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當末日來臨,平行時空的少年

這是個普通的日子,天邊陽光熾烈,空氣中飄浮著悶熱的氣息,即使到了放學的黃昏時刻,依舊熱得緊,宥葵額上冒出一顆顆汗珠,猶豫再三,終究還是沒能忍住,跑到街上的飲料店買了一杯珍奶,大大的吸了一口,露出幸福的微笑。

這麼一耽擱,就延誤了回家的時間,宥葵拉了拉書包的肩帶,決定抄小路。

「阿!」

平時還算通暢的小徑,不知何時多了個障礙物,宥葵差點被絆倒,低叫一聲,目光下移,這才發現,她踢到了一個大活人。

與此同時,大活人似乎也發覺自己被踹了一腳,緩緩地抬起頭。

雖然面上髒兮兮的,但仍能從清俊的五官看出這是一個年紀與她相彷的少年,在見到她時,少年露出訝異的神色:「妳......」

宥葵比少年還震驚,這少年何止是髒兮兮,就算是路邊的街友都沒這麼誇張,那紅紅黑黑一塊塊的,看上去更像是、鮮血?一路自少年的面頰延伸到脖頸,再到衣褲上,大片大片的,觸目驚心,不、不可能,一定只是顏料,沒錯,這麼和平的地方,總不可能她隨便走在路上,就巧遇殺人魔吧。

就在宥葵悄悄的將腳步往後一步、兩步,三步時,少年動了。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少年的動作異常敏捷,精準的可怕,他一把扣住宥葵的手腕,將她扯了過來,在宥葵準備尖叫時,他皺眉低聲說:「妳怎麼穿這樣?如此缺乏防護裝備與警覺心,是想成為怪物的口糧嗎?」

蛤?哪來的怪物?宥葵看著少年的眼神瞬間從驚恐變成錯愕,她頓了下,才說:「我想這裡並沒有怪物,還有,你是誰?你認識我?」

根據顏料加上怪物之類的胡言亂語,她判斷這人恐怕是在進行角色扮演,大概是什麼生存遊戲類的勇士吧,這年頭時常有人因為過分沉迷虛擬世界而無法自拔,想必這好手好腳的少年也是如此。

「......」面對宥葵的回答,少年咦了聲,鬆開宥葵,起身走到轉角處,向外邊看去,他的動作很謹慎,就連腳步聲都輕的細不可聞,就好像外面當真有什麼危險似的。

果然是怪人,宥葵想,機不可失,她悄悄後退、再後退,就在快要成功擺脫少年視線範圍時,少年迅速扭過頭,像盯住老鼠的貓兒般,一雙黑亮的眼睛直勾勾看著宥葵。

「做、做什麼?」是發現現實與想像不同,所以準備兇性大發了嗎?

「我是言墨。」出乎宥葵意料,少年突然開始自我介紹:「代碼13,第七隊。」

「呃?」看來還是沒清醒,而且竟然連編號跟隊伍都設定了,果然病的不輕。

宥葵敷衍地說:「喔,我知道了,那我該離開了,掰掰。」

雖然多了意外的插曲,不過也是有驚無險,宥葵繼續吸著珍奶,悠哉的踱回家中。

這份慶幸只維持到發現言墨是跟蹤狂的隔天。

「你、你怎麼在這!」

宥葵瞪著眼,錯愕的看向眼前舉止怪異的少年,她的家位在郊外,是一棟有30年歷史的透天厝,周邊圈出一些空地,父母用來擺些盆栽跟雜物,而此刻,言墨正面無表情的把一堆食物丟進她家。

「妳的家不錯,很適合儲備糧食。」言墨解釋道。

「......為什麼要儲備糧食?」

「抵禦怪物,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言墨一本正經的說,看的宥葵很想打他。

「這裡沒有怪物啦,還有,你哪來這麼多東西?」

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總不可能這麼剛好,這個一臉沒洗澡的傢伙竟然還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吧。

言墨果然給予了答案:「我從附近超市拿來的。」

「阿?」

「放心,沒有被發現。」

「不是這個問題阿阿!」

這陷入重度妄想的傢伙現在正毫不費力、一臉輕鬆的將偷來的物資一箱箱丟進她家,宥葵幾乎可以預見警察按門鈴的畫面了。

經過一番雞同鴨講的溝通,宥葵總算說服言墨將那堆塞進她家的贓物完完整整的物歸原主。

「呼,好累。」為什麼美好的週末,她卻一大早就覺得心累呢,宥葵萎靡地看著罪魁禍首,因為心虛的緣故,她竟然將這個可疑的人拉進自個兒家門了,而言墨此刻正端坐在她家客廳,不開心地嘟囔著。

「這樣是無法獲得最低生存保障的。」

「......」懶得理他,宥葵無視言墨在那邊繼續說著「沒有適合的武器,我無法安心」的意圖攜帶槍械宣言,準備找條毛巾,至少把言墨那張臉擦乾淨。

幸好昨晚爸媽就去阿嬤家了,家裡此刻沒人,一邊抓著言墨一邊使勁在他臉上擦擦擦的宥葵想,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超市的戒備有這麼糟糕嗎?

不等宥葵思考更多,言墨嗖地站起來,突然往外面的一處走去。

「這裡有奇怪的波動。」

波動?什麼波動?

「你不要亂跑。」宥葵趕緊跟上去。

老實說,擦乾淨臉龐的言墨,長得還是很好看的,眉目英挺,雙眼有神,精瘦的身軀更讓他顯得四肢修長,像只優美的獵豹。

可惜舉止古怪,宥葵無奈地看著言墨走到她精心養育的仙人掌區,伸手在上方游移。

「你別亂來。」看著言墨即將伸出魔爪,宥葵想也不想,撲了上去。

「阿阿阿!」

巨大的失重感猛地襲來,宥葵失聲驚叫。

再回神時,眼前的景色不再是熟悉的家,而是一棟破敗荒涼的建築,而她的手正牢牢抓著言墨的手臂。

「怎麼回事?這是哪兒?」

言墨面色難看,沒有回答宥葵的提問,只沉著臉,突然攬住宥葵,往地面倒去。

「哇呀、唔。」猝不及防跌倒,宥葵下意識啟唇,卻立刻被言墨摀住,言墨用身軀幫她擋住大部分衝擊,順勢將她推到一處角落。

「待好。」

宥葵臉色蒼白,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在她眼前,赫然出現數隻散發腐臭氣息的怪物,而她方才站立的位置,此刻正蹲踞著一隻不明生物,吐出長長的粉色舌頭,上面佈滿尖刺。

言墨卻像是習以為常般,鎮定的擺出備戰姿勢,開始與那幾隻怪物交戰。

激烈的交鋒中,宥葵注意到言墨的手指變得尖銳,獸爪般,精準俐落的出擊,他的身體在躍起時弓成漂亮的弧度,偶爾還會瞬間消失蹤影,就像發動隱形技能一樣。

原來這就是這人早上在超市作案的方式,宥葵想,某方面來說很實用。

戰鬥不久後結束了,怪物雖然長得可怕,實力卻不算強,不,或許是言墨的身手太過靈活,導致怪物們的攻擊通通都落空的緣故,而且自始至終,言墨始終將她護的滴水不露,更是驚人。

「抱歉,看來不小心將妳拉進我的世界。」

言墨甩了甩手,獸爪再度變回修長的人類手指,他走到宥葵面前,輕聲說。

「你的世界?」宥葵茫然,腦中卻不期然浮現各種穿越小說的情節,難道她家的仙人掌是什麼異次元通道,而她就這麼穿越了?

「世界末日在15年前降臨,各地不斷增生這些殺戮怪物,只針對人類,也無法滅絕。」言墨簡單的解釋:「即使人類開始發展異能技術,也只能勉強抗衡。」

「那、那......」

宥葵環顧四周,這破舊的建物裡,斑駁的牆壁角落還有著塗鴉,四散的家具,傾倒的櫃子,顯然很久沒有人住了,但在最初,大概也居住了某個家庭。

她回不去了嗎?莫名其妙闖進一個正處於末日的異世界,而後與家人朋友就此分別?想到此,宥葵開始發抖。

一雙手按住她的肩膀。

「別擔心。」言墨依舊是雷打不動的鎮定模樣:「就像我誤入妳的世界一樣,總會找到通道。」

少年略帶低沉的嗓音意外的充滿鎮定效果,宥葵眨眨眼,發現自己似乎冷靜了些。

「在那之前,別離開我的視線。」

言墨垂下眼,慎重無比的說。

眼前穿著家居服的少女就像只幼獸,嬌嫩柔軟,毫無自保能力,而她並不知道,在這個世界,還有另一個「她」。

這不是異世界,只是平行時空的另一種可能。

若這個世界沒有降臨末日,大概就會發展成宥葵所在的世界那樣吧,和平又安樂。

而這個世界的「宥葵」,已經死去了。那是一個極為冷靜沉穩的少女,絕對不會隨意尖叫,砍殺怪物時,握著武器的手比普通男人還要穩定。

然而這樣的女性,卻為了保護他而死。

言墨從沒想到,他還有機會遇到「宥葵」,在另一個平行的世界,她過得很好。

是他的失誤,將她扯了進來,所以,在送她回去應當存在的地方之前,他一定會保護好她。

伸出手,言墨看著少女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手放進他的掌心,露出一抹極淡的笑。

「走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決定要待在哪邊,這是一種結婚後決定要住夫家還是婆家的概念的感覺(大誤
不過兩個世界的寫法真的會完全不同啊~不過我覺得末世文還是要看程度,如果寫成公路文的話就會為了物資甚麼的煩惱
難怪一堆空間文,搜刮一輩子用不完的東西來解決這些野外求生的問題
可都已經末世了,以前能吃或不能吃的東西都是作者說了算了阿XDDDD
貪心一點就兩個世界融合吧,科科~
期待這篇長成長篇啦~~~
2020-05-14 21: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覺得根本無法決定阿XD 只能讓其中一個時空壞掉了(X)
空間文我覺得是一年比一年扯,以前還只是個儲物袋,現在根本哆拉A夢百寶箱....不過我覺得添加異能後,就變成超能力大戰了......把喪屍直接替換成其他怪物也毫無問題
我也在想,最近都放空,睜著眼睛夢遊,不如把這堆末日短文拉長,又能度過一段時間呢
2020-05-20 00:09回覆

喔喔喔這根本正文第一章而已啊,感覺寫個三、五萬沒有問題啊!
可以變成末世戀愛小甜餅呢~月月不考慮往下寫嗎wwwww
不過平行世界如果要選的話果然還是葵葵的世界比較和平啊,可是墨墨打架真的挺帥的,還有異能,所以果然還是適合末世啊
2020-05-13 09: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是有考慮過,不過根本沒有認真思考阿XD
末世文最難的就是要設定一堆野外求生的東西了......QQ
喔對,平行世界也得決定要待在哪一邊,這才是最苦惱的~~兩邊都很好呀,都是兩人各自的故鄉
2020-05-14 20:05回覆
月大這速度……!!!
實在是太令人震驚與羨慕啦!
不過我覺得月大寫的都不是短文,而是變相開了個新坑啊!
這感覺就有後續啊~我想知道最後兩個人會不會發展戀情和宥葵能不能回家~平行時空感覺很有趣,但若是末日裡的言墨把幸福的宥葵帶到自己的世界,那麼幸福的言墨是不是就會因此失去了和宥葵相遇的緣分?話說言墨一開始跑到沒有末日的幸福世界裡,果然是因為認識宥葵而偷偷尾隨對方的吧!我懷疑言墨把宥葵拖回自己的世界其實是蓄意的!無論如何就是要來敲敲後續
2020-04-21 22:4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喔喔,被李子說中了(掩面)
其實就等同開新坑吧,所以才可以寫這麼愉快,因為偽裝成短文就不用填坑啦~~~
說起來最初腦內有個小設定,言墨與宥葵曾經是鄰居,在幸福的世界裡,宥葵1歲時言墨一家就搬走了,所以在這個世界裡他們的緣分已經斷了,不會再相遇。反而是不幸的世界裡,因為末日的降臨,所以搬不了家,宥葵才與言墨有相依為命的可能。
但因為言墨穿越,所以又不一樣啦XD 言墨的確是尾隨了人家,但不是故意把人家拖回自己世界啦~~畢竟他很珍惜這個又活回來的女孩子呀,至於後續......寫、寫不完了~> <
2020-04-22 19:10回覆

月月真的寫好快喔!!佩服~~
平行時空的少年好棒!!!
生活在緊張地區的人和安逸地區的人就是不一樣呢
好不容易拿到的物資怎麼能放回去,把錢偷偷放回去就好啦,不然怎麼儲備糧食打怪物?
結果一轉眼就換了一個世界啦,刀子行李食物通通沒帶過來,幸好言墨很擅長對付這些怪物,相信宥葵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
比較悲傷的是這個世界的宥葵已經死去了,個性也和安定版的宥葵不一樣,兩人有沒有機會重新相愛呢,想要看後續啊(敲碗

 
2020-04-21 19: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這題材很好寫啊,什麼都能寫~~雖然我覺得我越寫越離題了XDD
沒錯沒錯,所以說生活在末世的人,就是會忍不住想囤糧呢,不過囤到人家院子也不對阿XD
兩個人都沒有錢錢~宥葵還是個高中生,千墨根本沒有這個世界的貨幣,阿不對,和平世界根本沒有怪物要打啦
是阿沒有準備真的很辛苦,幸好來的怪物都是史萊姆等級,不然千墨平常也需要隨身攜帶武器的
咦,這個結局跟上次比起來應該完美很多了,怎麼還被敲碗嗚QAQ
2020-04-21 21: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