溫和的微笑「怎麼了?」「我想問一下昨天的數學作業…」姚亞愛一個勁的往他身邊靠去,修哲卻不動聲色的躲開了「老師今天上課時會講解的,正好今天第一節就是數學課,等一下就可以問了」禮貌卻又疏離的語氣讓亞愛急得跳腳,卻又不能表現在臉上。不理睬亞愛的示好,他繞過了她,逕直往琦旻的座位走去「昨天晚上謝謝你了」他用只有他們兩人聽的到的聲音說。「放學我請你吃校門口的芝麻湯圓」像是沒看見亞愛陰沉的臉似的,又補了一句。說完就走回了自己的位子。這下亞愛沉不住氣了,立馬走到琦旻的面前。

「啪!」的一聲,不只是琦旻,就連跟亞愛同夥的兩人都嚇了一跳,馬上拉住了她「不要衝動!」「放開我!」亞愛用力的甩開了她們的手,對著琦旻就是一頓破口大罵,完全沒有平時溫柔的影子「你這個賤人!乞丐!我當初是怎麼告訴你的?要你不要再去勾引修哲!結果呢?你說,為什麼他會請你吃湯圓?你對他做了什麼?」當她再度抬起手,打了下去,卻發現打到的並不是熟悉的觸感,反而…有些硬?「夠了。」修哲冷聲說道,那一巴掌正好打在了他的胸膛上「我觀察妳們很久了,原來當初上害伯母的人就是妳們?原先想要是你們對她的女兒好,也算是將功贖罪了。沒想到啊沒想到…」他拉起了琦旻的校服袖子,上面佈滿了大小不一的傷痕,除了烏青之外,有些甚至像是用利器割出來的「你們是這麼對待『朋友』的?」他笑了笑,卻不像是平時溫和的笑意,反而…充滿了戾氣,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該不會…魏伯的死…」魏伯是從小到大除了外婆之外,他最親的人了,那麼開朗的魏伯,絕對是不會自殺的…「不是!不是這樣的!修哲…修哲你聽我說…」亞愛似乎沒預料到修哲會這麼生氣「我剛剛…只是一時激動…」她抓著修哲的手臂,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下,卻喚不起修哲的一絲同情「因為你都不理我啊…我也很喜歡你啊…要不是…要不是魏琦旻這個傢伙…」「有什麼話,去找老師說吧。你這種喜歡,我承受不起。」這時,有同學已經把老師找來了「發生什麼事了…」「伯母?」老師後面,一抹熟悉的身影也走了進來,臉上是滿滿的擔憂,一看見修哲,馬上快步走來「修哲,琦旻呢?琦旻呢?」下一秒,她看見了修哲身後,臉上有個巴掌印,手上布滿了青紫痕跡的琦旻,馬上將她抱在了懷裡「我讓你受苦了…」說不盡的感情和心理話,全都化為了淚水,滴在了她的制服上「媽…我…」我沒事…這三個字根本說不出口,只能抱著魏母痛哭。修哲看了看四周,默默示意大家讓開,給她們一點空間。而亞愛三人早已被帶去了辦公室,一整天都沒有回到教室。

「沒事了吧?」走在放學的路上,修哲問著「嗯…應該沒事了…不過你真的不用破費照顧我家的生意的…」琦旻看到他直直的往魏母的攤子走去,不好意思的說「照顧你家生意?」他笑了笑「妳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是因為很好吃才買的。說真的,妳媽媽做的湯圓應該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了。」走到攤子前,他就像是平常那樣,對著魏母露出了微笑「我要三份芝麻湯圓,內用」「來啦?今天怎麼多點一份?」自從魏伯走了之後,他每天都來這裡,只不過前陣子因為要趕稿,沒時間來光顧「啊,那份是琦旻的喔」他轉頭看她「說好了要請你吃的,世界上最好吃的湯圓,希望妳別嫌棄啊」

吃著熱呼呼的湯圓,看著一直以來幫助她的男孩「謝謝你…」「什麼啊,我還要謝謝妳借我妳的故事呢!」又吃了一口湯圓,兩人相視而笑,也許,這就是「真正的好朋友」吧。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