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人類

      人類是,怪物。

      我漠然看著一群黑衣人毆打那名男子,偏頭瞄了眼懷錶。

      嗯,還剩下六分鐘四十一秒。

      「呦,又在工作?」

      嘖,這傢伙怎麼陰魂不散啊。

      「喂喂什麼陰魂不散!我可是天使欸什麼陰魂!」

      啊,不小心說出來了。

      「那還真是抱歉啊。」

      「你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吧!」

      沒錯,被你猜出來了。我慢條斯理地轉身,那傢伙正坐在巷口,以一點也不符合他的身份的姿勢。

      「既然這樣,那就快滾吧你。」

      「才不要,我好不容易才從醫院過來看你欸。」他邊說邊伸懶腰。

      你不是撲幾下翅膀就到了嗎?

      「話說你人緣是不是不太好啊?我問了好幾個你在醫院的同事,他們居然都不知道你去哪了!」

      要不好也是因為你啦。我真想打他。故意不講就是因為知道你這傢伙會去問。

      「幸好我最後直接去問你的上司。」

      ……我恨你。

      別因為你是天使長就可以這樣。

      「所以,你找我做什麼?」

      「喔,其實也沒什麼事啦。」

      看他一臉「老子很閒」地說出這句話,我真想抄起鐮刀砍過去。

      以為死神都像你們一樣嗎?

      「生氣了嗎?好啦好啦,我只是想問啊,」

      他撐著下巴,用那張欠揍的臉說:

      「對於人類,你還是那麼覺得嗎?」

      「……當然。」

      什麼蠢問題。

      「可是你之前不也是人類嗎?」

      「……你夠了。」

      「哎別這樣嘛,我關心你也不行?」那傢伙拍拍翅膀上的灰塵,站起來抖了幾下長袍,「要知道,當初你說出那個答案時,真是嚇到我了。」

      「……」

      「『人類都是怪物』,真的是……」他似乎想起當年的我,面上露出一抹苦笑,「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講你了。」

      「那又沒有錯。」

      「是的,乍看之下……那的確也沒有什麼錯。」

      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

      「可是,」他笑道,「這不是很奇怪嗎?你自己從前也是人類,為什麼――你這樣不是也罵到自己了嗎?」

      我聳聳肩。

      三百年前的自己確實是人類,這我不否認,也沒必要否認。

      「正因為曾是人類,才知道他們都是怪物。」

      黑衣人穿過我們兩個的身體,手中拿著沾血球棒和鐵鍊。

      我瞇了瞇眼,幾滴血珠子飛濺在他們的鞋子與拳頭上。

      三百年前人類所謂的「工業革命」還沒開始,科技沒那麼發達,那些人打人時不是用鋁球棒,通常是木棍、石鋤,還有拳腳――但還是很疼。

      想當初第一次看到槍這玩意時,我在想的是人類怎麼那麼笨,這種好東西這麼久才發明出來――我都死了。

      那群人――要是槍早點發明出來的話――乾脆一槍斃了我,你爽我爽大家爽,何必拖那麼久。

      反正我總是會死,不如給我個痛快。

      不過,我想――他們就是不要我痛快。

      最能使人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折磨,不是嗎?

      只要折磨身為「惡魔」的小男孩,神就會讓他們進入天堂。

      真是愚蠢。

      明明誰都不知道「死亡」的。

      最蠢的傢伙是那幾個自稱「神父」的――折磨方式比較特別,用燒紅的燭台燙――我現在還記得他們,那群人的靈魂是我親自取的。

      用那「溫和無害」的面容,將初次見面的小男孩判處酷刑,這反差真大。

      一想到他們自以為會是天使來迎接,結果看到的卻是身為「惡魔」的我――那一張張錯愕又驚惶的臉,至今仍銘印在我腦海裡。

      仔細想想――我看著那傢伙堪稱完美的微笑――某個天使長曾對一名被虐待致死的小男孩說:

      那群人已經染上鮮血了,去收割吧。

      他拿起死神用的鐮刀,臉上掛著和今天一模一樣的笑容。

      「是的,似乎真是如此。」他繼續說,「但是呢,我今天就是要告訴你――人類並不像你口中的那樣。」

      「是是是,在天使眼中,人類就是群可愛又有趣的生物對吧。」所以我才不喜歡天使。

      「嘿嘿,」嘿屁啊。「別那麼仇視嘛,偶爾也要換換風景啊。」

      不用了,我不想。

      「……你才是惡魔吧。」我說道,「人類總說天使是良善,但其實――」

      我不打算說下去,反正他一定懂。

      他的嘴巴咧得更大了,那雙藍眼睛瞇了起來。

      「我不否認啦,天使本來就只是聽神的命令啊――是說不要跑題!」

      嘖,真受不了他。

      「好吧,那你說啊,」我雙手抱胸,「我要怎麼『換風景』?」

      「別急啦,她快來了。」

      ……他果然欠打。

      三分二十八秒。

      「啊,她來囉。」

      我睜開眼,一個小女孩,約莫七八歲吧,背著書包站在巷口。

      她的手上拿著一朵小紫花。

      「她?」

      「對,她。」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不明白,一點都不明白。

      小女孩站在那兒看了幾秒鐘,跨出步伐,向倚著牆壁的、渾身是血的男人走去。

      叔叔,給你,一路好走。

      女孩說完這句話,放下花,轉身離開。

      「……她是惡魔吧?」

      「才不是!別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

      我不想理他,凝望女孩的背影。

      他也不吵了,和我一起望著巷口。

      良久,他開口:

      「所以,你仍然認為,人類是怪物嗎?」

      「……是的。」

      我提起鐮刀,回身朝男人走去。

      人類的確是怪物。我想。

      醜陋又美麗的怪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