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活動】《煙歌行》連載周年活動結果公告

大家好,這裡是煙雨^___^。這陣子都在外頭旅遊,抽空將所有答案整理出來,希望不會讓大家等太久!這次的活動比較費心思也費時間(若要認真答的話),本來還擔心大家會不會因為這樣懶得參加了,但最後還是收到不少答案,甚至有些都讓我非常驚艷,記得收到某一個填答的時候我人正在客運上,用手機瀏覽了一下不小心爆笑出聲結果被側目了。真的很感謝大家踴躍的參加,本來說好取一名得獎者的,但因為很多答案真的很棒,所以我多增加了一個名額(因為本人行李箱爆炸日前才在機場被航空公司的櫃台人員沒好氣地對待所以再多就有困難了QAQ),以下便是本次得獎名單:

 

畫雨梧桐

星花

 

歡迎以上二位將獎品寄送地址發信至fantasyzophiel1227@gmail.com。這次因為時間匆忙,未必有時間從國外郵局寄出,若是沒時間我會將獎品帶回台灣再行寄送!恭喜二位!

 

除了這二位的其他填答者也有一些讓我驚艷的答案,但可能礙於填答題數較少、或是字數較少而沒被選上,但相信一旦公開了,一定也會讓大家覺得有趣。事不宜遲,以下就來依題公布大家的填答內容吧!

==========

題目一:淳化五年夏。向丞之女向靜妍依皇令於五月出嫁於皇帝六子趙希道。兩人婚後恩愛融洽、相敬如賓。日裡趙元偓忙於朝堂,便更珍惜下朝後與向   雲煙相處的時分。某日,趙元偓探聽得一處城門鐘樓,建得高聳,沿梯上至最頂,夜裡可覽盡皇城燈火,遂想偕向靜妍同觀。晚膳後,兩人攜手作散步一般欲走到那鐘樓,途中路經向府,遠遠卻見黎久歌於夜色下獨自一人佇立於向宅之外,望著宅內,不發一語......

 

【填答一】

      靜妍出聲喚了喚久歌,久歌聞聲回過頭,卻仍不發一語。良久,久歌輕聲說了一句:「……今晚可否至貴府叨擾一晚……?」

 

----------

【填答二】

      趙元偓原本沒注意到佇立於向宅前方的黎久歌,依然如平日那般和向雲煙說些平凡恬靜的家常,說了一會兒,卻久久得不到身旁佳人的回應,於是便看向她,這才驚覺,向雲煙的瞳眸定定地停駐在前方的人影,眼神甚至流露出認識她至今未曾見到過的複雜情感,似是心痛、無奈,卻又有一絲絲的驚訝,再順著她的目光仔細向前看去,雖於夜色中視線不如白日來得好,趙元偓依然可以知道那人即是黎久歌。

      其實他先前就隱約查覺到一絲不尋常,圍繞在向雲煙與黎久歌之間的那股,不自然的氛圍,即使如此,向雲煙卻什麼也不同他說,而他也依然自私地選擇忽視這件事,甚至像平常那般出入向府與向雲煙談天說地,一同欣賞季節遞嬗的景致、品茗,乃至於邀她共赴燈會。

      此次,身旁的女子已成為她的髮妻,他再無任何擔憂,擔憂向雲煙心儀其他男子,擔憂向雲煙不願與他成婚,思至此,他便挺起胸膛,溫柔地牽起妻子的手,讓她將視線移回自己身上,在她看向他的同時,眼神已無方才的情感,而是一如往常的溫柔婉約,並微笑著向他道歉自己的失神,而他也不再記著方才所見之事,重新與她說起待會兒的燈火景緻會是令人如何驚豔,兩人臉上盡是幸福溫暖的笑容。

      任誰也不知,向雲煙在見到黎久歌出現於向府前的那刻,心中是多麼驚喜雀躍,但轉瞬間卻又感到絲絲心痛,她想,只要他能幸福,即便他不愛她,她依然祈望能在下一世與他相遇。此刻,她最無法辜負的便是身旁日日與自己相伴的夫君,他的溫柔與溫暖將她的苦、她的淚與痛毫無保留地包覆著,讓她感受到朝陽的暖和,如是想著,她便也回握住趙元握牽著自己的手。

      黎久歌也在察覺兩人漸漸到來的腳步聲後快速離開,他依然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突然來到向府望著向雲煙未出嫁前住的閣樓。

 

----------

【填答三】

      趙元渥心中一緊,當下有股衝動,想不管不顧的帶著靜妍離去。斟酌間便緩下了腳步,惹來雲妍疑惑回望,趙元渥抿唇,雙眸暗了暗,微微指向那人駐足之處。

      而雲煙順著方向望去,身子微僵,相握的手張漸漸滑開。正當雲煙壓下情緒,抬眸方想說些什麼,趙元渥唇角微微上揚,伸手抵住那微微開啟的朱唇。

      「靜妍,我不願做個處處限制你的夫君。」趙元渥看盡她眼底的遲疑、傷痛、愧疚、難受、溫柔,卻絲毫沒有一滴情愛在裡頭。「去吧,莫忘了我在這等你。」

      「多謝六王。」靜妍福了福穩穩像月光下的那人行去。

      趙元渥看著向雲煙的背影苦笑。盼著、望著,以為自己能夠大氣的忍受著,可惜,想要獨佔的那慾望逐漸茁壯。

      是否有天,靜妍會厭惡這般自私的六王?

 

----------

【填答四】  

      向雲煙覷見此景,腳步不免一頓,趙元偓隨即停下,看向身旁佳人,向雲煙表面上看起來沒有異狀,但趙元偓仍是捕捉到杏眸中一閃而過的異樣。

      包含了訝異,慌張,疑惑,更多的,是抱歉。

      趙元偓知道黎久歌就是向雲煙候了三世的那人,但他不肯說破,亦是,不敢說破。

      他妒忌著,那個不管他做的再好,此生都及不上的人。

      但同時也心疼著向雲煙,他永遠記得向雲煙淚訴過往時,那股根深蒂固的自責。

      「哎呀,出門前想起會經過向府,本來打算順道送個東西給爹,一時之間卻忘了拿,妳先進去坐一會兒,我去去便回。」趙元偓倏地鬆開向雲煙的手,不待她接話,便快步離去。

      向雲煙本想喊住趙元偓,卻看見他已然一空的手握的死緊,來不及溢出口的呼喚梗在喉間,也梗在她的心上。

      趙元偓知道了!但即便明瞭黎久歌的身份,他還是覷出她的冀盼,給了她和黎久歌獨處的機會,他就是這般細心且善解人意的男子。

      向雲煙緩緩走到黎久歌身邊,輕聲低語,「黎公子為何停留在此?」

      黎久歌定定注視著,好似想望見不屬於這一世的從前,「若我說,我信了三世之說,妳會如何?」

      聽見此語,向雲煙驚愕的暱著他,神情滿是不可置信,「你說什麼?」

      「若那時我信了妳,妳可會為了我,違抗皇命,拋卻六王妃的名銜?」只見黎久歌轉過首與向雲煙四目相對,眼神淡漠的看不出情緒,卻讓向雲煙感到萬分炙熱。

      有可能嗎?他有相信自己的一天嗎?

      向雲煙不禁心喜若狂,但下一刻,就轉變成無止盡的哀傷,牢握手心的觸感猶在,那是另一個,她負不起的人,向雲煙顫抖出聲,「我……我不能……」

      「向靜妍,妳總是在為他人設想,但這樣的妳始終還不了我的情,因為妳不夠自私。」話語未完,黎久歌打斷了她,如徐風一般的清淡嗓音,多了一抹肅冷。

      黎久歌劃開步伐,一步一步,離向雲煙越來越遠,黎久歌的背影她眼中逐漸變得模糊,向雲煙下意識的拉住黎久歌的手,「下一世……你再轉生成無心無情之人,我定傾盡所有還予你!」

      「下一世……」黎久歌望向夏夜星空,燦爛的宛如散不盡的火樹銀花,他的嗓音變得虛無飄渺,好似從夜空深處傳來,「便化作一隻鷹鳥吧。」

      時過戌時,趙元偓心想他們倆應當談的差不多了,準備去接回向雲煙,到了向府前,卻剩向雲煙一人,黎久歌已不見蹤影,他溫柔一喚,「靜妍,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鐘樓改日再去可好?」

      向雲煙沒有應聲,突地將手高高舉起,「在天空飛翔的鷹鳥……是不是怎麼抓都抓不著?」

      寧願化作鷹鳥,也要斷了與她的緣份。

      趙元偓不明所以,正當他伸出手,想拉住向雲煙時,一滴淚珠落在趙元偓手背上,他有些詫異,「靜妍,怎麼了嗎?」

      還不清了,她欠他的,永遠還不清了。

      這是她第二次為了他在趙元偓懷裡痛哭失聲。

 

==========

 

題目二:自在遇仙樓單獨一會向雲煙那日後,黎久歌因接受了張溶溶心意而與之漸行漸近,日子雖有些改變,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真心喜歡現況或否,試著喜歡上張溶溶,可是似乎是一場徒勞,一晚,他覺得格外疲累,遂早早臥到床上,須臾便陷入夢鄉,做了一個夢,夢裡,他回到了那日午後的遇仙樓,看著向雲煙在自己眼前哭得涕淚縱橫......

 

【填答一】

      夢裡雲煙哭道:「奴家早已遺落芳心於君,更將黎郎視為吾夫!為何君不要奴家……?!」

 

----------

【填答二】

      心底的厭惡依舊不減,只是煩躁的望向窗外喧囂的市街。片刻,黎久歌漸漸平靜,望向哭得累了的女人,忽然想起在他面前,向雲煙多未如同京中傳聞般知守禮儀、冷靜自制。反若更似年少的女孩兒般,有些許侷促、有些許不安。

      思及此,黎久歌有些遲疑,還不及細絲其中差異,只見向雲煙拭淚,起身欲離去。黎久歌看著她的背影如此決絕,忽地心下一慌,伸手扯住她的手腕,那人回過頭卻成了張溶溶。

      「黎大哥……」張溶溶梨花帶雨的面容未將滿腔思念說出口,黎久歌已自夢裡轉醒。

      窗外撒入的銀白月光,未能減輕他心中的煩惱。

         一夜無眠。

 

==========

 

題目三:汴梁市井中最富盛名的戲班──朝歡,因其所搬演之劇情別出心裁、當家花旦演技精湛、容顏姿態更是艷冠皇城,傾倒一眾市井男子,然而僅有少數人知曉,其實朝歡之當家花旦蕭靜之乃是男兒身。這一日,蕭靜之如其他戲日一般扮演那句中的芙蓉之女,下戲後,他如往常般褪去了面上濃豔     戲妝,一臉素淨,著一身雪白錦裳,自台後步出,因為殷神風與黎久歌總在空去了人潮的戲樓候他。他一出後台,便望見了兩人斜倚在木階梯邊,正     曳著錦裳的裙擺緩步走去時,突然一名男子自樓外急急衝入,緊張支吾:「我、我成為妳的戲迷很久了,很、很喜歡妳,蕭姑娘......」

 

【填答一】

      瞬間冷風呼過,男子打了一個寒顫,而蕭靜之仍默不作聲,男子見對方一直不願開口,覺得尷尬便匆匆離去。望著男子的背影,蕭靜心想:「是否該想個法子來避這情形……?」倏地,一個想法從腦中閃過,他望向一旁的二人……

「妄想!」「沒門兒!」兩人看出他詭異的眼神後,馬上異口同聲的拒絕,於是事件就在兩人的反對下莫名其妙的結束。

----------

【填答二】

      黎久歌聽到這話時,依舊面無表情,但內心的的確確有一瞬間無語了,在他旁邊的殷神風則毫不客氣地直接笑出聲,卻礙於臉面而只能抿嘴忍住滔滔不絕的笑意,後來甚至像女子一般掩袖而笑。

      另一方面,被當成女子的蕭靜之在聽到這話的當下,雖也愣了一會,但隨即發揮演員的專業,對著眼前的男子揚起一股人畜無害淡淡的微笑,道:「感謝這位兄弟對在下的喜愛,日後還請多多捧場。」

      只見臉漲紅地像顆番茄的男子問著:「在下?」表情有那麼一絲疑惑,而蕭靜之依舊微微笑著回道:「是的,在下確實為男兒身無誤。」

      隨後,便見那男子臉色由極紅的羞澀漸漸轉為一陣青一陣紫的困窘尷尬,而後急忙說:「是鄙人失禮了,還請您忘記剛才那些話。」說完那男子便快速地、逃跑似的離開這裡,想必日後是羞得連戲院門前都不會經過了吧!

 

----------

【填答三】

      ——蕭姑娘。

      蕭靜之細細打量對方,想來這也並非第一次被人喚作姑娘,只需差夥計打發掉便是。可他今日忽起玩心,唇弧輕勾,柔雅施禮,眾生傾倒。

      「公子客氣了。」

      本是柔媚婉轉極矣,再稍稍掐了嗓子,下了戲台竟也未分真假。那男子不禁傻笑開來。原想著蕭姑娘畢竟是當家花旦,合該有點架子,那緊張裡也有三分為此忌憚,竟不料卻是如斯怡然,一時也呵呵。

      此時,殷神風與黎久歌注意到了兩人,看那男子也非是什麼達官顯要派來邀戲邀飯局的,想來又給無知百姓纏上,便往他二人前去。

      「大——」

      聲音方起,蕭靜之已然抬手壓腕制止。

      「殷公子、黎公子。」

      足下不免一頓,殷神風啼笑皆非,已明白大哥意思,黎久歌則不耐煩地扯嘴。

      「何事能如此耽擱,不還說了去茶館子麼?」

      「啊,我、我仰慕蕭姑娘已久,想、想約姑娘吃頓飯……二位大哥可也是?」

      眼見殷神風與黎久歌風格獨具、各有千秋,又似乎同蕭靜之熟識,不免心中擔憂,怕失了機會。

      「蕭姑娘?」

      殷神風眉目平和,伸手向蕭靜之腰間一攬,他竟也順勢倚入懷中,妖冶萬分,看得男子是目瞪口呆,話語結巴。

      仨便要離去,男子猛地回神,急忙又追上。

      「姑娘!那、那改日可否與、與我……」

      「姑娘?你還真當他是姑娘?」

      黎久歌煩厭回身,哼哼著滿是鄙夷。任憑男子支吾,做出了出乎眾人意料的舉動。他手一伸,直將手掌貼在蕭靜之胸口,彷彿要證明什麼般,上下搓了一回。

      「就這胸平的,你還真當我大哥是女的?」

      見男子張嘴未語,黎久歌索性指尖一挑,扯開了蕭靜之上衿,坦露出一襲雪白肌膚與結實肌肉。男子瞠目結舌,指著蕭靜之的手抖了半天,一字也說不出。

      「走吧。」

      殷神風隱隱含笑,拍了拍蕭靜之肩頭。蕭靜之整好衣裳,離去前低首對男子回眸,百媚而笑。

      只聽得走在前頭的黎久歌不屑地哼了哼。

      「要真喜歡胸平成這樣的女人,也算是你瞎了眼……什麼品味……」

----------

【填答四】

      蕭靜之看著眼前男子,感到一陣愕然,正準備開口時,卻見黎久歌走上前去,搶先一步探問,「伯永,你在做什麼?」

      張允恆萬萬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黎久歌,內心滿是窘迫,匆忙一揖,「我、我改日再來訪,告辭!」

      「三弟,你真是煞風景,怎麼選在最重要的時刻打斷他們呢。」殷神風也從不遠處走來,唇邊掛著饒富興味的弧度。

蕭靜之對殷神風的揶揄不以為意,他沉吟了一會兒,張允恆此人聽過黎久歌提起幾次,雖為丞相之子,卻無官宦子弟的高張氣焰,但現下這境況,實讓蕭靜之有點措手不及。

      「大哥,這下誤會大了,該怎麼辦呢?」殷神風一臉笑意盈盈,擺明想看好戲,蕭靜之嘴角一揚,四兩撥千斤的回道,「誤會的人多他一個也無妨,時機到了,我也不會吝於告知真相,走吧,不是說好二弟今日作東嗎?」

      「咦?我有說過這句話嗎?」殷神風困惑出聲,但蕭靜之沒有回應,和黎久歌一同邁步,將殷神風拋在身後。

      隔了幾日,戲樓坐無虛席,台上戲目已臻尾聲,台下觀眾或隱隱抽泣,或掩面拭淚,皆沉浸在哀戚之中。

      演出結束,眾人紛紛離開,僅剩蕭靜之,此時,有一人走至蕭靜之身旁,「這齣戲,是為了要讓我打退堂鼓嗎?」

      今日所演,恰巧是一名大戶人家之子被戲班名伶深深吸引,但礙於身份懸殊,女角斬斷情絲,自此音訊全無,而後再相見,男子成了富甲一方的商人,娶妻生子,女子仍是孑然一身的飄搖浮萍。

      他許諾,只願與她廝守餘生,她淡笑,卻是悠悠轉過身,宛若不曾走入他的生命。

      他怨她無情,然,他可曾知道,她將他放入劇中,每唱一次,便思念一次,就算到了人生盡頭,他始終在她心間,不曾稍離。

      蕭靜之聽見來者話語,緩緩轉身,覷見是張允恆,他也不慌張,淡然回道,「朝歡所上之戲,都是數月前便已安排好,張公子多想了。」

      「我定不會與戲中男角一般,輕易放開心愛之人。」張允恆眼神真摯,看得出他的堅決,蕭靜之忍不住輕笑出聲,「我相信張公子的誠意,但我亦不會是那個為了『他』一輩子唱戲的人。」

      被蕭靜之一語反駁,張允恆急著想要應話,蕭靜之卻率先開口,「張公子當真沒有發現,我的嗓音比起女子略顯低沉嗎?」

      張允恆有些疑惑,細思了話中含意,眸中逐漸泛上震驚,蕭靜之笑容不減,「我實乃男兒身,讓張公子誤會,是靜之的罪過,如果張公子不介意,就讓靜之賠壺酒,交個朋友如何?」

      得知真相的張允恆久久反應不過來,內心彷彿被挖空了一般,他朝思暮想的姑娘,一瞬間變成了男人。

好、好難接受呀。

      這時張允恆突地感覺到有人從後方推著自己,他回頭一看,竟是蕭靜之,「我就當張公子答應了,對了,我和君胤交情甚篤,也約他一道吧。」

      張允恆半推半就的前進著,此刻心中的感受竟是雀躍。

      他,看起來還是蕭姑娘嘛……

 

==========

看完了每題的答案之後,相信大家也看得出來,蕭大哥這題相當受人青睞,六王跟久歌狹路相逢也不遑多讓。第一題讓我讚嘆的是,有些讀者把角色內心的細膩與轉折描寫得很好,明明作者是煙雨自己、而這些題目也是虛構劇情,卻還是可以讓人感受到其中的曲折情感,有偏重描寫六王的心理、有偏重雲煙的,也有描寫雲煙跟久歌二人的,每個人著重重點的不同讓煙雨我很感興趣呢!最後一題……對不起我承認我是故意來惡搞的XD,蕭大哥這個角色身為作者的我肖想很久了,想必他個人的陰柔特質也是個很好發揮的點,所以我就放了這題,而這題的答案我也是屢看屢笑啊!久歌撥開蕭大哥前襟那一幕究竟在可口什麼!!還有張伯永的出現絕對是所有答案中最大的爆點,連我這個作者都想不到居然會有這樣的安排,真的太妙了!可憐的張大哥,你安息吧……(喂)。以上就是這次的活動結果分享,不知道大家看了各位參加者的接寫覺得如何呢?禮物的部分我會著手準備,任何寄送的消息都將公布在下方留言區。真的非常非常感謝這次大家抽空花心思填答!正劇本身也希望大家多多指教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