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本與毛線帽

十點整了,離第三節上課鐘響只剩15分鐘。小莉焦急地衝進圖書館,跑回一早坐過的位置附近。

 

 

桌面上空無一物,椅子底下也空蕩蕩的,小莉咬著唇,不由得用力踱了下腳。

 

 

「嗨!」背後傳來一聲招呼聲。

 

 

小莉循聲一看,卻是一名陌生的男孩,坐在不遠處的長桌一角。

 

 

「在找這個嗎﹖」男孩舉起一個封面畫著幸運草的筆記本。

 

 

「啊!」一看到筆記本,小莉顧不得是在圖書館,高興叫著,「我就在找它!」

 

 

小莉衝到男孩面前,接過筆記本就猛翻。筆記本掉了事小,更重要的是夾在裡面的報告,下一節課就要交的呢!Dr.   Johnson一向不收遲交的報告,萬一少交一次,這學期的英國文學肯定被當。

 

 

但是筆記本裡的報告不見了,小莉的臉色瞬間又沈了下來。

 

 

「喔,還有這個。」男孩隨即又遞上幾張紙。

 

 

一看到報告,小莉大大呼了一口氣。

 

 

「謝天謝地!」小莉捶著胸口,「不要這樣嚇我好不好﹖你在哪裡撿到的﹖」

 

 

「就在這裡啊,」男孩指指旁邊的地板,「看到就撿起來囉,暫時保管,看有沒有人會回來拿。」

 

 

男孩說話時,小莉打量著他。他有著雙眼皮很深的眼睛、高挺的鼻樑、厚薄適中的嘴唇,以及線條分明的臉龐,簡單來說,是個帥哥。但是,比他外貌更顯眼的,是他頭上戴的那頂米色毛線帽。圖書館的冷氣已經夠不強了,戴帽子難道不嫌熱﹖小莉想,大熱天戴毛線帽,就算自以為炫,也得考慮頭皮的感受吧﹖

 

 

「你救了我一命,」小莉收回目光,低頭檢查報告是否每頁都在,「謝啦!」

 

 

「不謝,」男孩饒富趣味地看著小莉,「這份報告這麼重要啊?」

 

 

「當然,」小莉吐吐舌頭,「如果等下交不出去,這科準當!」

 

 

「既然這麼重要,」男孩雙手在桌上交握,擺出一副專家模樣,「那應該好好寫才對吧?」

 

 

「啊?」小莉有點驚訝,不覺瞪著男孩,「你憑什麼知道我是好好寫、還是壞壞寫?」

 

 

「我剛才看過了,」男孩滿臉不以為然,「妳根本離題了嘛,題目是catharsis,妳應該要講悲劇的淨化作用,幹嘛扯到看喜劇比較好?」

 

 

「你...」小莉感到臉上一陣熱,「怎麼可以亂看別人的報告?而且你憑什麼說我寫的不好?你也是英文系的嗎?學長?研究生?」

 

 

「都不是,」男孩聳聳肩,「土木系四年級。」

 

 

「哈哈哈!」小莉故意誇張地笑了笑,「真是太好笑了!你土木系的憑什麼批評我的英國文學報告?」

 

 

「信不信隨妳,」男孩攤開手,「這份報告交了也白交,不如告訴老師說弄丟了,重寫一份再交。」

 

 

「笑死人!」小莉發火了,「我再聽你講話,我就是瘋子!我要去上課了!」

 

 

小莉扭頭就走。

 

 

「等等!」男孩叫住她,「下星期的今天中午我在這裡等妳,妳敢不敢來告訴我老師給妳打幾分?」

 

 

小莉又轉過來瞪著男孩。

 

 

「妳敢不敢嘛?」男孩挑釁著。

 

 

「誰怕誰啊!」小莉昂起了頭。

 

 

「好!」男孩得意地笑了,「下星期見!我叫阿建,妳呢?」

 

 

小莉狠狠瞪著阿建,「小莉。下星期不見不散!」

 

 

***

 

 

一星期後的課堂上,小莉拿著發下來的報告,吃驚地張著嘴。

 

 

Dr.   Johnson在上面寫著:我很想給個E,但給妳一次機會,重寫,下週交來!

 

 

中午下課後,小莉內心天人交戰。要去圖書館找阿建嗎?去讓他嘲笑啊?假裝忘記算了,但是,他好像很有一套,說不定可以問他究竟該怎麼寫?

 

 

一番掙扎後,為了分數著想,小莉還是硬著頭皮往圖書館走去。

 

 

「妳來啦!」阿建坐在同一個位置,也仍舊帶著那頂毛線帽,「我還以為妳不敢來了呢!」

 

 

「我沈曉莉說話算話,」小莉硬撐著,「有什麼好不敢的!」

 

 

「太好了,」阿建手一伸,「報告拿來我看!」

 

 

小莉臉一紅,下意識地用力按住背包,「不用給你看吧,反正...反正...哎呀,就你對嘛,就你厲害嘛,可以了吧?」

 

 

「Dr.   Johnson叫妳重寫,對吧?」

 

 

「咦?」小莉的眼睛睜得又圓又大,「你怎麼知道?」

 

 

「告訴妳實話吧,」阿建笑笑,「別小看我這個土木系的,我其實還蠻喜歡外國文學,以前去旁聽過Dr.   Johnson的課。」

 

 

「你很奸詐欸,」小莉嘟著嘴,「不管,那你要幫我,到底該怎麼寫?那個『悲劇的淨化作用』,亞里斯多德也真是夠了,看悲劇能淨化什麼?」

 

 

「淨化妳的感情、妳的情緒呀!」阿建指著小莉,「妳總看過悲劇吧?比如說...藍色生死戀?」

 

 

「有啊。」

 

 

「恩熙死的時候妳怎麼樣?女生通常都會哭得悉哩嘩啦吧?」

 

 

「對啊。」

 

 

「然後呢?哭完以後呢?」

 

 

「就...就把電視關起來。」

 

 

「喔,」阿建抱著頭,做出痛苦狀,「妳不如去念土木系算了!哭完以後,妳不會有一種很爽的感覺嗎?」

 

 

「嗯,」小莉回想著,「還不錯啦,有種...有種尿憋了很久,然後終於找到廁所,可以解放的感覺。」

 

 

阿建一頭撞到桌面上。

 

 

「我說的不對喔?」

 

 

「對對對,」阿建無力地抬起頭,「差不多就是那種感覺,但是,小姐,妳的比喻也真是太『優雅』了。」

 

 

「哎呦,說對了就好。快點告訴我怎麼寫才行啦!」

 

 

***

 

 

兩週後的同一時間,小莉一下課就呼嘯著往圖書館跑。

 

 

「阿建!你看!」小莉驚天動地喊著,立刻被圖書館管理員以噓聲制止。

 

 

阿建接過小莉的報告一看,上面是一個   「A-」。

 

 

「我從來沒得過B以上耶!」小莉興奮地說,「你真是太有一套了!」

 

 

阿建的臉上浮起淺淺的微笑,淡淡說了聲,「是啊!」

 

 

阿建的反應讓小莉靜了下來。她以為阿建一定又會說些話來虧她,沒想到就只有這樣不痛不癢的兩個字。她皺著眉,定定望著阿建。

 

 

「怎麼了?」阿建問。

 

 

「你感冒了嗎?」小莉問,她發現阿建的臉色有些蒼白。

 

 

「沒啊,有些累而已。」

 

 

「那就好!」小莉又高興起來,「走!我請你吃飯,以答謝救命之恩!」

 

 

小莉說著就動手,想把阿建從座位上拉起來,但她一握到阿建長袖T恤下的手臂,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很排耶,」小莉上上下下捏著阿建的臂膀,「哪有男生的手臂瘦成這樣的?我可能得大失血請你吃大餐才行。」

 

 

「不用了。」阿建連忙把手臂抽回來。

 

 

「不行!」小莉裝出生氣的樣子,「我沈曉莉一向是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我今天一定要請你吃飯!」

 

 

「真的不用了,」阿建連連搖頭,「我很累,等下就要走了。今天本來不來的,是為了看妳的分數才會來。」

 

 

「特地為了我來的嗎?」小莉的聲音提高了八度,還裝模作樣地把雙手按在胸口,「不行,那更要請你大吃一頓才能放你走!」

 

 

小莉又動手拉阿建。

 

 

「不要拉我!」阿建反抗著。

 

 

「你這個人真奇怪!」小莉放開手,插腰瞪著阿建,「每次看到你都坐著,站起來說話不行嗎?難怪又瘦又白!而且幹嘛像老人一樣,大熱天還穿長袖、戴毛線帽!」

 

 

說完,小莉伸手過去,冷不防扯下阿建頭上的毛線帽。

 

 

空氣就此凝固了。

 

 

帽子底下顯露出的是一個沒有一根頭髮的腦袋。

 

 

「呃...」小莉傻住了。

 

 

阿建先是一驚,接著緩緩別過頭去。

 

 

「帽子還我。」他壓低的聲音裡透著竭力抑制的怒火。

 

 

「嗯...」小莉拼命想扭轉氣氛,「光頭造型也不錯啊,蠻帥的!」

 

 

「帽子還我!」阿建提高聲音,還捶了一下桌面。

 

 

「我幫你戴。」小莉慌忙說。

 

 

「不用了!」阿建一把搶回帽子,「妳快走吧,我等下也要走了。」

 

 

「對不起嘛,」小莉委屈地說,「讓你打手心,好不好?」

 

 

「走開!」阿建突然吼著,「我再也不要看到妳了!」

 

 

中午的圖書館沒什麼人,但是阿建的聲音還是引得附近幾個人回過頭來。

 

 

小莉又羞又氣,還沒有人這樣對她吼過呢!

 

 

「什麼了不起嘛!」小莉帶著哭音說,「人家興高采烈的來找你,幹嘛那麼兇?我也不要再看到你了!」

 

 

小莉賭著氣,說走就走,但沒走幾步卻聽到阿建在後面叫著。

 

 

「小莉!小莉!」

 

 

小莉停下腳步,但沒有轉過身去。

 

 

「你站起來,追上來啊!」小莉想。

 

 

但是阿建沒有追上來,小莉負氣走出了圖書館。

 

 

***

 

 

小莉的幸運草筆記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弄丟了,但這次裡面沒有夾報告,她便也不在意。一晃眼,兩個月過去了,個性大剌剌的小莉如常過著自己的生活,只有每星期三上午的英國文學課會讓她想到阿建。

 

 

「跩什麼?」每次想到阿建吼著要她走開,小莉就有一股氣。現在就算去圖書館,她也避開阿建喜歡坐的位置附近。

 

 

一天晚上,小莉在電視報導上看到和阿建相似的人:蒼白、細瘦、沒有頭髮。

 

 

小莉心驚地意識到,自己可能犯了一個錯誤。

 

 

電視報導的是癌症病人的心聲。

 

 

「阿建該不會是病人吧?」小莉擔心地想,「越想越像!如果真的是...糟了,我真是一個反應遲鈍的豬頭!」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三中午,小莉憂心忡忡地往圖書館走去。

 

 

「一定要好好向阿建道歉才行!」小莉想,「阿建,你一定要來啊!」

 

 

越接近阿建的位置,小莉越是緊張,她深怕阿建不會接受她的道歉。

 

 

阿建的位置上坐著一個人,但不是阿建。

 

 

那是一個女孩,小莉不由得盯著她看,因為她和阿建一樣,有著很深的雙眼皮,而且,女孩面前的桌上放著一本封面畫著幸運草的筆記本。

 

 

女孩同樣盯著小莉。

 

 

「妳...」女孩猶疑地開口了,「是不是小莉?」

 

 

小莉呆呆地點點頭,「那是我的筆記本嗎?」

 

 

「是,」女孩說,一面輕撫筆記本,「我是張家建的妹妹,我哥叫我一定要把筆記本拿來還給妳,我每個星期三中午都來,已經等妳三個禮拜了。」

 

 

「阿建呢?他怎麼不自己來?」

 

 

「他沒辦法來。」

 

 

「天哪,」小莉用力一咬嘴唇,「我就知道,他生病了,對不對?病得很嚴重嗎?我能不能去看他?」

 

 

女孩靜靜注視著小莉,過了一陣才嘆口氣,幽幽說出,「我哥已經過世了。」

 

 

小莉怔住了,愣愣地無法動作。她腦裡一片空白,只會望著女孩,說不出一個字。

 

 

「我哥病很久了,」女孩繼續說著,「他很遺憾不能把大學念完,所以每個星期三都會向醫院請假,來學校的圖書館坐坐,回味當學生的感覺。」

 

 

「兩個月前他的狀況持續變壞,最後一次來學校的那天,其實醫生不想准假的,但是他一再拜託,保證中午就回醫院,醫生才勉強同意。」

 

 

「最後那一星期,他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有天他醒來,精神還算不錯,就在這個筆記本上寫了好久,還叫我拿來還妳。」女孩把筆記本遞給小莉,「妳看看吧!」

 

 

小莉接過筆記本,緩緩翻著,不多久就看到寫著不屬於她字跡的一頁:

 

 

 

小莉:

 

 

妳又把筆記本搞丟了,真是的,妳實在是一個神經大條的女孩子!那天叫妳,想要妳回來拿,妳竟然不理我,所以我決定在妳的筆記本裡亂畫做為處罰!

 

 

 

看到這裡,小莉不禁笑出聲來,因為,阿建果然在接下來的好幾頁上畫了許多亂糟糟的圖案,其中有個塗鴉是一個光頭女孩,旁邊還寫著   「光頭小莉」。

 

 

 

妳一定不知道,我很羨慕妳,可以這樣傻頭傻腦、無憂無慮的過著大學生活。我真希望能像妳一樣,充滿生命力的跑來跑去!和妳說話,我感覺很快樂,好像自己仍然是一個健康的、能正常上學的大學生。但那天妳非常沒有禮貌的掀掉我的帽子,使我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憤怒,那是一種祕密被拆穿的羞憤,讓我不得不回到現實,想起自己是個接受化療的病人。

 

 

是的,我是個病人,和恩熙一樣,得了白血病,是個罹患血癌的病人。

 

 

小莉,妳是一個可愛又有點可惡的女孩子,如果我沒有生病,也許會有力氣追妳吧?如果我們在一起,一定會常常吵架,這樣其實也不錯,打打鬧鬧的,很有活力!

 

 

不過我卻沒有機會了。原本我還期望會復原,但最近感覺恐怕是沒有這一天了。我不怎麼擔心死亡,只是遺憾還有很多事來不及做。

 

 

好啦,等妳變成三、四十歲的熟女的時候,如果有一天,有一個皮膚曬成古銅色、手臂結實、頭髮濃密的青少年跑來向妳表白,搞不好那就是我喔!拜託妳對他好一點,請他吃頓會讓妳大失血的大餐吧!

 

 

阿建的戲就演到這裡了,不知道算不算悲劇?小莉又是否能從中體會到「悲劇的淨化作用」?其實這些好像不怎麼重要,重要的是,別再亂掉筆記本了,我可不能再替妳撿回來了!

 

 

阿建

 

p.s.   我有頭髮的時候更帥!

 

 

 

小莉輕輕闔上筆記本,以免淚水沾溼了阿建的筆跡。過了許久,她才想到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水。

 

 

「走吧!」小莉對阿建的妹妹說。

 

 

「去哪裡?」女孩一臉疑惑。

 

 

「我請妳吃飯去!」小莉鼻音濃重,但語調輕快,「我請妳哥吃飯沒請成,現在改請妳吧!妳順便告訴我,妳哥究竟是怎麼樣的人,我和他還不夠熟呢,他有頭髮的時候真的比較帥嗎?」

 

 

阿建的妹妹露出微笑,「才怪,妳聽他在那裡臭屁!」

 

 

 

兩個女孩一起走出了圖書館,邊走邊談。照在她們身上的陽光非常耀眼,彷彿在為青春的生命投下讚賞的目光。

 

 

【後記】這個短篇故事是應網友指定條件寫的,內容元素指名要包括   "大學"、"圖書館"   和   "筆記本",主角要是女生,故事結局   "希望可以溫馨一點,卻有悲劇的元素"。這幾天做了些修改,和POPO的朋友分享   ^_^

 

回應 (8)

球球
2015-05-24 11: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可爱
檸檬茶喝完了
張苡蔚
2011-04-28 02: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檸檬茶喝完了

唉,我最愛就是不慘不要錢(那幹麼要嘆氣?)
那不出明後天可是您說的啊~
(我發現潛水實在不是個好習慣,浮出水面才有催稿的權力,催得真蘇胡~)
回覆:2011-04-28 20:00 我怎麼倒有種不蘇胡的感覺 (撓頭)... ㄟ, 我說, 下一位啊, 本人"一向" (路人: 是嗎?) 說話算話, 這 "不出明後天" 就是今天, 哈哈哈~ (抖起來了) 掌櫃的, 來杯檸檬茶! (最近看"茶館" 中) p.s. 您這聲 "唉", 分明是滿意的感嘆, 哪是什麼悲天憫人的"唉" > <
邊喝檸檬茶
張苡蔚
2011-04-27 17: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邊喝檸檬茶

好說好說,其實我還有一句名言--不慘不要錢。
哈!
來認真問一下
那鍋三原色好像很久沒下文了,啥時還有得看啊?
回覆:2011-04-28 01:44 吆, 您這句話說得好, "不慘不要錢", 硬是有味兒~ 承蒙您問起,在下不勝驚喜哪!說起那三原色的下文,這不正寫著嗎... (心虛亂瞄) 正經說,這會兒真的在寫,最多不出明後天就能出來獻醜了。說起這 "不慘不要錢", 唉, 正應了這第二色的故事,所以心裡頭總感覺百般不願寫。(藉口! 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現在我的顯示圖片就是當初說的紫藤^^
唯綠(綠裛)
2011-04-27 12:3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現在我的顯示圖片就是當初說的紫藤^^

很可惜的,現在她已經沒有一樹花了(花季真短),不過這張照片好像還可以勉強看出當出的芳菲滿樹^^" 分享給馬麗莎!願創作順利,生活順心~ (還有,我是真的很喜歡這個短篇啊>w< )
回覆:2011-04-27 12:47 好漂亮! 天哪, 這樣還不是最盛的時候?! 真美! 怪不得有綠古人為她為文了! 值! 謝謝綠綠分享的照片(本以為看不到啦),也謝謝這麼棒的祝福,兩個我都需要!(再抱)
張苡蔚
2011-04-23 21: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麗莎
我寫好了
因為寫著寫著又懸疑起來
我把這篇放在下雨的時候短篇小說集
在這兒
http://www.popo.tw/books/13614/articles/3202857
兩集而已
按下一章就是第二集了
你這鍋那「撿到筆記本」讓我有很大的FU
尤其最後的
感覺上他妹妹來還筆記本時讓她不只找回筆記本
也找到了某些甚麼
結局有點兒心酸、有點兒惆悵...
用這FU寫了這短篇
見笑啦~
回覆:2011-04-27 12:20 下一位...咳咳, 我說, 苡蔚啊, 你真不愧推理女神耶! 真的給他很懸疑說!!! 沒想到小莉的10元筆記本能產生這樣的聯想! p.s.女主角挺慘的 >
張苡蔚
2011-04-16 02: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
因為這個FU,我開始寫一個短篇~感恩麗莎賜予的靈感~
回覆:2011-04-18 10:04 ㄟ?真的?!哇!要看要看!
張苡蔚
2011-04-14 16: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有FU~
回覆:2011-04-15 15:33 在下參見女神, 感謝您簡短但有力的留言, 頗令人振奮哪! 謝謝^^
好棒啊!!!!
唯綠(綠裛)
2011-04-13 17: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棒啊!!!!

好喜歡這一篇^^ 淡淡的,可是很憂傷......十八年後給小莉一個渾身曬成古銅色的年輕帥氣有內涵大男孩吧! 不然我要哭了......>^<|||||
回覆:2011-04-15 15:30 綠綠,你的留言 means a lot to me。綠古人是綠好人, 謝謝! (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