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安靜是種超能力_讓我處變不驚

    高三的春季。

    早晨五點天亮,我看著透過窗簾縫隙斜射進的陽光,一寸寸從床頭向床尾。

    我用力的呼吸著,明知必須去而未能逕即勇往。手腳有點冰冷,我不斷搓揉雙手:「一定要加油,一定可以做到.......」

    通過學測第一階段審核後,我每周固定會到輔導室,請老師幫我模擬面試。

    日常裡習慣靜默了,而當和人面對面對談,我便會如鯁在喉,是故,我試圖「強迫」自己與他人對談。

    我從不期望生活會出現童話故事裡的王子,駕著白駒,笑著說要帶我離開現實。

    畢竟,身為自己人生的主詞,難道不應有身為主詞的自覺嗎?

    然而,儘管我下定決心做出改變,日復一日努力突破,但仍感到深刻的挫折。

    輔導老師瞟了眼自傳說:「你看起來蠻安靜的,未來當老師沒問題嗎?」

    一直以來,老師的提問多與創作跟教育理念有關,但針對本身性格延伸的問題卻從未有過,頓時間我啞口無言。

   

    縱使這個問題已自問無數遍。    

    當初報考師範大學時,與父母商討多次,他們建議我走不需要面對人群的系所,但我執意選擇教育。

    在升學這條路上,因為自身性格的緣故,在交友上不甚順利,在班級上適應不良,並影響學習狀況。

    孩提時代的傷痛,於我的心是有裂紋的,彷彿黑洞般把過往美好的記憶都吸進去,哽在心口的全是慘然。

    可是師長們卻不曾因此而放棄我。

    The   Chain   of   Love.

    我想把這份溫熱傳遞給學生,雖然在實踐過程中我會歷經蛻變的苦痛,但藝術家也常說:「遺憾這一生苦吃得還不夠多。」言下之意是如果苦再吃多一點,藝術成就會更豐厚。

    對面老師提問,我垂眸凝視著擱淺在桌面的雙手,掌心微微冒汗。

    我咬著牙,抬起頭,下一秒接著說:「沒問題,而且我覺得『安靜』對於教職並不是一個壞的特質,雖然安靜的人好像不太善於表達自己,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更願意花時間去傾聽學生的聲音;此外,教育現場除了教師講述,我更期待學生能夠多發表他們的想法,畢竟,教室並不只屬於老師。」

    輔導老師聞言,抿起唇角。

    離開輔導室,走在回班級的長廊上,我倚靠著欄杆有點想哭。

   

    曾經因為過於沉默,吃虧不敢言,所以被當工具人來經營;由於總等待別人發現自己,而讓爬升機會從眼前錯失。

    安靜容易被轉譯為孤僻、不合群,這看似不怎麼有邏輯的排擠理由,在孩子世界裡已經足夠,然而,這何嘗不是因為他們羅織不出更沈重的罪行。

    但一直以來,我始終選擇適合自己的「安靜」,縱使有過其他選擇。

    安靜,於我而言並非是一種狀態,更是心態。

    生活裡閉口不言,一來怯於對話,再者言多必失,與此同時,屏蔽掉不必要的對答與衝突,所以能以處變不驚的姿態關照、面對人生中的瑣碎。

    隨著成長,高中生們漸褪去了稚氣,對於沈默寡言的我,不再踹開我的小宇宙硬要進來。

    那群看似粗枝大葉,腦內只有單行道的大男孩們也學會體貼和認同我這個不愛說話的同學。  

  「你是少數讓我覺得跟你一起讀書不說話不是罪過的人。」同學曾這麼說道。

    我回以一笑,既不疏離,也不過於親暱。

   

    站在面試房間前的門口,我緊張的像隻被關禁閉不斷撓門的貓。

    研究所的學長姐見我慌張,建議可以伸展身軀,後來知道此源於Amy   Cuddy的演講〈姿勢決定你是誰〉。

    我擺出霸氣的站姿,直到裡頭鈴響。

   

    進門前,學長姐小聲對我說:「加油!」

  「好!」說完便踏著堅定的步伐赴死。    

    我盡可能無聲地關上門,想著面試的進門要訣:silence。

    接著轉頭,眼前是三位教授,其中一位是系主任。

    如果當時地上有座墳,我會選擇躺進去。

    系主任待我坐下後,便開始稱讚我的備審資料做得十分精緻,生涯規劃表格化的部份做得格外出采;另外,文學創作質量也很高,創作理念補充說明更是畫龍點睛。

    我一邊微笑,一邊聽,偶爾點頭或簡短應答,不打斷主任滔滔不絕的節奏,但實際上我只是嚇得一身冷汗,完全說不出完整的話。

    約兩分鐘,主任終於停下他的口若懸河,接著他問:「你看起來有文人的氣質呢!你平常讀詩詞曲嗎?」

    聽到這個問題,我直覺不妙,兀自想道,該不會被拷問中國文學史吧?

    沒有多餘時間猶疑,我答:「喜歡,特別喜歡詞。」說完就後悔了。

    主任笑問:「那你會唱嗎?要不要現場來一段?」

    我心裡傻眼,但表面淡定如雪。

    「溫庭筠〈菩薩蠻〉可以嗎?」我當真豁出去了。

    「請。」

    正當我要開口的時候,三分鐘響。

    我尷尬的張著嘴,不知道要不要嚎出聲。

    所幸,教授嚴守面試時間,而在我離席之前,他問:「你想當老師嗎?」

    我含著淚笑答:「非常想。」起身後,恭敬地鞠躬,最後跟教授們說:「等我入學再唱給各位教授聽。」

    說完又一微微鞠躬,再踏出面試場。

   

    發布錄取通知當天,我在輔導室的電腦前痛哭,完全沒想到會錄取,而且面試分數特別高。

    輔導室的老師們紛紛上前拍我的肩膀,她們很高興我能如願以償。

    我由衷的感謝她們,還有自己。幸好我能踏出改變的一步,而且不曾背離最適合自己的「安靜」。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展現自己的特質
安靜其實是一種利器
殺得讓人措手不及啊!
有時候教授看過太多口若懸河
講話滔滔不絕的學生
安靜的感受或許讓他們感覺獨特
再加上自己的優點
更能吸引教授
2018-08-23 10: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