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花子耽美稿件大募集

生命中,花開的聲音:無價之寶

直至今日,我依然忘不掉那時候心底頓時湧現的漩渦,把我拉進深深的黑潭,恐懼、害怕,逼得我無法呼吸,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不斷祈禱。

那年,大學一年級,在電腦教室上專注撰寫程式的我,聽到自己的背包不斷傳來手機的振動聲響,但我沒有理會,放任它一直響、一直響,直至下課後,我走出教室,在走廊打開手機,畫面顯示的十幾通未接來電,全都來自媽媽的手機號碼,我頓時瞪大雙眼,嚇了一跳,心底暗自不妙,趕緊回電給媽媽,很快的手機就通了。

「妹妹,妳能趕快回臺北嗎?」媽媽的口氣很著急,聲音有點哽咽。

「媽,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內心不安,緊張的問。

「哥哥出車禍了,現在在慈濟醫院的加護病房……」

「怎麼會出車禍?」我嚇得倒抽一口氣,「哥哥有沒有受傷?」我問著,心底在祈禱哥沒事。

「現在還昏迷不醒……」

媽媽哭了,我茫然的聽著電話另一頭的媽媽的抽咽聲,短短幾個字,彷彿巨石滾落,重重壓在我的左邊心臟,無法順利呼吸。下一秒,我立刻轉身衝回教室,迅速收拾桌面上的物品,簡單的和隔壁同學交代幾句,奔出教室,攔了計程車,前往苗栗火車站。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買好車票的我心急如焚的不斷抬頭望著牆面上的時刻表,祈求火車能夠提早到來。

淚水在眼眶打轉,我仰頭逼著自己不能落淚,哥哥仍在奮鬥中,我又怎麼能先哭呢?但心中的恐懼、害怕像一圈圈的漩渦,把我拉進黑潭之中,逼得我喘不過氣。

終於,火車進站,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號碼後就坐,側頭望著如同我此刻心情般漆黑的天空,閉上雙眼,在這一小時四十分的車程內,不斷反覆在心底祈求佛祖、祈求菩薩保佑哥哥平安,這是此刻的我唯一能為哥哥所做的事情。

抵達臺北後,我搭著捷運,又轉公車,終於來到慈濟醫院,向醫院櫃檯詢問了加護病房的位置,用最快的走路速度前往。

就在我望見加護病房外爸媽的身影,隱隱約約在眼眶打轉的淚水頓時落下,我看著媽媽低頭將臉埋入手掌心,她的肩膀不斷顫抖,我知道媽媽在哭,而且已經哭了很久;而坐在媽媽身旁的爸爸一臉沉重,伸手不斷來回輕撫媽媽的背,安撫媽媽。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任憑眼淚直流,我靜靜的朝他們走近,張開雙臂輕輕擁抱他們,無聲的告訴他們,我來了。

「哥哥的……情況有好轉嗎?」我沉痛的問著。

爸爸搖了搖頭,站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我陪著媽媽。

我點頭。就在爸爸從身邊走過的同時,我彷彿看見爸爸眼中泛起的淚水。此時此刻有誰的內心不悲傷、不悲慟呢?我懂爸爸的心情,因為爸爸是我們家的依靠、是我們家的支柱,所以就算他的心底再怎麼哀痛,也都不會在我們面前展露他脆弱的一面。

因為,我們需要他。

我望著爸爸些許搖搖晃晃的背影,緩緩走進醫院中架設的佛堂,在菩薩的面前雙膝一跪,彎腰嗑頭,來來回回重複的動作,真誠祈求菩薩庇祐哥哥。那一刻,我看著爸爸的背影,忍不住在醫院哭出聲來。

那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跟著爸媽回家的,我只知道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隔天來到醫院,醫院告訴我們哥哥醒了,由於加護病房的探訪時間有限,我先讓爸爸媽媽進病房探望哥哥;而我一個人走到一旁的長椅,背抵著牆壁入座,望著白淨的天花板,哥哥醒來的消息像曙光一樣,讓我從黑潭中掙脫而出。

謝謝佛祖、謝謝菩薩,庇祐哥哥平安,讓哥哥繼續陪著我、陪著爸媽。

不久,爸爸走了出來,輪到我進去探望哥哥。我戴著口罩,穿著淺藍色的探病衣來到哥哥的病房門口。

我看著媽媽握著哥哥的左手,一直在和哥哥講話,但尚未完全清醒的哥哥依然無法回應媽媽。我慢慢走近,仔仔細細的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勾起安心的笑容。

「妹妹,和哥哥說說話。」媽媽抬頭,對著我說。

我點點頭,深深吸了口氣,才緩緩道:「哥哥,我來看你了,你還好嗎?還痛不痛?你要趕快好起來,知道嗎?」

我一直和哥哥說話,但看著無法回應我、雙眼茫然的哥哥,頓時眼眶一紅,眼淚沿著雙頰滾落,「哥哥你要加油,知道嗎?」在走出病房前,我哽咽的對著哥哥說道。

走在漫長的走廊上,腦海不斷湧現和哥哥的回憶,一起在房間聊動漫、玩遊戲,也不時為搶電視而吵架,被爸爸叫去罰站。

但這都是屬於我和哥哥、我和家人的回憶,不論是開心的閒聊,還是憤怒的爭吵,這些平凡小事、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是我們「珍貴」的回憶。

人生的過程,總是會有喜怒哀樂,所以更要學會把握當下,好好珍惜家人及身邊的每一個人,創造屬於你我之間的「無價之寶」。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嗨,小甄
小甄是我重要的讀者呢!
我也是哥哥,有一個妹妹,看了好感動。
未來家裡的支柱啊!也是呢!仔細一想就覺得有點壓力,所以還是只能加油吧!




 
2018-05-27 22: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