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师门作业,涉川歌曲

            【作业】

              秀坊走水的第二天。

      我坐在长安城的酒楼里饮了个痛快。

      大快人心。

      我恨的人死了,我讨厌的地方也不在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也空了。

      摇了摇早已空了的酒杯,我等了很久都没等到酒杯变沉。

      撇眼看了看对面,没人,我才发现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周围推杯换盏的声音有些嘈杂。

      当初我和她对饮时,也没觉得这声音如此令人心烦。

      但那些嘈杂的声音里总能挑到几句我很快能听入耳的话。

      “诶诶你快看,那不是川姑娘吗?”

        “可不是,她自己以前就是秀坊姑娘,现在成了江湖上有名的大侠,这秀坊出了事,自己还不是坐在那儿该逗鸟逗鸟,该喝酒就管自己喝酒?”

        正听着他们变相的夸奖听得开心,我突然被手背上的痒意吓了一跳。

        低下头才发现阿景这只蠢隼又在吃完生肉之后用那溅了血的毛蹭着我。        

      它毛上溅上的血又糟心的被抹开了。

      每天给它洗澡,我想想就头疼,总是“吧唧”溅我一身水,洗完了还爱往我身上蹭。

      说好的隼是猛兽的呢?比小猫小狗都要黏我。

        我无奈地摸了摸它的喙,它也很享受的侧了侧身子,好让我摸的更舒服些,甚至还颇为享受的眯起了眼。

      我刚准备将手收回来,它就发出不满的声音再来蹭我的手。

      我感觉到它的身体有些颤抖,它是在不安。

      “蠢阿景。”我无奈又有些宠溺的揉了揉它颈部的棕黑色羽毛。

      在陪我经历了一场毁尸灭迹的火灾之后,它就很害怕看到火或是嗅到空气中烧焦的味道。

      阿景的恐惧也唤醒了被我深藏的记忆。

      大侠?可笑,还不是被秀坊赶走,到头来,这赫赫有名的大侠想保护的都被一把火烧掉,所经历的一切都成为那些酒囊饭袋的谈资。

    这周遭的一切还不如我身边的一只隼。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找我的茬,绝对没人帮我说半句话,连楼下那胡子一大把的老者估计都会不怕死的来看热闹。

      我颇有些自嘲的想着。

      突然,一把小刀冲我飞来,我下意识地抽出了衣襟上的别着的假花挡了一下。

      可不知道是失误还是被人算计,我的手腕竟毫无征兆的一阵无力。

      我猛地放大了瞳孔,脑袋中飞快掠过一个个仇家,却兀的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一个故事罢了。

      听后来的人说,这故事似是叫作——涉川。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