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_錯了性別對了愛

「你要追桑娜?」

雷文一向深不可測的眼神瞪直了看我。

一滴汗沿雷文的耳後髮際流下,我忍不住也用袖子抹乾自己脖上惱人的熱汗。

          這連扇窗也沒有的該死道館簡直是冥王的行刑場,悶燒的空氣、伴隨學員拉筋與倒地時的哀鳴。  

「想偷懶就直說了,瑞奇。」

我隨雷文不屑的目光看向刑場中唯一一道美景。

          一個在場上像條死魚乾被扳倒的小子,方到桑娜的醫護桌前,便對桑娜聒噪起來,興奮莫名之讓人質疑他額上那大腫包的真實性。

          桑娜一如往常面帶微笑,和其他打混的醫護組不一樣,從早上到現在安慰了數十個抱怨唉痛的學員,臉上無一絲不耐。

「閉嘴啦,我是很認真的。」

「是,是。」雷文訕笑「讓我送你下場吧,瑞奇,到醫護站休息時記得幫我和路克打招呼。」

他戲謔的撇我一眼,偷笑著走上練習場。

            他完全不相信,我的努力、成就、勝利,在他眼中是偽裝出來的逞強,現在我更發現,即使是我最真心的感情依然入不了他不可一世的眼。

            他明白我的秘密,但沒戳破,這沙豬鄙視我的秘密到不齒花力氣用它對付我。

我反唇相譏「我會先打趴你,再以英雄之姿把你拖給桑娜。」

          上場前,我反射性望向醫護站,對上一雙沉穩卻熱切的眼神,那雙藍瞳的主人用纖纖素手托著精巧的臉,像在期待什麼,一場好戲、一件禮物。

          我讀不懂她為何那麼專注看我,讓我口乾舌燥,在這本就難耐的室內高溫、對我更毫無幫助。

          在胸口那陣暖呼呼的鼓動擴散、灼燒軟化我四肢前,我躲開她炯炯的目光。

          我不該放肆地汲取她的注意,除非我能先給她什麼。

我美麗的女孩問「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如實吐露「從第一次看見妳。」

            她眨眨動人的清瞳,我在她眼中看見那天的場景—一個偽裝的女孩,在一雙慧黠的注視下手足無措,驚慌、罪惡感席捲而來,最後,先移開目光的人只留給另一方怦然心動。

「妳讓我難受、總用那雙眼睛逮住我、要得到妳的注意力又那麼難。」我低低的聲音如泣如訴「我試著得到的最難的東西。」

「不,瑞爾嘉…」我的全名從未如此動聽,只有她滑順的嗓音做得到「是妳讓事情這麼難。」

她離去,彷彿我和一旁正目瞪口呆的男孩一樣,只是另一個惱人的告白。

我起身離開倒地的雷文,跳下場攬住桑娜的腰,我吻她。

謠言至此被證實。

「我說過事情沒這麼難。」桑娜微微拉開,她的手在我脖上游移,溼熱的汗讓她的碰觸充滿曖昧、我的心跳比在場上更快。

「去告訴雷文吧。」

還有那些原本以為能得到妳芳心的男人,我沒說出口。

我再吻她,因為她溫熱的氣滲進我的唇、也因為大家都在看,我要證明她是「我」的、這次不是騙局。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