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兩人的荒島

      「曼祺,妳和李孝誠幾壘了?」

      「曼祺,妳和他真的很配啊。」

      「曼祺,說說妳怎麼和他在一起啊…」

      「曼祺妳—」

      「曼祺…」

      「曼…」

        我驚醒,趕緊擦了擦桌上的口水。

        夢到這種夢真可怕,一直逼問自己和孝誠幾壘了啊~怎麼在一起的~這樣。

        太太太太可怕了,我和李孝誠是男女朋友沒錯,但有必要一直追問嗎。

        我們從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到現在的大學都在一起—甚至我們出生在同家醫院。

        我和他兩人從小到大都是混在一起的,在高二那年我們正式的交往。

        我喜歡他,沒錯。

        很喜歡很喜歡,非常的愛。

      「曼祺。」突然,我聽見了他的聲音。

      「等、等一下。」我匆匆的開始收包包,不忘抬起頭直說抱歉。「剛剛睡覺睡到忘記時間了!」

        門外,孝誠對我點了頭就沒再說話了。

        我知道他的個性,小時候還很可愛好欺負一樣,沒想到越長大越孤僻,一整個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的—悶騷。

      「這教授很囉唆啊!」我走到他身邊嘟嘴說:「也不知道哪裡發神經的要我們把筆記給他打分數,交報告就好了嘛當我們國小喔。」

        他沒說話,也沒點頭搖頭。

        一般人可能會因為他的冷漠安靜離他千里遠,但畢竟我是跟了他20多年的青梅竹馬兼女朋友,我怎麼可能不瞭解他?

        他有在聽啦~

      「明天下午,空給我,在你爸開的音樂教室見。」他說。

      「明天下午?哦!我生日?」

        他點點頭。

      「唉呦!這麼好揪甘心耶!」我用手軸碰了碰孝誠。

      「我不是那甚麼電子。」孝誠淡淡的回我。

      「沒想到你居然回我了!」我驚訝至極。「之前除非是艱澀的問題不然你不回我的!」

      「……」他的臉上很明顯緩緩的掛上三條線。

      「哈哈哈!」看見他的臉,我開懷大笑。

        隔天,我提早了10分鐘來到了我爸的鋼琴教室。

        這裡已經荒廢很久了,自從我國中時我爸就停了教授鋼琴。

        我本來以為我會在耳濡目染下學會鋼琴,然後就可以變的很漂亮的氣質美女—但我真的太天真了,我根本沒有音樂天分!還記得一曲小蜜蜂折騰我一個月,不是按錯就是跳音,弄得我爸氣得七竅生煙。

        這絕對絕對不能怪我啊,要怪鋼琴喔。

        後來我爸轉移注意力去教李孝誠,沒想到他異常的擁有音樂天賦,一首小蜜蜂居然一個星期就練起來了!

        這不公平!這是老天爺忌妒我啦!

        ……當我跟我老爸抱怨時,我非常清楚的記得我爸爸淡淡的撇了我一眼,然後說:「有誰彈小蜜蜂能彈上一個月還不會的?」

        於是我的牽拖不成立。

      「曼祺。」當我失神時,有人拍了拍我的肩。

      「呦!哈囉!」我回頭打了招呼。

      「怎麼這麼早來?」孝誠看著我,眼裡驚訝難以掩飾。

      「我爽。」兩個字,搞定!

        他低下頭,微微思考一陣子,然後拉起我的手。「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疑疑?不去鋼琴教室嗎?」

      「本來要,但妳太早來了。」

      「這…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

        他直接的無視,拉著我走到他的摩托車前,遞給我安全帽。

        我戴好,坐了上去。

      「抱緊。」他突然說。

      「咦?不用吧……」就算是男女朋友但我之前都抓後面的把手啊。

      「我要走小路用最快的速度帶妳過去,抱緊,不然會甩出去。」

      「…沒、沒差吧。」

      「別說我沒提醒妳。」語落,他油門一催衝了出去。

        如果套上動畫來看,這時候我的靈魂應該是留在原地的。

      「媽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連吼都還沒吼完,他又一個急轉彎閃進小巷子裡,我人差點被甩出去。

        孝誠…對不起…我剛剛該聽你的話的……

      「還不抱?」儘管風聲咻咻把他的話分散了,但還是勉強可以組出句子。

      「是是是。」我趕緊屈身向前抱住他的腰。

        透過摩拖車後照鏡,我隱約看見了安全帽下他那微微揚起的嘴角。

        —等等、喂!微微揚起的嘴角?

      「你…在…在笑…」強烈的風瓦解了我的句子,但看見他忍俊不禁的樣子我明白他是聽見的。

      「對…啊。」

      「笑…甚麼?」

      「因為…」

        因為甚麼呢?

        明明看到他的嘴角在動,但我卻完全無法聽見他說的話。

        嘖,早知道學唇語了。

        終於在我的尖叫中,似是到達目的地,孝誠停下摩托車。

      「終、終於到了嗎?」這路程也夠久,難怪他剛剛拉著我的手那麼急。

      「摁。」他點點頭,然後往我後面一指。

        我回頭,僵住。

        那是一個不算大的湖泊,湖泊的中央有一個小小的孤島。

        綠意盎然。

      「帶我來這個孤島幹嘛?」我問他。

      「跟我走就對了。」孝誠簡潔的回答,然後抓住我的手前進。

        這次他沒有抓著我的手腕,而是握著我的手掌。

        我感覺到李孝誠的手滲著手汗,每次他一緊張都會這樣。

        等等,他—很緊張嗎?

        因為我們交往這麼久連牽手都是偶爾出現所以在害羞喔?

        我微微一笑,內心湧上一些喜悅。

        哈哈!這小子也知道什麼叫害羞。

        孝誠帶著我來到湖邊,眼前正停著一個小舟。

      「上來吧。」他首先上去,然後對我伸出手。

      「咦?這樣好嗎?不會…垮吧?」

      「我們好像沒有很重。」

      「不要抬舉我,我會怕。」

      「要不要上來啊,我丟下妳喔。」

      「好好好好。」我怕他會丟下我,所以握住他的手踩上了木舟。

      「站好了。」他說,然後開始划起船往荒島前進。

        水很淺,清澈見底,還有幾個小魚游來游去。

      「怎麼會知道有這個地方?」

      「等下告訴妳。」

        缺,不知道在神秘什麼的。

        不久後我們上了孤島,他牽著我的手走到中央。

      「哇!」一上來才知道,這個孤島頗高的,可以看見小湖,真美!

      「太慌張的擁抱,我們只有一秒,世界崩潰剩一座孤島。」

        突然,站在我身邊的孝誠開始唱歌。

      「這裡沒有人也沒有時間不用思考,再沒有後路可找,或許就能天荒地老。」

        啊—是SHE和周定緯的兩個人的荒島。

      「…下雨了,兩個人的荒島,淋濕了,就知道誰會比誰更膽小,我夢見了,兩個人的荒島,你要不要也睡著,然後永遠從地圖上擦掉。」

        這首歌我知道,高二我就是聽這首歌壯膽跟他告白的。

        沒想到…交往到現在大三呢。

      「曼祺。」

      「摁?」

      「我好像一直沒跟妳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你要捐錢給我哦?」

      「…不是。」他扳過我的臉,我對上他的眼睛。

        澄澈、乾淨而真摯。

      「妳還記得怎麼跟我告白的嗎?」

      「不記得,我只依稀記得很丟臉。」

      「妳說,妳希望有一天可以和妳心愛的人一起站在荒島上,然後問我—我可不可以跟妳一起去實踐。」

      「原來我是這麼文藝型的告白喔?」我咋舌。

        孝誠微微一笑,我第一次看到他這麼溫暖柔情的笑,怔住了。

        他湊到我的耳邊,含著笑淡淡的說:「我願意陪妳站在荒島上,還有—妳想和妳心愛的人站在一起,我也想,所以…妳現在才會站在我身邊。」

        我的臉漲紅。

        這、這死不要臉的!一句我愛妳有這麼難嗎!

      「好了走吧,我再帶妳去吃飯。」他說。

      「知道了!」我追上,瞬間一愣。

        等、等等…

        船船船船呢!

      「欸?」他左看右看,發現船漂在很遠的地方。「啊…剛剛忘記固定起來了…」

      「怎麼辦?」我焦急的說。

      「橫渡。」他說完,馬上衝下水。

      「喂、喂喂!孝誠!」我大吼,現在秋天還下水啊!

      「水很淺,來嘛!」他難得露出童稚的笑容,對我招招手。

        好!我奉陪了。

        我退後幾步助跑,然後跳起來往孝誠撲過去—抱住他。

        他接住我,臉上掛著平時難以出現的笑容。「好好好,你這樣盛情難卻我會—」

        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我顛起腳尖吻了上去。

        孝誠很明顯的先愣住,然後扶住我的後腦杓,加深了這個吻。

        湖水很冰很涼,凍的我有點冷。

        但我的心,很暖。

        我可以一直陪著你留在這個荒島,那麼,你願意嗎?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