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 EP3》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挖阿母常常這麼說:地板滑滑,要穿拖鞋

      「媽!花蓮的土地不滑,他黏著很多都市人們的腳步反璞歸真。」

      我在花蓮長大,那裡是大家口中的後山,我媽很愛乾淨,卻生出我這個不愛穿鞋的野孩子。我是個怪小孩,我有潔癖,除了我的腳,它如果不踏在有土氣的地方就奇癢無比,我會開始想爬樹奔跑想要更親近這塊土地多一些,我討厭拘束的煩悶,悶的我的腳多麼的不快樂。

      小時候在阿嬤家長大,阿嬤家的後院有著一條大水溝,我總是赤著腳丫子蹲在一旁看裡面的生物,我有一種期待,期待曾經路過的小螃蟹會在一次露面。水溝旁邊放著一個大桶子,阿嬤會把水放著,在那裡洗菜,不要的菜葉和水就不會浪費,然後再度回到大自然裡。小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腳起水泡、長雞眼......,一些聽都沒聽過的詞句。長大後,我們看似文明了不少,卻掩蓋不住我對自然的野性。自從上了小學就很少回阿嬤家了,鞋子也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該出現的位置上,例如我那頑皮的腳丫子。我一回到家會快速的掙脫它,我的室內拖鞋總是備我踢得不見蹤跡,我跑上跑下,跑得我的屁股印上不少隱形的小手印,我該慶幸我是個愛穿褲子的小孩,不然那個五指的形狀將會赤紅的印在我一點都不翹的屁股上。

      「頭咖骨骨,愛慶青脫啦」地板滑滑,要穿拖鞋啦(台語)!

      這句話對我未來有什麼影響嗎?有,每當我把鞋子丟了以後,我都會放慢腳步,生怕一個不小心真的會摔屁股,我的屁股已經摔得夠多次了,再摔真的會開花。

      當我看到光著的腳丫子,我就會想起我的母親,以及曾經為了扛起家計和照顧因為工作受傷的父親的那段往事,那段時間也許是最辛苦而且殘忍的,但是將我送到阿嬤家卻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在那裡我學習到很多的事情,也愛上這個看似荒涼卻充滿愛的世界。

      外公走了,阿嬤也就沒住在當初那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了,而我更是離鄉在外地念書。我們走在不同的道路上彼此愛著,當長假來臨回家或是有空閒時打上一通電話,聊起曾經的故事,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幸福和味道。

      「媽!妳辛苦了」「阿嬤!妳也辛苦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