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我的二十題與Trailer

收到悉侗的Email,還附上了可愛的二十道題目,回答得誠惶誠恐。

原以為熱愛縮牆角的我不會有答題的一天,沒想到這天竟說來就來(笑)

如果大家不嫌棄也不嫌我無聊,或剛好想多了解我一點,那這是關於我的二十題:

一、夏洛夕這個筆名的由來

      在決定筆名時,我特地收集了身邊的人們對我筆下文字的描述。清新佔多數,有人說優雅輕巧、溫暖但不至熾熱,有時甚至會透出涼薄。我就著這樣的敘述描繪了一幅景象:夏天夕陽西下的海灘,溫潤清涼安寧。然後這樣的畫面,就變成了「夏洛夕」。

      原本「洛」應該作「落」,但我很想強調水的意境,又想將這個字和後頭的夕字連在一起,完成落日的畫面,所以索性把落改成了洛。剛開始還覺得這幾個字少女感太重,不適合我,但被叫了一段時間後,好像也對這三個字產生了眷戀。有時會有人不小心把我的名字誤打成「落」或「汐」,每次看到都莞爾,竊喜自己真的成功把名字畫成水宿煙雨寒的夏夕圖了。

(怎麼辦,才第一題話就這麼多,誰讓我出深山的還不出來領打。)

二、開始寫作的時間點,以及在那之前的寫作動機

      單說寫來娛樂自己的話,從很小開始我就有寫作的習慣。除了平時會寫日記記錄生活之外,我也很喜歡閱讀,玩興一來會在筆記本上寫小說自娛。而正式提筆寫作,是以高一開始在文學雜誌上發表作品為起點。其實當時我曾數度自我懷疑,認為自己不適合寫作,是接收到身邊以及素昧平生的人們對我釋出的肯定及鼓勵,才讓我如履薄冰地寫到今天。

三、自己眼中的文風,以及別人眼中的文風

      其實我一直不太敢描述自己的「文風」,說好聽了怕被當成自我感覺良好,說難聽了又像在親手掐熄自己傾慕文字的本意。如果要藉著這個機會輕描淡寫地說,我想我會用溫柔一筆帶過。不妄圖征服誰,卻也想堅定而不稜角銳利。

      至於別人眼中的文風,除了在第一題就被我不小心越題回答的友人版描述,我也曾經在某個場合偶遇一位我很尊敬的教授,當時他對我說,妳的文字有種獨特的韻律感,這是與生俱來的,妳要好好珍惜。我不知道是否真是如此,與生俱來與否我也無從考究,但這句話在那段時間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微笑)

四、早期文風和現在文風的差別

      為了這題,我特地去翻了那些不能出閣的稚作(捂臉)以前的文字比較氣盛,也不管別人是否接受得了那樣的感情濃度,就一股腦地丟出去,急著透過文字訴說自己的遭遇或情緒,通篇看下來倒矯揉得連自己都不舒服。

      現在的文字比較冷靜,和從前比起來多了點厚度,開始懂得在該留白的地方留白,也對寫作有了自己的解讀和理想。在這裡很想接一句「這大概就是長大吧」,但這句話在腦海裡冒出來後,我自己都先笑岔氣了。

五、喜歡的文字風格及故事

      這題讓我深思許久(捏下巴)我很喜歡有言外之意的用詞,但特別鍾愛的文字風格倒是沒有。每個人的文字風格都和人生經歷及情緒流動有關,我想成為一個無論對方的文字濃淡深淺,都能棲身其中細細品味的人。

      喜歡的故事就比較明確了。我喜歡用平凡摸醒真實傷口的故事,它可能就在我們身邊,只是我們沒發現,我喜歡能讓我們醒悟,或引出我們對某件事全新感受的故事。大道理也好,小感觸也罷,只要我們能從中獲得什麼,於我而言都是能傾心的好故事。

六、最擅長寫什麼?

      沒有。(好的下一位——)

      嗚,籠統闡述的話,如果是在現實生活中讓我感觸很深的事,那我在下筆時就會跟洪水一樣(?)熱烈。另外讓我頗感意外的是,雖然我一直覺得自己寫日常會寫成流水帳,但每次寫日常竟然都很順利(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擅長?)

七、最不擅長寫什麼?

      肌膚之親和所有關於古典文學的部分。

      老實說,每次寫到擁抱、親吻或更深層次的親暱段落我都會卡住(捂臉)明明只有一小段,我就是能硬生生卡一個禮拜。但話雖這樣說,我是很喜歡寫親暱戲的。親熱無需避諱,也不必將性道德化,我覺得好的肌膚之親能讓人感覺兩個人的感情進一步昇華,這是件很美好的事。

      再說古典文學,我一直對古典有恐懼感(笑)以前曾經在作品中放進宋詞,結果被台上批評為「完全沒有新意,是典型的國文老師會喜歡的那種作品」,從那之後就一直覺得自己用古典用不好,想引經據典的時候會把自己給繞進去,直到現在還在找出口。

八、完成一篇小說所需的時間

      如果連準備時間也一併算入,一篇二十萬字的小說大概要耗時近十個月。

      決定題材後我會慢慢構思劇情及角色設定、找資料做整理,然後寫大綱。而且因為個性比較龜毛謹慎,所以在正式發表前會先積稿積到一定的量才敢公布。

九、動筆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

      雖然無法給出確切時間長度,但在前一部作品結束前就會有新作品的雛形。在這個階段我習慣先收集資料、記錄靈感,但不會動筆,以免影響到對前一部作品的掌握(是個無法一心多用的人呢),等舊作結束再正式開始寫新作。

十、寫作時的習慣及困擾

      手邊要有一杯除了水之外的飲料,不能有音樂,旁邊也不能有人。

      基於上述原因,我還滿喜歡去咖啡廳寫作的,而且特別喜歡坐在咖啡廳裡不會有人經過的角落。咖啡廳的音樂大多比較小聲,也比較特殊,所以我不會被咖啡廳的音樂影響。如果可以,寫作時我會把網路關掉,以防被打擾(笑)。就這些癖好來看,比起我自己困擾,身邊的人好像更困擾一點,因為我動不動就會人間蒸發。

十一、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有什麼必備工具?

      做動筆前的準備時,因為有些資料本身就是紙本,所以會兩者並行,寫作時則是純電腦打字。

      創作時除了筆電之外,還習慣帶一本書,讓我休息的時候能隨手翻翻。另外還會帶私人的計劃本,紀錄今天的寫作進度,然後在密密麻麻的日程中找出能騰空寫作的狹縫(淚)

十二、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和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每個人心中對草稿的定義可能不太一樣,我算有寫草稿的習慣,但草稿和正式版的差異其實不大。洛夕版草稿就是粗獷又不修邊幅地純寫劇情,等過段時間重頭順一次時,再細細鑽研遣詞用字,然後在最終發表前小修。

十三、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以題材來說,通常是以愛情為主線,中間穿插其他元素。我喜歡寫貼近日常的故事,也因此我希望筆下的故事能帶給讀者一點面對生活及困難的力量。

十四、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是誰?文風會受他們影響嗎?

      這題好意料之中卻也好難回答。目前沒聽過自己的文風像誰,就連我自己也毫無頭緒(笑)我一直沒有「最喜歡」的創作者,雖然喜歡很多作家,但是都稱不上能為他們每部作品的品質擔保的「最喜歡」。所以這題我只敢帶出幾本書櫃上的書,給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散文有柯裕棻的《洪荒三疊》、言叔夏的《白馬走過天亮》;小說有西西的《我城》,以及之前在回覆留言時就提過的,中國作家兼導演胡遷的《大裂》。新詩比較見仁見智,所以暫且不提。這幾本書都只是晃過書櫃後,覺得能拿來推薦,所以順勢寫上的,不用看得太嚴肅,說不定改日問起,我口中又會冒出其他書名(擦汗)

十五、有沒有過作家夢,或夢想從事相關工作?

      曾經想像過成為職業作家的生活,但很快就放棄了。我更喜歡時刻充滿新鮮事物的工作,單專注在寫作上似乎不太適合我。

十六、關於創作的特別經驗或回憶

      其實對我而言每件事都很特別、很容易讓我激動(臉紅)包括第一次有讀者追更、有讀者說自己看哭了、有讀者說因為這本書獲得力量、我居然也會被藝術大神們贈封⋯⋯老實說,就連普通的贈珠都能讓我感動。記得某位可愛的讀者在《陌夏安然》快完結時大喊不可以完結,不然她每個禮拜就不知道要做什麼了,看到這則留言的當下我笑到趴在桌子上。天啊,大家都好可愛。

      連著上上題,也讓我想到高一還是高二時,曾經在圖書館偶遇隔壁班同學。我們半句話都沒說過,結果我挑書挑到一半,他忽然從書櫃邊冒出來,攀著櫃子問:「嗨同學,妳平常都看些什麼書啊?」我當時嚇壞了。其實我一直對提供自己的書單有恐懼感,前陣子曾經和讀者在留言區互相討論或分享最近在讀的書,有其他讀者看到後,居然真的因為我的提及而跑去看了那本書,還告訴我她很喜歡,就連這種小插曲也都讓我很感動。

十七、對寫作的熱衷程度

      看到這題時,我突然萌生「熱衷的極限是不是已經毫無感覺」這個想法。

      對我來說,寫作是日常,是我記錄生活的方式,也是我向世界闡述自己觀點、給別人勇氣的方法。寫作是構成「我」的一部份,這麼一想似乎不宜用熱衷描述,拆出寫作來待價而沽,就像我試圖將自己解構。(很賴皮地跳過)

十八、最喜歡筆下哪個片段?

      就目前已公開的片段來說,最喜歡的部分是《陌夏安然》裡,第九章〈長路漫漫〉中,夏辰第一次對安然提到愛的那個夜晚:「⋯⋯他第一次提及愛,第一次說愛她的那天,城市的高樓把星星點亮,月光和燈火從窗外流瀉進來,溫柔地貼在他身上⋯⋯」因為我喜歡的是整個大段,所以就不全貼上來了。曾經看讀者留言分享,說她最喜歡的就是這一段,當時也是亂感動了一把(笑)

      我好像有好幾題都半賴帳地呼攏過去,所以決定好好答完這題!雖然還沒正式寫完新作品,但在新作品中,目前最喜歡的段落是這樣的:

      在紀程亦又把手機從左手換到右手時,徐慕曦終於說話了。

      「謝謝你,我看完了。」

      她明明吐出溫言細語,紀程亦的耳畔卻一片死寂。

      那是紀程亦第一次感受到徐慕曦身上的荒草寒煙。

      紀程亦把手機收起來,隔著他半隻手腕的距離,她眼中的千里送來塵埃。零落草木後方有斜日妝樹,她橙色的臉上灰色的沙,一一扎進他眼裡。

      「我原本以為已經有人跟妳說了,但妳看起來好像不知道。」結果他的喉間也進了沙,「雖然不是什麼好事,但我覺得讓妳知道會比較好。」

      小小的徐慕曦低下頭,環起手,肩舺骨微微往前縮。

      「所以你剛剛才問我要不要換衣服?」她的聲音愈來愈小。

      「我以為妳已經知道了。」

      「為什麼不直接問我?」徐慕曦把手繞上胸前,鬢旁瀉下的長髮遮去她半張臉,「你告訴我的話,我明明還來得及換衣服。」

      紀程亦低頭看著她頭頂凌亂的髮絲,既不能替她梳理,也不能曖昧地勾起她的下巴,要她抬頭看自己。

      最後,紀程亦只能彎下腰,蹲在她面前。

      灰色的徐慕曦,眼眶裡都是滾動的眼淚。

      是被欺負委屈了,還是氣哭了?

      徐慕曦看著他一雙暖融融的眼睛,視線驀地柔了焦。

      這麼丟人的事,居然是從他那裡聽來的。

      紀程亦那麼乾淨,這下該怎麼看自己?

      徐慕曦緊緊摀住自己的臉,無妨隻手遮天,一雙手乾脆遮住整個世界。

      「要是別人覺得我很糟糕怎麼辦?」徐慕曦嚥下一次次湧上的嗚咽,上氣不接下氣,「我以後不會做那種動作了,以後也不會穿這種衣服了,我上去跟大家道歉好不好?」

      結果她竟然是自責了。

      眼淚順著徐慕曦豐柔的掌腹滑下,匍匐過她腕上的銀色手鍊,在手臂上留下一條蜿蜒的水痕。紀程亦知道塵埃扎眼無法不流淚,卻也不知道從何擋塵埃。白色的徐慕曦,在他眼前不再春日遲遲。那麼多來自暗處的惡意。

      紀程亦握住她細弱的手腕,輕輕往兩旁拉開。

      徐慕曦被忽然襲來的光線刺得瑟縮。

      光天化日,沐浴在午後光芒裡的紀程亦,委身蹲在她面前。

      他不再居高臨下的那天,是這麼對她說的:「徐慕曦,哭什麼?妳什麼也沒做錯。」

      木瓜。豆漿。海鮮。堅果。中藥。

      大家都說,妳要有女人味一點。

      她不能太瘦,也不能太胖,要凹凸有致,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有女人味之後,要懂得收斂女人味。

      她頂著學有所成的身材,發現太寬鬆的衣服顯胖,太豔的衣服顯得放蕩。胖女孩會被嘲笑,寬鬆衣服穿不得。太露的衣服要避免,不然人家會說妳隨便。

      最後,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T恤。被羞辱時,錯的還是她。

      別人不會有錯。肯討論她的身材,幻想她的身體,他們說,拜託,有多少人想被意淫,我們卻偏要意淫妳。

      別人不會有錯。妳自己要給人遐想的空間,不怪妳怪誰?難道要怪遐想的人嗎?引人犯罪,受害者至少要負一半的責任啊。至少。

      別人不會有錯。妳是個女生,本來就應該要有動人的身材曲線,要是身材沒看頭,妳就只是個洗衣板男人婆。啊,就算身材有看頭,也不可以穿得太露。哎,不是說過了嗎,不要給人遐想的空間。

      總之,活該,都是妳的錯。

      就算妳連什麼叫女人味都不知道,就算妳努力迎合他們的要求,還是妳的錯。

      「真不知道徐慕曦這種女生到底有沒有羞恥心?」

      最新一則留言這麼說。

      這或許能當成一個Trailer?我很常開玩笑,說新作品是放棄大眾市場的任性之作。現在先放出了Trailer,希望能當根避雷針,讓無法接受討論半嚴肅議題故事的讀者,可以小心地避開我這個大雷坑(咬手帕)

十九、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文風有什麼樣的改變?

      好像談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或許以後隨著經歷和心境的改變,文風也會跟著不一樣,到時我也會很坦然地接受這樣的變化。如果文風能為我紀錄每個階段的自己,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真要說希望文字能往哪方面進步,那大概是希望自己能夠再細膩一點,見解再一針見血一點。要進步的地方族繁不及備載,雖然寫作的路還很長,但慢慢走總會看到遠方。

二十、點名五位文友填寫這份問卷

      這大概是整份問卷最難的一題了。大家不是已經被點過就是早就寫過了(嗚)(還是我的PO圈太小?)如果有朋友想填填看這份問卷,歡迎留言撲倒我(?)

回作家的PO

回應(6)



突然留言好像很冒昧,有點社恐所以一直不太擅長跟人交流,因此很少在PO上留言。
但失眠的這個清晨無聊打開POPO,看到了在POPO魚書櫃的洛夕(可以這樣叫嗎,真的很怕冒犯到q)於是鬼使神差的點了進來,然後就看到了這篇文。
現在的感想除了好喜歡也只有好喜歡了⋯⋯幾乎沒在看站上的文,但僅是看到這一段Trailer就深深的被洛夕的文字戳到。現在的心臟大概是像漲潮的浪漫漶著,原諒我的詞彙量不足沒辦法表達這種感覺,好像總是看到特別喜歡的人事物就會得了失語症,有點懊惱。那種細膩與溫柔,還有說不上來的韻味,總之就是好喜歡⋯⋯ㅠㅠ
自顧自講了這麼多不知道會不會打擾,真的太久沒有留過這麼長的話給他人了,有點羞赧又有點想躲起來,可是因為太喜歡所以還是忍不住留言了。希望等生活忙碌結束之後有機會拜讀洛夕的其他作品,想想就令人期待。啊,我真的很不會搭話怎麼辦,現在竟是不知如何收尾⋯⋯那、那就祝洛夕更文加油!你是我這個清晨發現的寶藏,突然有點感謝失眠了(⁎ᴗ͈ˬᴗ͈⁎)♡
 
2021-08-04 04: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杏子好~妳的留言嚇了我好大一跳XD
完全不會冒昧哦!而且要怎麼叫都沒關係,我不會有被冒犯的感覺(≧∀≦)ゞ
沒想到是POPO魚尾巴打起的波浪把杏子帶來的(?)這麼直白的喜歡,讓我突然⋯⋯手腳不知如何安放啊啊//// 當時放Trailer的時候心裡很不安,不只擔心題材會被唾棄,還很怕被罵。公開前好幾次想臨陣脫逃,但心裡又不想妥協,於是就固執地寫到了現在 T^T
還要謝謝杏子的稱讚>__< 有時候連我都不太喜歡自己寫出來的句子,總感覺軟綿綿的沒有力度,這樣的文字能得到妳的喜歡真是太好了:)而且不用特地躲起來呀!我很喜歡被大家搭訕的(๑•̀ㅂ•́)و✧ 杏子應該很忙,忙完有機會再看也可以的(而且妳要看也會讓我很緊張咳咳)閃亮亮的妳更文也要加油!
疲倦時的失眠很難受。害羞不知如何收尾的最後,就希望我淺薄不成熟的文字,可以在妳失眠的時候送去一點溫暖吧(´,,•ω•,,)♡ 今天要睡個美美的覺哦!
2021-08-07 21:37回覆

我真的超喜歡小夕的,
看完了 和你在一起 的更新後
突然覺得我好像不是很了解小夕~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的我也不知道 ( 歪頭
翻鴨翻,就看到了這個,
之前看到這個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
阿...字好多...我好懶...
然後看了第一個就沒在看了 ( 笑
這次我有好好看完全部喔,
然後我發現...我好像更愛尼了怎麼辦 ( 打滾
 
2021-07-10 00: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捕獲一隻在短文出沒的小白!
我更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嗎OAO?小白怎麼突然有這種感覺!
小白之前的反應好真實(*´艸`*)
我回答的時候也覺得自己話有點多
每題都想說詳細一點,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但小白這次看完以後居然更喜翻我了Σ(*゚д゚ノ)ノ

沒關係,我也喜歡你( • ̀ω•́ )
2021-07-26 23:35回覆

說到這個Juvenile A  ,
今年金曲獎娃娃演唱組曲時再度被她圈粉(秒圈)
她把每首歌曲都唱出了自已的味道
聲線的變化也不含糊,聽得我都起雞皮疙瘩
然後呢
妳的回應讓小邊緣人手舞足蹈(波浪舞?)誤
很開心認識妳,: )
2020-11-05 23: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那時也在螢幕前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有些歌我原本覺得原唱唱才會好聽,
沒想到她真的把歌唱成自己的了XD
邊緣也是有邊的,大家都在站上創作讀作,
都是好朋友,沒有邊緣人啦 (´。• ω •。`)
我也很開心認識妳呀~
2020-11-12 10:54回覆

看到妳的書單上有柯裕棻的《洪荒三疊》跟《大裂》
忍不住對著螢幕笑了(神經病一個)
後來又在讀冊買了《甜美的剎那》跟《浮生草》
都是我的最愛,沒靈感或是某個句子寫不出來時,就會把它們拿起來翻一翻
藉取吸收養份
如果妳也剛好喜歡告五人、傷心欲絕的話
那我就會對著螢幕笑一百年了!

(抱歉,因看到有共同喜歡的作者
太開心了,想要起來跳舞的那種)


 
2020-11-03 00: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也笑了XD 這幾本作品我也有耶,你的書櫃跟我的長得好像!
每次拿出來翻,都會覺得身心得到淨化!(誇張)
雖然我不是告五人的粉絲,但我會聽他們的歌!
傷心欲絕的話我認識得比較迂迴,我是在陳珊妮去年發行的《Juvenile A》裡第一次接觸到許正泰的,雖然耳聞這團的大名,但遲遲沒去聽他們的歌。看見你這則留言,我回頭肯定得聽一下啊!!
(用了無數驚嘆號)(千萬不要抱歉呀這種事開心是一定要的)
2020-11-03 15:20回覆

trailer看的心好痛QQQ
卻也看的好期待啊ฅ(๑*▽*๑)ฅ!!
(敲碗)

看到筆名的由來,就覺得夏洛夕這個名字更有意境了!
而且也很有洛夕給人的感覺XDD(?)
2020-10-25 12:5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先給秋靚蓋個認證章!
沒有被trailer嚇跑的孩子(淚流滿面)
應該在下週就會寄出給你們的情書(?)了
 
這個稱讚一定要送給當初取名的自己
當時一度覺得名字太少女了,對它沒有感情
看來現在必須收回這個想法了呀(─‿‿─)♡
2020-10-29 12:47回覆
暫離忙碌的日子連滾帶爬地來了
正經寫心得前先問一句,那位該領打的人難道是我嗎,如果是的話⋯⋯
我還是要待下,尼不能欺負我!

原來筆名有這樣一個綿長悠遠的故事,始終很喜歡夕的筆名,唸起來有漂亮的意境浮現,經妳一解釋畫面更清晰了
夏日海畔的夕陽,嗯,感覺跟誰送的明信片有像到(๑¯◡¯๑)
不太會形容讀妳文字時的感受,但真的真的很喜歡,當初每每看見更新都覺得很幸福(扭)而且能一眼就認出那是妳的文章
雖然又隔了一段時間才看妳的書(令人激動難耐的trailer )依舊能知道這就是夕的故事啊。有許多描寫方式都是妳獨有的,文字裡深遠優美的韻味更是妳的個人特色
簡言之,就是充滿了夕味(*゚ー゚)ゞ 非常之戳我
日常書寫的部分我也有相似的感受(笑)覺得夕書中的日常確實看似平凡淺淡,卻有很多片段令人駐足回味,沒有什麼多餘且佔篇幅的橋段,我想這也是妳文字的魔法之一
(安然和夏辰相處那些的時光,無論是快樂還是難過,至今都仍歷歷在目)

我也是咖啡廳縮角落派(大笑)其實不管到哪用餐休憩,如果是獨自一人時我都會揀角落無人隱密的地方窩著,實在不擅面對人群呢⋯⋯
咖啡廳放的音樂也會隨店家而有不同的風格,遇過幾間星巴克的音樂特別嗨XD,完全阻斷了思路的進行啊

忽然很想看粗獷的洛夕版草稿(抓)是說,就連妳以前稱為黑歷史的文我也想看,不過這其中讓我更好奇的是文學雜誌的發表!
透過文學獎項或刊物發表的作品,在某種層面而言似乎更能流露出自我真實的一部分
憶起之前很忐忑地於校內刊載了一篇自認為濫情但卻百分百真實的文章後,我甚至沒有勇氣去翻閱,就擱置著書本生塵
在那段深陷於自我懷疑的渦流時期時,有天,幾位同學突然跑來告訴我,他們感受到了我文字裡蘊藏的真實情感,一位有創作經驗的朋友也給了我許多回饋
雖然寫那篇文的動機並不美好,但能獲得這些鼓勵真的很感動又很驚喜,淡化了最初動筆時的陰影
創作的路如此長,我想能堅持下去有一部分正是因爲遇見了這些意料之外的溫暖人事物

《白馬》那本我也很喜歡!但似乎有點小冷門,身邊知曉的人不多
後來把《大象席地而坐》重看了次,如妳所言有了不同的感觸及領悟(也許是因為夜深時看的緣故,多少與白天紛擾喧鬧時觀影的心境有了些微變化)
我倒是很樂意接受夕版書單(跳)即便對同本書會有不一的詮釋及理解,但能藉以多瞭解妳都好(亂來)

謝謝寶夕接受我任性的要求,還這麼用心填答,辛苦尼了٩(๛ ˘ ³˘)۶♥
話又説回來,原來昂是在撒嬌⋯⋯
我以為那是妳表達心得的方式,想說非常有特色呢(咳)
最後補一句,未來新歡暫定是紀先生了,所以快快給我出現!
2020-10-23 19: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從日程的縫隙鑽出來回覆留言
沒錯,就是尼!我還沒準備好下山,就先寫了長長的二十題(笑倒)
 
話說內個明信片一定是奔著我的名字來的(*°▽°*)
「每次看見更新都很開心」這句話,在陌夏完結時也有讀者提到,現在又聽見妳這麼說,這一定是更新陌夏的日子裡最令人感動的話之一(淚)(而且,其實決定放trailer之前,我內心非常糾結,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這麼早把人嚇跑(´-ω-`) )
有時候看大家的留言,會發現有些只是安然和夏辰平凡日常的段落,大家都記得好清楚,這真的太讓人驚喜了!
 
說到咖啡廳音樂,有幾間咖啡廳我很常去,那裡的氛圍和桌椅配置,不管讀書還是寫文都很合適。某天我去了其中一家,不知道是店員想轉換心情還是什麼原因,突然放了一下午Maroon 5的high歌,我整個下午都覺得自己在椅子上彈跳XD 不管音樂是店員還是店長決定的,那天的他們都太可愛了。
 
我是絕對不會讓尼們看見我的草稿跟黑歷史的,以前發表過的東西也絕對不會拿出來哼(逃跑)我覺得不敢翻以前的東西是一定的,畢竟我們都不會想承認那就是自己曾經的樣子XD但有時回頭看那些文章,裡面笨拙但真心的文字還是會讓我忍不住想微笑:)
我身邊的朋友倒是都知道《白馬》(當時嚇了一跳)。妳真的去重看了電影一次!太開心了(轉圈)我覺得《大象席地而坐》真的是一部比較適合一個人看的電影,當初在電影院裡擦眼淚時,十分慶幸沒有跟朋友一起去(但我也有朋友完全不知道我的哭點在哪)(遠目)
每次要提書單都很害怕被嫌棄Σ(°△°|||)︴以後有機會再說說其他書(⁄ ⁄•⁄ω⁄•⁄ ⁄)
 
最後一定要補充:紀先生也不是完美男主,但應該不會比夏辰討厭(鞭屍)
2020-10-29 12:4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