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秦始皇X李斯《秦時明月——因劍而起,必以劍終》上

秦始皇X李斯《秦時明月——因劍而起,必以劍終》

    這又是我意淫古人系列啦啦啦~

    誰讓他們老是出現在我求學過程中咧ʅ(◞‿◟)ʃ

    浪我課本我就浪你~~~~~

    還有一點很重要!!!

    不要去真的找古人的照片!!!

    因為……你知道的……

▲▽▲▽▲▽▲▽▲▽▲▽▲▽▲▽

    秦朝——亂世用重典,是著實出名的,然而秦王嬴政原本想用淳于越的方法治世,但他在某次的國宴上看到了李斯。

    杏桃眼下的淚痣,妖媚的雙眸,舞動的睫簾,標緻的五官配著白皙的面龐,彷彿勾取著他的靈魂似的。

    身為帝王,嬴政只能坐在高傲孤獨的王位上,看著他的笑容對著其他大臣談笑風生,然而一股隱密的情感逐漸萌芽。

    「他會是我的。」嬴政悶悶地嘟囔著,不悅的神情毫不隱藏地表現在臉上,還隻手折斷了一雙筷子。

    日子一天天過去,李斯成為帝王身旁最忠心的臣子——

    他知道李斯不喜歡儒家,就為他焚書坑儒。

    他知道李斯想要權利,就讓創造機會給李斯變法。

    他願意為他付諸一切,他寧可背負千古的罪孽,也想把他留在身邊。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一個偉大的人,呼風喚雨都不是問題,但……他卻得不到他愛的人,他得到了一則最令他憎恨消息——李斯的婚訊。

    「她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幼年時曾與她有約,將他娶進李家,但卻被鄰村的員外給搶先一步。所以我想變得有權有勢,把她搶回來。」這是李斯跟他說過的話。嬴政越想越不爽,心中一把妒火熊熊燒著。

   

▲▽▲▽▲▽▲▽▲▽▲▽▲▽▲▽

    李斯緩緩睜開眼,卻感覺不到一絲光線,他有些慌了,劇烈的頭痛阻礙了他的思考,他試著努力回憶起在這之前發生的事。

    啊!是他!

    他只記得他在和嬴政喝酒賞月,然候頭就開始越來越沉……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嬴政用奇怪的手段綁架了,但這些手法都過於普通,使李斯招架不能。

    一開始感覺像是鬧著玩的,嚇了李斯一下就笑笑地放他走。

    只是最近越來越頻繁,而還變本加厲地開發起男人的各種開關。李斯也是不情願的,只是在嬴政的霸道與溫柔下越發沈淪。

▲▽▲▽▲▽▲▽▲▽▲▽▲▽▲▽

    這天月夜,一如往常的廂房裡,一如往常的月色皎潔,嬴政坐在床沿欣賞著比月娘更優美的景色。

    男人赤裸著白皙的身子,雙手雙腳被紅麻繩綁在床上,呈現「ㄧ」字的身體毫無遮蔽,男人的雙眼被腰帶蒙住。

    黑暗會使人感到不安,會使人更加敏感,男人感受到來自另一方如野獸般貪婪的眼神,而羞赧地微微扭動,然而過於粗糙的麻繩在手腕、腳踝上留下傷痕,已經習慣疼痛的身體逐漸燥熱了起來,微微立起的慾望暴露在沁涼的晚風中,男人不禁縮了縮身體,然而慾火漸漸高漲遲遲無法澆熄,男人難耐地輕哼了幾聲,企圖討好能帶給他快感的人。

    嬴政見狀,嘴角勾起一個邪佞的弧度,看著那硬體發脹的男根,嬴政惡趣味地彈了一下,馬上就聽見一聲音節,嬴政滿意地拍了拍男人的臀部,並解開綁住雙腳的麻繩,把自己鑽進了雙腿之間。

    李斯身體抖了一下,紅著臉緊咬著雙唇,忍著聲音流出。

    「別……」他輕喘。

    「別裝了,我知道你其實很喜歡被虐待吧?」語畢,又在李斯的屁股上打了一記。

    「唔!」李斯吃驚一聲。

    「呵!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錯的份上就給你一點獎勵吧!」

    嬴政抬起李斯的雙腿,粉嫩的玉莖高高翹著,含苞待放的花蕾看上去十分可口,嬴政低下頭開始品嚐。

    男根突然被溫熱的口腔包覆住,倒抽一口氣,嬴政不理會,略微粗糙的舌葉滑過細嫩的莖皮。

    「唔……嗯……」下盤酥麻的快感自背脊爬上,染紅了雙頰。

    「政……別……我快……去……了……」李斯的口吻中帶著一點的哭腔,成功將男人心中的野獸從牢籠中釋出。

    嬴政吐出男莖,使李斯難耐地哼了一聲。

    「這可不行呢~」嬴政拿下他的矇眼布,只見李斯的雙眼盈著淚水,卻倔強地不讓它流出,嬴政又是一抹邪笑,將矇眼的腰帶綁在身下人翹挺的男根上。

    「不要……我想射……」

    「你其實很喜歡的吧?」

    「拿掉……拜託了……」

    「別擔心,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嬴政托高李斯的腰,用舌尖輕舔著會陰處極為敏感的肌膚。

    「唔哇!不要……啊~」

    感受到身下人明顯的顫抖,嬴政的心情十分愉快,舌尖一寸一寸地往下移動,卻在穴口處淺嚐即止,使遊走在高潮邊緣的敏感身體十分難過。

    「政……我想要……快點……」鼻音揭露了李斯的欲求不滿。

    舌尖一點一點探入,十分緩慢,慢得磨人,在舌頭一進一出之間騷過溫熱的腸壁,在舌尖探到最深處時還壞心地用牙齒清楚柔軟的菊蕾。

    「啊……哈啊……不要咬……」

    「嗯?為什麼?很舒服不是嗎?」嬴政將舌拔出,拉出一條曖昧的銀絲,在月光下閃著純情的性感。

    嬴政舔了舔唇。

    「明明就這麼濕了,還不要嗎?」

    「嗯……啊……不要了……」

    由深處傳來的搔癢難耐感,就像千萬隻蟻蟲囓食著,這一刻的空虛彷彿折磨,李斯的眼眶變得更加濕潤,鼻子一抽一抽的,咬牙忍耐著,嬴政狡黠一笑。

    「連這裡也不要?」冷不防地刺進一根手指,輕摳著內壁的凸起。

    「啊——好可怕……不要——」

    「可怕?當你跟那個女人眉來眼去的時候都沒有想到這步田地嗎?」說及此,嬴政憤怒的氣燄更加高漲。

    「我不……啊——!」嬴政用力按下敏感點,使李斯如同觸電般一陣激靈,「啊!」,李斯雙眼爭得豆大,淚珠便倏地滑下帶著驚恐的面龐,妒火中燒的嬴政仍繼續搓揉按壓著敏感點。

    漸漸地,李斯的慘叫妖嬈了起來,在炙熱腸壁內的手指也感覺越發濕濡柔軟,粉嫩的花蕾也沾上了晶透的水痕,嬴政咽了口唾沫,和他充滿暴虐的眼神,卻強硬地忍下慾望。

    他抽出腸道內的手指,離開前還刻意在外圍摩挲。

    嬴政從寬鬆的袖口拿出一根約手掌大小的短木棍,特別的是,這個木棍前端有顆渾圓光滑的木球,且木棍中央有個空心的通道,可以灌入任何液體。

    李斯看著嬴政拿出這個讓他有不好回憶的凶器,李斯恐懼地開始掙扎,但繩子阻礙了他的行動,唯一自由的雙腳胡亂踢著,卻被嬴政游刃有餘地壓好。

    「上次,你被這個小東西給弄昏了吧?」嬴政把玩著手中這根挺有份量的木棍,滿腹詭計地斜視著身下的李斯。

    「如果現在不乖一點的話……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呢?真是令人期待啊~」威脅的口吻配著他那皮笑肉不笑的嘴臉,李斯不由得心裡發毛。

    他已經嚇得發不出聲音了看著如幼兔般膽怯的李斯,嬴政十分滿足,縱使他已經忍到快要爆炸,他還是想欺負李斯。

    ——按住他,操哭他,操到他不能勃起!嬴政滿腦都是這句話,但他身為一國之君,如果連自己的生理慾望都控制不了,又如何成為男人中的男人。

    嬴政將木棍擺在李斯嘴邊,「舔濕它。」不容許反抗的語氣。

    李斯猶豫了下,還是乖巧地將舌伸出,緩慢仔細地舔著,想到等會這個東西就要塞入自己的體內,李斯便不由得小心了起來,潤粉的舌葉不斷來回舔舐著同一處,水澤將球體表面弄得更加光滑。

    嬴政看著如此淫穢的畫面,想像著手中的木棍是他的性器,想像著那舒爽的快感,直到他感受到有滴溫熱的水珠沾上了他的手,他譏笑,他不否認在那一剎那,他差點射了出來。

    回過神來,手中的木棍早已泛著水光,在月光下反射出一圈圈光暈,他將木棍拿開,手持木棍沿著誘人的頸線來到了胸膛,縱使早已知道嬴政的下一步,然而李斯卻沒有力氣在反抗,現在他只能承認自己是刀俎上的魚,閉眼祈禱這個酷刑很快就結束了。

    嬴政見李斯突然安靜了下來,有些不解,又有些憤怒。

    「怎麼了?不繼續反抗了?」他喜歡看李斯被氣到哭的樣子,喜歡看李斯咬著唇不讓聲音發出的樣子,喜歡看他哭著求饒的樣子,最喜歡看他被快感駕馭而瘋狂嘶吼的樣子,然而現在的李斯,一點個性也沒有。

    ——難道他覺得乏味了?

    嬴政惱怒,他解開捆著李斯男莖的腰帶,粗魯地套弄幾下,禁不起刺激的李斯迅速地解放了,李斯一臉懵懂地看向嬴政,只覺得身上的束縛都獲得了解脫。

    「……政?」

    李斯試圖伸手抓住嬴政,卻明顯地被他閃開了。

    「你走吧,我不會再做了。」

    空氣中只剩下冰冷與絕望。

         

                           

                                                                          ——續。

▲▽▲▽▲▽▲▽▲▽▲▽▲▽▲▽

 

    其實我想用:秦時明月漢時關來寫的……

    ps.因劍而起,必以劍終是秦始皇講過的話呢~~~~~

   

回作家的PO

回應(2)

爱你爱你爱你
爱你爱你爱你
天啊~超棒棒
2019-04-02 19: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啃下這麼一部奇妙的作品
2019-05-19 18:43回覆
阿毛喔
上課不上課開車阿!
2019-03-29 10: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呃呵呵呵呵呵……
誰讓歷史辣麼“可愛”
2019-03-29 11: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