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錯位

她覺得那些本該都是屬於她的。

她輸了,輸的一塌糊塗,連最後的籌碼,也都賠得精光。

抿了抿抹著豔紅的脣,誘人的薄脣上揚至一個諷刺的角度。她笑自己的傻,笑自己還存著些奢望。

若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二十五歲少女,預知了她手上這張喜帖新郎及新娘的名,是否還會一意孤行?

幾乎沒有猶豫,她知道答案是肯定的。沒辦法,她這個人就是犯賤。

起身離開這只有她一人、用玻璃牆隔開的總經理辦公室,順手將精美的紅色信封丟入一旁的紙類回收桶。

若她不賤,怎能以三十一歲的年紀,在這個爾虞我詐的金融界得到如此頭銜?

一打開家門,沙發上交纏的兩道身影令她忍不住皺了眉。

她從包包裡掏出鏡子,一張姣好的面孔映入眼底,沒有半點皺紋,至今仍不顯老的精緻臉蛋正回視著她。那兩瓣她最引以為傲的薄脣微微張開,幽幽嘆出一口氣。

終究,她也淪落到此,再怎麼完美的女人,每天看也是會膩的啊。

六年,已經夠久了。

察覺到她的存在,那兩人動作一頓,雙雙坐起。

「妳都看見了?」男人用他低沉的嗓音問。

「你們說呢?」她輕笑了下,轉頭望向沙發上的另一人。

恍惚間,她好似看到從前的自己。

「我們離婚。」

六年前,她也像那女子一般,冷冷地瞪視著另一個不停對她罵「狐狸精」的女人,任憑那些叫囂再怎麼刺耳,她也不為所動。那眼神,是如此的理直氣壯。

見她出神的站著,男人再次開口,一字一句清晰、殘忍的重覆:「黎橙,我說,我們離婚。」

最起碼,她比之前那女人冷靜多了,她想。

「好。」

花都巴黎的導遊總說:「右岸到處是銀行,左岸到處是咖啡館。」

對她來說,右岸的香榭麗舍大道才是她該出現的地方,但不知怎地,這天她就想到左岸去。

隨便挑了家沒什麼客人的露天咖啡館,她點了最普通的拿鐵,小口小口啜飲著。

反正,她有的是時間,也不急著找新工作。該從前夫那拿的贍養費她一毛也沒少,夠她揮霍好幾年了。

她慢慢陷入沉思中。

她的生活,好像就跟她的名字一樣。黎橙,離程,她就是不停地偏離自己所該走的旅程。

要不是自尊心作祟,二十歲的她哪會憤而離開那個她至今仍牽掛在心的男孩,將他拱手讓給最好的朋友,再看著他們步入禮堂?要不是與她競職的人突然退出,二十五歲的她哪會認識她那多金帥氣卻花心的上司,然後為了證明自己,或者該說是想讓男孩回心轉意,進而賭上自己的幸褔,嫁給了他?要不是……

「小姐。」一道清亮、操著法語的男聲忽然在她頭頂響起。

「妳欠我一杯咖啡。」

巴黎滿街都是像她眼前這般的男人,英俊、瀟灑、浪漫。

她挑了挑眉。

「因為在我看見妳時,我鬆手弄掉了我的。」男子笑開,露出潔白到有些刺眼的牙齒,碧綠的眼裡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還有花言巧語,她在心裡默默補上一點。

「妳是不是該請我坐下來喝杯咖啡呢?」

反正,她的人生早就是一步一步離,一步一步錯,走進了完全不同的風景裡。

她深呼吸,抿抿淡粉的脣,然後讓自己綻開一個不論男女皆無法抗拒的笑容。

那便將錯就錯吧。

「好。」

回作家的PO

回應(1)

...
這麼快就為自己的人生畫上句號,會不會太大膽了一點?
既然知道自己的人生已成定局,為何不抱有一絲勇敢去竄改呢?
2016-01-26 22: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顧偌然
黎橙並沒有為自己畫上句號噢
她的人生也還沒成定局
所以她才會答應男子的要求啊
不知道妳是不是有哪裡看不懂呢
可以再跟我討論噢
2016-01-27 09: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