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校園怪物

每間學校都有怪物,被怪物抓住的孩子,沒辦法走出校園。

二○一五年,三月。

陳純真死了,從教學大樓頂樓掉下來摔死的,沒有人知道她是不小心掉下去,還是自己跳下去,總之,一大早工友來學校打掃的時候,她就已經死在一樓的花圃裡了。

我們從三樓走廊往下望,看著警察、校長、主任、體育老師,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他們一起圍著陳純真的家人,往發現屍體的地方走。

主任抬頭看見我們,先是瞪了我們一眼,看我們沒有人離開,還有人拿手機出來拍照,就指向我們大吼:「誰在拍!通通都給我回教室!」我們這才跑回教室,在位置上坐好。

我的手一直在抖,從早上進教室,有人告訴我陳純真死了之後,就停不下來。

轉頭看旁邊的丁小喵,她也一樣,教室裡還有人哭,我環顧四周,想看看在哭的是誰,卻發現哭的人太多,多半都是女生,平常那些活蹦亂跳的男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現在也呆若木雞。

沒有人說話,只有抽泣的聲音,我握緊了雙手,卻沒辦法把顫抖止住。

陳純真是我們班的,從高一到高三都是愛班,她從剛進學校就是風雲人物,功課好,人漂亮,不只是班花還是校花,從一到三年級,甚至是附近的學校,沒有人不知道她的。

她總是笑的很溫柔,有些漂亮的女生會一臉跩樣很難相處,但陳純真沒有這種毛病,就是氣質好,個性也好。

崇拜她的女生跟暗戀她的男生一樣多,可是現在,被所有人羨慕著的她,卻摔成一團爛泥,手腳都折斷了。

聽說如果不是她制服上繡著學號,第一眼是看不出是誰的,人死了看起來都一樣,活著的時候再美,死了都是骨頭和碎肉。

她為什麼會死?大家都在想這個問題。

是自殺?還是意外?有人殺了她嗎?在學校,怎麼會有人想要殺陳純真?

我流不出眼淚,只覺得喉嚨緊縮,看見桌上的筆盒,裡面有一支0.3的筆,是做值日生的時候,陳純真借我的。

我還沒有還她,她就死了。

導師不知道是不是去陪陳純真的媽媽,也可能是去接受警方的調查,總之,一直沒有進教室來。

我們像一群受了驚嚇的羊,平時鬧哄哄的,現在卻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提議該做什麼。

全部都還處在震驚中,只是有些人,在桌子下偷偷地滑著手機,應該是在私下傳著訊息,就算看不見,我也知道每個人傳的都一樣,「我們班的陳純真死了。」

打破安靜的,是桌椅突然被推倒的聲音,好大一聲響,像有人撞破了牆壁。

所有人都朝聲音的來源轉過頭去,是坐在門邊角落的張振豪,他把桌椅都摔在地上,罵了一聲髒話,書包也沒有拿就出去了。

留下來的人,就像一鍋滾水那樣沸騰了起來。

「你剛有看到嗎?」

「好可怕喔!」

「為什麼會這樣子?」

「竟然死了!」

「是自殺嗎?」

「她媽媽怎麼辦?」

「聽說她有一個妹妹?」

「那她家不是只剩一個小孩了……」

「一個小孩又不會怎麼樣……」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也沒有人注意到,靠窗那側從前面數來第五個位置,陳純真的外套還在那裡,就掛在椅背上。

我望過去,突然看見陳純真。

她像平常那樣挺直地坐著,長髮柔順地披在肩上,然後她好像注意到我的視線,轉過頭,對我微笑了。

陳純真本來就白,她是那種拍照不用修圖,就自然白皙的女孩,但現在那張臉白的近乎透明,像描圖紙一樣。

背後是從窗戶照進來的陽光,她那一頭漆黑長髮,因為逆光而變成淺金色,她整個人都是透明的,陽光透過了她,毫無阻礙的照射進來。

她的唇角溢出了一點血,但她依然在微笑,那血滑落到她脖子、衣領,然後,她整件雪白的襯衫都被染紅了。

我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盯著她看,教室裡仍然人聲鼎沸,沒有人看見陳純真在那裡,我們在討論的人,其實就在那裡。

看著我。

她大大的眼睛還帶著笑意,像平常的她,就是那種和善又溫柔的眼神。

陳純真是校園偶像,是我們想要嫉妒也嫉妒不了的那種女神,班上人都因為和她同班,只是說出「校花在我們班上」,都好像沾了光似的覺得驕傲,大家討論她、崇拜她,我沒聽說過有人討厭她。

她距離我有兩三排那麼遠,但絲毫不會困擾我把她的表情看個清楚,就像平常,我在上課時偷看她那樣。

她抬起手,那隻手也是透明的。

我猜她是想告訴我什麼,或許是指出教室裡和她的死有關的人,我不自覺屏住了呼吸,她修長的手指,緩緩地伸過來指向了我。

我?

我微張開嘴想要說話,她的眼睛卻突然轉為黑色,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有人在上面打翻了墨水,一點眼白也沒有。

我慘叫了一聲,從椅子上摔了下去,胃部一陣翻騰,趴在地上,哇的一聲就嘔吐了出來。

陳純真的臉在一瞬間爛掉了,像番茄醬混著肉泥。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