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他人 房子裡的燈 : 完整的愛

一個人。

抬眼望了望四周,入目的是窗外城市的喧囂,閃爍的燈火,路上行人來來往往,耳邊也不時充斥著一家和樂吵吵鬧鬧的笑聲。

這些,於我恍如隔世。

這些喧囂、燈火、吵鬧,都是屬於他人的。

他人的房子裡的燈,好明亮、好溫暖......。

這是以前的我會說的。

好吵。

吵死了。

但這才是現在的我。

闔上了眼簾,我一個傾力向後倒,讓自己隨著重力大大地墜落,墜落在冰冷的木質地板上,和我一起的還有把木椅,砰咚的一聲砸在我的額際。

『白癡   。』

不知是那汩汩流出的溫熱,還是若有似無似曾相似的情景,我憶起了從前。

從前,那是個還有人願意罵我白癡的從前。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

每當我打開這扇名為「愛」的門,他總是會上前給我個擁抱,撫慰我一天疲累的心靈,填滿了我一天空虛的靈魂。

『妳回來了。』嗯,我回來了。

然後,他就會半推著我要我趕快去洗個澡,每次腳踏入他為我熱好的浴池的瞬間,我心裡感到無比的窩心,有你真好。

能認識你真好。

能愛上你真好。

而你,也打從心底愛我,真好。

我是這麼以為的。

我從沒過問過他的生活,不管是職業、家庭,我從沒問過半句。

我希望他打從心底信任我,能有那麼一天,他能主動告訴我。

不想看見他夜深人靜時那抹哀傷的神情,不想看見他疲於奔命時那抹倔強的神情。

我希望他快樂。

這是我答應他求婚時的唯一條件。

我們是在大學時期認識的,因為同在一個社團,所以常常一同出遊,上山下海,到陽明山泡溫泉,到劍湖山玩G5,到合歡山打雪仗,到墾丁日光浴,到澎湖看雙心石滬,到......。

一起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做了好多好多的事,而每個回到飯店的夜晚,我們總是怕待在一起的時光流逝般,總是膩在一起,交纏在一起,感受彼此最火熱真實的心跳,體驗人生最欲仙欲死的刺激感受。

彷彿是當時便種下了因,才有了現在的果。

我們都忘了,彼此都在害怕著。

害怕失去彼此的那一天,害怕離開對方懷抱的那一天。

我和他心中都有著秘密,一份欲傾訴卻無路可尋的秘密。

這是個奇怪的默契,我希望他能完全信任我,而他也希望我能完全信任他。

卻沒發現一個盲點,我們最害怕的、最不能信任的,

就是自己。

連自己都不信任了何談對別人的信任?

笑話。

我們每晚幾近瘋狂的撕扯、愛撫、擁抱、交合,恨不得融為一體便是最好的鐵證。

終於有一天,我們都累了......。

某夜,在我們凌亂的床上,我嬌喘著半伏在他身上,他還是一如以往地那般溫柔,小心地翻過我的身,抬高我的腿,卻在呼之欲入之際,停了下來。

睜著一雙還泛著強烈獸慾,卻比剛才清銘許多的雙眸,平時微勾的唇輕抿,『妳覺得我們這樣正常嗎?』

慾望佔滿了思緒,使我此刻只能半瞇著眸,望向水霧霧的他。

『妳覺得我們這樣正常嗎?』他又重複了一次,更加鎖緊我的目光逼問。

『......』腦袋清醒了許多,我懂他在講些甚麼,但每欲回話卻總梗在喉間,只能愣愣地看著他好看的唇一張一合,說著長久以來我們都欲逃避的事,心中感覺愈來愈空虛,有一種酸楚在醞釀著。

『對不起。』我們異口同聲道,然後笑了,那是一種釋然和解脫的笑。

因為我們都知道,那種感覺叫羞恥。

羞恥於自己的不知廉恥,連自己都無法相信,還期望別人的信任?

對不起,我最不信任的其實是自己。

此刻的他笑得多耀眼,那是我長久以來所不曾見過的。

那晚,我們第一次甚麼也沒做,我就只是靜靜地望著他打包行李的背影。

我們彼此都需要沉澱,沉澱後,重拾心情再出發。

但心裡,卻是前所未有的滿足,這種滿足,是屬於心靈的,絕不是肉體上的。

彷彿過了很久,我就這樣浮沉於記憶洪流中,漸漸地快失去知覺、快失去溫度、快失去生命......。

好痛。

其實好痛。

成長,真的好痛。

但也讓我學會了信任。

嘿,一年了,我好想你。

忽地,我的臉頰彷彿被誰輕拂了下,隨後是個溫暖的懷抱,是個溫暖厚實的懷抱。

我往這厚實不再空虛的心靈鑽了鑽,知道是他,便更加收緊了手,任由他將我帶我那大床。

大床上,我們不再索求空虛。

他就這樣坐在床沿,小心翼翼地將我翻過身,輕輕地為我上藥,輕哂了句,「白癡。」

我笑得如盛夏的向陽,毫不在乎的說,「白癡?你就只有這句話可以說嗎?」

他的鼻輕蹭著我的,「傻瓜,我回來了。」隨後給我了個大大的擁抱。

這次,我們都學會了。

擁有對自己以及對他人信任,才是完整的愛。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