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亡靈法師的小龍(BL)

不想寫稿的作者   X   住著小紅帽和白雪公主的童話森林   X   溫泉

01

少有人知曉,隱居極東之森的亡靈法師阿瑟斯,其實是這王國最暢銷的作者之一。

他筆下的故事奇詭絢麗,吸引看客無數,即使傳聞他性情古怪,更是從不露面,也只是讓他增添引人遐想的神祕感,絲毫不減人氣。

阿瑟斯對此毫不在意,更多的時候,他喜歡懶洋洋地躺在屋子裡的沙發上,寧願放空也不想寫稿。

反正他寫作不過圖個開心,也沒人能勉強他。

「咻!」屋外忽起狂風,夾帶一絲燥熱氣息,阿瑟斯眨了下眼,伸出手,一只通體漆黑的小蟲不知何時停留在他的指尖,他略一用力,將那小蟲捏碎,一道洪亮的聲音霎時向著屋外傳遞出去。

「伊萊,別拆我房子。」

「知道了,說句話而已,別用擴音蟲阿。」

回應他的,是一道爽朗的青年音色,若有人在此刻經過,定會驚訝的發現,極東之森上方,居然盤旋了一條紅色的龍。

隨著話聲落定,紅龍也隨之下降,變成一個擁有同款髮色的青年,眉目清朗,火焰般的紅瞳明亮的不可思議。

伊萊熟門熟路的走進屋裡,看了阿瑟斯一眼,立刻皺眉:「你又亂吃東西。」

他走上前,開始收拾被阿瑟斯吃一半又隨手扔在一邊的零食點心。

「要你管,伊萊,我渴了,幫我倒水。」阿瑟斯皺著臉,不客氣地下令。

與伊萊清俊的五官不同,縮在沙發上的阿瑟斯容貌就可怖的多,照在純黑斗篷下的是慘白枯瘦的面孔,容顏半毀,更顯詭譎。

伊萊對此並不在意,只是縱容地搖搖頭,去裝了杯清水遞給阿瑟斯。

「王國書社又來催稿了,阿瑟斯,你寫了嗎?」

「沒有。」阿瑟斯將身體轉了個方向,縮成一團,顯然準備逃避話題。

一直以來充當兩邊溝通橋樑的伊萊嘆了口氣,又拿了條薄毯給阿瑟斯蓋上:「想睡覺的話,記得蓋被子。」

阿瑟斯不語,好一會兒後才道:「你身上有別的味道。」

「嗯,我剛剛在森林裡遇上了自稱同族的人。」

阿瑟斯聞言,不由得瞇起了眼。

02

伊萊,是阿瑟斯在森林中撿到的。

那一日,細雨連綿,土壤鬆軟潮濕,他穿上雨具,灰白長髮有幾縷不聽話的跑了出來,阿瑟斯慢吞吞地走著,小心辨識前方道路。

倒不是他喜歡冒雨出門,而是為了採摘提煉魔藥的重要藥材,否則,他最討厭下雨天了。

阿瑟斯嘟噥著,終於找到他想要的花,他自懷中取出皮囊,仔細地採下幾朵後,這才看到蜷縮在花下的一尾小龍。

龍形還很小,可能剛破殼不久,大約是他雙手掌合攏的長度,眼睛緊緊閉著,翅膀無力垂下,似乎受了點傷,連紅色的鱗片也黯淡無光。

阿瑟斯可不是什麼善心的人,他眼角勾起,見不到同情之色,只有一時興起的作弄,他伸出手,戳了那只小龍幾下,把小龍給戳的翻了個身,四腳朝天。

也把小龍戳醒了。

神智尚未完全清醒的小龍,眼神朦朧,就在阿瑟斯的手又再度碰上他時,精準的張嘴,用盡全力地咬了下去。

看著手上滲出的血,阿瑟斯笑了。

「真是不乖阿,不過,我喜歡。」亡靈法師低沉嗓音如夜的呢喃,毫不在意手指上的傷口,他捧起小龍,愉悅的回家了。

龍族因為渾身是寶,容易遭到獵殺,所以最是團結護短,絕無可能有這種小龍寶寶在外流落的情況,要不就是他的父母死亡,要不就是他因為某些緣故被捨棄了。

既然都是被放棄的存在,不如就一起生活也不錯。

自那日起,阿瑟斯便開啟了養育龍寶寶的新生活,當然,因為個性的差異,沒養幾年就變成龍寶寶在照顧他,倒也分不出誰是長輩了。

家中多一個生物的心情究竟如何,阿瑟斯也說不清,確切來說,冷淡的他為何會養出伊萊這種陽光開朗又熱心助人的小孩,這才是他最疑惑的事情。

比方說,伊萊曾在森林裡遇上一個罩著紅斗篷的少女。

在森林中穿著如此鮮豔衣物,怎麼想都很不對勁。

不過伊萊在知道那少女其實是想引出一隻她心儀已久的小狼,順便把那只總被欺負的小狼帶回家後,便高興地幫忙,將小狼敲昏給少女抱走,皆大歡喜。

又或者,伊萊也在森林遇過被繼母追殺的鄰國公主,因為被七個男人照顧的生活太過快樂,不想回家,所以伊萊義不容辭的幫助她打跑了前來騷擾的王子後,便愉快的跟阿瑟斯報告他們又多了一堆鄰居的事實。

一來二往,本應陰森黑暗的極東之森,多虧伊萊的多管閒事,現在住戶越來越多,都開始散發出夢幻的氣息。

而這次,伊萊遇上的,不再是不相干的陌生人,而是同族。

不但是同族,還邀請伊萊一起回去。

「恭喜你。」阿瑟斯淡淡說:「找到了同族,你走吧,回去你的應屬之地。」

空氣倏地沉默,阿瑟斯抬眼,便看到伊萊不可置信的神情:「你認真的?你要趕我走?」

「......你本來就不屬於這裡,能回家,不好嗎?」

「這裡就是我的家,你就是我的家人、我最重要的人!」既傷心又憤怒,伊萊的面孔扭曲成平常絕不會出現的表情,質問著阿瑟斯。

「很可惜,我不這麼想。」阿瑟斯卻是不為所動,伸手指向門口:「慢走不送。」

良久,聽著門口砰的一聲,屋子瞬歸寂靜,阿瑟斯慢慢閉上眼。

這樣也挺好的。在被捨棄之前,搶先一步放棄,這樣,便不會受傷。

03

伊萊離開的第十天,阿瑟斯依舊提不起勁,剛好光明正大的拖稿。反正他不出門,就算寫了更新,沒有伊萊,也不可能傳遞到王國書社。

而且,時值冬季,寒冷徹骨,他根本不想動。已經連續數日縮在毯子裡的阿瑟斯打了個呵欠,只覺睏倦。

屋外隱隱傳來腳步聲,是伊萊?阿瑟斯下意識挺直背脊,但很快又垂下肩膀。

伊萊已經被他趕走了,那怎麼可能是伊萊?不過,阿瑟斯眼神冰涼,他同樣認得這個聲音。

「沒想到你真的在這裡,阿瑟斯。」來人面目輪廓剛硬,衣著華貴,看了阿瑟斯半毀的臉一眼,立刻別過視線。

「魯迪。」阿瑟斯輕聲說:「你來這裡,是要讓我殺了你嗎?」

魯迪笑了笑,絲毫不將阿瑟斯的威脅放在心上:「我敢一個人來,自然就是有把握,你殺不了我。」

阿瑟斯哼了聲:「有話快說。」

「我知道你怨恨我。」魯迪找個張椅子坐下:「不過,我也是不得已,阿瑟斯,你天賦驚人,魔力強大,又生的好看,眾人都仰慕你,你可想過我的心情?」

「既然我們是朋友,你如此出風頭,那我身為王儲的尊嚴何在?所以,驅逐你,我也是無可奈何,但現在王國有難,以你個性,真能坐視不管嗎?」

「以前的我是不能,但現在的我絕對可以袖手旁觀,魯迪,別挑戰我的耐性,離開吧。」

就算再怎麼想殺死這個背叛他信賴的男人,阿瑟斯也不可能真的動手,讓他自幼生長的王國因此陷入動盪,他知道這點,而魯迪,同樣也知道。

魯迪姿態閒適,他的目的已成,話已帶到,而他也清楚,阿瑟斯有多麼的刀子嘴豆腐心,於是他笑的一派輕鬆:「那我走了,順帶一提,你寫的故事,我很喜歡。」

看著魯迪大搖大擺地離開,阿瑟斯只覺心情糟糕到了極點,又或許,自從伊萊不在後,他的情緒便始終處於泥淖中。

「你為什麼要讓他走?」一道不滿的聲音響起。

「嗯?」阿瑟斯訝然回眸,身後,是他怎麼也想不到的人。

伊萊,就在眼前。

04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阿瑟斯問。

而且,伊萊的實力似乎超出他意料,至少這幾天裡,他完全沒察覺到伊萊存在的氣息。

「因為,我本來就沒打算走。」伊萊走到阿瑟斯面前,滿臉不悅:「而且,看到你把自己照顧成這樣,我要是再不出來,你就要變成枯骨了。」

話鋒一轉,伊萊又問了一次:「那個人對你這麼壞,你為什麼不打死他?要我幫忙嗎?」

「小孩子別管太多。」

「我已經不小了,而且,我知道的比你想的還要多許多。」伊萊目光灼灼,那雙眼睛如火焰,牢牢盯著阿瑟斯。

「......你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的過去,所以,能查的我都查了。」伊萊說的正大光明、理直氣壯,說到後來,卻有些傷心。

「那個人,說是你的朋友,卻忌妒你、背叛你、驅逐你,要你永遠不能進入王國,現在卻厚著臉皮來找你幫忙,你、難道對他還有感情嗎?」

「我若對他還有感情,你又能如何?」阿瑟斯目光閃動,不答反問。

伊萊一頓,好一會兒後才悶悶說道:「不能怎樣,但是,我會不計代價,保護你。」

「......」

眼前是他一手養大的龍,也是一個極為坦率的孩子,無論何時,都不會說出違心之語。

正是因為知曉伊萊的性子,所以他才會感到動搖。

「你應該要回去。」待在他這邊一點好處也沒有,既然生而為龍,就該前往能翱翔的地方。

「阿瑟斯,我已經拒絕他了。」伊萊說的乾脆,毫無猶豫。

「他跟我說,我所屬的這一支已經瀕臨滅絕,所以希望我能回去,可是,我生長的地方是這兒,那麼,只有這兒才是我該回去的地方。」

伊萊露出彷彿被遺棄的小動物般可憐巴巴的表情:「現在我無處可去了,阿瑟斯,你重新收留我吧。」

阿瑟斯沉默不語,這樣說起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伊萊會直接呼喚他的名字?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尾小龍已經長成如今的青年?

──傾聽內心的聲音,你才能得到答案。

久遠前,他的導師曾經這樣說過。

阿瑟斯望著伊萊,那雙紅瞳裡滿是溫柔與依戀,他想繼續說著趕走對方的話,卻發覺自己居然捨不得。

為什麼?如果一開始就假定會遭遇背叛,等真正發生時便不會再心痛,不是嗎?

或許,他終究是渴望陪伴,也終究想要擁有信賴他人的能力。

就在阿瑟斯心中隱隱承認這份心情的瞬間,伊萊發出驚呼。

「你的臉?」

阿瑟斯下意識地往臉上摸了一把,原本坑坑窪窪的臉頰變得光滑,他訝異的從一旁拿起鏡子,鏡中映照的景象,不再是可怖陰沉的死靈法師,反而是他原先的模樣。

伊萊卻很緊張,明明他這樣子好看許多,伊萊卻完全無視,只一個勁的說:「怎麼會這樣?你還好嗎?會痛嗎?」

「閉嘴,你好吵。」阿瑟斯慢悠悠的說:「我只是恢復了而已。」

他最初修習的,乃是聖靈法術,這法術的限制條件極為嚴苛,一旦失去最純粹的初心,將立刻墮落成亡靈法師,容貌也會發生改變。

而他如今回復的契機,莫非,是伊萊?伊萊改變了他嗎?

灰白的髮絲轉回燦爛的金髮,黑色的瞳孔變成潮水般的幽藍色,阿瑟斯笑了笑,摸了摸肚皮:「伊萊,我餓了。」

伊萊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被轉移,他一邊叨唸著,一邊又轉進廚房裡,不一會兒後,一盤佳餚就出現在他手裡,通通都是阿瑟斯愛吃的口味。

「阿瑟斯,你以後都是這個樣子嗎?」看著阿瑟斯用優雅卻異常迅速的速度享用食物,伊萊又問。

「你不喜歡?」難道這小鬼口味特殊,喜歡貌似醜怪骷髏的版本,而不喜歡這正常的模樣?

「你怎樣我都喜歡。」伊萊很認真的說:「可是,一想到以後不只有我能看到你真正的面貌,我就覺得忌妒。」

「......」該說是太過誠實坦率,還是少根筋呢?阿瑟斯被伊萊的話鬧得心神不寧,索性埋頭繼續大吃特吃。

「不過,過往的、屬於那個討厭鬼的痕跡,還是都抹除比較好。」伊萊笑得有些天真的傻氣,湊近阿瑟斯,就往他額頭親了一口。

「這是晚安吻,吃飽了就睡吧,你這幾天都沒怎麼休息。」

這樣一說,也確實睏了呢,阿瑟斯打了個呵欠,才瞇著眼說:「王國即將面臨的危機,早在當年我便已預言,但這次,我沒打算插手,所以,我們得搬家了。」

「你想去哪裡?」

「唔,有溫泉的地方。」冬季是他最討厭的季節,總是濕濕冷冷,一點也不舒服。

「那還不簡單。」伊萊笑咪咪的說:「屋後的水池就可以呀。」

「現在天寒地凍,那裡的水也是冰的。」

「阿瑟斯,你忘了我是火屬性的嗎?」伊萊笑嘻嘻地說:「泡好溫泉,就來整理行李吧,來一場只屬於我們兩個的旅程。」

「嗯......」

伊萊的火屬性天賦果然很好用,愉快的泡了場溫泉的阿瑟斯舒展著這些天因為幾乎沒有活動而僵硬的身體,又疑惑的自語:「我總覺得好似忘了什麼。」

伊萊笑了笑,是忘記寫稿吧,不過那也不重要,他可不想提醒阿瑟斯。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就一直仰慕著這個男人,直到這份感情慢慢變成眷戀,再也無法輕易收回。

而今,纏繞在阿瑟斯身上的枷鎖已解,他們可以去任何地方。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5)


這篇真的很有長篇的潛力啊
感覺背景很有趣
而且也讓人期待之後他們旅行的生活

不過……這年頭果然不能隨便撿東西回家養……養一養都變老攻了…這……XDD
2021-03-01 00: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最初是真的想寫長篇沒錯 (從一堆草稿中翻出來的XD 今年的目標就是把一堆手邊的東西整理好哈哈
撿小龍回來變成全能管家+老攻也不錯呀
法師已經完全被養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了......以前他一個人住的時候還比較自立自強呢> <
 
2021-03-01 20:23回覆

把龍龍撿回家養大,究竟是撿了個保母,還是撿了個老攻呢www,儘管只是短篇,但故事背景非常的完整,我懷疑這原本是個坑,被濃縮成精華短篇了,感覺月大的文都有能被拉長成長篇的潛力呢!
又甜又治癒的,真的看的很感動,只要有對方的陪伴,就算再遇到噁心人就不怕了~然後我很好奇被七個男人照顧的很快樂的白雪公主的故事和把狼狼敲昏帶走疑似犯罪的小紅帽的故事XDD


 

2021-02-28 09: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李子好厲害喔!!!被發現了> 0<
這是幾年前寫的坑沒錯,但要拉長又好懶阿,就趁這個機會直接改成小短文哈哈
如果要寫長的話光是龍龍的背景還有王國的故事就要寫好多了嗚
至於森林裡面那兩個XDDD 都是很隨心所欲的人呢,幫王子還有小狼QQ
 
2021-03-01 20:20回覆

渣魚喜歡這一篇耶!
尤其那一句,傾聽內心的聲音,你才能得到答案。
才是真正的魔法啊!)))
尖叫一下!!!!!!!
 
2021-02-27 23: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不魚
是阿是阿,如果逃避內心的話,就無法得到真正的魔法力量了
所以這樣就是皆大歡喜了呢 > ///<
2021-03-01 20:09回覆

養成系的感覺真是太棒了XD
寵物+年下,小龍真是太萌了,讀的時候忍不住嘴角上揚。
2021-02-27 18: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寵物+年下就是各種可可愛愛
互相照顧的感覺也蠻治癒的XD
2021-03-01 20:02回覆

小龍養成大龍感覺花了好多時間阿~
懶洋洋的法師其實挺可愛的~而且小龍治癒了他受傷的內心阿~
冬天一起泡溫泉太棒了~
2021-02-26 22: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龍為了要好好照顧這個一不小心就會餓死自己的法師
有努力讓自己長快一點了啦
寫到最後才發現阿阿阿,溫泉呢!我忘記溫泉了,只好趕快補上去XD
2021-03-01 20: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