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醉酒

      今日宮中接待使臣,風清墨免不了要被人敬酒回禮,所幸她平日高傲冷淡的架子端得不錯,除了必要應酬的酒水之外,並未多喝。

      饒是如此,宮中用來接待客人的佳釀,後勁也是不容小覷。

      風清墨深知此理,待宴會行到一半,便藉口告退先行回府。齊雋明白她的身子,叮囑她幾句後,派了護衛護送她回去。

      她搖頭拒絕了。

      他也沒再與她爭辯,只道:「自己小心。」

      「謝陛下。」行過禮,風清墨悄然離席,一路往宮門走去。

      拂面而來的冷風,挾著一絲凜冽的寒氣,不知何故,她覺著與他的氣息很相近,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氣。

      然而寒涼入肺,並無意料中的香氣隨後入韻,反而嗆了一口,她一愣,不由得微微笑起。

      ……真是個傻子。

      宮門前,太監已經牽了她的馬等在那裡,朝她行禮後將韁繩遞給她,她頷首道謝後翻身上馬,寬大的雪白狐裘壓在她身上,絲毫不顯沉迫,倒增一縷清艷細膩。

      不過眨眼,駿馬已揚塵而去。

      太監收回目光,回身往宮廷走去。

      ——風家的女子,從來都是生得極好的。不論是宮內的娘娘,還是宮外的那位。

####     ##

      一路策馬,未到府門前,她已看見那襲白衣飄然的人影。

      她的心房胸腔有暖流不息。

      脣弧輕勾又隱,少頃到他面前拉住了馬,她沒有立即下馬,而是在馬上居高臨下看著他。

      他仰首,俊麗秀逸的眼眉盡是溫柔神色,雖然極淡,還是被她看出來了。

      意識到這點,她的胸口又不爭氣地跳了兩下,頰畔微熱。

      她垂下眼,才要啟脣,他卻擰眉。

      「喝酒了?」

      她頷首,朝他漾開一抹笑,不同以往矜持的笑容,燦爛的顯得幾分嬌憨。

      「嗯。使臣來訪,必須要喝。」大約是後勁來了,她感覺腦袋有些昏沈,便晃了晃頭就要下馬。

      他伸出手去似要攙她,她也沒攔阻,裝作不見,最後穩妥的下了馬。

      做完這一連串的動作後,還能向他笑。

      笑裡討誇的意味明顯。

      檀華挑眉,敢情喝成這樣了還有膽子要他誇?

      他視若無睹,拍了拍追風,要牠自己回到馬廄去。

      馬兒邁蹄走了,他正要回身,袖袍被人捉住,正是那個喝了酒之後,變得嬌憨迷人的醉鬼。

      「你用上了呀……」她瞇著迷離的眼光,不知是不是故意,軟了膝蓋就往他身上倒去,他伸手將她環入懷中。「真好看。」

      必須是好看的啊。風清墨難得愉悅地笑開了臉,又是嬌豔傾城的顏色。

      檀華生得極好,那身沉斂細緻的風華難有人仿,眼眉流轉間都是豔豔華光,那頭長髮漆黑如緞,簪在他髮上的芍藥白玉篦梳也沾了仙氣,更不似凡物。

      「什麼好看?」他俯眼淺笑,明知故問。

      「梳子好看,你更好看。」平時不敢說的,不可說的,這一刻都沒了顧忌。

      「果然是醉了。」閉了閉眼,壓下心中悸動,他淺嘆一氣。「還能走嗎?我扶妳。」

      「抱!」說著,踮起腳一把環住他脖頸,甜酒的香氣撫過他鼻尖一路蔓延到了耳畔,偏生她還折騰不夠,大大地吸了口氣。

      「香!」就是這個味道才是,涼涼的,沁人心脾後還能回味出一股暖意。而不是凍得她心肺皆冷。

      「……」活了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光明正大的調戲。「妳這是醉成什麼樣子了?」

      風清墨皺眉,放開環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抓住他胸口襟領。「才沒醉。」

      「……」放棄繼續跟醉鬼溝通,他將她打橫抱起。

      說要抱的人是她,最好她明天早上什麼都記不得,不然鐵定羞到沒臉沒皮!

      ——他才不管。

####     ##

      顧及她的名聲,他抱著她回房的一路上施了隱身,並未讓人瞧見,這一路上她非常安靜地窩在他懷中打盹。

      長久以來的忙碌已經透支她的身子,更別說她的軀體已然腐朽,全靠靈丹湯藥貼貼補補的養著。

      思及此,他心內的不捨又濃了幾分。

      到了她的寢房,將她安放榻上,起身欲離之時,她伸手抓住他的袖角,睜開水光氤氳的眼色,十足清媚的勾人。

      他心口一頓,呼吸漸細。

      「去哪?」

      他在床邊坐下,摸了摸她的臉,又探她的額溫,確認她沒有發熱。

      她面色潮紅如霞乃是酒氣所致。

      「睡吧,我這裡守著妳。」

      風清墨眨了眨眼睛,眼神分明是在問他:「為什麼不一起?」

      他伸手去蓋她的眼眸,「別多話,快些睡。」

      哦。

      風清墨拿下他的手,抱在胸口,兩眼一閉,不多時便睡沉了。

      檀華幾次想將手抽開,都因她抱得死緊而不得,只好坐在床邊看著她的睡顏。

      「妳呀,何時才要開竅?」曲起指節,親暱地敲了敲她的額頭,他又道:「事到如今我名節已毀,妳不負責的話我要向誰去討公道?」話才落,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檀華,輕輕地笑了出聲。

      「也好。不論是妳的名節還是我的名節,總有人要負責的。」

      聽到了麼,風清墨。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短文不能送珍珠!!!
好久不見這兩位了!!!!!!! 雖然有默默地跟到二維秀去www

清墨醉了太可愛,感覺這才是原來的她,平常太矜持了XD
我也好想被檀華抱一下喔,但沒膽調戲就是了(看來要喝酒壯膽一下

看著番外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正文,人果然是貪心的
掙扎一下決定等宓宓更新 (而且有看到新坑!?)
2017-09-10 11: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星花兒 ヽ(✿゚▽゚)ノ
短文不能投珠珠不然就給咬咬或小白(?
二維秀現在大概算是廢墟XDDDDD(這裡還在加緊養身體)

清墨就是一個全身都是堅硬軀殼築起來的人。
所有的完美都是為了國家還有防衛,檀華就是那個可以讓她任性的人www
哈哈哈,我覺得檀華很多人都想要,然後大家都礙於他的威嚴而作罷.......

正文要等等,我最近在趕帝王墨的進度XD
現在是看哪棚演員有在就寫哪棚,檀華一天到晚拎著清墨到處跑(?)
新坑有,但我還沒打算開,因為各種考量XDDDDD
2017-09-10 15:3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