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山城舊居的一封遲信

懷詠如晤,

      春色三分,挾著初秋微冷。在這般節氣裡,總算拾了半日閒散,提筆書信。

      一時間竟難以分辨,是你來時的春意料峭,抑或別離的秋風沁涼。唯有抬望眼去,窗外柳枝搖曳,宣告時節。

      ——你,可諸事靜好?

      請原諒我至今方得回信,此間半載,每得你親筆,皆是細細咀嚼,好加珍藏。只礙於父親故病重犯,忙碌照應。稍待好些,又心心念念返鄉安養,便與管家夫婦鎮日收拾打點,一下也是數月。

      老家和父親口中一般美麗,嵌壁屋舍,彷彿要比磚瓦強,如何看著都格外安心。自岩山碧林裡攀下的藤木,錯落家戶,抓緊了泥壤;淺根花草苔癬,叢叢而生,給這半山巖上的村里添色,咬不進石縫,只兀自隨風輕盪,倒也無須擔憂大雨來襲。

      唯一件事叫人略略煩惱,這兒路狹坡陡,雨後行走不易,想想夏日,炎炎光照下要在這崎嶇小道彎繞,也是一大辛苦。

      就那一架鋼琴,可讓搬運師傅煞費心力呢。

      一架新琴價格早不如當年,原是可以捨了舊的,也省了憂心磕碰。但我不願意。你我共同彈奏過的琴,叫我如何捨得?

      落地窗前你就著明媚春光笑著介紹自己,說自己主修西洋音樂,兼了家教琴師幾年,好存錢讓畢業後能出國發展。

      父親不允許我去教室裡同太多人一屋子學習,有恐失了大小姐體面,卻使你來做老師。那是他最最美好的決定。

      如今這山城裡沒有落地窗,風光仍好,我也做起老師,教附近孩子音樂。童稚歡歌洋溢幸福,直叫我不忘舊日。

      你遠行於夏日尚未褪盡的秋初,短短半年竟將我生命增添無限爛漫,要我如何不盼你早日功成名就歸來!

      但必不要你因此分心。雖則你未曾直言,字裡行間我仍讀出你之不容易。一個東方人獨自在異國討生活,畢竟有所難處,兼以倫敦是個霧雨瀰漫之地,恐怕你心中也如那氣候般鬱鬱不已。且多加珍重自己。

      如此地希望能做你高樓小窗外偶得天晴的陽光,灑入室內,映你一室光亮,使得你得以舒氣。那我定然不離去,莫叫灰澹濃雲覆蓋。

      及此,想這封信要遲些寄出了。我決意繪下此地風景——繪下這鑿壁而就的房屋、繪下這蒼翠與晴朗、繪下一覽無遺的山色——做你牆上一幅永不迎接寒冷的春光。

                                    願霧雨終得天晴,一切善好

                                                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七日    柳枝搖曳的窗下

                                                                                          舒謠頓筆

      (橫紋格間最上方有著一筆黑墨,彷彿錯寫了什麼,便在筆跡頂端用藍色墨水添了幾瓣小花。)

註:日後書信,便可寄於此址,舊宅尚有人照看,卻不願叫這來往使你音訊稍擱半刻。

      (信件妥當收整於淺藍色箋套裡,隨著一幅精細包裝的畫收入封袋。遠洋郵件戳印已蓋上,和無數包裹一起候著輪船到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