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伊甸日記》 短篇故事集

      「嘿,你要吃那個嗎?」

      「什麼?」

      越過坡度還不算太過陡峭的土丘,少年早已習慣寂靜的耳朵傳來這樣的聲音。

      「那是最後一根營養棒了喔。」

      原來是在指自己手中吃到一半的綠色棒子。

      癡癡望著橘紅色的天際線,洛奇的意識因為睡意而逐漸模糊,平常敏銳的眼神此刻顯得有些茫然。

      他打了個哈欠,任憑黃昏時分吹來的微風灌進咽喉,同時一邊奢侈地伸著懶腰。

      由於附近地形顛簸,掛在身後的鐵盒子不停發出碰撞聲,洛奇明顯感覺得到不同,相比前幾天重量減輕了不少,但這可不是什麼好跡象。

      「吶,老子肚子好餓,你說該怎麼辦?」

      「少在那邊裝可憐了,中午明明才偷吃掉一半的乾糧,難道你的肚子是無底洞嗎?」洛奇有些不悅地反問。

      「切,真是斤斤計較的傢伙。」

      「這叫做嚴謹行事,或許哪天你也該學學。」

      洛奇的雙手重新握緊控制前進方向的麻繩,眼眸疲勞地眨了眨。

      伴隨眼前暖和絢麗的光景一點一滴消失於山巒之間,夜晚也將替大地蒙上層層寒意。等到那時他們想保持清醒就會是個難題,再加上洛奇擔心身為坐騎的朋友會不小心睡著害自己摔下來,他內心開始猶豫。

      不幸的是,他們正在趕路。

      剛剛離開壅擠的都城區域來到這片原野,附近都是雜草叢生的泥土地與碎礫石堆,不規則形排列讓行走的難度增加許多。

      經過洛奇初步的觀察,這些碎石最矮也有三公尺那麼高,崎嶇且堅硬的表面讓任何移除它們的工作皆以失敗告終。洛奇還因此損失一根鐵鎚,大拇指上的傷痕就當作一種警戒,千萬別貿然挑戰來路不明的事物。

      那差不多是兩天前發生的事了。如今兩人前進的距離恐怕連二十公里都不到,這個數字遠比洛奇最初估計的要少很多。

      雖然過去也曾遇到相似狀況,但當時可沒有食物匱乏的壓力。

      洛奇用視角餘光掃過,貪吃元兇細長的尾巴左右來回搖晃,偶爾無聊似地拍打地面引起塵土飛揚。

      險些闔上眼皮的洛奇又打了哈欠,這次吸進去的空氣較為寒冷,讓他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現在不是冬天的季節,每到傍晚還是需要穿得暖和點以免受寒,一旦感冒生病了,移動速度無疑會被拖累。

      微風掃過這片巨石群立的荒原,四周呈現一片熟悉的寧靜,疑似是齒輪的大型物體半埋在路中央,他們只得繞道而行。

      男孩揉著雙眼,不經意地四處張望,齒輪腐朽的褐色表面看得出來時間的流逝,想必它也躺在此處好一段時間了吧?

      通常洛奇會將自己認為有意思的東西記錄在一本小冊子,只是現在身心太疲勞了,根本沒那個心思。不過身為坐騎的朋友卻富饒趣味地哼了一聲。

      「又怎樣?」

      「喂喂,你說,如果這些石頭變成餅乾該有多好吶?」

      他用喃喃自語似的口吻說著,但洛奇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對話,極少聽見朋友談論嚴肅話題的他,回答時心裡是一百個不願意。洛奇猜想可能這就是動物的天性也說不定。

      他指向那些怪異的石頭。

      「你別傻了,吃掉那些東西牙齒會全部斷掉吧?」

      「總比活活餓死要好。」

      「這算什麼話?沒牙齒也不能吃東西啊。」

      時常聽見這番毫無邏輯的言論,洛奇每次都對朋友的想法感到萬分錯愕,幾乎沒有例外。

      「我的牙齒會再生,兩三天就恢復了。」

      「問題與牙齒無關!你也別總是想著吃的嘛,想點實際……」

      「這代表你不會給老子營養棒囉?」

      洛奇再度扯了一下控制方向的麻繩,果不其然迫使朋友轉過頭來,那對類似爬蟲的祖母綠眼珠惱怒地盯著他瞧。

      那對眼珠在昏暗的地方會自主發出微光,有時候像藤蔓浮萍一般幽綠,有時候則像清澈的水藍色。就算是早已見怪不怪的洛奇,在輕微惹毛對方之後還是會有點畏懼。

      注視個幾秒鐘後,朋友的視線便回到了前方,洛奇情不自禁地感到一絲罪惡。

      回過神,方才擋路的齒輪已經溶入了黑暗,寒氣使得他們的皮膚溫度都跟著下降。洛奇在內心發誓自己要安靜休息,不要再因為頭腦模糊而說出奇怪的東西。

      漸漸放鬆握住韁繩的力道,最後,洛奇乾脆任憑朋友自由行動。

      彷彿察覺到男孩現在的心情,朋友又悄悄瞥了眼騎在背上的洛奇,眼眸散發出來的藍光不知為何減弱些許,步伐也顯得沉重。

      踏過各式各樣的地形,他那厚重的肌膚可說是無比強韌,哪怕踩到尖銳的金屬也沒什麼感覺,然而最近的自己總是出現各種毛病,到底是為什麼呢?

      此刻夜幕接近低垂,濃密的黑雲再也遮擋不住星星,燦爛的星空就在他們頭頂上盡情嬉戲,眼睛皆為之一亮。

      洛奇發出一聲感嘆,同時也是種舒坦,長久累積下來的沉悶宛如腐敗的乾糧令他渾身難受。

      他輕輕抓著朋友頸上的鱗片,有別於睡意的欲望這時襲上了心頭。

      「好漂亮啊,今天的天空。」

      因為被背上的洛奇搔癢,這頭身為坐騎的龍發出舒服的咕噥聲,強健有力的大腿不自主地抖動著。

      「因為在城市的時候看不清楚,視野都被廢墟給擋住了。」洛奇說。

      「離開也好,那邊的氛圍我不太喜歡。」

      顯然感同身受的洛奇撥去遮住眼睛的瀏海,內心回憶起在城市的旅程,雖然收穫還算不錯,但總有股無法言喻的異樣存在。

      而那股異樣,至今仍有些顧慮,儘管他們已將城市遠遠拋在了腦後。洛奇沒有回頭。

      亞麻色的長髮隨風輕輕擺盪,明明是個男孩子,卻有著一張娃娃臉。洛奇何嘗不希望在某處能找到改變面貌的藥劑,不然常被朋友拿來當調侃話題,遲早會吃不消的。

      「嗯?」

      「啊、呃……」

      望向看似在猜測自己思緒的朋友,這隻龍連忙別過頭去,假裝對路邊的小草感興趣。

      「老子很不喜歡你,洛奇。」

      綠色眼珠子瞇成一條線,露出對獵食動物而言有些鈍的牙齒,洛奇不確定這是什麼意思,因為他以前從來沒看過那種表情。

      「這次我是認真的吶!」

      「知道知道,你恨死我了,可是猜怎麼著?」

      突然改變的語氣讓這條習慣偷吃口糧的龍緊張地停下腳步,噴出熱氣的鼻孔也停止動作,看樣子是在屏息以待。肯定是在等自己接下來的話吧。

      這種舉止著實寶貴且有趣,洛奇嘴角不禁為之上揚,眼神更故意飄向遠方的原野盡頭,在那裡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事物。雖然有很高的機率是更多的廢墟,也可能會發現堆滿糧食的倉庫,不過彼此最大的希望或許還是……

      「——我啊,一點也不討厭阿休斯你喔。」

      將這句話從嘴巴吐出來的感覺,坦白講有些複雜,洛奇原先還不覺得怎麼樣,直到身為坐騎的朋友無比尷尬地別過頭去,這才發現了問題。

      「你、你知道,我是雄性的吧?」取名阿休斯的龍,聲音竟然也會表現得如此膽怯。

      「還是說你們人類……很崇尚多元發展呢?」

      就算是偷吃口糧被抓包,阿休斯也沒像現在這樣畏畏縮縮,有時候甚至還擺出高傲的姿態。大半時間,洛奇其實根本搞不懂朋友的腦袋在想些什麼。

      「為什麼不講話?難、難道你是默認了嗎?」

      尾巴垂至雙腿中央,冰冷的鱗片似乎開始熱了起來,這對洛奇而言是個新奇的發現。他頃身環抱朋友的頸部,哪怕隔著外套也能感受到舒服的體溫。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阿休斯震了一下,尚未得到解答的他膽戰心驚地喘息著,鼻孔不斷噴氣,這種莫名的恐懼似乎暫時抑止了飢餓。

      「喂喂,拜託回答我一下啦……不要保持沉默,拜託。」

      「難怪以前睡覺都沒看見你冷到發抖,原來是自己暗藏能力啊,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有用呢。」

      「你是個糟糕透頂的人!洛奇,還不趕快放開我!」

      阿休斯不耐地甩動身軀,掛在他肩上或側邊的行李因此互相碰撞,其中當然也包括裝著糧食的鐵箱。然而洛奇就是不肯放開他。

      阿休斯發覺正常的擺動對這傢伙無效,洛奇的意識反而越來越模糊,這個時候從背上摔落可不是鬧著玩的。阿休斯只得放棄掙扎。

      「隨便你好了啦!」龍怒吼道,聲響在原野之上迴盪。

      「人類獲勝。」

      漫天星空下,路旁一隻蟾蜍察覺有人靠近,迅速跳進草叢以及廢鐵的縫隙當中,留下滿臉失落的阿休斯。他很納悶,肚皮咕嚕咕嚕叫的聲音怎麼不會吵醒洛奇那傢伙。

      「吶,我說,你睡著了嗎?」

      沒有任何回應,背後也沒傳來其它的動靜,應該是睡著了吧。

      「連安全繩都自己先綁好了,這臭小鬼……」

      由於爪子伸過去撲了個空,阿休斯斜眼盯著呼呼大睡的洛奇,在星光照映下他看起來依然是如此柔弱,整個散發出來的氣息感覺就不具危險性。

      這擺明是要求自己繼續前進的意思,作為之前偷吃口糧的懲罰,阿休斯倒是無言以對,一方面沒了干擾也回歸到輕快的步伐。

      「不討厭這個模樣的我……嗎?」

      阿休斯回首望著天空,鼻腔竟感到有些乾澀,不免打了個哈欠。

      這時的洛奇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將臉龐完全埋進雙臂,原本用來裝衣物的袋子剛好作為靠墊,這些動作阿休斯都看在眼裡。

      出於無聊,他用尾巴末端戳了戳男孩的腹部,洛奇不自主地笑了一聲,但隨即又鼾聲不斷。

      「詭異。」他說。

      阿休斯的尾巴這次朝鐵箱伸去,試著掀開卻發現它上鎖了,明明中午的時候還可以自由打開的說。尾巴像洩氣似地垂了下來。

      仔細想想剛才真不應該放過那隻蟾蜍的,雖然表皮黏液很多,口感遠不如鳥肉或是餅乾,總比聽著肚子哀嚎要好。

      「明天一早,還是跟他道個歉吧。」

      經過高聳參天的塔樓、穿越悶熱的叢林,偶爾在不知名的古代遺跡停下來休息,觀望星空並隨興的聊天。

      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是在越過阻礙後繼續前進,直到看見明天的太陽從地平線升起,不斷輪迴下去。

      或許,生活這樣就足夠了吧。不過誰知道呢?

      ——龍與男孩的旅程,在這充滿契機的廣大世界持續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居然現在才看到……POPO對短文真的很不友善@@
這是之前提到的哪篇關於末世之後,少年與他的座騎的故事嗎?

原來坐騎是龍,原本還以為是摩托車,我回去反省(つд⊂)

話說有別於睡意的欲望是什麼呀wwwww(←絕對不會承認心裡有糟糕的想法)

蟾蜍表示:「你們人類真的……很多元喔!」
2020-05-02 14: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其實很多短文都是棄坑之下或一時興起寫出來的產物,我電腦裡的庫存還有很多很多呢~
通常都被我拿來投稿賺稿費www(物盡其用的概念?)
很高興有人也喜歡這個故事
2020-06-29 19:3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