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童話世界

「嗡嗡嗡..」手機不斷地震動一邊響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的鈴聲,手機上面寫著「未接來電編輯大人二十通」。我就這樣放任手機在一旁不停地作響,手還在筆電的鍵盤上飛快地敲打著,隨著交響曲激昂的樂聲我手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手機也震動得越來越誇張,快從桌邊掉下去了。

「碰!」的一聲,手機終於從桌邊掉了下去,在地板發生巨大的聲響,於是我停下手邊的動作。

「我   受   不   了   !」我崩潰地大喊,用力地把筆電闔上,狠狠按下手機的關機鍵,跳到柔軟的床上去。

「不想寫   不想寫   我不想寫稿了啦!」我獨自一人在在臥室的床上對著棉被大喊著。

語畢,倏地一道光閃過我眼前,下一秒我的眼前突然變得一片漆黑,我昏了過去陷入短暫的黑暗當中。

睜開眼後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暖橘色調的小木屋,牆邊的壁爐正不斷地燃燒著,壁爐旁有一張看起來很舒適的棕色沙發還有幾個抱枕,整個房間不大看起來既溫馨又可愛,我則躺在一張純白的床上,被單十分柔軟聞起來是太陽的味道。

「喂!喂!」

就在我準備起身時我聽到有人呼喊的聲音,但屋子裡卻沒有任何人。

我環顧四周試著找出聲音的來源,最後我將目光停留在牆邊燃燒著橘紅色調火焰的壁爐上,仔細一看在那團劈啪作響的火堆裡竟然有….一張臉?!

我揉了揉眼睛想再次看清楚時,他又說話了。

「你終於醒了!我真的等了好久,我早就跟他們說過我預感到你等等就會醒來,他們還是不信。哼!就算我現在是一團火焰我的魔力還是不減。」火焰中的那張臉像是鬆了一口氣般感動地說著。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但這一團火焰竟然開始自顧自地說起了話來。

「天啊,我是寫稿寫到睡著開始做起夢了嗎?」我不敢置信的大力地捏起自己的臉頰。

「噢!好痛喔!看來是真的…」

認清現實後,為了掌握狀況我趕緊對那團火焰問道:

「那個…請問這裡是哪裡啊?我本來應該在我房間趕稿的啊,編輯還在等著我交稿呢。」我焦急地說。

「喔!親愛的奧蘿拉啊,你不用慌張,這裡才是你真正的家啊,你只是沉睡了太久,一時之間無法適應而已,等白雪來了之後她會好好跟你解釋的。」他像是認識我一樣用很親切的語氣對我說道。

     

「奧蘿拉?我不叫做奧蘿拉啊,我叫做…..」一時之間我居然想不起來自己的名字。

此時,從遠處傳來了細細落落的腳步聲。

「喔!你看白雪她回來了。白雪,奧蘿拉醒過來了,我就跟你說吧,我早就有預感她今天會醒來。」那團火焰興奮的說著。

打開小木門走進來的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她有一頭秀麗的短髮穿著黃藍配色的連衣裙,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像雪一樣白的肌膚吹彈可破。

「喔我的天哪!感謝神,奧蘿拉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了不會醒來了。你知道在你沉睡的時候我有多麼自責嗎?」白雪拋下手中的東西,飛奔到了我的床邊,帶著哭腔地說著,眼角似乎還閃著淚水。

「等等…你們到底是誰?」我疑惑地問道,完全沒能搞清楚這裡的狀況。

「果然失去記憶了呢,唉我就知道詛咒不會那麼輕易地就解除。看來還是得去找小紅帽了…」白雪自言自語地說著。

「抱歉,沒能先自我介紹。我叫做白雪,是妳的好朋友,至於你為甚麼會沉睡有一半是我的錯…。對了,還有旁邊那團火焰他叫做法西,本應該是個魔法師但也是因為詛咒才變成那樣。」白雪落寞地說著。

「白雪,妳別再自責了。我已經說過好幾次這件事情的責任並不在妳。奧蘿拉她肯定也不會怪妳的。   」法西試圖安慰難過的白雪。

「嗯?詛咒甚麼詛咒,有人能跟我解釋一下嗎?」我還是無法掌握狀況,疑惑地發問。

「在你睡著之前不小心吃下了巫婆送給我的毒蘋果,從那之後你便開始沉睡不起。本來那應該是會殺死人的毒蘋果,但因為女巫下詛咒的人是我再加上你身上本來就有另一個魔法,所以詛咒和魔法之間互噬才導致了你的沉睡。唉當初要是我沒有把蘋果放在桌上你也不會誤吃了,都是我的錯。」白雪娓娓道來地說,語氣帶著自責。

「但至少你現在醒過來了!雖然沒有記憶但這就足夠了,不過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你醒來的啊?」白雪疑惑地說。

「是因為意念吧!奧蘿拉你沉睡的時候都發生了些甚麼,剛剛聽你說甚麼編輯甚麼趕稿的,好像是有其他的記憶。」法西嗅出了一些魔法的氣息敏銳地說。

「我…,我記得我是一個平凡作者。在醒來之前都一直在趕稿,明天是新書的截稿日但我一直都沒寫出來,手機不斷的震動編輯打了好幾通電話給我,之後我就大喊著不想寫稿,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張開眼後我就在這裡了。在之前的事我就….」我硬是努力的回想起來,頭卻越來越痛而且還越是想不起來,感覺記憶不斷地流失。

「不想寫稿…該不會就是這個,就是這個意念!因為你想離開那裡的意念,成功把你從沉睡中喚回。」法西熱烈地說著,好像掌握些了甚麼。

「肯定就是這個!因為你有了想要離開那裡的強烈念頭,才讓你從這邊醒來!既然你都醒來了,那法西你的詛咒一定也有救了!」白雪像是抓住重點一般飛快地說著。

「法西你是為甚麼會變成火焰的呢?」聽了最後一句話我不禁感到疑惑。

「你說我的詛咒嗎…有點難以啟齒,但既然你都失憶了告訴你也無彷吧。其實在你沉睡之前,我們一直都很相愛。但由於我太愛妳,所以偷偷在你身上下了保護咒,那是一個在你發生危險的時候可以保護你的咒語。所以當你受到傷害時傷害會因魔法轉移到我身上。本該是這樣的,但是因為這牽扯到女巫在蘋果上對白雪下的咒語。所以兩個咒語互噬發生錯亂,才倒置你陷入沉睡而我變成一團火焰。」法西故作輕鬆但還是很沉重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知道一切真相後,我反而變得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那白雪,你剛剛說法西的詛咒有救了是甚麼意思?」我想起剛剛的最後一句話趕緊向白雪詢問。

「其實只要解除法西的魔法就可以讓詛咒消失讓他恢復原狀。但因為法西的魔法是對於他相愛的人所施加的魔法,所以要解除這個咒語也必須要奧蘿拉你才行。之前因為你陷入沉睡所以才無法解除,但現在你靠著自己的力量打破了咒語回到這邊,一切都可以解決了!」白雪非常有自信地說。

「真的嗎?那太好了!趕快告訴我解除咒語的方法是甚麼吧!」我興奮地說著,也想要幫法西出一分力。

「因為是保護你的魔法,所以要解除你得要狠狠地傷透他的心才行。」白雪弱弱地說。

「甚麼?!傷透他的心?我要怎麼做到啊?」我才剛認識他沒多久而且才聽完他為了保護我的一段佳話,我要怎麼傷害他啊?難不成是要狠狠地罵他是個醜陋的火焰嗎我無語的想著。

「唉呀,總之你還是先找回記憶吧,奧蘿拉。畢竟現在的你們也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只要去找小紅帽她一定有辦法找回你的記憶的,這麼說她今早才有提到要過來看你,也許等等她就會來了。」白雪說,此時門邊傳來了腳步聲。

有一個嬌小的女子從門邊走了進來,她梳著可愛的麻花辮穿著純白的連衣裙,外面披著一件紅色的披風,手上還提著一個裝滿食物的小木籃。

「啊!果不其然,我就知道你會來。」白雪開心地說著。

「還不是法西,一早就不停地說他有預感甚麼的,害我為此趕去準備了一堆麵包。」女孩帶著埋怨又可愛的語氣說著。

「該不會是那個麵包!你奶奶做得麵包?」白雪驚訝地問著。

「沒錯,就是那個美味到能讓人能想起一切的麵包。奶奶可是半年沒做了,但仍舊是寶刀未老。」小紅帽有自信地說。

「那趕緊讓奧蘿拉吃下去吧!」白雪著急地說。

於是小紅帽從中拿出了幾個麵包給了奧蘿拉,奧蘿拉帶著猶豫的心情咬下手中的麵包。一瞬間,無數記憶竄遍她的腦海,她想起了一切。想起她跟白雪是多麼要好的閨密,她跟法西是多麼地相愛。在她沉睡之前其實一直都住在這片安穩又有趣的童話森林,她有自己溫馨又可愛的小木屋,還有許多她喜歡的人們。

「我都想起來了。白雪、法西還有小紅帽,好久不見我好想你們。」我一一向他們眼神對視百感交集地說。

「想起來就好」白雪眼眶潤地說。

「奧蘿拉…」法西感動地說。

「奶奶的麵包果然一如既往地有效呢。好啦,現在重要的是要解開法西的詛咒吧。」小紅帽抓出重點地說。

「對對對,我該怎麼做才好呢?」我在內心細細探索著我和法西擁有的無數回憶,要跟他說我其實不愛他嗎?但這好像又太過頭了。還是要騙他說我曾經出軌過呢?不,他不會相信的。啊,還是這個好了。

於是我看著法西的眼睛,霹靂啪啦的對他講出一大串我曾經認為他需要改善的地方以及缺點。包括他其實有點小氣、很愛吃醋、佔有慾太重、有點媽寶傾向、床上的技巧不夠好等等,我一口氣講出了一大串。

在我講完的瞬間,法西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法西看起來深受創傷地說。

「嗯…加油添醋中帶點事實吧。」我巧妙地說。

在我說完之後,壁爐中的火焰倏地消失殆盡,在一片煙霧中出現了一個高挑的身影,他有著一張帥氣的臉龐,還帶著點魔法的氛圍。

「法西!你變回來了。」我跟白雪和小紅帽三個人開心得大叫。

「是啊,我變回來了。可是我怎麼一點都不開心呢,我倒覺得我的心好痛…。」西法落寞地說。

「誒,你們看窗外,下雪了!」小紅帽注意到窗外的變化興奮地說著。

此時,小木屋的窗外開始飄起了一片片的雪花,隨著雪花不斷地堆積門外被染成了銀白的世界。

「真的誒,是初雪呢。奧蘿拉和法西的詛咒在今天終於被解開,是白色的奇蹟呢。」白雪摸著窗外飄著的雪感嘆的說。

「好美喔。」我靜靜地看著窗外的雪說。

我看了一眼法西,他還一個人縮在壁爐旁呆愣著,看起來還沒從剛才的打擊中復原。

我走到他身旁悄悄地在他耳邊對他說:「剛剛都是騙人的啦,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魔法師。」說完我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隨即我看到他的臉頰被染上了一片紅暈。

窗外的雪還一直在下,漫天雪花、雪花紛飛,整片森林被染成了銀白色的世界,好像童話故事中會出現的白色世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