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阿恤和向昭

昭姐姐是余叔叔的女兒,大我三歲,小大哥一歲。

昭姐姐是斷掌,據說是克父克母的命。

大概是因為斷掌,我們都沒見過余叔叔,聽說他外面有人了,但那時的我聽不大懂。

不過我記得余嬸嬸,她和昭姐姐一起住在巷底的白色小房子。小時候大哥會抱著我,把我放在余嬸嬸客廳的漂亮地毯上,然後和昭姐姐手牽手去我家前面的小廣場玩。

余嬸嬸在昭姐姐九歲時生病走了,於是昭姐姐住進我們家。那時候昭姐姐還比哥哥高出一點,兩個人已經大到不會手牽手了,但他們依舊很要好,

昭姐姐不是沒有親戚,只是沒有人要她,因為她是斷掌。爸媽原本也很猶豫,但禁不住大哥求。

爸媽說昭姐姐是來我們家做女兒的,卻沒有幫她改姓,但大家都不再叫昭姐姐的本名了。

父親和母親喊她昭兒,我和後來出生的幾個弟弟都喊她昭姐姐,只有大哥喊她向昭。

「大哥,昭姐姐都叫你阿恤,為什麼你叫她向昭?」

「余向昭才是她的名字,是余嬸嬸給她取的名字。」

大哥是這樣說道。

「況且爸媽總昭兒昭兒的叫向昭,其實不就是想招個兒子嗎?還總說男孩女孩一樣好,都是胡說八道。」

我把這件事說給昭姐姐聽過,昭姐姐的臉蛋紅的跟那天夕陽一樣。

媽媽在大哥考上高中那年,生小弟弟的時候也走了。

那時候的昭姐姐沒有哥哥高了,昭姐姐很漂亮,皮膚白白的,很愛笑,很善良。但是昭姐姐被冠上了克養母的罪名,只是昭姐姐根本什麼都沒做。

但這不是我需要擔心的,因為大哥總護著昭姐姐,只要聽見哪家的婦人拿這件事嚼舌根,或是哪家的孩子拿這件事取笑昭姐姐,大哥便提著木棍去找人算帳。

但一大家子還是需要人照顧,尤其是弟弟們,於是昭姐姐沒有去上學了。大哥會拿他以前的課本,一頁一頁給昭姐姐講,有時我半夜弟弟的哭聲吵醒,透過門縫看見昭姐姐哄著弟弟,大哥手忙腳亂的沖牛奶,桌上是滿當當的書本,他們就像一家三口。

爸爸得養我們一群孩子,於是到外地去工作,一年到頭見不到幾次面。家裡剩大哥、昭姐姐以及我和三個弟弟,生活就像扮家家酒。

快五歲的大弟很愛說話,飯桌上都是他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大哥我問你,昭姐姐在家裡替媽媽照顧我們,是不是就是姊代母職?」

某一天的晚餐,大弟一邊扒飯一邊問。

沒等大哥回答我先擰了一把大弟的耳朵,他疼的唉唉叫,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懂自己錯在哪了。

「昭姐姐這是長嫂如母!昭姐姐可是你大哥的心上人!給我記好了!」

大弟的耳朵被我擰的通紅,大哥和昭姐姐的臉也跟著紅的和大弟的耳朵一樣。

那是媽媽走的隔年,爸爸在外面得了貴人相助。這次大弟用對了詞,爸爸這叫衣錦還鄉。

昭姐姐也去考了高中,她考上了城裡的女中。

大哥說是他教的好,但我覺得是昭姐姐聰明,因為大哥教我算數我從來沒聽懂

女中和大哥的學校隔了一條街,昭姐姐每天坐哥哥的腳踏車出門,放學也是哥哥載昭姐姐回來。昭姐姐在腳踏車的後座,書包掛在哥哥身上,她只需要緊緊的摟著哥哥。哥哥卡其色的襯衫和昭姐姐潔白的制服很配,夕陽餘暉下兩個人臉都紅撲撲的。

哥哥和昭姐姐一直都是如此親密,以致於大家都忘了他們從未在一起。

大哥考上了大學,是我們的驕傲,昭姐姐高三了,我也快要去上高中,大弟弟上學了,小弟弟更是已經很會講話,我們家也已經過得很富裕。

昭姐姐也去上了大學,總有街坊鄰居笑爸爸,說他花大錢養別人家的女孩,爸爸笑他們不懂,說昭姐姐早晚是自己家的女兒。

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但是大哥在我上高中的慶功宴上帶了一個女孩子。

那個女孩比我的昭姐姐矮些,也比昭姐姐白些,有些瘦弱,小鳥依人靠在哥哥身邊。

回家後爸爸打了大哥一頓,說他辜負了昭姐姐,大哥不服氣,我牽著昭姐姐的手,她似乎很難過。

「昭姐姐。」

「嗯?」

「你喜歡我大哥嗎?」

我問。

「阿恤很好。」

昭姐姐這樣說。

「阿恤像我的兄長一樣疼我。」

「可昭姐姐把大哥當兄長嗎?」

「昭姐姐你從未喊他哥啊。」

昭姐姐掙脫了我的手,一路小跑回了房間,俐落的鎖上房門將我關在門外。

昭姐姐後來去和學校申請了住校,就算偶爾回來也不愛和大哥與我說話了。

偶爾大哥和昭姐姐交談,昭姐姐總是堅持要叫他哥。

久了大哥也改口,從此叫她小昭。

我的名裡有恩字,大哥總叫我小恩。

大哥是否也將昭姐姐當妹妹了,我不知道,我以為旁觀者清,但後來發現我是站得遠些的當局者。

很多年過去,大哥訂婚了。我那未來的嫂嫂一點都不像昭姐姐,她任性刁蠻,總是抓著哥哥問他和昭姐姐的關係,也總是逼迫我和弟弟們叫她嫂嫂。

「余向昭算個什麼東西?」

這是我未來嫂嫂最常講的一句話。

嫂嫂是什麼時候開始不討厭昭姐姐的呢?應該是昭姐姐嫁給一個比哥哥愛她的人之後吧。

再過了很多年後,當大哥和昭姐姐會愉快的回憶過去的時候,那時候的昭姐姐有一個兒子,大哥有個女兒,那兩個孩子差一歲,是青梅竹馬。

昭姐姐的兒子總牽著大哥女兒的手,奶聲奶氣的說要娶她,我們都覺得可愛,可昭姐姐卻突然認真起來。

「這不能亂講,要女孩子嫁給你這可是很大很重要事情喔!」

昭姐姐拉著小男孩胖乎乎的小手,鄭重的說。

「說出口的承諾一定要遵守。」

小男孩似懂非懂點了點頭,但轉眼間又忘的一乾二淨。

我突然想起,大哥小時候也說過要娶昭姐姐,昭姐姐也是這樣和大哥說的。

「阿恤,說出口的承諾一定要遵守喔!」

「我會的!等到我長大後賺很多錢,一定會娶向昭!」

「好啊!我等阿恤娶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看!也好悲傷QQ
中間很替昭姊姊難過,真的是很想打阿恤幾下
但也幸好昭姊姊最後也遇到了愛她、能給她幸福的人
最後再看到孩子之間的承諾,又覺得有些難過
童言無忌,但還是有人會認真看待、放在心上的啊TT

喜歡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這段青梅竹馬關係的手法
以及最後從兩人的後代再去反思承諾的重要性
餘味很深
2024-05-04 17: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