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一點零五分。

 

 

手機震動起來。

 

沒有喂、沒有哈囉。

 

"妳在家嗎?"

 

"在。"

 

"我現在可以去嗎?"

 

"不可以。"

 

 

沉默持續了可能是三秒或是三分鐘或是三天。

 

 

"你現在跟別人在一起嗎?"

 

換我沉默了。

 

"沒有。"我說

 

然後他又說

 

"你現在還是之前那支手機嗎?"

 

"是。"

 

"我傳一個簡訊給你。"

 

 

然後電話掛了。

 

簡訊收到了,是一張圖檔。

 

離婚協議書的圖檔。

 

雙方的姓名很熟,其中之一就是打電話來的人。

 

另外一個名字,前不久才從喜帖上看到過。

 

喔,那不是寄給我的喜帖。是寄給同事的。

 

雖然消失一陣子之後又在半夜打電話給別人,要求到人家家裡很無禮,

 

但他到不至於做出寄喜帖給難以界定是不是朋友的人,這種粗魯的事情。

 

 

當初看到那張做的很美的喜帖,非常驚豔,難得看到這麼大方又特別的設計,

 

認真看一會兒,才發現那個新郎的名字很眼熟啊。

 

當場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啊原來是這樣啊。

 

嗯嗯。不錯啊,新娘也有一面之緣,感覺很NICE的女孩。

 

能夠遇見真心想結婚的對象很不容易啊,要好好珍惜啊,沒繼續半夜打電話給別的女人,或是半夜去別的女人家。這很對,絕對是正確的。對他評價本來很高的,接到電話之後,當下降到無限低。

 

 

當時真的覺得,兩人都是好人,應該要得到幸福的。

 

但是這張離婚證書是怎回事?

 

怎麼了?

 

電話又響起,"我現在可以去你家嗎?"

 

聲音聽起來沒有甚麼表情,很平靜。

 

但是是預期對方一定會同意的感覺。

 

好像是有人擋了他的路,只好說,借過一下。那樣。

 

沉默再度蔓延。

 

我真的不明白,現在是怎樣的狀況。

 

在過去的相處經驗中,我一直心想搞不好真的會愛上他,

 

或他不小心動了真感情之類的,還好兩樣都沒發生。很輕鬆的關係。

 

不是好好的結婚去了嗎?

 

雖然沒有說甚麼,但是相信彼此有那個默契,也不用說啊。我完全了解的。

 

那現在是?

 

"我在你家樓下。"

 

我發現沉默的太久了,情緒一直往拒絕的那一邊跑去,

 

我不能說可以,但我也不想說不可以。

 

最後我說"你有帶身分證嗎?'

 

"有。"

 

"上來吧。"

 

 

不得不說,他真的很了解我。

 

知道我再怎麼樣也不能容許自己是小三。

 

法律上不行,道德上更不行。

 

傷害無辜第三者,絕對不行。

 

但是,這張證書的出現,表示已經有人受傷了。

 

啊。感情就是煩人。這就我不想要的原因。

 

他一進門我伸手,他遞過一張換發日期是今天的身分證,配偶欄空白。

 

然後,看著我。

 

我以為他會說甚麼,至少解釋一下。

 

是在等我問嗎?為啥一臉平靜,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

 

熟門熟路的掛上外套,拿出室內拖鞋。

 

也沒有說很痛苦或生氣的樣子,也不抱怨一下結束婚姻等等?

 

 

兩個人四目相望,大眼瞪小眼,在玄關相持不下。

 

要比耐心,我是遠遠比不過他。而他從來不多話。

 

"好吧,你贏了。說吧。"

 

他沒說甚麼,靜靜走過我身邊,走到廚房打開櫥櫃,拿出他放在那的紅茶,

 

煮開水,泡茶。

 

回頭問"你要嗎?"

 

'"不。"

 

很難開口吧?要說的事,我心想。

 

"你要嗎?"他又問一次。

 

"不......,那好吧。"

 

他如同以往加了大量糖在我那杯茶。

 

然後我們就像以前一樣併肩坐在沙發上喝茶。

 

他喝著最喜歡的紅茶,用一種很舒服的姿態,

 

這是我家吧?我心中很突兀的想。

 

他可以這麼自然舒服嗎?

 

 

跟一個人結婚、離婚,又跑來另一個關係不明的人家裡。可以這麼放鬆又平靜嗎?

 

"如果現在不想說,那就等你想說再說吧。"我說,打了一個哈欠。靠到沙發背。

 

他接過我的茶杯,攬住我的肩膀,開始吻我。

 

好吧,這下不用說,我也知道了。

 

我張大眼睛看著他,他卻笑了。

 

"把眼睛閉上。"他說。

 

這個時候,一般人反應會是怎樣?

 

我應該要生氣說,我可不是招之即來,呼之即去的女人!

 

你不能想做就做,做完立刻走!

 

打他一巴掌?趕他出去?

 

 

我沒有閉上眼睛,也沒有推開他的身體。

 

老實說,之前通常我也沒有開口留過他,他也不曾說要留下過夜。都是他來,我從來沒去他家。他從來也沒要求我甚麼。

 

 

總是覺得時間太少,要把握時間做。沒時間說、也不需要多說甚麼。

 

我覺得這樣很好,也不覺得受傷。所以現在也不會生氣。

 

 

跟他在一起很好,他不會只顧自己爽。要來之前會先打電話。

 

總是挑第二天不用上班的晚上來。

 

還會帶我愛吃的消夜。

 

我們不約會,也不談感情,就是在寂寞夜裡用身體互相安慰陪伴彼此。

 

不是嗎?

 

 

他的不顧我大睜的眼睛,繼續做他的事。

 

不,等一下。現在我應該要推拒,至少說一聲等一下,問個清楚。

 

 

但是他的動作太熟練,他太清楚我的弱點,一下子就讓理智斷線。

 

 

啊,那就等一下再問吧。嗚。

 

回應 (1)

球球
2015-05-18 19: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