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不屬於我的溫柔》

「還痛嗎?」言綵昱望著我髮絲下的傷疤輕聲問道。

「不比心痛。」我苦笑。

烙印在臉頰上的傷痕,是我活該。

暗紅的印記為這盲目的追逐下了註解。

『第三者。』咬牙切齒的三個字不絕於耳,閉上眼,響亮的巴掌聲又將我驚醒,沈重的眼皮,跟心在抗衡,想睡又睡不著的矛盾糾纏了我一個星期。

『不要臉,搶學姊男朋友。』

『長那麼醜還敢勾引學長。』

『別看她乖乖的,根本是心機女。』

『賤女人,逄澤麟是我留芯榕的男人。』

冷嘲熱諷比臉上的傷口還要刺痛,日前一滴滴累積的溫柔,和日後的難熬呈正向關係。

偷來的溫暖在光天化日之下結凍成冰,曾經的美好,變成最害怕觸及的回憶。

***

經過七班的長廊我總抬頭往左上角望去,不知何時開時養成這個習慣,當發現的時候已經深深陷進去了。在餐廳時,也不知不覺往他的方向看去,開始用餐時總狼吞虎嚥,到吃剩一些些,才開始放慢速度,不時瞄一下他吃完飯了沒,把自己的胃搞得作息不正常,等到時機對了,迅速地放了餐盤,裝若無其事地走在他的面前,一顆心忐忑著,今天的他會不會和我打招呼,還是擦肩而過?  

一顆心懸掛著,上課分心,晚上做夢睡不好,生活沒了規律,只為追逐那背影,這份感情在渾然不覺時悄悄萌芽,當根扎進心裡的時候才感到痛,為什麼,又愛上了不該愛的男孩?愛錯了人,愛錯了時機。

『妳要學測了。』很淡的忠告,很糾結的情緒。

「筱綠,妳最近很常分心耶,怎麼了嗎?」放學時刻,柴禹松偷溜進我的班級,在一旁看著我讀書。

「沒什麼。」拿著旋轉蠟筆在課本上畫呀畫,滿滿一篇都是重點,翻了一頁又一頁,腦袋卻裝不下任何文字。

「騙人,班排第一居然不知這是上一次的考試範圍。」我愣住,對耶第二章貌似考過了。

「學測都要考,沒差。」將錯就錯,不想承認這陣子分心很嚴重。

「別看了。」柴禹松直接拿走課本高舉在上。

「你幹嘛!」我爬到椅子上試圖搶回來,雙手在空中揮舞著。

「還我!」「還來!」「柴魚鬆!!」頓時覺得好久沒這樣打鬧了,柴禹松還是那麼陽光,只是對我而言,不再溫暖,很有魅力,但不吸引我。

「沒心情就別看了。」他單手抓住我的兩隻手,施了一些力道要我安靜,每當他要開始講道理說正經話時,總會先採暴力模式,再用柔情攻勢讓我逼不得心軟。

「妳狀況那麼差,再看也記不起來。」這我知道啊!可是除了翻書,強迫自己專注,我也無能為力。

「畢筱綠,我很擔心妳。」柴禹松直勾勾看著我的眼神,讓我萬般想脫離。

「個人私事,無須操心。」被一個人關心、擔心,很窩心,可是他的溫柔,不是我要的,而我也不配擁有。

「筱綠,妳的事就是我的事,記得嗎?」

「拜託,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討厭柴禹松拿過往的回憶來堵住我的嘴,這只會讓我更感愧疚,十年來他幾乎不曾變心,而我總喜歡上不可能的人,我們的感情路一樣坎坷。

經過一番嬉鬧,面容更加疲憊,回到宿舍,室友立即向前關心

「綠綠,怎麼了。」太多人問過一樣的話,以致我自動忽略。

「畢筱綠。」當我抱著盥洗用具要進入浴室時,被白芙擋住。

「借過。」我頭都沒抬,冷冷地說了一聲。

「喂,人家言綵昱好意關心你,幹嘛不領情。」白芙並不打算離開,而我連想說話的心情都沒有,不再開口,轉身前往公區洗澡。

「筱綠。」言綵昱試圖抓住我的手,卻被我無情甩開。

可以想像背後的言綵昱的表情一定很震驚,她鐵定從沒想過天天耍蠢的畢筱綠,看似常常樣著笑臉的畢筱綠會有如此陰鬱的一天,其實連我自己都沒想過自己有天會墮落到這種地步。

沒想到『已讀』的力量那麼強大,讓我變了。

將水柱開到最大,用那衝擊的力道,讓我清醒一點,讓我看清,我對逄澤麟的感覺,跟逄澤麟對我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就算對我溫柔,那也只是他紳士的表現,眼淚伴著熱水流過肌膚,短短的十分鐘,是宣洩的最佳時刻,這份感情是不能說的秘密,沒有人能夠談心,只能自己在困頓中痛苦。

氲氤的熱氣將我繚繞,可我卻感到零下十度的冰寒,有些後悔,認識他,了解他,愛上他。

出了這扇門,我又帶起了面具。

從宿舍走到晚自習教室的路上,已經習慣一個人了,習慣一個人尋找他的身影,就算遇到的機率不到百分之一,我還是很認真注意身旁的動靜。

「綠綠呀,又見面了。」霍胤哲突然地出現,著實嚇著了我。

「哈囉。」我扯扯嘴角,強裝笑容,偷瞄了一下四周,沒有他的存在。

一些小小寞落在心頭,霍胤哲通常都會和逄澤麟一起出現,不過最近鮮少看到他們一起出現,開始猜疑,他們怎麼了,無謂的憂愁,到頭來只是一場空。

隔不久的傍晚,我便看見兩人一同從餐廳走出來,原本要去吃晚餐的我,一見逄澤麟的身影,三步併兩步追了上去,空空的肚子,正發出聲音向我抱怨,可是盲目的我,願為見他一面捨去熱騰騰的晚飯,就算一同回到宿舍的路程不到兩分鐘,我也甘願。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理智?

什麼時候掉入深淵無法自拔?

何時開始,我的世界繞著逄澤麟轉?

是不是一起出門的那天,是不是那四小時的促膝長談,是不是你一路上的溫柔舉動,讓我著迷?

微雨的下午,我帶著忐忑的心去見你一面,還沒遇到他的路上,我總對著手機傻笑,原來理性的畢筱綠也有少女心大爆發的一天。

「妳在哪裡?」聽見電話那頭的嗓音,心飄飄然。

「快到了,已經出捷運站了。」

「妳到拱門那邊等我。」

等我。這兩字讓我倍感溫馨,畢筱綠在同儕眼中可是人肉導航,和大家一同出去每每都是我在找路,都是我叫別人站在原處等我,直接告訴我方位我去找人。

跟逄澤麟在一起,我失去了方向感,我知道有人可以依靠,就不必那麼伶俐。

習慣走別人左手邊的我,跟他在一起也很順是走到左邊,而這時,他總拎著我的書包把我往內移,讓自己走靠馬路的那側,小小的舉動,讓我內心狂跳,他的風度,他的紳士,和我們這屆的小屁孩完全天壤之別,學長果然不一樣。

那天,第一次單獨和異性出門,第一次和不同年段的人出遊,第一次沒有目標亂走,第一次覺得去哪都好,只要跟他一起。

偷來的時光,不敢大肆宣揚,小小的確幸,自己留藏在心底。

「妹妹,逄澤麟找你有什麼事嗎?」晚上接到童恩芸的電話,有些意外。

「怎麼了嗎?」我避籍不答,先反問看看結果。

「他今早找我要妳的電話。」原來如此。

「沒什麼。」童恩芸似乎感受到我有話不說,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掰掰。」

「晚安。」

第一次和乾姊姊有如此乾的對話,回到學校一度不敢面對童恩芸,害怕她會追問我那天的事。

時間證明,我想太多了,一如往常的生活,表面上沒有改變,可是內心的疙瘩卻一直存在。

「矮畢。」

一隻大手完全按住我的頭顱,轉頭,便見逄澤麟那摸不透的笑容。

「很痛耶。」說謊。

其實一點也沒疼痛感,只是害怕他的手再不離開,微粉的臉頰就要漲紅了,更害怕留芯榕的出現。

「拜託,我在幫你按摩好嗎?」他的手仍舊不離開。

「我看你是在夾娃娃吧。」我睨了他一眼。

「逄澤麟你怎麼欺負我妹。」童恩芸的出現就像一場即時雨,

她搬開逄澤麟的手掌帶著我有說有笑地前往餐廳。

童恩芸滔滔不絕講著最近的大小事,而我卻想著,自從和他出去過,我們更加熟稔,回到學校開始會欺負我,和那時的溫柔完全不一樣,可是這樣的欺負,我並不討厭,反而很開心,不禁懷疑自己是否有被虐傾向。

「矮畢,妳真的矮斃了。」逄澤麟時常從後方很輕易壓了我的頭一下就跟著朋友匆匆離去,就算很短暫,但看見了他的笑容,心情就會好到午休都睡不著。

「小矮子。」

「小學生。」

有時很慶幸自己不高,才會有這麼多綽號,但又很不幸,只要站在逄澤麟身旁就絕對會引來注目。

「筱綠,我看到了!超萌的。」單丹丹人如其名,超級單純可愛,只是看到相差將近四十公分的兩人同行,就像發現新奇動物一樣,滔滔不絕的分享。

「呦,畢筱綠,照照鏡子吧。」嫉妒心極重的衛生股長總帶著酸溜溜的語氣。

「澤麟學長,你不配。」時不時就會收到這些忠告。

廢話,他都有女朋友,我怎可能高攀。

再喜歡我也不會說,也不會表現出來,在他面前我只是一個蠢蛋兼路痴學妹。

有時想到這裡就會輕嘲自己,

愚昧。

明知不可能,還天天在偷窺人家的身影,讓痛苦不斷循環。

痛定思痛。

多少次克制自己的眼神別亂飄,不要再想他,可是隔不過一星期,他總又出現

「矮畢,我昨天又一點才睡了。」

「矮畢,這會是你最充實的三百天。」

「矮畢,你什麼時候才要長高?」

「矮畢,這樣剛剛好耶。」逄澤麟右手搭著霍胤哲的肩,左手壓著我的頭。

短短一個月,髮絲上不知殘留了他多少的溫存,就算是抓著我的頭蓋骨,仍是很溫柔,當他搓揉我瀏海時的笑靨,更感到有一份溺愛,我曾告訴自己是錯覺,可是那眼神的訊息很不平常。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愛情總是讓人奮不顧身
即時知道對方有了另一半,依然會想靠近他。
不過,女主身邊好像很多不錯的朋友,尤其是那個柴禹松。只要女主稍稍一個轉身,就可以進入他的懷抱。可惜,愛就是讓人變得愚笨

有種未完待續的感覺xD
2016-05-08 09: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盲目的愛情
遮蔽了雙眼
筱綠的眼睛就只看著逄澤麟

未完待續...希望上大學後會有時間整理
把它變成ㄧ本小說
2016-05-22 08:40回覆

這種酸酸的心情黎黎懂~
就算對方有了女朋友卻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他
每天總是魂不守舍的等著他的一句早安或晚安
若是被已讀就會傷心難過好整天
不過是不是後面沒寫完啊?
總覺得結尾沒斷乾淨
應該還有什麼事要交待的吧?
2016-04-30 19:0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 對呀
還沒寫完
希望能在截稿前完成
謝謝黎黎懂綠綠的心情

 
2016-04-30 23:0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