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利共生體

「互利共生體?」

 

說完之後,妳拖著腮淡定的點著點頭,「也是。」

 

 

高中,在一個新環境下,周圍的人都拼了自己的手段,來與周遭的人從陌生人變成往後的友好。

 

 

一開始,我也是跟著其他人臉皮厚的互相裝熟。

 

很順利的認識了許多人,在我志得意滿走向一位從頭到尾默不吭聲、長得很乾淨的女生旁,我說:「妳很怕生嗎?」

 

一個大大的白眼,「我跟妳不熟。」

 

那瞬間,我意識到自己已經變成裝熟魔人了。

 

我訕笑著,摸了摸頭髮仍是厚臉皮的坐在她旁邊空著的位子。

 

 

「好吧,我有點over了。」我看著她面無表情的臉,還真是臭。「不過我現在是真誠的想跟一個人變熟喔!就是妳!」

 

或許是當下的氣勢、或許是我真的該死的厚臉皮。總之,我們的友誼在我高一的那年,看不到的、可能隨時會斷裂的線繫著我們。

 

 

高二的轉組,同班。

 

升學考試,同校。

 

大學的社團,同社。

 

 

「喂!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祟啊!」有一天妳望著天幾近崩潰的大吼。

 

 

「我怎麼知道阿!其實我也很想擺脫妳阿!」誰知道連指考考試這種私密的志願選向,我們都被電腦排在同個學校了。

 

 

「我沒有很喜歡妳啊,但總在一起,我們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啊!」

 

 

這句話傷到我了。

 

平常我看起來也都是無所謂的樣子,但我其實很喜歡很喜歡這位朋友。

 

在心裡已經把她看為一生不可或缺的人物了。

 

但我在她心中的分量好像沒那麼重。

 

 

互利共生體?

 

我的疑問句,有點像是滿臉焦急、迫切的要媽媽愛的小孩一樣。

 

其實我只是想得到不一樣的答案。

 

 

也是。

 

就這樣,妳找到一個滿意的答案,送我一個寬心的笑容。

 

 

原來我們的關係,可以用生物的名詞來代替。

 

 

後來,我認識了別系的男生,莫名的在一起。那同時,我和系上的同學也開始打成一片,和樂融融。

 

 

新的感情,新的友誼。

 

撫平了有點痛的心。

 

但也漸漸疏離了仍是在我心中很重要的朋友。

 

 

妳偶爾會打給我,欸,妳死到那去了?

 

我看全天下只有我妳才敢用這語氣說話。

 

敷衍的回妳,繼續我的新生活。

 

 

但在高高的地方,總會有落下的時候。

 

感情就是如此的脆弱。

 

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只要有不相干的人進入,總是會有綻裂的。

 

 

憔悴,憔悴了我。

 

而且一蹶不振。

 

 

妳拍我的門,像個一道閃電忽一個巴掌在我的心上。

 

 

「這麼大的問題,妳幹麻都不說!」

 

 

怔怔的望著妳,妳不是不喜歡我嗎?

 

 

「天啊!原來是那句話啊!妳平常不是傻呼呼的怎麼就敏感起來了!」

 

 

啊,原來我把真心話說出來了。

 

 

「妳這白痴!誰會喜歡對方的缺點啊!更何況是妳這種缺點多到不行的人!所以“沒那麼喜歡妳”只是針對妳那狗屁缺點罷了!」

 

 

「妳缺點也很多,但我還是很喜歡妳啊!」

 

 

「相處那麼久,不都是包容了嗎?妳不是說了,我們是互利共生體?」

 

──就算在怎麼看不慣對方的習慣,但總是分不開。真正的好朋友,就是不管什麼事都用正確的角度,包容引導著。可以毫無忌諱但又不怕對方跑掉的對象──「不就是永遠都不分開嗎?妳這傻子!我們是多好的朋友。」

 

 

那傢伙,仍是這麼彆扭。但我沒想到這種生物名詞在她耳裡是個好東西。這缺點多的怪人。

 

 

我笑了,那些憔悴我不怕了。

 

 

因為,我還有最好的朋友,像手足一般的姐妹,陪著我。

 

 

陪著我到底。

 

 

誰叫我們是分不開的互利共生體。

回應 (1)

齊洛
2011-05-22 19: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令人羨慕的感情呀。
這種感覺...真甜。(笑
回覆:2011-05-22 23:45 但是腦充血的時間也蠻多滴!
不過,這真的是不可多得的緣分。(笑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