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線│限

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

遇見了你,是我人生的第一弄。

愛上你,是我人生的第二弄。

注定無法說出口的,是我人生的第三弄。

本以為是該結束的時候了,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當你開口,我才知道。

序  

清晨    五點整

在微曦的晨光中,漸緩的步伐下,微喘的呼吸也慢了下來。

骨節分明的手,拿起水仰頭飲下,因慢跑而微出的汗水也隨著側臉滑下。

看了看腕上的錶。

今天,又可以見到她了。

五點三十

在只有兩三人的車上,半長黑髮的少年,身上穿著的是標準高中生的白襯衫和那貼齊筆直雙腿的黑長褲。映著淡金色的面容,模糊了原本的線條而顯得溫柔。

隨著公車搖曳的吊環,沈澤試著把手中的英文單字大全看進腦海裡。很可惜的,公車一站一站的過去,窗外的景色也早從人稀的郊區到了人潮擁擠的都城。聽著語音小姐報的站名離那裡愈來愈近,沈澤只覺得他的心被一點一點的提起。果然,他還是甭想在這段路程上背他的單字了。

不過想起她,沈澤覺得這樣似乎也不錯。

像這樣等待的時間,好像在不知不覺中,也維持了一年。

Ch1

高一    夏

早上的第一班車,最後一排的沈澤臉黑的像是要滴出墨來。

明明是室內溫度飆上30度的大熱天,沈逸居然還能夢遊到他的床上。是說什麼夢到棉花糖跑走,然後追過去就追到了他的床上,把枕頭抽走後就佔地為王的睡了起來。沈澤只想問他真的是這人的弟弟嗎?

再想到早上被熱醒後,一睜眼看到就是沈逸流著口水傻笑的臉,驚嚇之餘沈澤也只能扶額帶過。

回憶完那個絕對要忘記的早上,觀察了一下四周,沈澤才發現早上的車人少到可以說是沒有人。對平常總是趕著壓點上課的人,原諒他沒見過如此平和的早晨。

天空的顏色,早已不再是出門時透著微光的紫色,而是極為清澈漂亮的湛藍。看著這樣的景色,沈澤決定還是不要在沈逸的晚飯裡放芥末好了。

不過感覺到越來越重的眼皮,還是先睡一下好了,反正離到學校還是有點距離的。

「XX高中,XX高中…」

勉強睜起眼。XX高中,好耳熟啊…

「!!!!!」這是他要下的站啊!!!

趕緊把書包套到肩上,慌忙中按下下車鈴。但是到了投票口沈澤才發現了,他居然沒帶錢…不會明天公車上就會貼著「此人坐霸王車,請各司機注意」的標示吧!

正當沈澤還在處於絕望的幻想中,聽到的是銅板撞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

「我幫他付。」清柔的女聲從沈澤身後傳來。側過身來看,身後的女生有張清秀的面容,最讓人留下印象的便是那左邊額上的那只蝴蝶髮夾。沈澤見她臉上有著明顯的笑意,眼見時間快趕不及了,匆匆的問了「你明天會搭這班車嗎?」。

看到她微微頷首,再看一旁司機早就不耐煩的臉,沈澤只好留下一句「那明天見了。」就趕緊下車。

「嘖,今天居然這麼早。」剛踏進教室,謝冬就這麼說了一句。

「你當我每天都會在遲到前才到嗎?」

「就我跟你同桌快一年的情況下,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是」為了表示肯定,謝冬還推起他那無邊的眼鏡。

要不要這麼打擊人啊,「別說了,今天早上已經夠悲劇了」,沈澤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怎麼?我還沒認真嘲諷你就成這副小樣了。」看沈澤一副我要把頭塞到膝蓋裡你不要阻止我的樣子,謝冬自認難得的用著好口氣問他。

「你聽我說,早上……」

等沈澤講的自己都有股流淚的衝動時,瞥到旁邊抖的不行的謝冬,頓時感到這個世界他有點承受不起。

「所以說你就讓一個妹子幫你付了下車錢…」想著不可以打擊到沈澤,要不然沒有戲可以聽的謝冬嘗試著用最平緩的聲音和沈澤說。

「而且我還跟人家說明天見…搞不好她只是要趕著上課,我還自作多情的跟她明天見。謝冬你不要拉我,我們來生再見!」

「你都已經說了明天見,後悔也來不及了。」攤著手看沈澤時不時的抽一下。「反正我聽你講也不是完全沒戲,倒不如跟這樣心善的妹子交個朋友。」

感覺到一旁的沈澤用著星星眼看著自己,被噁心到的謝冬補了句「你還是不要殘害別人好了。」

已經不想管最後還要打擊自己的好友,「明天…」撐著頰望著窗外無雲的一片蔚藍,沈澤想明天能還人家錢了吧。

次日    五點二十

平常這時還在床上掙扎的沈澤,早已在昨天同樣的位子上等著。

一反昨日的疲倦,沈澤養足精神的等昨天那位好心的女生來。但是,看著經過一個個站牌,沈澤發覺這好像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坐公車像現在這麼緊張的。直到他看到那個背著吉他的嬌小女生,沈澤才鬆了一口氣。似乎是知道沈澤還會坐在這,只見她一上車後就直接朝著他這個方向。

沈澤就這樣呆呆的看著她走來之後,小心的放好吉他後就坐到他身旁的空位。

過了幾站,中間兩人都沒有開口。忍不住的往身旁的那人看去,斑駁的光影打在沉靜的面容上,在一閃一閃的反光下,沈澤的目光停在那隻她左邊髮上的蝶。發覺好像快要到學校的時候,沈澤這才想起來他這是要還人家的錢的。

「那個…這是昨天你幫我付的錢」發現手裡的錢早就被他捂的有些熱,但沈澤還是硬著頭皮把錢拿給她。看到她臉上有著跟昨天一樣的笑意,臉不自覺得微燒起來。

「李湘澄。」

「嗯?什麼?」沈澤突地聽到那個清柔的女聲後,一時還沒辦法分辨她剛說了什麼。

「我說,我叫做李湘澄。」

「喔…」沈澤愣愣的點點頭。

「你也要告訴我你的名字啊!」沈澤看著李湘澄鼓起臉瞪著他,覺得這個嬌小的女生好像不像他所想的文靜,反而有點…可愛?

「沈澤。水字邊的澤。」知道彼此的名字後,兩人間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就在沈澤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那個…」

「XX高中,XX高中…」

「你的站要到了,這次有帶悠遊卡出門了吧~」接收到隔壁略帶促狹的目光。起身往前的沈澤把手中錢包亮了出來,不過微紅的耳朵在半長的黑髮中出賣了他。

下車前,他好像聽到了那個在這嘈雜環境下,顯得清柔的聲音說著明天我也會搭這班車喔。

沈澤笑了笑,背對著車舉起右手揮了下,他好像開始期待明天早上了。

Ch2

高二    冬

凌晨   四點四十  

「呼…呵…呼…」呼吸間所呵出的氣,都在一瞬間化成了白煙。

慣例的晨跑,從一開始的跑到公園到了現在可以繞整個城市一圈。沈澤身上的肌理紋路,在那呼吸的起伏間,隱隱浮現。

回到離家不遠的公園中。拿起掛在頸上的毛巾,抹去從髮梢滑落至眼瞼的汗珠。握起水瓶,大口的飲下,像是沙漠的旅人汲取甘甜的泉水一般。

樹立於公園中央的大鐘,分針已然指向十的位置之上。

也是時候回去,要不然可趕不上第一班車了。踏往返家路途的沈澤如是這樣想。

早晨    五點三十

坐在最後一排,這個沈澤已坐了半年的位置。

每日等的人都是同一個,李湘澄。

自從高一那次的相遇之後,他們每天便有了「早晨的十五分鐘」這個類似於廣播節目名稱的活動。

看見仍是背著那把吉他的李湘澄,沈澤壓下心底的那份悸動。

「早!」

不管如何還是先處理吉他的李湘澄   ,坐定後也以笑臉回了一句「早啊!」

看著這張笑臉,完全不像那時在夏日的夜裡,突然打給他時所見的悽慘模樣。

一年前

六月四日  

晚上    九點二十

坐在沙發上,無意識的轉著電視,正在等著沈澤用完浴室的沈逸,覺得他這個弟弟真的越大越不可愛了。

明明小時候都會追在他身後喊著哥哥、哥哥的。怎麼現在他只是去抱沈澤一下都會被他用著斜眼冷冷的瞥一下,然後…沈逸就會不自覺的倒退幾步。

沈逸真的很想大聲的對沈澤喊「我才是哥哥,哥哥是我才對啊!」

內心的小人還在咬著帕子哭泣的沈逸,聽到了來自弟弟手機傳出來的鈴聲。帶著好奇心去看了平常就沒什麼朋友的沈澤,這種時間會有誰打來。發現來電人上顯示的是個女生的名字時,沈逸突然覺得這世界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連他那個小惡魔般的弟弟都有女生打給他?

雖然很想接起來,但是想到這樣做的後果。沈逸還是認命的把電話拿到浴室給沈澤   。

沈澤在洗好正要穿上衣服的時候,就聽見沈逸敲門的聲音。

「沈澤,有女生打電話找你喔~」上揚的尾音,不難聽出沈逸語氣中的調侃。

拉開浴室的門,看到沈逸那張「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跟哥哥說喔~」的臉。

拿好手機,沈澤立馬把門關上。

接通電話以後,耳邊傳來的是嘈雜的背景聲和…李湘澄的聲音?把手機拿開發現是李湘澄打給自己,壓下自己那快要跳的不成節拍的心跳,出了聲「喂?」。

等了五分鐘,一直沒有聽到回應的沈澤發現了不對勁。

「李湘澄你在哪裡?」低啞的聲音從他的口中而出,連沈澤都不禁懷疑,這樣低沉聲音真的是自己的嗎?然而另一邊的哭聲卻是有著加劇的效果。

「李湘澄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害怕李湘澄就這樣不見的沈澤,趕緊把衣服穿好、邊認真的聽著另一邊的聲音。

「…湘澄,你跟我說你在哪裡好不好?你這樣我很擔心。」沈澤試著用最溫和的語氣哄著李湘澄。

就在沈澤不知道要怎麼辦時,李湘澄低聲的說「河堤邊。」

沈澤立即就想到了那班他們坐的公車會經過的河堤,迅速的回了「等我。」,給沈逸留了一句我晚點回來後,便向河堤跑去。

跑得快喘不過氣來的沈澤,站在河堤邊努力尋找著那個讓他不顧一切跑來這裡的身影。

後來還是把電話撥出去,向著鈴聲傳來的地方走去。

入目的先是李湘澄縮成一團的背影,再走過去便是看到她一抽一抽的模樣,臉上布滿著眼淚的痕跡。

按下想要問清楚到底是誰讓她哭成這樣的念頭。

沒有辦法的沈澤,只能先把這個哭得不能自己的人壓到懷中,「你慢慢哭吧,我等你哭完再聽你說。」

就在沈澤神遊到想著沈逸應該不會跟爸媽加油添醋講他出來的理由,而得到的結果似乎都不是他所樂見因此滿臉黑線時,咽嗚已久的李湘澄終於開了口。

「今…今天是我們學校的成發。」李湘澄的聲音因為哭的太久而顯得有些嘶啞。

「我們的表演可以說是最成功的一次。所以,我跟大樹學長告白了。」

聽到李湘澄跟別的男人告白,沈澤的心微不可見的抽痛了一下。

「呵…我明明知道大樹學長喜歡的是沁悠學姊,卻還是想要把我這份心意說出來。」李湘澄哽咽了一下,繼續說著「我這樣…把自己的感情強放到別人身上,很自私對不對?」似是問著沈澤,但李湘澄的目光卻是面對著一片虛無。

拍了拍褲子上沾染到的灰,沈澤蹲到李湘澄的面前,強迫性的讓李湘澄的目光對著自己。「你這樣是不是自私我是不知道,但是你會後悔嗎?」

見李湘澄小幅度的搖了頭,沈澤淡淡笑著說「你學長拒絕你是他沒有眼光,李湘澄你在我眼中是最好、最可愛的女生。」

聽見眼前這人說出這種她自己都不敢說的話,李湘澄驚訝得睜大了雙眼,又想到沈澤是在安慰自己,李湘澄看著沈澤的目光中比起驚訝,更多的是感激。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有開口,似是欣賞起這夏夜抑或是想消散這若有似無的曖昧。

突然,李湘澄跑向河邊,對著河的另一端喊著「我,李湘澄,會祝福大樹學長跟沁悠學姊的~」

一旁的沈澤走了過去,面上故作認真道「我要是你,絕對會祝他們早日分手的。」

笑著搥了沈澤一拳,李湘澄笑罵著「怎麼可以這樣啦!」

扶著被攻擊的手臂,沈澤看著李湘澄再次揚起笑容的臉想著「要是你跟那個學長在一起。我想,我沒有辦法給你誠心的祝福吧。」

內心苦笑著的沈澤,把李湘澄送上回家的公車後,看著漆黑一片的天空。

這場夏夜,無星。

Ch3

高二    夏

依舊是那班公車,同樣的位置。

坐在上面的人卻是有著本質上的改變,原本帶著些微稚氣的臉,在抽高和慢跑的成果之下,反倒有了風姿颯爽的清爽氣息。身高也從之前170到了現在的180,應該說發育期的少年不可限量嗎?

他和李湘澄之間的關係,因為一年前那個晚上,有了那麼一絲的改變。

至少,現在李湘澄的心裡沒人。而他,自始至終都只有她。

又是快要成發的日子,沒有參加表演性質社團的沈澤,並沒有「要表演什麼好」之類的煩惱。

但是坐在他旁邊的李湘澄不同,她今年可是學姊,可要有拿得出手的表演。

「沈澤…」

「什麼?」

「那個…你六月八號有晚上有空嗎?」李湘澄的手因為緊張而用力,導致指尖些微的發白。

「應該是有,有什麼事嗎?」故作鎮定的沈澤,用著刻意平淡的語氣問著。

「那天…」李湘澄深吸了一口氣好平緩那有些凌亂的氣息,「那天是我們熱音的成發,你可以來嗎?」

「所以呢?」一大早就被迫聽著沈澤放閃,導致快被閃瞎的謝冬不耐煩的問。

「什麼所以?當然是要去啊!」

謝冬忍住額上快突起的青筋,耐著性子說著「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表白?」

「等我存夠買一把吉他的錢的時候。」只要想到李湘澄現在手上那把寶貝的吉他居然是那個什麼大樹學長選的,沈澤就覺得一股子的酸意湧上心頭

現在,也只差一點了。

「哥,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盤腿在沙發上嗑著瓜子的沈逸,突然聽到弟弟這麼正式跟自己說話,差點被剛吞下的瓜子仁給噎死。

「咳…咳咳」喝了口沈澤遞上來的水,沈逸試著擺出最正經的表情對著他親愛的弟弟說「你有什麼事重要到要謀害親哥啊!」

只見沈澤一臉嚴肅的說「哥,為了你弟弟追你以後的弟妹,請借我3000元。」

剛喝下水的沈逸又被沈澤的話差點表演了噴水池。

平復了下二度接近上帝的驚嚇,沈逸拍了下沈澤的肩膀咧開嘴說著「哥哥哪有不幫弟弟的道理的。」

就在沈逸宰了自己好不容易養肥的小豬,讓沈澤的錢終於湊齊後。

終於到了六月八號。

六月八日  

晚上   六點整

時隔一年,去年的這時,他還在書桌前抱著佛腳。

現在,沈澤坐在李湘澄給他留的中間的位置上。看著台上賣力演出的人們,雖說前面的表演沈澤沒什麼興趣,不過看著旁邊的觀眾的情緒越來越高漲,他更加的期待李湘澄他們出來會是怎麼樣的景象。

「接著為我們帶來表演的是熱音社!!!」隨著主持人高亢的聲音,觀眾們也持續著前面亢奮的情緒。

幾乎是李湘澄一上場,沈澤便找到了她。

今天的她,和平常他看到穿著校服的她不一樣。臉上帶著淡淡的妝,側邊的額上依舊是停著蝶。一舉一動中盡是自信。

調整好樂器,跟後面的人交換了個眼神後,李湘澄握著麥克風對著觀眾說著「抱歉,可以先在表演之前讓我說一段話嗎?」

台下的觀眾用掌聲回應她。

「謝謝你們,今天讓我任性一下。」說完還對台下俏皮的眨了眼。

沈澤見李湘澄深吸了一口氣後,才開口道「今天,在觀眾席中有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他在我最最難過得時候大老遠的跑到河邊陪著我吹風。呵呵~說來我們好像認識了很久但實際上又不是很久,每天僅有的十五分鐘裡只有我跟他,獨屬於我們之間的時間。」

「好了!我時間就借用到這裡啦!希望你們可以聽到我想傳達給你們滿滿的謝意。」控制好自己有些紊亂的呼吸,李湘澄把目光放到那個她為沈澤準備的位置上「還有…如果你願意接受我這個任性鬼的話,那我們禮拜一早上再見。」

台下的沈澤,內心自是高興得不能自我,沒想到的是他居然先被表白了啊!

不過…他很期待禮拜一李湘澄還會以什麼樣的表情來見他。

末季

拂曉   五點二十

在公車站等著第一班車的李湘澄,心裡說不緊張是假的。

腦內充斥的都是「要是沈澤他被自己嚇跑怎麼辦!」的憂慮。

看到車子進站,一上公車她便徑直往最後一排走去。深怕一抬頭,會沒見到最後一排的他。

直到…

「你再不抬頭可要撞到了。」帶著笑意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抬起頭,視線所及之處滿是沈澤的笑容。

「咦?那這樣我們算是…」

「你說呢?沒想到我居然會被告白!」

「那…我們這是在一起…了?」坐下的李湘澄感覺到臉上的熱度,說著的同時邊用手悶著臉以遮掩頰上的绯紅。

「當然。」沒有錯過李湘澄的小動作的沈澤,笑著回答的同時,順帶的揉了李湘澄的頭髮。

「不過我們還是把你那把吉他換了,當作紀念?」沈澤狀似自然的說著,眼神卻是飄向別處。

「就這麼不喜歡我用舊的吉他喔。」發現沈澤話裡的用意的李湘澄反問回去。

「才沒…好啦!只有一點而已。」在少女帶著滿載星光的視線下,少年的耳間有抹名為害羞的紅。

你的回眸,是我人生的第四弄。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好看呦~
好懷念這種風格哦~
和服這樣,呵呵…
2015-05-08 17:5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也很懷念,可惜BL是真愛
2015-05-13 17: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