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季的氣味(社會組)- 冬季裡的稻香

          嘉南平原上,位在海邊到附近城市必經途徑上的一個小村,村裡的市場裡,一棟二層樓的木造樓房就是我的故鄉,樓房旁邊的矮房就是爺爺的麵店,冬季裡當嘉南平原的稻子收割曬乾,脫殼入倉後,爺爺就開始在店們口賣起蚵嗲,據父親說爺爺的手藝是來自福州師傅的傳授。  

            兒時學校放寒假後,就會回故鄉過春節,堂哥們也都回來非常熱鬧,小朋友們在木造樓房裡捉謎藏,奔跑的腳步揚起了木頭地板上的陳年灰塵並發出了巨大的噪音,在大人的抗議下小朋友們只好轉移到店門口玩耍並看爺爺奶奶工作-作蚵嗲。

          嘉南平原上冬天的午後陽光洒在店門口,感覺非常溫暖,奶奶就在這暖暖的冬陽下開始了準備工作,而我們小朋友則是最忠實的觀眾。奶奶把嘉南平原產的高麗菜洗淨後用刨子刨成絲,把七股潟湖產的蚵仔洗淨,再調製麵糊,接著奶奶走到店門口另一側的灶前,架上油鍋,放上瀝油網架,倒油入鍋,然後用報紙生起灶裡的火,灶裡燒著的是嘉南平原當季採收的稻子殼,曬乾的稻子脫殼後的稻殼就是灶裡的燃料。稻殼堆滿灶旁一間倉庫,   我們小朋友先拿耙子把稻殼耙到倉口,再拿鏟子把稻殼鏟入灶口,用一支鐵棍把稻殼搗入灶內燃燒,這是孩子們的遊戲也是工作。

            灶上只見爺爺以熟練的手藝開始製作蚵嗲,拿起圓形的鍋鏟,在鍋鏟上抹上一層薄薄的麵衣,放上刨成絲的高麗菜,再放上三個大蚵仔,再抹上麵衣,並確認所有缺口都已被麵糊所包裹,將鍋鏟連同蚵嗲滑入油鍋中,一會兒,蚵嗲脫離鍋鏟在油鍋裡載沉載浮,等炸熟透時就浮上油面來,等表面變成金黃色時,爺爺就拿一雙長木筷將其夾入油鍋上的瀝油鐵架裡,讓其滴下多餘的油。

          天快全黑前奶奶會打開電燈,那是一個吊在油鍋旁邊的柱子上的大燈泡,黃色的燈光除了讓蚵嗲有著更可口的金黃色外,更襯托出現場古老和溫暖的氣氛。客人購買時,奶奶就從瀝油鐵架上把蚵嗲夾入牛皮紙袋中送交客人,客人分成了幾種,小朋友是買來當零食吃,主婦們是買來當作晚餐桌上的菜肴,小販們是買來要到隔壁村沿街叫賣賺錢,有時客人太多就要排隊等候,在門口玩耍或照顧灶火的我們,在沒客人的空檔裡就有免費的蚵嗲可吃。

            油炸好的蚵嗲其外觀並非肥厚狀,而是有著漂亮曲線的扁平狀,口感是外脆內軟,味道是蚵香、菜香和麵香。我們口中吃著美味的蚵嗲,耳朵聽著灶裡稻殼發出嗶嗶啵啵的爆裂聲,鼻中聞著蚵嗲的香味,和來不及從煙囪排出而從灶口漫至空氣中,帶著一股焦香稻香的煙味,以及倉庫裡曬乾稻殼散發出的稻香。他們共同交織成了美妙的冬季交響曲,滿足了我們視覺味覺聽覺和嗅覺的享受,其中嗅覺尤其複雜好聞,是食物的香味加上兩股不同的稻香,而這就是嘉南平原四季裡特有的冬季味道。

            如今隨著時間的流逝,人事已非,爺爺奶奶已不在了,小村和市場已沒落,麵店已拆除變成了綠草地,木造樓房也已改建成鋼筋水泥的樓房,附近許多農地已休耕,只剩下我記憶中的味道-冬季裡的稻香。

                                                                                                                    -0-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