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

麻痺,漸漸的這場風雨即將結束。

 

雙手拿著長刀,忘了自己到底在這裡做什麼?

 

滿地的白。

 

卻在此時想到了那時天上放的紙鳶,在手上掙扎的線依稀。

 

傻了,真的傻了。

 

 

藍天白雲,青山鬱鬱蒼蒼。

 

綠草如茵,琴聲無垠,悠悠入耳,縈繞不去。

 

這是個男孩與女孩的故事。

 

男孩愛上了她,與老舊史詩裡的篇章一樣,沒有屬於他們的結局。

 

男孩離開了她,留下一片葉子,帶來幸運的葉子。

 

男孩說了謊,他總是說謊,幸運草的葉子是四瓣的,但那只是其中的一瓣。

 

他騙她這是幸運草的葉子。

 

缺了一片的幸運草,叫做什麼。

 

他媽的鬼才知道是什麼,詩人總是愛說謊的,說一些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謊,說一些言不及義的話,說ㄧ些美麗的文字,他曾自詡為詩人,但現在的他。

 

只是個麻痺的石頭。

 

那時的她送給他一個禮物,但他並不知道。

 

那天筆墨落款為離別。

 

 

手上的劍好重。

 

好痛。

 

心更痛。

 

梧桐花開得很美,染血的白袍在風裡飄阿飄的。

 

亂用文字的描述它,亂紅弄白袍,怪奇怪的,還是別了吧...

 

一壺飲盡,妳懂嗎?

 

醉看紅霞遠走天涯,心裡的牽掛,還是妳

 

傻了,成天想念成了病。

 

真的傻了。

 

 

胸口的血暈成一片。

 

淚也暈成一片。

 

滿地梧桐風雪,凝結了永遠。

 

這時他才知道。

 

那禮物叫做遺憾。

回應 (1)

球球
2015-05-16 23: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支持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