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hhhh....

 

 

 

女孩討厭晚上,女孩晚上總會看到奇怪的東西。

 

 

女孩害怕晚上,黑漆漆的什麼都沒有,只看得見寂寞。

 

 

女孩排斥晚上,沒有太陽的滋潤也沒有流動攤販的叫賣聲。

 

 

女孩逃避晚上,不想自己面對寂寞和恐懼的侵襲。

 

 

女孩真正懼怕的,不是奇異的東西,也不是黑漆漆的寂寞,更不是沒有太陽的空間,而是……

 

 

 

 

 

那是個冬天的夜晚,寒冷的空氣在女孩窗外結成了霜,細細的小雨在玻璃上作畫,也劃過了漫長的黑夜。

 

 

女孩爬上了床,蓋上了厚重卻又不保暖的被子正打算沉沉的睡,今天夠累了,很多事情不用再多去思考了。

 

 

在現在的戰亂時期,有時根本吃不好也睡不好,何況是這種貧窮人家?

 

 

一個黑影,手持匕首,衝了進來。

 

 

他劃開了被子,踢倒了桌子,摔壞了椅子,狠狠的在牆上割了一刀,牆壁發出高而長的尖叫,拉開了夜晚的序幕。

 

 

他用力抓住女孩的手,劃破她美麗的深咖啡色長髮,雜亂不堪。

 

 

女孩放聲尖叫,貓一般無辜的眼神望著他,匕首仍然無情的劃開了女孩秀麗白皙的臉頰,安安靜靜留下的,是鮮紅色的血,是貪婪的顏色。

 

 

血流過了粉嫩的雙唇,鮮血還在唇間留下腥味;流過了下顎,滴到女孩的床沿;流過了脖子,像是被蛇纏繞一般噁心;流過了胸口;流過了纖細的腰,像被什麼人騷擾;流過了大腿,流過了小腿,流過了腳趾,最後滴在無辜的純白地板上。

 

 

忽然沒有聲音了,也沒有任何躁動。

 

 

一切都停止了,是嗎?

 

 

說不出是感到恐懼嗎?訝異嗎?暈旋嗎?痛苦嗎?還是……?

 

 

她難以言喻。

 

 

然後她暈倒了,也或許是閉上雙眼掩蓋自己雙瞳裡的恐懼,很多事情太危險,如果多呼吸了一下搞不好命就丟了,既使女孩也不在意她那不受重視的小命。

 

 

 

呼吸停止了。

 

 

 

 

太陽升起了,陽光暖暖的灑在兩坪不到的房間裡,女孩醒了。

 

 

沒有被劃開的被子,也沒有被踢倒的桌子。

 

 

沒有被摔壞的椅子,也沒有尖叫的牆壁。

 

 

 

可是她看見了參差不齊的頭髮,充滿凝固血跡的身軀。

 

 

 

女孩又再次放聲尖叫。

 

 

 

或許是沒有人注意,也或許是人心早就變得冷漠。

 

 

沒有任何人,理她。

 

 

沒有任何人,在乎。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